第77章 鐵血老兵

第77章 鐵血老兵

中年婦女突然很後悔帶女兒來這裡看病,立馬起身,想要帶女兒走。

「大姐,是葯三分毒,能少吃藥,就少吃藥。」林羽笑呵呵的說道,「相信我,只要吃飽了,她這痛經的癥狀立馬就能見效。」

「真的假的,你忽悠人呢吧?」中年婦女看林羽的神情不像在說謊,有些將信將疑,她還是頭一次聽說,吃頓飯就能把病治好了的呢。

「如果不見效,就算你把我這回生堂的招牌砸了,我都沒有意見。」林羽笑道。

「好,那我就相信你一次。」中年婦女咬了咬牙,說道:「那我給我女兒買點什麼吃?」

「用清水鋪兩個雞蛋就行,前面就有家小飯店,你讓他幫幫忙,鋪雞蛋的時候順便把這兩味藥材加上。」

說著林羽捻了一些玄胡和益母草遞給中年婦女,用以益氣補血。

中年婦女趕緊拿著去了一旁的小飯店,不出十分鐘,便端著一碗熱騰騰的水鋪蛋回來了,因為加了兩位中藥,聞起來有股特別的香味。

原本腹疼的女孩聞到香味后,頓時也產生了食慾,忍著腹痛,慢慢的喝著湯,隨後將碗中的雞蛋吃了個一乾二淨。

女孩只感覺肚子里暖融融的,小腹的痛感也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不見,不由驚喜道:「媽媽,我肚子一點都不疼了!」

「真的?」

原本不抱任何希望的中年婦女此時不由一驚,面色大喜,接著連聲跟林羽道謝:「謝謝您啊,醫生,真是神了,就這麼點草藥加倆雞蛋就好了!」

「客氣了。」林羽笑了笑,囑咐道:「從她面色來看,她這痛經是因為脾胃虛弱,化源不足,氣虛血少,經行血泄而導致的,所以用食療便可解症,以後晚上睡覺的時候肚子注意保暖,記得按時吃早飯。」

「知道了,謝謝您,大哥哥。」

女孩沖林羽甜美的一笑,讓林羽心裡舒暢無比,剛才在香格里拉受的怨氣也頓時一掃而空。

林羽跟中年婦女推脫了一番,堅持不收診金,因為女孩的笑容,已經足以付清了。

送走這對母女后,林羽這才沖雷俊兩人歉意道:「不好意思,怠慢兩位了,這位大哥是?」

「奧,這是厲振生厲大哥,是我老領導以前手下的一個兵。」雷俊急忙介紹道,「厲大哥,這就是我跟您說的,何家榮何兄弟。」

「何先生您好。」厲振生急忙起身點頭道,臉上卻沒有太多的表情。

他為人沉穩內斂,不懂得表達自己的情感,雖然臉上沒什麼神情,但是內心卻對林羽抱有極大的尊敬。

起初他只聽雷俊的介紹,還覺得有些誇張,對林羽有些質疑,但是方才林羽那簡單的一手,著實把他震驚到了,就跟變魔法似得,一碗草藥雞蛋竟然就把病治好了。

「厲大哥您好,您後背上這毛病,有年歲了吧?」林羽面色平和道。

「你……你怎麼知道我後背上有毛病?」厲振生驚訝道。

要知道駝背是很常見的一種現象,別說是他這個年紀,就是一些年輕人,都因為長時間玩電腦,早早出現了駝背、頸椎前傾的癥狀,而且他一直都極力挺著身子,盡量讓自己的駝背顯得不那麼起眼。

沒想到還是被林羽一眼給看了出來。

「厲大哥,其實正常的駝背和受傷導致的駝背是有明顯區別的,起碼對我而言,一眼便能辨別出來。」林羽笑呵呵的說道。

「怎麼樣,厲大哥,我早就說家榮醫術高超吧。」雷俊滿臉帶笑,語氣中頗有些自得,急忙沖林羽問道:「家榮,那厲大哥這病,你可有法子?」

「有是有,不過可能得吃點苦頭。」林羽說道。

「這麼多年,我什麼苦沒吃過?只要死不了就行。」厲振生說話間頗有些豪氣,眼前又浮現出那些炮火連天的歲月。

甚至在他眼裡,生死也早已經無所謂了,但是他得活著,活著把他的女兒找回來。

「好,既然如此,厲大哥,我跟您保證,我這幾針下去,包您這病完好如初。」林羽笑道。

「當,當真?!」厲振生有些激動,這麼多年,他這個後背一到陰天下雨就疼,什麼沉活都幹不了,看起來像個正常人,其實已經是廢人一個。

與當初在部隊里無所不能的他相比,簡直一個天一地。

他甚至幾次生出過輕生的念頭,但是為了女兒,又咬咬牙堅持了下來。

「麻煩您把上衣脫了吧。」

林羽一邊說道,一邊已經找出了毫針和酒精燈。

厲振生趕緊按照林羽的吩咐把上衣脫掉,接著露出了滿是傷疤的上半身。

只見他肌肉層層隆起,輪廓分明,上面布滿了長條狀或圓狀的疤痕,一看就是經歷過槍林彈雨和大生大死的人。

「現在這麼和平的年代,還有仗打嗎?」林羽皺著眉頭詫異道。

「家榮,你身在祖國腹地,怎麼會知道邊境上的驚險,有些事情,媒體不說,就不代表不會發生。」雷俊感慨道。

林羽點點頭,內心不由肅然起敬,是啊,黑暗其實一直存在,之所以不可見,不過是被這些鐵血軍人擋住了而已。

厲振生脖子下方的脊椎有輕輕的隆起,一看便是受外力重創所致,雖然現在還能行動自如,但是經脈堵塞,長期下去,遲早要癱瘓的。

林羽在他凸起的脊椎上摸了摸,確定了彎曲角度,隨後取出一根毫針在酒精燈上面稍微一烤,趁熱將毫針扎進他脊椎兩側的穴位,同時暗暗渡入自己身上的靈氣,一股碧綠色氣體順著銀針緩緩沁如厲振生體內。

林羽一連在厲振生的後背扎了十二針,接著沖他說道:「厲大哥,接下來會有些疼,希望你忍一忍。」

「好!」厲振生堅定道,此時他只感覺後背發熱,渾身的血液宛如煮沸了一般,沸騰不已。

林羽右手在厲振生凸起的骨節上摸了摸,隨後確定好角度,手腕一抖,手掌猛地一沉,只聽一聲悶響,厲振生一下挺直了脊樑。

林羽這一掌力道頗大,如果換做常人可能會痛的暈過去,但是厲振生不過是顫抖著身子悶哼了一聲而已。

林羽再次在原先的地方摸了摸,不由長出了一口氣,等了片刻便把毫針取了下來,接著笑道:「厲大哥,你現在試試如何?」

厲振生這才趕緊挺了挺身子,發現自己的脊樑能挺直了,而且身上的痛感全消,立馬興奮道:「我這是好……好了?」

「嗯,算是吧,還需要喝兩副草藥調理調理,還有,這兩天盡量不要進行激烈運動。」林羽笑道。

「多謝何先生。」厲振生轉過頭,啪的沖林羽敬了一個軍禮,他文化水平不高,這是他表達謝意最崇高的方式了。

「家榮,你這可相當於救了厲大哥半條命啊。」雷俊對林羽也是感激不已,接著他好像突然想起來什麼,詢問道:「對了,家榮,你在清海認識人多,能不能給厲大哥介紹一份工作啊?他來清海找女兒的,可能需要常住,最好能管吃管住的那種。」

「哦?」林羽神情一動,說道:「如果厲大哥不嫌棄的話,我這裡正好缺人,可以留下來幫我打個雜幫個忙,吃住待遇,都好說。」

「哎呀,那太好了,厲大哥,你感覺如何?」雷俊不由鬆了口氣,有林羽照應厲振生,他也就放心了,也算沒辜負老領導的囑託。

「沒問題!」厲振生立馬點點頭,他對林羽印象極好,自然也願意留下來。

「何先生,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聲清喝。

只見外面停了三亮黑色的轎車,下來足有十多個人,其中領頭的一個,正是曾林,看到林羽后,他眼中不由閃過一絲怒火,自己的人剛才在林羽手上吃了虧,他自然心裡極度不爽。

「不好意思,我這裡有病人。」林羽認出曾林后,不緊不慢的回了一句。

雷俊和厲振生互相看了一眼,看出了這幫人來者不善。

「何先生,醜話說在前面,我勸您還是合作一點,否則傷到了您,可就不好了!」

曾林沉聲道,暗自下定了決心,如果林羽不合作,一定要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方才在一樓的時候四五個人拿他沒轍,但現在可是十幾個人,而且最重要的是,有他曾林在。

林羽的身手雖然厲害,但是他不認為能超過自己。

而且剛才他已經把何家榮的老底摸了個清楚,家境普通,經歷普通,人生軌跡與絕大多數吊絲宅男大致相同,不同的是他走了狗屎運,娶了個貌美如花的老婆,其他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

所以他心裡很納悶,既然這個何家榮沒有從軍經歷,也沒有習武經歷,是怎麼把他那幾個手下打傷的。

「我勸你也是哪兒來的哪去,否則我傷了你,也是不會負責任的。」林羽頭都沒抬,自顧自的收拾著桌上的毫針和酒精燈。

「何先生,我知道您能打,曾某倒想討教兩招。」

曾林說著把西服脫掉,往旁邊一扔,只剩一件白襯衫,冷聲道:「別說我們人多欺負你,咱倆一對一,我贏了,你跟我走,我輸了,任由您發落。」

林羽猶豫了一下,看來今天不出手,是打發不了他們了,於是便點點頭,剛要答應。

誰知一旁的厲振生突然沉聲喝道:「就你們這種毛賊,哪用的著我們家先生出馬,我對付你,綽綽有餘!」

說完他赤著上身,扛著滿身的傷疤,昂首挺胸的朝門前一站,氣勢非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章 鐵血老兵

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