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家榮,瑾榮

第224章 家榮,瑾榮

不只是何自欽,整個大廳里的人看到楚錫聯的剎那,也頗都有些意外。

因為當年的那件事,大家都知道楚何兩家不是很和睦,雖然面子上還算過去的去,但是私下裡互看不順眼。

尤其是兩家的家主,何自欽和楚錫聯之間,更是水火不容,互相較勁,平日里幾乎很少有往來,更不用說這種壽辰之類的宴會了,所以楚錫聯此時出現在宴會上,難免讓人感到驚詫。

「怎麼,我來給何老夫人祝壽不行嗎?」楚錫聯面帶微笑道。

「對不起,今天我們請的只是我們家的親戚,外人恕不招待,請回吧!」何自欽望著楚錫聯冷聲道。

「自欽!」

何老爺子沉聲呵斥了何自欽一聲,「來者是客,既然人家來了,哪有攆人家出去的道理,錫聯,來我這裡坐!」

「還是伯父通情達理,數年不見,您老仍舊白髮朱顏,老當益壯啊!」

楚錫聯笑著一欠身,接著沖何老夫人笑呵呵道:「伯母,祝您長命百歲,壽比南山!得知您老今天壽辰,我可是特地花心思替您老準備了一份大禮啊。」

「客氣了啊,錫聯,你能來,老婆子我就很開心了。」何老夫人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雖然猜到楚錫聯來者不善,但是仍舊面帶笑容,說話滴水不漏。

「家榮,還不把玉如意給老夫人送過去!」

楚錫聯挺著身子,轉頭瞥了眼身後的林羽。

林羽微微一怔,沒想到楚錫聯會讓他過去送。

「去啊。」楚雲璽把手裡的紅木錦盒交給林羽,沖他使了個眼色。

林羽看了楚錫聯一眼,眼中多了一絲複雜,猶豫了下,接過錦盒朝何老夫人走了過去。

眾人看清林羽的面容后頓時一陣騷動,尤其是一些與何自臻熟識的人,俱都驚訝不已,這個年輕人長得與何二爺年輕的時候太像了!

剛才楚錫聯一進來,大家注意力都在他身上,並沒有注意到林羽,現在楚錫聯讓林羽來給何老夫人送玉如意,顯然是特地將眾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林羽身上。

何自欽和何自珩看到林羽后,也俱都面色一震,他們也覺得林羽跟老二年輕的時候長得很像,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時間愣在原地,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何老爺子和何老夫人更不用說,兩個老人滿臉驚色,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林羽,彷彿看到了年輕時候的何自臻正向自己慢慢走來。

面對眾人驚異的目光,林羽卻面色平淡如水,步子不緊不慢,穩重無比,其實他早就預料到這一天了,畢竟與自己長得相像的,是京城鼎鼎大名的何家二爺。

走到何老夫人跟前後,林羽輕輕地一躬身,雙手將錦盒往老夫人跟前一送,定聲道:「老奶奶,祝您福星高照,萬事如意!」

何老夫人哪還有心思去接話,嘴唇微顫,雙眼眨也不眨的望著林羽,眼中隱隱有了淚水,如果她最疼愛的那個孫兒還活著的話,也應該是這個年歲,也應該是這個模樣吧。

「老奶奶。」

林羽再次輕輕的喚了她一聲,接著把玉如意放在了她跟前的桌子上。

「家榮,禮送到了就行了,酒就不喝了,我們走吧。」

這時楚錫聯面帶微笑的喊了一聲,內心得意不已,他對眾人的表情很滿意,非常滿意!

今天他把林羽帶來,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林羽回身望了眼楚錫聯,接著轉身要走。

「孩子!」

何老夫人突然一把抓住了林羽的手,顫聲道:「孩子,你今年多大了?叫什麼名字?父母是哪裡人士?」

她情不自禁的一連串問了好幾個問題,一種血濃於水的親情感湧上心頭,彷彿已經把眼前的林羽當成了自己日夜思念的那個孫兒。

「我……」

「媽,您問人家這個做什麼!」

林羽剛要開口,何自欽突然開口喊了一聲,「人家是楚家的人,跟咱家沒關係,讓人家走吧!」

何自欽這話的意思很明顯是在跟眾人點明,林羽長得跟自己的二弟雖像,但並不是他們何家的人,讓大家別多想。

「何局,您這話說的還真就不太對,雖然這孩子不一定是你們何家的人,但是你們八百年前絕對是一家,因為,他也姓何。」

楚錫聯背著手笑眯眯的說道,眼中多了一絲精芒。

他這話一出,整個大廳里頓時一片嘩然,這個年輕人竟然也姓何!就憑這相貌的相似度,說他跟何家二爺沒有關係,誰信啊!

雖然他們知道何家二爺唯一的兒子已經死了,但是並不排除私生子的可能,像何二爺這種級別的人,在外面有三兩個女人也很正常。

但是蕭曼茹卻不這麼想,她丈夫是什麼樣的人她最清楚,這輩子,除了她以外,她丈夫絕不會有第二個女人!

所以這個孩子絕不可能是她和何自臻的骨血!

但是,她實在想不通,這個孩子為什麼會與自己的丈夫長得如此相似,以至於她在看到何家榮之後,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自己那死去近二十年的兒子。

何老夫人在聽到林羽也姓何之後眼中閃過一絲光亮,內心陡然燃起一絲希望,握著林羽的手也不由加了一些力道,急忙道:「孩子,你別聽他們,快告訴奶奶,你叫什麼名字?」

這麼多年,整個何家上下,不相信自己孫兒死了的,也就只有她了,更準確的說,是她不願意相信。

「老奶奶,我叫何家榮,是清海人,我自小無父無母,后被人領養了。」林羽如實回答道,看著何老夫人眼中的慈愛,他內心剎那間柔軟無比,在自己很小的時候,姥姥看向自己的時候,也是這種眼神,只可惜,姥姥已經去世很久了。

清海?

無父無母?

何老夫人在聽到這兩個字眼後身子猛地一顫,雙手顫抖不已,握著林羽的手再次往上走了走,生怕一不小心林羽就會從自己眼前憑空消失了一般。

她二十年沒到過清海了,二十年啊!不過她卻從沒有一日忘記過這裡!

縱然清海有很多她和老伴的老朋友,但是她自從孫兒死後就再也沒有涉足那裡,因為哪怕只是聽到「清海」這兩個字,她都會傷心欲絕。

「瑾榮,你是瑾榮!」

何老夫人眼淚撲簌簌的往下落了起來,這個孩子一定是瑾榮,一定是自己的孫兒,否則一切不會這麼巧!連名字都只差一個字!

何瑾榮?!

林羽也不由一驚,何家二少爺的名字跟何家榮竟然只有一字之差!難道真的只是巧合嗎?!

「媽!他不是瑾榮,瑾榮早就已經死了!」

何自欽看到這一幕頓時急了,沖自己的母親喊了一聲。

「不,他是瑾榮,是我的瑾榮!」

何老夫人把林羽往自己跟前拽了拽,接著一隻手拉著林羽,一隻手顫抖著往林羽臉上摸去。

林羽躬了躬身子,看著淚如雨下的老人,心頭也是酸楚無比,看來老人家很是疼愛這個二孫子。

「老婆子,別胡鬧了,嚇到人家孩子了!」何慶武趕緊伸手拉住了老伴,望向林羽的眼神十分複雜,心頭五味雜陳。

老婆子想孫兒,他又何嘗不想呢,可是孫子早就已經在二十年前死了啊!

「對啊,媽,你嚇到人家了。」

何自欽快步走過來,拽著林羽的胳膊一把把林羽拽開,接著抽出一張紙巾,跪到母親面前替母親擦拭起了淚水,溫和道:「媽,我們都知道您想瑾榮,但是瑾榮已經死了,您不能自欺欺人啊。」

林羽皺著眉頭望了眼地上的何自欽,揉了揉被他拽疼的胳膊,心中頗有些不爽,別說,這個何局長手勁兒還真不小,看來有兩下子。

「楚大首長,麻煩你帶著你的人快走吧,我們今天是喜慶的日子,你可倒好,不知道從哪弄了個野孩子,把我媽給弄哭了!」

這時何老夫人的大女兒也趕緊站起身來沖楚錫聯冷聲呵斥了一句,滿臉嫌棄的掃了眼林羽,接著走到母親身旁輕聲安慰起母親來。

「對不起,我也不是有心惹老夫人不高興,但是我也是出於一片好意,這個孩子是清海人,無父無母,二十年前被人收養,而且也姓何,又與二爺長得如此相像,恰恰二爺的兒子又在二十年前死了,天底下哪有這麼巧的事啊?」

楚錫聯面帶笑意的說道:「最主要的是,當年死的那個孩子,面容皮膚都被泡爛了,誰知道到底是不是二少爺?!說不定是什麼人找的替死鬼……」

「住口!」

何自欽猛地起身,怒聲打斷了楚錫聯,額頭上青筋暴起,指著楚錫聯怒聲道:「楚錫聯,你要是再敢在這裡胡言亂語的刺激家母,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好,好,是我不對,我不該說的這麼直接,但是我說的確實是實話,如果老夫人和老爺子想讓我們走,那我立馬就帶著這個孩子走,並且保證他再也不會踏進何家半步!」

楚錫聯說完轉頭望向了何老爺子和何老夫人,笑眯眯的等待著他們的答覆。

「爺爺,快讓他們滾出去吧!」

這時何自欽的大女兒何妍妍突然冷冷的開口道:「我二弟已經死了,當時法醫都驗過屍的,人死不能復生,你們必須接受這個現實,不是跟我們家人長得像的就都是我們家的人!天底下長得像的人多了去了,你們要是任由他在這裡胡鬧,以後還不知道得有多少野貓野狗跑過來找何家認祖歸宗呢!」

說完她冷著臉,宛如看乞丐似得掃了一眼林羽,滿臉的厭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4章 家榮,瑾榮

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