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得怪病的小女孩

第3章 得怪病的小女孩

林羽剛說完,診所裡面再次傳來了這種怪異的哭聲。

江顏和年輕夫婦都慌了,原本安靜下來的孩子,突然間又劇烈的哭了起來,並且面目猙獰,不停地用手抓撓年輕婦人。

「江主任,你快看看,這是怎麼回事啊?」年輕婦人一邊抓著孩子的手,一邊焦急道。

江顏面色煞白,不停地用手拍打孩子的後背,安撫孩子,心裡慌作一團,剛才明明已經好了啊,怎麼突然間又發作了。

這時孩子突然停止了哭聲,身體劇烈抽搐起來,眼睛翻白,口吐白沫,胸口猛烈起伏,顯然有些窒息。

江顏臉色更加難看,急忙把孩子抱過來,放在床上平躺,雙手疊加按壓孩子的胸膛做心肺復甦。

一旁的眼鏡醫生嚇得大氣都不敢出,看這情況,是要出人命啊,恐怕自己也得受到牽連。

「江主任,求求你救救我女兒吧!」年輕婦人眼見女兒臉色越來越白,嚇得一屁股癱在地上大哭。

「你這個庸醫!你到底會不會看病啊!」年輕男子也慌了,一改平靜的模樣,突然破口大罵,「我女兒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一定讓你陪葬!」

江顏額頭滿是冷汗,不停地給孩子做胸口按壓和人工呼吸,但是沒有絲毫的作用,孩子雙眼緊閉,面色發青,動也不動,眼看要沒了生命氣息。

江顏緊張的手一個勁發抖,她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自己從醫這麼多年,還從沒遇見過這種情況。

「老子弄死你!」

眼看孩子氣息越來越弱,年輕男子瞬間失去了理智,衝上去要打江顏。

眼鏡醫生鼓足勇氣上來拉架,但體格太差,被年輕男子一腳踹到了牆角里,隨後年輕男子一巴掌朝江顏頭上扇去。

江顏嚇得睫毛一顫,見躲不過去,只能咬牙接受。

但預想中的巴掌並沒有打來,江顏抬頭一看,見男子揮來的巴掌在空中被一隻有力的手牢牢抓住。

林羽不知何時擋在了她身前。

「打人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林羽一把把男子的手推開。

「我女兒被這個庸醫害死了!」年輕男子紅眼指著江顏怒吼,宛如一個要吃人的野獸。

「有我在,你女兒死不了。」林羽堅定道。

看著神情堅毅的林羽,江顏一時間有些恍惚,內心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覺。

安全感?

怎麼可能,這個一無是處的廢物怎麼可能會讓自己產生這種感覺?

「好,那你就給我治,治不好老子把你們全弄死!」年輕男子瘋了似得大吼大叫。

林羽沒搭理他,轉身探了下小女孩的脈搏。

「你幹什麼!你哪裡會治病?」江顏過來拽了林羽一把,低聲呵斥道。

「一直沒告訴你,我以前偷看過你一些醫學類的書籍,多少懂一些。」林羽瞎扯道。

「胡扯,看幾本書怎麼可能就會治病!」江顏一邊說話,一邊已經掏出電話準備打120了,雖然她心裡知道,120來了之後也不過是接一具屍體。

她說話的功夫,林羽已經抓著小女孩的腳倒拎了起來,右手四指併攏,大拇指卡在食指第一節,手掌中空,輕輕的在孩子後背拍了兩下。

「你幹什麼!」年輕男子怒吼了一聲。

他話音未落,原本休克的小女孩突然咳嗽了兩聲,吐出一口渾濁的黑痰,接著再次哭了起來,不過因為長時間缺氧,沒什麼力氣,聲音不大,但聽起來還是很怪異。

隨後林羽將她正著抱上來,大拇指在她脖頸內側稍微按壓了一下,小女孩的呼吸瞬間變得順暢起來。

不過小女孩還是不停的哭鬧,瘋狂的用手抓撓林羽,表情猙獰,似乎帶著滿滿的憎恨。

林羽也不躲,眼神定定的望著小女孩,深邃的眼神中閃爍著炙熱的光芒,宛如一團火。

這是祖上傳授玄術道法里的破魂術,練到一定的程度,只需一眼,便能將一些修為低下的孤魂野鬼震到魂飛魄散。

林羽現在十分確定,小女孩是被跟自己類似的髒東西上身了,但是顯然這個髒東西不像自己一樣心善,要置小女孩於死地。

雖然現在林羽修為尚淺,但看到林羽眼中的光芒,原本哭鬧的小女孩頓時安靜下來,眼神里閃過一絲莫大的驚恐。

隨後她用力的掙扎了起來,從林羽身上跳了下去,快速跑向癱坐在地上的年輕婦人,一把抱住年輕婦人的脖子,乖巧道:「媽媽,我好了,我們回家吧。」

看到女兒恢復正常,年輕夫婦欣喜若狂,三口家抱在一起喜極而泣。

江顏懸著的心立馬放了下來,有些自責,自己怎麼沒想到小女孩是被痰噎住了。

接著她有些慍怒的看向林羽,這個廢物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他根本不會醫術,就敢逞能,能僥倖治好小女孩,完全是走了狗屎運,要是小女孩有個三長兩短,他也得跟著擔責。

不過她心裡多少對林羽有些感激,以往出了事這個廢物都往她身後躲,今天竟然為了自己站了出來,可見上次他腦袋確實摔得不輕。

「你們女兒暫時沒事了,但是我剛才只是治標不治本,要想根治,還得扎幾針。」林羽盯著小女孩說道。

「不,媽媽,我不扎針,我已經好了。」小女孩看向林羽的眼神帶著一絲膽怯。

「你瞎說什麼!」

江顏走過去低聲呵斥了他一聲,這個廢物,不知道見好就收,還真把自己當醫生了。

年輕男子冷冷掃了林羽一眼,眼裡沒有絲毫的感激,冷哼道:「還敢讓你們治?那我是嫌我女兒活長了。」

「你們回去再有什麼問題,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林羽微微皺了皺眉頭,有些不悅,自己明明才救了他女兒的命,不感激也就罷了,態度竟然這麼惡劣。

「操你媽的,你詛咒誰呢!」年輕男子噌的站了起來,作勢要動手,年輕婦女趕緊拽了他一把。

年輕男子這才壓住火氣,抱起女兒就往外走,臨走前還不忘冷冷扔下一句,「我姐夫是衛生局副局長,你們診所等著被查吧。」

年輕婦人看了江顏一眼,沒說話,快步跟了出去。

江顏心頭多少有些酸楚,以往自己給他們孩子治病的時候他們一口一個感謝,沒想到現在出了點意外,瞬間就變為仇人了。

「人情冷暖,很正常,別往心裡去。」林羽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輕聲安慰了一句。

「對於自己沒接觸過的領域,以後少不懂裝懂!」

江顏壓根不領情,冷冷的掃了他一眼,沒再搭理他,忙自己的去了。

「狗屎運。」

剛才被年輕男子踹哭的眼鏡醫生此時也整理好了衣服,給了林羽一個白眼。

這診所都些啥人啊,自己剛剛才替他們解完圍啊。

林羽很無語,突然很想去死,再死一次,然後隨便找個人附身,也比這個窩囊廢要好吧。

年輕夫婦抱著孩子上車后就往回趕,一路上年輕男子嘴裡一直罵罵咧咧的,說這事沒完,年輕婦人勸他算了,畢竟江主任以前也幫過他們不少。

「狗屁的主任,我說去人民醫院你不聽,差點害欣欣沒命了!」年輕男子憤恨的罵道,「還有她那個傻逼老公,竟然敢詛咒我們女兒有事,要不是看他瞎貓碰到死耗子把女兒治好了,我非扇他不可!」

說完他就給衛生局的姐夫打了個電話,把剛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番。

年輕婦人沒敢說話,她也沒想到一個小感冒會鬧得這麼嚴重。

年輕婦人叫孫敏,丈夫叫吳建國,家境優渥,所以為人跋扈些。

他父親吳金元曾是清海市衛生局局長,前年剛剛退休,也正是因為父親的緣故,姐夫才當上了衛生局副局長,所以他自信一個電話就能把華安診所整垮。

此時吳金元和老伴已經在家裡急的團團轉了,對他們而言,孫女就是他們的心頭肉。

吳建國夫婦帶著孩子回家后,老兩口迫不及待的跑過去抱起了孫女,摸摸孩子的頭,發現一切正常,老兩口這才鬆了口氣。

但還沒來得及高興,孩子突然間眼皮一翻,身體再次急速抽搐了起來,胸口劇烈起伏,有些喘不上氣。

吳建國夫婦和兩個老人大驚失色,連忙開車去了清海市人民醫院。

孩子送進急診室后吳建國氣的破口大罵,一口咬定是江顏把女兒害成這樣的。

吳金元面色鐵青,一聲不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急診室,他相信孫女會沒事,因為剛才進去的是清海市副院長李浩明,全國知名的內科專家。

整個清海市,能請動他親自做手術的,屈指可數。

但是李浩明進去沒一分鐘,立馬風風火火的跑了出來,滿頭大漢的說道:「吳老,這種病我實在沒見過,孩子恐怕保……保不住了……」

孫敏和婆婆一聽立馬癱坐到了排椅上,抱頭痛哭。

「怎麼可能!」吳建國一下竄上來,對著李浩明吼道:「治不好我女兒,你這個副院長也別幹了!」

「建國!」吳金元呵斥了兒子一聲,強忍著悲痛問道:「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李浩明嚴肅的點點頭,說:「憑我們醫院的能力,最多能讓她再撐一個小時。」

他言下之意已經很明顯了,現在想轉院去京城也來不及了。

其實吳金元心裡清楚,如果李浩明都束手無策,那去哪裡都是徒勞。

「爸,我知道怎麼能救欣欣!」

吳建國痛心的看了眼急診室里的女兒,急忙把診所內林羽如何治療女兒的過程描述了一番。

李浩明不敢耽擱,急忙衝進去按照吳建國說的方法將欣欣倒立起來,手掌中空拍了拍她的背,但是沒有任何效果。

「不可能啊!」吳建國目瞪口呆,臉上豆大的汗珠霹靂啪的往下落。

孫敏想起臨走前林羽提醒過女兒還沒有根治,也顧不上哭了,急忙跑過來把事情告訴了公公和李浩明。

「吳老,我建議把這個年輕人請過來,說不定他能有什麼辦法。」李浩明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說道。

孫敏看了吳建國一眼,小心翼翼的把吳建國跟林羽的衝突跟公公說了。

「胡鬧!我早告訴過你為人要沉穩!」

吳金元狠狠踢了吳建國一腳,厲聲道:「還不趕快跟我去給人家賠罪!」

說完他再也顧不上曾作為局長的威嚴,小跑著往外跑去,吳建國趕緊跟了上去。

江顏忙著在診室里給病人看病,林羽便無聊的坐在椅子上看雜誌,來往的護士和醫生看著他的眼神都十分輕蔑。

這算什麼男人啊,自己老婆在裡面累死累活,他卻在這裡無所事事。

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聲急促的剎車聲,只見一輛白色麵包車停在了門外,車身上印著衛生監督的字樣。

隨後車上下來幾個穿著衛生局制服的男子,領頭的正是吳建國的姐夫鄧成斌,只見他大手一揮,說道:「給我查,好好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章 得怪病的小女孩

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