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真正的用意

第404章 真正的用意

說完她自己也躺到了床的另一側,不過林羽注意到她腰間竟然揣著一把鋒利的匕首!

這個瘋女人!

林羽搖搖頭苦笑,好奇道:「你到底想要讓我幫你做什麼?」

玫瑰笑眯眯的說道:「快點睡,明天你就知道了!」

這一夜林羽一宿未眠,一直睜著眼盯著天花板。

不是因為旁邊躺著一個揣著匕首睡覺的瘋子,主要是因為他對江顏的挂念。

一夜未歸,她一定擔心壞了吧?

「小弟弟,昨晚睡得好不好啊?」

此時玫瑰甜軟的聲音在他耳旁響起,他甚至都能感受到玫瑰呼出的溫熱的氣息,心中忍不住一盪,隨後輕輕嘆了口氣。

接著玫瑰便翻身起床,隨後換了一身衣服,扔給林羽一件大衣,督促著他穿上后,便帶著他急匆匆的下了樓。

過了一晚上,林羽發現那種迷藥的藥效不僅沒有減慢,甚至還加強了,自己的身上仍舊軟綿綿的沒有一絲的氣力,除了走路之類的小行動,什麼都做不了,甚至跑都跑不動。

林羽嚴重懷疑這個女人給他的衣服上有問題,不過他也沒有辦法,總不能脫下來光著吧……

玫瑰開車的時候,林羽坐在車上確認了一下方位,發現玫瑰是往市裡開之後立馬來了精神,立馬說道:「不管你讓我去幹什麼,總得讓我吃早飯吧?餓著肚子,我可是什麼都幹不了啊!」

他知道,只要到了人多的地方,他就有逃脫的機會,說不定還能碰到軍情處的熟人呢!

「放心吧,姐姐怎麼捨得餓著你呢?」玫瑰嬌媚的笑道。

林羽聽她這麼說,才鬆了口氣,沿途一直觀察著四周,想著一會兒要怎麼趁機逃脫。

出乎林羽意料的是,玫瑰開著車七拐八拐,最後竟然來到了一家孤兒院!

孤兒院的門口寫著「京城幼安孤兒院」的字樣,林羽不由有些納悶,不知道這個女妖精怎麼會帶自己來這種地方。

而大門上的「幼安」兩個字,讓他不由想起了張奕鴻的父親,張佑安。

「走吧,帶你去吃飯,小弟弟!」

玫瑰下車后一把挽住了林羽的手,毫不避諱的把她那聳翹的胸脯擠壓到了林羽的胳膊上,不過林羽卻絲毫沒有享受的心情,因為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玫瑰腰間硬邦邦的皮套里藏著的匕首。

以他現在的力氣,就算把匕首遞給他,他也刺不動,所以只能任人擺布。

看起來玫瑰對這個地方很熟,輕車熟路的帶著林羽去了孤兒院後面的食堂。

此時正是孩子們吃早飯的時間,整個食堂烏泱泱的全是小孩子,有男有女,有大有小,最大的有十多歲,最小的也就三四歲。

林羽和玫瑰進來,食堂的一眾小孩子突然間眼睛一亮,立馬圍了上來,興沖沖的喊道:「雪兒姐姐好!」

「雪兒姐姐,你又變漂亮了!」

「雪兒姐姐,我好想你啊!」

雪兒?!

林羽轉頭看了眼,見自己和玫瑰身邊也沒有其他人啊。

「哎,乖,阿姨一會兒給你們買好吃的!」

玫瑰笑著彎了彎身子,親切的伸手撫摸著那些孩子的臉。

林羽微微一怔,望著身旁的玫瑰,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這個不要臉的,不是叫玫瑰嗎?怎麼又成了雪兒了呢?

雪兒這麼高雅聖潔的名字,她也配嗎?!

等孩子散去,玫瑰便打了兩份飯,叫著林羽在一處空位坐下。

「你不是叫玫瑰嗎?怎麼又成了雪兒了?」林羽怒氣沖沖的沖她問道。

「這倆都是我的名字啊!」玫瑰眨巴眨巴眼睛,笑眯眯的說道。

林羽猜到了,這個滿嘴謊言的女人多半是在這說謊呢,可能玫瑰和雪兒兩個全都不是她的名字!

「你帶我來這裡幹嘛?!」

林羽皺著眉頭疑惑的盯著玫瑰,他發現,自從進了這裡,玫瑰身上那股肅殺的氣質陡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絲毫看不出是個動不動就要殺人的女魔頭,轉而變成了一個溫婉柔和的大姐姐,渾身都散發著母性的光輝。

「你猜啊!」玫瑰笑眯眯的說道。

「我猜你兒子被收養在這裡!」

「噗!」

玫瑰剛到嘴的稀飯突然一口噴了出來。

「你注意點影響,這裡是公共場合啊,大姐!」林羽皺著眉頭嫌棄的望了她一眼,提醒道。

玫瑰面色微微一紅,這還是她長這麼大,頭一次這麼失禮呢,趕緊拿過紙巾擦了擦嘴,臉上也沒了那種風情萬種的笑容,沉著臉冷聲道,「你看我像是生過孩子的人嗎?」

「像!」

林羽的回答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利落無比。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宰了你!」玫瑰捏著拳頭,咬牙切齒的瞪著林羽,向來都是她風輕雲淡的把男人玩弄於鼓掌之間,沒想到還有男人能把她氣到這種程度。

「信,不過當著這麼多孩子的面兒殺生,你的罪過可就大嘍!」林羽淡淡的回了她一句,絲毫不以為意的低下頭繼續喝粥。

玫瑰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氣呼呼道:「吃!吃!噎死你!」

「雪兒小姐,你來了!」

這時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突然快步走了過來,沖玫瑰打了個招呼。

「龔院長!」

玫瑰看到中年婦女後面色一喜,急忙站起來,顯得溫婉怡然,一掃先前那種輕浮嫵媚的神情。

「龔院長,小智他在宿舍里嗎?」玫瑰急忙問道。

「奧,他在活動室,剛才我派人去給他送過早飯,他也沒怎麼吃,可能最近心情不好吧,要是他知道你來了,一定會非常開心!」龔院長笑著說道。

「我帶來了一個醫生,想幫他看看。」玫瑰輕輕地撥了下耳邊的秀髮,優雅大方的沖龔院長一笑。

林羽看的不由一愣,他還是頭一次看到這個女人有這麼正經的一面呢,不由有些意外。

從她剛才跟龔院長的談話內容中,林羽也終於知道這個女人不殺自己的原因了,感情是她要讓自己來幫人瞧病啊。

「好,請跟我來!」龔院長笑著沖林羽一點頭,接著做了個請的手勢,往前走去。

「走啊!」

玫瑰見林羽站著沒動,立馬跑過來拽林羽。

「我還沒吃完呢!」林羽不情願道。

「乖!」玫瑰嬌滴滴的沖林羽拋了個媚眼,香噴噴的身子往他身上一靠,媚聲道:「要是你幫這個孩子治好了病,別說是早飯了,姐姐整個人都給你吃!」

林羽咕咚咽了口唾沫,只感覺心頭直跳,感覺要被這個女人折磨死了,真不知道到底這才是她真實的一面兒,還是剛才那種優雅大方才是她真實的一面。

林羽隨她跟著龔院長一起去了活動室,只見活動室里有幾個小女孩圍在一起踢著毽子,幾個小男孩在乒乓球檯子上打著乒乓球。

卻唯獨有一個孩子坐在明亮的窗邊動也不動,一雙明亮的眼睛正望著對面打乒乓球的兩個小男孩,但是他的眼神卻十分的奇怪,始終望著一個角度,沒有絲毫的移動。

林羽見狀眉頭不由一皺,看出了端倪,低聲道:「這孩子的眼睛……」

玫瑰沒有說話,沒了一開始那股柔媚之情,望向小孩子的眼中滿是疼愛與憐惜。

「不錯,小智雙眼失明……」龔院長忍不住嘆了口氣,搖頭道。

林羽仔細的打量了一眼這個孩子,發現他也就十歲左右,相貌長得十分清秀,眉眼跟玫瑰竟然有些相似,不由面色一變,急忙沖玫瑰道:「他……他是你兒子?你生他的時候,還,還沒成年吧?」

玫瑰雙目一瞪,伸手狠狠的在林羽腰上掐了一把,氣的都要瘋了,這個混蛋,誠心氣自己呢,咬牙道:「他是我弟弟!」

「奧,不好意思……」林羽滿臉吃痛的摸了摸自己的腰。

「我帶你過來,就是要給他治病的,你要是治不好的話,我立馬就殺了你!」玫瑰低聲沖林羽說道,語氣冰冷無比,眼中也閃著一股銳利的光芒。

「這個,我也不確定,儘力吧!」林羽望著小男孩的雙眼不由若有所思。

「小智,你過來,看看誰來了?」龔院長笑著喊了小男孩一聲。

小男孩聽到聲音后雙手摸索著走了過來,接著鼻子用力的嗅了嗅,隨後驚喜道:「雪兒姐姐!」

說完他便撲了過來,玫瑰一把把他摟在懷裡,笑道:「小智,最近乖不乖?」

接著蹲下身子,跟小男孩興沖沖的聊了起來。

林羽望著這種情景,心裡不由一軟,感到一股溫馨之情。

「龔院長,這個孩子今年多大了,眼睛出了什麼問題?」林羽沖一旁的龔院長問道。

「這孩子今年十歲了,兩歲的時候被送過來,眼睛就開始慢慢的有些看不清東西了,據醫生檢查,說是腦部受過外力的作用,導致顱內淤血壓迫視神經,當時孩子太小,而且我們孤兒院經費不足,所以就沒動手術……」龔院長輕輕地嘆了口氣,遺憾道,「後來就徹底失明了,再去醫院檢查,醫院說已經過了最佳治療期,無法治癒了。」

「奧……」林羽點點頭。

「雖然明知道沒辦法,但是雪兒小姐還是鍥而不捨的給小智找醫生,你已經是她帶來的第……第二十多位醫生了!」龔院長笑了笑,無奈道,「其實誰都知道治不好,不過是圖個心裡安慰罷了!」

「二十多位了啊?」林羽不由有些意外,隨後望著小智笑眯眯的說道,「那就讓我做他最後一位醫生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4章 真正的用意

1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