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叫姐夫

第405章 叫姐夫

龔院長聽到林羽這話面色一怔,疑惑道:「何醫生,你的意思是說你能醫治這孩子?」

「嗯……問題不大!」林羽笑著點了點頭。

龔院長不由搖頭笑笑,無奈道:「何先生,年輕人有信心是好事,但是盲目自信似乎也不太好吧……那麼多醫生給小智檢查過後都說沒有辦法治癒,你連檢查都沒檢查,就敢說你能醫治好他?!」

「龔院長,你可別小瞧這位何醫生啊,他可是位鼎鼎大名的神醫呢!」玫瑰顯然聽到了院長的話,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回生堂的何家榮何醫生聽過嗎?」

「何家榮?!」

龔院長面色陡然一變,滿臉驚訝的望著林羽,驚聲道:「你……你就是何家榮何神醫?電視上說的那位神醫?」

對於何家榮,她也是有所耳聞的,前段時間電視台上的晚間新聞上,鋪天蓋地的都是何家榮的新聞。

「不錯,我就是何家榮,不過算不得什麼神醫!」林羽搖頭笑了笑,很是謙遜的說道。

「哎呀,何神醫,我早就應該想到是您的!幸會,幸會!」龔院長迫不及待的伸出手跟林羽握了握,興奮道,「那這下小智的眼睛有希望了,對了,何醫生,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啊……」

說著龔院長推了下臉上的眼鏡,頗有些不好意思的繼續道,「你幫小智看完,能不能幫我們孤兒院里其他幾個生病的孩子也都看看……」

「當然可以啊!」

未等林羽說話,玫瑰率先替他答應了下來,滿眼含笑的望著龔主任說道:「不只是給那幾個生病的孩子看,還要給孤兒院里的每一個孩子看上一看!」

每一個孩子?!

林羽臉上的肌肉陡然間跳了跳,這孤兒院幾百個孩子呢,這要是挨個看下去,還不得累死他!

這個狠毒的女人!

「哎呀,那太謝謝您了,何先生!」龔院長面色一喜,興奮的握住了林羽的手不停地感謝。

「呵呵,不用謝!」林羽無奈的搖了搖頭。

「那麻煩您先幫小智看看吧,我們孤兒院有衛生室,請跟我來!」龔院長立馬領著小智往衛生室走去。

「何先生,死有輕於鴻毛,也有重於泰山,你要是幫這些孩子看完病,那麼你的死,可就是終於泰山了!」

玫瑰見林羽苦著一張臉,沖他甜甜一笑,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閃動著溫柔的光芒,輕輕地挽起林羽的手,柔聲道:「你要是能幫我弟弟把眼睛治好,我就讓你死的舒服一些,好不好?」

她與林羽說這話的時候深情萬種,絲毫不像在談論生死,反倒像是情侶間在約會。

林羽無奈的笑了笑,這個女人說來說去,最後都是要把自己弄死啊。

林羽隨著她到了衛生室之後,發現衛生室里除了龔院長和小智,還有一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醫生,見到玫瑰後面色一些,急忙走過來,拉住雪兒的雙手,笑著說道:「雪兒,你這些日子去哪了,我都好久沒見你了!」

林羽皺了皺眉頭,眼神變得有些複雜起來,沒想到這個女人在孤兒院的人緣還挺好的,不知道這些人知不知道她是個殺人如麻的女魔頭!

隨後林羽坐到了診桌上,讓小智坐在自己的對面,替小智探了探脈。

因為小智的眼睛失明時間太長,所以林羽仔細的探了好一會兒,這才將手收回來,沖小智問道:「小朋友,你小時候受傷的部位是在後腦勺左側對吧?」

林羽問完抬頭看了眼龔院長和玫瑰,在等她倆的回答,畢竟小智受傷的時候不過兩三歲,肯定記不得當時的情況。

「不錯!」

龔院長急忙走了過來,伸手掰著小智的頭髮給林羽看了看,只見小智後腦勺左側有一道明亮的疤痕。

林羽看到這道傷疤面色不由一變,立馬站了起來,快速的走了過來,回身望向玫瑰,驚訝道:「這疤痕竟然是被利刃……」

「嗯,對,當時是小孩子貪玩,不小心撞在了石頭上,石頭裂紋太鋒利,把頭皮割傷了,留了個疤!」

沒等林羽說完,玫瑰便打斷了林羽,面帶微笑的說道,但是她的眼中卻閃過一絲痛苦,這種痛苦中似乎還夾雜著一絲驚恐!

林羽看到她這種神情微微一變,沒有反駁他。

作為一個醫生,他當然能分辨出來這個傷疤不是被石頭割破的,而是被利刃割傷的,不過他想不通,會有什麼人對一個那麼小的孩子下這種毒手,而為什麼提起這件往事的時候,玫瑰眼中會又驚又怕。

「何醫生,小智這種情況你能醫治嗎?」龔院長滿臉期待的問道。

「可以,不過……需要一些時間!」林羽點點頭,說道。

「太好了!」龔院長臉上閃過一絲興奮,急切問道,「大概需要多久?」

「長則一兩個月,短則一兩個星期!」林羽想了想說道。

「時間太久了!」

玫瑰突然瞥了眼林羽,一雙眼睛在他身上掃了掃,帶著一絲戒備,似乎以為林羽是在故意拖延時間。

「他失明已經七八年了,一兩個月就能治好,已經不算慢了吧?」林羽沖她眯眼笑道。

玫瑰眼睛一轉,接著轉身沖龔院長笑道:「龔院長,麻煩你幫我們準備一間屋子,為了方便醫治小智,我和何醫生,從今天開始就住在這裡了,一直到把小智治好我們再走!」

「好,我這就找人收拾兩間房間!」龔院長急忙點頭。

「一間就好!」玫瑰一邊強調,一邊已經挽住了林羽,沖龔院長嫣然笑道:「其實剛才沒來得及沒告訴您,何醫生還是我的男朋友!」

「啊?!」龔院長微微一驚,隨後興奮道,「哎呀,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啊!好,好,我這就讓人去安排!」

說著她滿臉喜色的拿著手機走了出去。

但是林羽卻心裡苦的不行,這個女人,連睡覺都不放過自己!

「雪兒姐姐,那我是不是得叫他叫姐夫了?!」小智在一旁聽到這話,轉過頭來,興沖沖的問道。

「對啊,叫聲來聽聽!」玫瑰摸著小智的頭,大大方方的應道,咯咯的笑了幾聲。

「姐……姐夫!」小智憑感覺望向林羽這邊,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摸著頭喊了一聲。

「叫你呢!你怎麼不答應呢!」玫瑰見林羽沒吭聲,立馬拽了他一把,同時甩給他一個陰寒的眼神,很顯然,如果林羽敢不配合的話,絕對沒有好下場。

林羽恨恨的瞅了她一眼,沖小智笑道:「哎!」

「小智乖,你姐夫可是神醫,他一定能幫你把眼睛治好的!」玫瑰摸著小智的頭,眼中說不盡的疼惜憐愛。

「謝謝姐夫!」小智臉上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用力的點了點頭。

林羽點頭笑笑,接著沖那個年輕的女醫生說道:「你好,請問你們這裡有針灸用的銀針嗎?還有,這附近有賣中藥的藥店嗎?我需要你幫我去買些藥材!」

「奧,銀針我們這裡有,你看下合不合適!」女醫生急忙伸手去柜子里找出一個針袋遞給林羽,同時說道,「在我們院對面就有一家中藥藥店!」

林羽點點頭,要過紙筆寫了一個方子,接著遞給女醫生說道:「麻煩你幫我去幫我抓這幾味葯!」

女醫生點點頭,結果方子走了出去。

隨後林羽拿過針袋,叫著小智坐到椅子上,將消毒過的銀針扎入小智頭上的風池、百會、上星等穴位,因為林羽身上氣力有限,所以施針時他體內靈力的渡入也要相對慢一些。

不過他知道,要想要求這個女人幫自己把這種迷藥解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林羽在替小智施針的時候,玫瑰一直站在離著林羽不遠的一處地方,右手伸到自己大衣內側的腰上,手指在插有匕首的皮套上不停的撫摸著,似乎只要林羽一有想把小智挾持為人質的念頭,她立馬就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

不過對於這種卑鄙的小人行徑,林羽壓根連想都沒有想過,專心的替小智施著針。

玫瑰望著林羽臉上認真莊重的神色,眼睛微微眯了眯,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驀地想起她與林羽初次見面那次,在酒吧外面的小巷子里,林羽替她披上外套的情形,她心中不由一暖,竟然有些不忍心殺掉林羽了。

但是很快她心中的這種感情便一掃而空,沒辦法,林羽非死不可!

半個小時后,林羽便幫小智施完了針,此時女醫生也已經將葯抓了回來,林羽幫她配製好劑量,便讓她拿去廚房煎熬去了。

等到中藥煮好之後,女醫生便端了回來,倒在碗里,吹了吹,作勢要給小智喝。

「等等!」

玫瑰突然喊住了她,沖林羽笑道:「何醫生,這個葯會不會煮的時候會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啊,要不你先嘗嘗?」

林羽瞥了她一眼,心想跟他料想的沒錯,這個女人的戒備心果然夠重!

林羽也沒推辭,接過中藥喝了一口嘗了嘗,接著點點頭,肯定道:「沒問題!」

玫瑰見林羽把葯喝了,這才放心的讓小智喝下去。

「小智,感覺怎麼樣?」等小智喝完,玫瑰關切的問道。

「好苦!」小智吐了吐舌頭。

「別著急,等他再喝上幾天就有效果了!」林羽笑道。

晚上吃過晚飯,玫瑰便把林羽帶到了龔院長提前準備好的房間里,房間裝修非常不錯,帶有獨立的衛生間,屋內是一張很大的雙人床,床上換了一套嶄新的被褥,同樣是一床雙人被。

一進屋,玫瑰便拉著林羽坐到了床上,溫軟的身子貼在林羽身上,沖他笑道:「小弟弟,你今天真是聽話啊,跟我配合的很好,不過我有一點行不明白,我這麼對你,你卻幫我醫治我弟弟,是出於真心的嗎?」

「醫者父母心,我醫治你弟弟,並不是怕你威脅,而是出於一個醫生的良知和責任!」林羽大義凌然的說道。

「哎呀,小弟弟,你還真是個好人呢!」玫瑰嫣然一笑,接著突然掏出腰間的匕首,用刀背在林羽臉上慢慢的滑動著,笑道:「不過一個星期對於我而言太長了,三天!我只能給你三天,後天,不管你能不能醫治好我弟弟,你都得死!」

「三天?三天怎麼可能呢!」林羽面色一變,急聲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5章 叫姐夫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