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親子鑒定

第225章 親子鑒定

林羽聽到這話面色一沉,緊緊的握了握拳頭,皺著眉頭瞥了何妍妍一眼,看來這何家大爺一家都對自己十分不待見啊。

不過他轉念一想,也是,本來家業是要留給他們三兄妹的,現在憑空多出來一個二弟,任誰也不會高興,怪不得都對自己這麼大的敵意呢。

雖然大少爺何瑾瑜一直沒說話,但是看向自己的眼神中也滿是憎惡,唯獨何瑾祺看自己的眼神滿是好奇,似乎沒認出自己就是那天在酒吧打他的人。

楚錫聯也不由皺了皺眉頭,冷冷的掃了何妍妍一眼,不知死活的小丫頭,竟然敢讓自己滾。

「行了,家榮,既然人家不歡迎我們,我們也沒必要留在這裡了,你是不是何家的人,都已經不重要了,走吧!」

楚錫聯冷冷沖林羽喊了一聲,接著轉身往外走去。

「哎!」

何老夫人一見林羽要走,頓時急了,沖林羽伸了伸手,但是何自欽一把把她的手抓了回來,輕聲道:「媽,讓人家走吧,他不是您孫子。」

「慢著!」

這時何老爺子突然中氣十足的喊了一聲,「錫聯賢侄,話還沒說完,這麼急著走做什麼!」

楚錫聯和林羽聽到這話才停住了腳步,回身望了過來。

「爸!您這是做什麼啊!」何自欽頓時有些急了,皺著眉頭沖他爸喊了一聲。

何老爺子臉上的肌肉跳了跳,陰沉著臉道,「怎麼?現在何家不是我做主了,我這把老骨頭說話也就不管用了嗎?!」

「自欽不敢!」

何自欽立馬站起來,低著頭,畢恭畢敬的說道,「您永遠是何家的一家之主。」

「爸,您別誤會,大哥不是那意思。」何自珩也趕緊幫大哥說了句好話。

何老爺子沒再搭理他們,轉頭望向楚錫聯道:「錫聯賢侄,說話最忌諱不清不楚,現在何家既然我還說了算,那就麻煩你把剛才的話說清楚吧,什麼二十年前死的不是我的孫子,又什麼替死鬼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何老爺子雖然退位多年,但是多年戎馬生涯養成的銳氣與威嚴由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氣勢十足,讓人有些不寒而粟,顯然他是在質問楚錫聯,讓他把話說清楚。

整個宴會廳里頓時鴉雀無聲,靜靜的等著楚錫聯的回答。

「爺爺,有完沒完了,這飯還吃不吃了?!」

何妍妍突然十分不耐煩的吼了一聲,啪的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

「姐!」何瑾瑜趕緊伸手拽了何妍妍一眼,這個大姐,都三十多歲的人了,還跟小孩似得。

「自欽,你就是這麼教育孩子的嗎?!」何老爺子冷聲道。

「臭丫頭,給我滾出去!」

何自欽立馬指著何妍妍怒聲道。

「滾就滾,我還不願待在這裡呢!」

何妍妍立馬拿起自己的包,快步走了出去,經過林羽身邊的時候還不忘惡狠狠的剜了林羽一眼,冷聲道:「土狗!」

林羽咯叭作響的捏了捏拳頭,要不是現在的場合特殊,他絕對會讓何妍妍為自己說的話付出代價。

「錫聯賢侄,請!」

何老爺子在椅子上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緩緩踱步到了中間的過道,示意楚錫聯接著說。

楚錫聯見何老爺子這麼認真,也不由有些緊張,人的名兒樹的影,他跟何自欽可以放肆放肆,但是跟何老爺子可不敢,急忙笑呵呵的說道:「伯父,其實這個事我也是道聽途說的,風言風語的,可信度……」

「無妨,你儘管說就好,老頭子我雖然有些糊塗了,但是好在還能明辨是非。」何老爺子背著手來回走著。

「是這麼回事,您也知道當年從清海打撈上來的那個孩子沒有驗過DNA,僅僅身形和衣服與二少爺像,所以就有人推測,可能死的不是二少爺。」楚錫聯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是,孩子的樣貌和皮膚確實沒了本來的樣子,衣服相同也有可能是湊巧,但是孩子手上戴著的銀鐲卻的的確確是我們何家的,是我孫兒……」

何老爺子說到這話的時候猛地一頓,語氣中多了一絲哽咽,往昔痛苦的回憶又在眼前浮現,他緊緊的抿了抿嘴,強忍著內心的悲痛繼續道:「是我孫兒一周歲的時候,我找京城最好的銀匠給他打磨的。」

「問題就出在這裡。」楚錫聯急忙道:「這孩子是二少爺也就罷了,可如果這孩子不是二少爺呢?他手上卻戴著二少爺的鐲子,好端端的,二少爺的鐲子,怎麼會跑到這個孩子身上呢……」

眾人聞言面色猛然一變,楚錫聯這話顯然是指有人特意把二少爺身上的鐲子摘下來套在這替死鬼孩子身上的啊,也就說這個人故意想讓何家的人以為二少爺已經死了。

「我聽明白你的意思了。」何老爺子陰沉著臉抿了抿嘴,接著說道:「可是動手腳的這個人是誰?他又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老爺子,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恐怕得您自己去揣度了。」楚錫聯笑呵呵的說道,就算他能猜到些什麼,他也不敢貿然說出來,畢竟沒有證據。

「爸,依我看,這些事不過是某些人閑的無聊編出來的瞎話而已,信不得真,誰會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啊。」何自欽低著頭恭敬道,「再說,誰又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動我何家的人?!」

「大哥言之有理,爸,這種事聽聽就好了,當不得真。」

何自珩也趕緊附和一句,回身望了林羽一眼,「再說,就算死的那孩子不是瑾榮,也不能確定這個小夥子就是瑾榮啊。」

「這個還不好說,做個親子鑒定不就可以了?」

楚雲璽提議了一句。

「可是二哥並不在京城啊。」何自珩沖父親說道,「要不讓他跟二嫂……」

「胡說,是要判斷他是不是我們何家的血脈,不是判斷他是不是蕭家的血脈。」何自欽沉聲打斷了他。

「大哥,你什麼意思?是說我對不起自臻嗎?!」

蕭曼茹一聽這話頓時滿臉怒色,站起來沖何自欽喊道。

「弟妹,你是什麼人我還不知道嗎?!」

何自欽嘆了口氣,沉聲道:「我是怕……怕自臻對不起你!」

「我自己的丈夫我清楚,他絕不是這樣的人!」蕭曼茹堅定道。

結婚這麼多年,她和何自臻一直十分恩愛,何自臻從沒正眼敲過其他女人。

其實他們兒子死後,是她一直不想生第二胎,因為她實在過不去心理那一關,不過何自臻還是順從了她的意願,並且在老爺子和老太太那邊一個人把事情攬了下來。

林羽一聽蕭曼茹是何家榮的母親,不由好奇的在她臉上打量了幾眼,見她面容姣好,雙眼明亮澄澈,眉宇間帶著一股堅毅,極有可能也是部隊出身。

林羽不由有些懷疑何家榮到底是不是蕭曼茹和何自臻的骨肉,他們兩人都如此堅毅剛強,怎麼到了家榮兄這裡,就成了窩囊廢了……

「可以讓何爺爺去做,只不過複雜點而已。」楚雲璽解釋道。

「好,那就我來,就算不能百分百確定,但如果是我的孫子的話,總歸有一定的血緣關係。」

何老爺子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何老夫人聽到這話提著的心也落了回去,滿臉欣慰的望著林羽,她有強烈的預感,眼前這個孩子就是自己的孫子。

「行,既然爸這麼說了,那我們下午就去醫院,現在咱先開席吧!」

何自欽見父親意見已決,也沒多說什麼。

「還吃什麼飯啊,現在就去!我不要過什麼生日,我要孫子!」何老夫人拍著桌子急道。

何自欽和何自珩沒辦法,只好對頭商議了一下,最後決定何自欽留下招待賓客,何自珩則陪同何老爺子以及林羽、楚錫聯等人去醫院做親自鑒定。

憑藉何自珩的關係,很快便找到了京城一家知名的醫療機構。

醫生分別採集了何老爺子和林羽的血液、毛囊毛髮以及口腔拭物等樣本,讓他們回去耐心等待,二十四小時就能出結果。

其實他們機構最快八個小時就能出結果的,但是因為何家的地位,他們不敢冒險,選擇二十四小時報結果,這樣比較穩妥些。

「醫生,記住,無論如何,千萬不能出錯,否則我拿你是問!」

何自珩臨走前十分不放心的囑咐道,這種事情可容不得半點錯誤,畢竟這個結果改變的可是林羽和何家下一代的命運。

從醫療機構出來之後,何自珩留了林羽的聯繫方式,接著便帶著何老爺子走了。

楚錫聯把林羽送回酒店,沖他笑道:「別有壓力,結果應該不出所料,等結果出來,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

他已經通知了殷戰,讓他到時候第一時間過去取結果。

林羽回到酒店后還有些沒從剛才的情景中緩過神來。

慈愛的奶奶,威嚴的爺爺,堅毅的母親,刻薄的大伯,淡漠的三叔,以及滿是敵意的姐姐和兄長,突然間這麼多人湧進他的生命中,他不知道到底是好還是壞。

林羽突然覺得有些累,感覺還是在江家這個小家的時候過的最舒服,最輕鬆,家雖然小,但是很溫馨。

他輕輕嘆了口氣,不由有些想家了,便掏出手機給江顏打了個電話。

「喂,你還知道給我打電話啊?我還以為你到了京城就忘了我呢。」江顏語氣冷冰冰的說道,帶著一絲絲的嬌嗔。

「顏姐,我好想你啊……」林羽語氣中說不出的疲憊。

江顏聽到這話不由一愣,接著語氣頓時溫和了幾分,輕聲道:「我也想你,放心,過不了多久,我就過去了。」

林羽往床上一躺,把今天的事跟江顏說了說。

電話那頭的江顏沉默了片刻,輕聲道:「看樣子你多半是何家的骨肉……到時候你……你會不會不要我了啊……」

「不要你?為什麼啊?」林羽不由咧嘴笑了。

「你成了何家的人,你就發達了啊,到時候身邊美女環繞,說不定就看不上我了。」江顏哼了一聲,恨恨道。

「哎,別說,我還真沒想到這茬,要這麼說的話,還真有這個可能。」林羽笑道。

「我就知道,你……」

江顏說著說著語氣突然暗淡了下來,其實她知道林羽這是在跟她開玩笑,但是她心裡還是感覺很難過。

一直以來,讓她提心弔膽的那個未來,終於來了。

如果林羽真是何家的人,就算林羽認她這個妻子,何家認不認她這個孫媳婦,還不一定呢。

「顏姐。」林羽似乎感覺到了江顏的異樣,內心陡然間變得溫柔無比,輕聲道:「你放心,無論所在何時,無論所處何地,我內心最在乎的人,永遠是你,何家名望再大,地位再高,與你相比,也不過滄海一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5章 親子鑒定

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