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非死不可

第406章 非死不可

「那我不管,反正我只能給你三天的時間!」

玫瑰笑著拿刀背在林羽身上拍了拍,接著笑道:「好了,睡覺吧!」

說完她突然掏出一個小瓶在林羽眼前一晃,一股奇怪的味道傳來,林羽頓時感覺眼前一花,一頭栽到了床上,沒了知覺。

玫瑰伸手在林羽清秀的臉上摸了摸,笑道:「小弟弟,我是真的捨不得殺你啊,可是我又有什麼辦法呢?」

說著她輕輕一嘆,眉間泛起一股哀愁,輕聲道:「人生在世,實在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了。」

「喂,小弟弟,起床了,太陽都曬屁股了!」

不知過了多久,林羽迷迷糊糊中聽到一個輕柔的聲音,接著緩緩的睜開眼,便看到一張美艷的臉正對著自己,吐氣如蘭的說道:「小弟弟,你是豬嗎,這麼能睡!」

林羽擠了擠眼,已經有些想不起自己昨天晚上怎麼睡過去的了,抬頭一看,見窗外早已艷陽高照。

看到玫瑰披散著頭髮,身著一件睡衣,慵懶隨意的樣子,林羽不由有些錯覺,彷彿他們真的是一對剛剛經歷了一夜雲雨的情侶一般。

尤其是看到玫瑰領口微微裸露的圓潤雙峰和白皙的腰肉,他便禁不住有些心癢難耐,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面對這個女人的時候,總感覺情難自製,不過在他想想明天這個女人會毫不猶豫的殺死她的時候,他這種心生蕩漾的旖旎之情立馬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等到林羽洗完澡之後,便看到玫瑰抱著手靠在門框上,大波浪卷的頭髮披散在一側,性感魅惑的望著自己笑道:「小弟弟,你今天可有的忙了,一會兒幫小智扎完針之後,你要幫孤兒院的孩子們看病了,人死之前,總要留下些什麼的,對吧?也算是你功德無量了!」

「我非死不可?」林羽望著她笑道。

「非死不可!」玫瑰的臉上仍舊滿是溫柔的笑意。

「既然我非死不可,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人,又是受誰的指使要殺我?這個要求無可厚非吧?」林羽苦笑道。

「無可厚非,當然無可厚非,一個人就算死,也要死的明明白白的!」玫瑰很贊同的點點頭。

林羽有些意外,滿臉期待的望著她,等待她開口。

「但是在你臨死之前,我是不會告訴你的,小弟弟!」玫瑰沖他眨巴了眨巴眼,「不過你今天要是表現好的話,說不定我會提前告訴你,但是你今天要是敢不聽我的話,動什麼歪心思的話,我不介意當著一幫孩子的面兒殺了你!」

她說這話的時候輕聲細語,但是那股陰冷之感卻讓人不寒而粟。

她這話的意思很明顯,如果林羽敢有異動,她就算不惜任何代價,也要讓林羽死。

林羽笑了笑,再沒說話,順從的跟著她走了出去。

吃過早飯之後,他們便去了衛生室,龔院長和小智早就已經等在衛生室了,龔院長正跟昨天那個女醫生和兩個抓藥的小護士熱切的聊著天。

看到林羽和玫瑰后,眾人立馬跟他們打了個招呼,龔院長笑道:「你們小兩口昨天睡得還好嗎?」

「龔院長,這次真是麻煩您了,這是我的一點心意!」玫瑰邊說邊掏出了一張一行卡遞給龔院長,說道:「這裡面有十萬塊錢,當作我對你們孤兒院的答謝吧!」

「不行不行,雪兒,這怎麼行呢!」龔院長急忙推辭。

「龔院長,您就別推辭了,我也想為孩子們盡一些綿薄之力!」玫瑰強行將卡塞到了龔院長的手裡。

「唉,雪兒,那我就替孩子們謝謝你了,但是這是最後一次了,這些年,我們實在花你太多錢了……」龔院長輕輕的嘆了口氣。

「應該的嘛!」玫瑰笑著,轉頭望了眼小智。

林羽眯了眯眼,有些若有所思,接著把小智叫過來,準備替他針灸。

在他替小智扎針的時候,小護士便跑去廚房給小智煮中藥去了,按照林羽的囑咐,每味藥材特地多加了一半的劑量。

等到林羽給小智施完針之後沒多久,小護士便端著葯走了進來。

「何醫生,你先嘗嘗吧!」玫瑰聽說劑量變了,還是十分謹慎的讓林羽先喝。

林羽倒也沒有推辭,端起葯喝了一口,隨後面色突然一變,雙目緊蹙,再次大口的喝了兩口,吧咂吧咂嘴,轉過頭沖小護士疑惑道:「你這艾實是按照我說的劑量放的嗎?」

「是啊,您不是說每味都多加一半的劑量嗎?」小護士急忙說道。

「對啊,但是你這個艾實的劑量似乎加多了啊,你仔細想想,是不是抓藥的時候手抖了一下,添多了?」林羽一邊疑惑的問道,一邊再次喝了一口葯,這才點頭道:「劑量確實有問題,你再去重新煮一次吧,這次記住把量控制好了啊,一點都不能錯!」

「奧,好!」小護士點了點頭,接著端著藥渣跑了回去。

玫瑰有些狐疑的望了小護士的背影一眼,接著走過來,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攀上林羽的雙肩,佯裝替林羽捏肩,同時俯身在他耳邊輕聲道:「小弟弟,你該不會想跟我耍什麼花樣吧?我勸你打消任何逃跑的歪念頭,你身上這迷藥,藥效持久,而且除了我,這世上無人能解!」

「我命都捏在你手裡,我哪敢耍花招啊?」林羽有些無奈的笑了笑。

「你清楚就好,我早上跟你說的話可不是嚇唬你的,你要是敢有一點異動,我立馬就殺了你!」玫瑰收起那種魅惑的神情,語氣陰冷無比,同時還不忘雙手加力,在林羽肩頭捏了捏。

林羽頓時面色一變,痛的咧了咧嘴,這個女人的手勁兒非同小可,差點都要給他把肩胛骨捏碎了。

「而且,你給我弟弟喝的葯要是有任何問題,到時候就不是你一個人死了,我會挨個找到你的家人,送他們下去陪你!」玫瑰再次輕輕的一笑,吐著溫熱的氣息在林羽耳邊柔聲道,「你不是十分挂念你的妻子嗎?那我就第一個送她下去見你!」

林羽聽到她這話心頭髮顫,沉著臉沒有說話,用力的握緊了拳頭。

「所以你要是不想他們死的話,那你就要乖乖的呦!」

說著她嫣然一笑,輕輕地拍了拍林羽的肩膀,轉身走了回去。

過了一會兒,小護士再次端了一碗葯過來,林羽這次沒等玫瑰吩咐,便主動起身喝了兩口葯,細細品了品,接著點點頭,說道:「這次沒問題了!」

說著他將葯端給小智,親眼看著他將葯喝了個精光。

「何醫生,要是我弟弟喝了你這葯有個三長兩短,你知道後果的!」玫瑰有些戒備的望了林羽一眼,笑著提醒道。

「雪兒,何先生是你男朋友,怎麼可能會不盡心儘力醫治小智呢!」龔院長笑著說道,「不過你這姑娘也真是的,哪有對自己男朋友這麼說話的!」

「我這不跟他開玩笑呢嘛!」玫瑰眨著眼笑道,接著沖林羽說道:「走吧,替其他小朋友也看看病去。」

林羽沒有搭理她,沖一旁的護士說道:「小智現在需要休息,帶他回房休息休息吧!」

「好!」護士說完便帶著小智走了出去。

玫瑰有些疼愛的望了小智的背影一眼,接著沖林羽柔聲督促道:「走啊,你還坐著幹嘛?」

「去哪啊?」林羽抬頭望向她問道。

「剛才不說了嗎,去給小朋友們看病啊!」玫瑰溫柔的說道。

「幫小朋友們看病?」林羽笑了笑,說道,「怎麼,你是想用這種方式來洗刷自己身上的罪惡嗎?」

玫瑰聽到這話眉頭不由一蹙,顯然已經聽出了林羽話中的敵意,下意識掃了眼一旁一臉不明所以的龔院長等人,沖林羽嫣然笑道:「你在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呢?難道我剛才跟你說的話你沒聽清楚嗎?」

她說話的時候特地偏了偏臉,望向林羽的雙目中寒光盡顯,而且手也已經在林羽目光的注視下輕輕地摸向了自己腰間的匕首。

「怎麼,我要把你的老底抖出來,你害怕了嗎?」林羽仍舊是一臉的坦然,似乎早已將生死置之了度外,笑眯眯的說道:「你跑到孤兒院里來裝好人,又是捐錢又是捐物的,其實就是為了洗刷自己內心的那股負罪感吧?!」

「你胡說什麼呢!瘋了嗎?!」

玫瑰見林羽面無恐懼的侃侃而談,臉頓時沉了下來,聲音中帶著明顯的威脅意味。

「但是可惜啊,你的罪孽,無論做多少善事,都洗刷不了!」林羽壓根沒有理她,仍舊自顧自的說道,「如果這個孤兒院的孩子有一天知道他們親切喊著的雪兒姐姐,口口聲聲叫著的大好人是個殺人如麻的殺……」

「你給我住口!」

玫瑰怒吼著打斷了他,接著轉頭沖龔院長和女醫生以及女護士冷冷道:「他腦子以前燒糊塗過,現在估計又犯病了,你們先出去,我跟他談談!」

「啊?奧,好,好……」

一頭霧水的龔院長等人立馬點點頭答應一聲,轉頭往外面走去。

「等等!不瞞你們說,你們眼前的這個雪兒,其實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殺人犯!」林羽提高了音量,冷聲道。

「殺人犯?!」龔院長等人面色陡然一變。

林羽冷冷道:「不錯,而且……」

「找死!」

此時暴怒的玫瑰徹底被林羽的話刺激的失去了耐心,毫不猶豫的抽出匕首,腳下一蹬,身子極速的沖向了林羽,匕首直取林羽的心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6章 非死不可

1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