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出手相救

第4章 出手相救

照理說小舅子的一個電話不至於讓他親自出馬,但一聽說事關老丈人最疼愛的孫女,他一刻也不敢耽誤,立馬趕了過來。

畢竟自己要想再往上竄一竄,還得老丈人幫忙疏通關係。

「這家診所涉嫌使用三無假藥,需要徹查,請無關人員離開!」

衛生局一眾工作人員進去后立馬給診所扣了個不大不小的帽子。

診所的患者撤出去后並沒有馬上離開,堵在門口看熱鬧。

「鄧局,誤會,誤會啊,我們診所一向遵紀守法,怎麼可能濫用假藥呢。」

診所所長孫豐聽到動靜立馬跑了出來,弓著身子一邊給鄧成斌遞煙,一邊陪笑解釋,心裡直納悶,自己前兩天剛去給這個副局長送了兩盒人蔘,怎麼今天就查過來了。

鄧成斌伸手把煙推開,冷聲道:「甭套近乎,今天咱公事公辦,聽說你們這有個叫江顏的醫生,因為用藥不當,差點奪去一個孩子的生命?」

「胡說!我是根據病情合理用藥!」江顏有些氣不過,從一眾醫生和護士中走了出來,眼神冰冷的瞪著鄧成斌,她能猜到,這應該就是吳建國口中衛生局的姐夫。

鄧成斌看到江顏后神情明顯一滯,顯然有些被驚艷到了,不過很快恢復過來,冷聲道:「是不是合理用藥,我們自然會調查清楚,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鄧局,這話言重了,江醫生在我們這一代可是家喻戶曉的名醫啊。」孫豐陪笑道,「再說,那孩子從我們這走的時候已經好了啊。」

「老孫,別怪我不給你面子,你要是再在我面前墨跡,我連你一塊兒抓。」鄧成斌冷冷掃了孫豐一眼。

孫豐見鄧成斌這是要玩真的,嚇得沒敢吭聲,心裡暗罵他不是個東西。

鄧成斌給兩個手下使了個眼色,他倆立馬過去作勢要抓江顏,但林羽不知何時擋在了江顏跟前,沖鄧成斌冷聲道:「據我所知,衛生局好像沒有抓人的權利吧。」

「你是個什麼東西?老子有沒有權利抓人,關你屁事!」鄧建斌氣不打一處來,「孫豐,這也是你們診所的醫生嗎?」

「不是,他是江醫生的丈夫。」孫豐一邊說,一邊給林羽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別衝動。

「奧,是他啊,我聽說他也給我侄女治病來著是吧,有行醫證嗎,拿出來我看看。」鄧成冷冷掃了林羽一眼,小舅子打電話的時候提到過這個人,好像對他意見很大。

「他不是醫生,哪有什麼行醫證啊,鄧局,您別跟他一般見識,我聽說剛才就是他救了您侄女呢。」孫豐急忙陪笑道。

「非法行醫已經觸犯了法律,把他也帶走,一會兒我給公安局打電話,過去領人。」鄧成斌冷笑道,他是沒權利抓人,但是公安局副局可是他拜把子兄弟。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江顏狠狠瞪了林羽一眼,接著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讓父親幫忙疏通下關係,別真把這個廢物給抓進去了。

眼見兩個工作人員就要強行動手,這時一輛越野車不要命似得疾馳而來,趕到診所門口吱嘎一聲停住,隨後車上快速下來兩個人影,正是焦急萬分的吳金元父子倆。

看到自己老丈人和小舅子,鄧成斌面色一喜,心想真是巧了,正好跟老丈人邀功。

「爸,您老來的正好,我真準備查封這個診所呢,這倆庸醫我也剛要抓回去。」鄧成斌趕緊迎了上去。

吳金元壓根沒理他,疾步走到人群跟前,急聲道:「敢問剛才是哪位小友替我孫女醫治的怪病?」

「爸,就是他!」

吳建國一眼瞥見人群中的林羽,伸手一指。

吳金元趕緊上前,客氣道:「小友,我孫女怪病複發,在醫院命懸一線,還請你出手相救,老頭子我感激不盡。」

「老局長,您來了。」孫豐眼前一亮,看到吳金元對林羽這麼客氣,心立馬提了起來,這個吃軟飯的哪會什麼醫術,剛才不過是誤打誤撞蒙對了而已。

聽到鄧成斌和吳建國對老人的稱呼,林羽便知道了老人的身份。

「對不起,老人家,我治不了。」林羽搖頭苦笑了下,「我沒有行醫證,您女婿剛才說我非法行醫,正要報警抓我呢。」

「混賬!還不滾過來給人家賠罪!」

吳金元狠狠瞪了身後的鄧成斌一眼,接著指了下吳建國,厲聲道:「還有你!一起過來賠禮道歉!」

鄧成斌看了吳建國一眼,心裡直納悶,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見吳建國面色煞白,沒說話,鄧成斌便也沒敢發問,跟過去一起給林羽道歉,「小兄弟,對不住,剛才……」

「你們需要道歉的不是我,而是我……我老婆。」

他們倆剛開口,便被林羽打斷了。

林羽心裡苦笑,自己頭一次發現老婆這兩個字叫起來原來這麼彆扭。

「對不起,江主任,之前是我太心急,所以說話難聽了些,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跟我一般見識。」吳建國一臉誠懇,已然沒了臨走時的囂張模樣。

「江醫生,不好意思,剛才是我沒弄清情況才導致了誤會,請你原諒。」雖然心裡不服氣,但是老丈人發話了,鄧成斌只能照做。

「沒關係。」江顏很大度的擺了擺手,轉頭看向林羽,眼神中說不出的複雜,她竟然從這個廢物身上嗅到了一絲男人味,這怎麼可能呢?

「小友,那現在你看方便跟我去醫院救治下我孫女嗎?」吳金元懇切道。

「對不起,吳老,他根本不會醫術,剛才不過是運氣好,撞上了。」江顏不得不如實說道,雖然她也希望林羽能救小女孩,但這是不可能的。

「是啊,吳老,您高估他了,他一個技校出身的,哪兒會什麼醫術啊。」孫豐也趕緊上前幫著解釋,病急也不能亂投醫啊,何況林羽根本都不是醫。

「老人家,他們說的對,我確實沒學過醫。」頂著何家榮的名頭,林羽也只能老實回答。

聽到這話,吳金元滿是希冀的眼神瞬間暗淡下去,滄桑的臉上突然湧起一絲悲愴。

「爸,您看,我就說這小子是個騙子吧。」聽到林羽自己承認不會醫術,鄧成斌立馬來了底氣,輕蔑的冷笑了一聲。

林羽沒有搭理他,沖吳金元道:「吳老,我雖然沒有學過醫,但平日里醫書倒也看了不少,疑難雜症也略懂一些,您孫女的病我恰好在一本古醫書上見到過,您要是信得過我,我願意出手醫治。」

「當然願意,當然願意。」吳金元渾濁的雙眸再次迸發出神采,急忙拉著林羽的手往車上走。

吳建國也不敢怠慢,急忙跑過去開車。

「爸,你怎麼能相信個騙子啊!」

鄧成斌急了,眼見小舅子已經開車走了,也急忙叫著手下上車,跟了上去。

「這個神經病!」江顏氣的跺了下腳,也開車跟著去了醫院。

吳金元帶著林羽風風火火感到急診后,李浩明立馬迎了上來,看到林羽的剎那不由一愣,雖然知道是個年輕人,但是這未免也太年輕了點吧。

此時急診室里的小女孩面色臉帶手腳,已經蠟白一片,顯得死氣沉沉,連身子都不怎麼抽搐了,監護儀上的血氧飽和度已經跌到了百分之四十。

李浩明不由嘆了口氣,在他看來,這個小女孩已經沒救了。

「醫生,有毫針嗎,麻煩給我取幾枚。」林羽一邊說,一邊進去摸了摸小女孩的脈搏。

「你是說要用針灸醫治?這,怎麼可能呢?」李浩明有些驚訝,不過還是連忙吩咐護士去取毫針。

醫院的幾個內科醫生也紛紛有些納悶,心裡隱隱有些不屑,覺得林羽有些託大,他們醫院精密的儀器都檢測不出來的毛病,他用幾根銀針就能醫治的好嗎?

「何家榮!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此時江顏和鄧成斌一行人也跟了過來,江顏冷冷看著林羽,在她認為,林羽不懂裝懂,實同謀殺。

「我在救人。」林羽聲音很輕,但很堅定。

江顏還想說什麼,林羽突然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她整個人身子微微一滯,感覺手掌很溫熱,甚至有些灼熱。

「相信我。」林羽看著她的眼神輕聲道,感受著手裡的軟滑,心裡慌的不行。

江顏猛的把手抽了回去,臉微微有些泛紅,剩下的話也沒說出口。

林羽嘴角勾起一個滿足的微笑,手掌一翻,攥住從江顏手腕上偷下來的紅繩桃核手鏈。

護士拿來毫針后林羽立馬利落的刺入了小女孩後背的大杼穴、風門穴和肺俞穴。

這三個穴位都是掌管呼吸系統的,但小女孩真正的病因並不在此,林羽扎這三個穴位,一是幫助她呼吸,二是掩人耳目。

隨後林羽又在小女孩曲池穴和太沖穴各扎了一針。

扎針的時候,他的手已經覆蓋到了小女孩的腹部,暗暗念起了破魂術,手掌陡然間變的炙熱起來,小女孩身上立馬升騰起一股黑氣,環繞在身子四周。

只見小女孩輕輕哼了一聲,隨後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來,臉色也逐漸紅潤起來。

「好……好了!」

「恢復呼吸了!」

「太不可思議了!」

門外懂行的幾個醫生忍不住歡呼了起來。

李浩明一臉不解,看似隨意的扎了幾針,怎麼就把這麼奇怪的病治好了呢。

吳建國夫婦和孩子奶奶激動地淚流滿面,連見多識廣的吳金元,眼中也不禁湧出兩行老淚。

一旁的江顏則一臉愕然,詫異的望著神情泰然的林羽,一時間有些恍惚,這還是自己記憶中的那個廢物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出手相救

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