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抓緊給我要個孫子

第5章 抓緊給我要個孫子

雖然小女孩恢復呼吸了,但是並沒有醒過來,兩隻眼睛仍舊緊緊閉著。

「小友,我孫女為什麼還沒醒過來啊?」吳金元有些著急的問道。

「大腦缺氧,過一會兒就好了。」李浩明安慰吳老一聲,接著沖林羽問道:「小兄弟,這孩子長時間缺氧,不知有沒有對大腦造成損傷?」

「我剛才查看過了,絲毫沒有,全賴貴醫院這套世界領先的氧氣設備,要是換做別的醫院,就難說了。」林羽回復道。

其他幾個內科醫生一聽臉上頗有些自豪之色,真不是吹,他們醫院的一些設備,在國內,甚至在世界範圍,都是首屈一指的。

李浩明對自己醫院的設備了如指掌,自然知道這段時間內還不至於對小女孩的大腦造成損傷,他之所以這麼問,是故意試探林羽。

林羽的回答讓他心裡微驚,雖然現在中醫衰微,但是中醫的博大精深是西醫遠遠不能比的。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優秀的中醫專家根本不需要藉助儀器,觀氣斷神便能看出病人的病兆,而林羽一眼能看出小女孩的病情,並斷定她大腦沒有損傷,可見醫術已經達到了一個很高的層次。

「我要用獨門秘法給這孩子的病除根,麻煩諸位迴避一下。」

現在孩子雖然好了,但體內的黑氣還沒驅除,林羽怕嚇到眾人,所以只能先把他們支開,畢竟鬼神在這個世界對絕大多數人而言都是神秘的存在。

等眾人撤出去后,林羽剛要動手,誰知女孩身上的黑氣率先竄出,快速的往窗外飛去。

想跑?

林羽冷笑一聲,念起破魂術,雙手夾住從江顏身上取下的紅繩,沖黑氣飛去的方向一指,那黑氣頓時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倏的一下便被吸到了紅繩上的桃核里。

林羽將紅繩繫到手腕上,心想多虧了江顏這個紅繩,要不然以自己現在的修為,要對付這個髒東西,還真有些吃力。

「可以進來了!」

林羽沖門外喊了一聲,接著走到小女孩身旁把針取下,在她百會、風池等頭部穴位用手指按了按,小女孩便緩緩醒了過來。

看到小女孩的眼神恢復了澄澈,林羽欣慰的笑了。

吳建國夫婦和吳金元老兩口進來后抱著孩子泣不成聲,差一點他們就永遠失去這個吳家唯一的血脈了。

「小友,我孫女日後還會不會複發?」吳金元率先從興奮中回過神來,不放心的問道。

「已經根治了,不會再犯,不過以後對這孩子多上點心,她體質弱,需避陰,盡量少帶她去陵園墓地等陰氣重的地方。」林羽囑咐道。

「大恩不言謝,小友,日後有什麼吩咐,我吳金元,義不容辭!」吳金元語氣中滿滿的感激。

「舉手之勞,您客氣了。」林羽平淡笑道。

「何兄弟,我剛才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你和嫂子千萬別跟我一般見識,大恩大德,以後我一定報答。」吳建國攬著妻子和女兒,眼眶濕潤。

聽到嫂子兩個字,林羽訕訕笑了笑,回頭看了眼江顏,只見她還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情,正皺著眉頭望著自己。

「小兄弟,你可否跟我們講講這孩子的具體病情?」見孩子已經無恙,李浩明頓時對孩子的病情來了興趣。

「就是,小神醫,給我們講解講解吧。」

「對啊,給我們也上一課。」

見李浩明都開口了,其他的一眾內科醫生頓時也好奇起來,紛紛附和道。

「言重了,我能看出這孩子的病情,也不過是僥倖而已。」林羽謙虛道,「其實她的病症並不複雜,主要的病因是發燒引起的肺熱。」

「這點我檢查的時候也發現了,但是只憑肺熱,怎麼可能會引發這麼嚴重的癥狀。」李浩明不解道。

「在診所的時候,我就說過,這孩子患有隱疾,我沒看錯的話,以前有過肝中毒。」林羽轉頭望向吳建國夫婦。

吳建國連忙點頭,說道:「對,對,我女兒半年前有過一次中毒性肝炎,不過已經治癒了。」

林羽點點頭道:「確實治癒了,但是還有少量的毒素殘留,加上長時間發燒導致心火上升,在兩者的作用下,簡單的肺熱就形成了奪命的重病。」

林羽說的這些都是病症的主因,但其實並不至於這麼嚴重,主要是那團黑氣在利用這個病症作怪,導致小女孩差點有生命危險。

一眾醫生聽完他的分析后紛紛點頭,李浩明也暗自佩服,單憑不用任何檢查,就能看出小女孩得過隱疾這點,自己就做不到。

江顏聽他說的頭頭是道,不禁有些詫異,不過心裡仍舊不屑一顧,他看過幾本書,自己心裡最清楚,這次不過是走運撞上了而已。

林羽離開醫院的時候,李浩明特地追了出來,遞給他一張名片,說他如果有興趣來人民醫院工作的話,可以聯繫自己。

看著手裡的名片,林羽詢問道:「你有興趣來這裡上班嗎?要不要……」

「我的事,用不著你管,我想要什麼,會通過自己的努力爭取。」未等林羽說完,江顏便冷冷打斷了他。

江顏心裡氣不打一處來,一直以來都是她在幫這個廢物,自己什麼時候用的著他幫了。

其實江顏一直以來的理想就是到清海市人民醫院上班,但是清海市人民醫院的主治醫師並不好考,她連續考了兩次都失利了,不過她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考上。

「你的手鏈掉了,我撿到了,能送給我嗎?我希望身上留一件你的東西。」林羽晃了下手上的紅繩。

「隨便。」江顏冷聲道。

回到診所后,孫豐早就帶著全體醫生護士等在門外了,剛才他已經跟吳老通過電話,了解了全部情況。

林羽下車后孫豐帶頭齊聲跟他問了聲好,接著跑上去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小何啊,這次我們診所真是托你的福了,要不是你,我估計得關業整頓。」

「瞎貓碰上死耗子。」江顏冷冷說了一聲,轉身進了診所。

孫豐訕訕笑了笑,其實他也清楚這個何家榮有幾斤幾兩,雖然這件事也讓他十分費解,但歸根結底是何家榮幫了診所,所以他還是感激何家榮的。

這時衛生局的車去而復返,領頭的還是鄧成斌。

孫豐頓時慌了,急忙迎上去,「鄧局,事情不是已經解決了嗎?」

鄧成斌壓根沒理他,快步走到林羽跟前,客氣道:「何兄弟,剛才多有得罪,希望您別往心裡去。」

起初鄧成斌對林羽十分不屑,但親眼看到他將自己侄女的病醫治好,並且對病情分析的頭頭是道,立馬對林羽刮目相看。

「鄧局長客氣了。」林羽也沒有太計較,畢竟自己老婆在人家掌管的系統下工作。

「不瞞您說,我是來請您幫我瞧病的。」鄧成斌四下看了一眼,有些拘謹。

林羽微微詫異,作為衛生局副局,吩咐一聲,恐怕整個清海的醫生都會搶著給他看病吧?

不過仔細瞧了一眼,林羽立馬看出了他的癥狀,不由笑了笑,這個病其實很常見,但著實有些不太好治。

「鄧局長最近應該經常會感到腰膝酸痛、四肢發涼吧,而且還畏寒怕冷,極易疲勞。」林羽笑道,他這病說白了,就是腎虛。

「對對對,我這兩年看過許多醫生,吃過很多葯,都沒見療效。」鄧成斌急切道,男人那方面不行,簡直可以說是痛不欲生。

「沒事,我給你開個方子,你回去每日煎服,日一劑,分早晚兩次服,吃上半個月,就會有明顯好轉,不過切忌,服藥期間不能碰煙酒。」林羽說著去診所要了紙筆,給他開了一個方子。

「多謝何兄弟,以後有用的著我的地方,儘管開口。」鄧成斌接了方子,千恩萬謝的走了。

其實來的時候他心裡還有些沒底,但見到林羽一口說出他的癥狀,便對林羽的醫術深信不疑了。

「何兄弟,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跟鄧局長攀上了關係,以後我們診所還得多仰仗你美言幾句啊。」孫豐趕緊適時的跑過來套近乎,連稱呼也變了。

他不在乎林羽怎麼忽悠的鄧成斌,只要他有利可圖就行。

「當然,還希望孫所長以後多多照顧江顏。」林羽笑道。

「沒問題,明天我就給江主任漲工資!」孫豐拍著胸口保證。

接下來一天林羽繼續待在診所里無所事事,但所有的醫生和護士看他的眼神已經跟先前不一樣了,隨和了不少,而且午飯和晚飯的便當也都給他定了一份。

等江顏下班,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一想到馬上要見到自己的岳父岳母,林羽心裡有些忐忑,畢竟他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見家長啊。

江顏家位於清海市一處中高檔小區,小區綠化率很好,環境很幽靜。

環境越安靜,林羽心跳的就越厲害,感覺跟做夢似得,自己就這麼輕易的跟才認識了一天的陌生女人回家,真的好嗎?

「下車!」

江顏見林羽在車上發獃,冷冷的呵斥了一聲,林羽急忙下車,跟著她往樓上走。

屋內一對中年夫婦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中年婦女燙著捲髮,穿著華貴,稍顯富態,中年男子則有些瘦削,帶著一個金絲眼鏡,文質彬彬。

這倆人正是江顏的父母,江敬仁與李素琴,倆人都在機關工作,一個處級幹部,一個科級幹部,穩定體面,憑著早些年買下的幾套房產,勉強躋身中產階級。

看到女兒和林羽推門進來,李素琴忍不住沖了林羽翻了白眼,想起兩年前逼著女兒跟他結婚,心裡就有些懊悔,當時也是一時糊塗,才把女兒推進了火坑。

用她老伴的話說,當初就不應該把這個廢物從孤兒院領回來,結果毀了他們女兒的一生。

「爸,媽……」林羽有些不自然的跟中年夫婦打了聲招呼,但是倆人看都沒看他。

林羽猜的沒錯,這個何家榮在老丈人丈母娘跟前也沒啥地位。

「顏兒,上了一天班,累壞了吧,我給你放了水,去泡個熱水澡吧。」李素琴走上前替女兒把包掛起來,隨後轉頭看向林羽,沒好氣道:「你一會兒去幫你爸刷鞋,順便把地拖了。」

「……」林羽內心凌亂,這待遇差別也太大了,怎麼說自己今天也是剛出院啊。

「媽,他今天剛出院,讓他休息休息吧,一會兒我來。」江顏突然開口替他說話。

李素琴不由微微一怔,印象中自己女兒好像從沒幫這個廢物說過話啊,今天這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嗎,就連沙發上不動聲色的江敬仁也不由抬頭看了女兒一眼。

「這種粗活還是我來吧。」林羽笑了笑,接著往裡走去。

「你往哪走呢,公用衛生間在那邊,哎呦,這是撞傻了嗎,笨手笨腳的。」李素琴忍不住埋怨道。

「顏兒,我剛給你們換了床墊,可軟和著呢,現在家榮醒了,你們倆趕緊給我要個孫子吧。」李素琴壓低聲音跟江顏說話,但是林羽卻聽的一清二楚。

「咣當!」

端著水盆的林羽差點連人帶盆栽到地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抓緊給我要個孫子

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