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何老夫人的壽宴

第223章 何老夫人的壽宴

刑警隊長嚇得一哆嗦,急忙跑過去把林羽手上的手銬解開,印象中他還從沒見劉局發這麼大的火呢。

「為什麼要放人?!他不是倒賣文物嗎?!」楚雲璽眉頭一皺,焦急道,「劉局長,你不用給我面子的,公是公,私是私,依法辦事即可。」

他是混商界的,不是混官場的,並不知道官場上的「反話」一說。

他這話句句出自真心,但是在劉夢輝耳朵里聽來卻成了質問,劉夢輝急忙抹著汗說道:「不好意思,楚大少,是我們弄錯了,何先生根本沒有倒賣文物!」

「怎麼會弄錯呢?你們不是已經找出物證來了嗎?!」

楚雲璽心想這局長怎麼回事,自己都跟他說不用看自己的面子,他怎麼就是不聽呢!

「物證?!」劉夢輝身子一顫,恍然大悟,怪不得楚大少一直不肯放過自己呢,感情物證還在自己人手裡呢,他猛的轉身,沉聲沖刑警大隊隊長問道:「你們可從何先生房間里搜出了什麼東西?!」

「搜出來了,是把青銅劍!」刑警大隊接過旁邊警察手裡被衣服包著的青銅劍。

「搜出來了?!確定是從何先生房間里搜出來的?!」劉夢輝勃然大怒,他媽的,這個刑警隊長怎麼這麼不上道,回去非撤了他不可!

「嗯,確實是從何先生房間搜出來的,但是我們仔細看了下,發現是把仿製的破劍,根本不是什麼文物!」刑警隊長面色嚴肅的說道。

開玩笑,他跟著劉局混了這麼多年的,這麼點眼力勁能沒有嗎?

劉夢輝這才長出一口氣,點點頭,讚許的看了他一眼。

「仿製的?」楚雲璽神情一滯,心頭不由有些失落。

「楚少,今天真是不好意思啊,因為我們自己情報出錯,冒犯了您和何先生,希望您別往心裡去。」

劉夢輝陪著笑說道,接著把青銅劍恭恭敬敬的遞還給林羽,恭敬道:「何先生,誤會啊,都是誤會,希望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別跟我一般見識,這點小事,您一會兒見了楚首長,求您千萬不要提起……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有什麼事您儘管吩咐……」

他話語中帶著滿滿的懇求,要是被楚錫聯知道了,那他這頂烏紗帽肯定就不保了。

雖然他並不知道楚錫聯的具體職位,但是他知道,那是站在軍隊權力頂端的男人之一。

他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這個殺千刀的老徐,這是把他往火坑裡推啊!

好在林羽接過了他的名片,笑道:「沒事沒事,都是誤會,誤會。」

劉夢輝懸著的心陡然放下,看向林羽的眼神充滿了感激。

林羽把劍送上樓后,便跟著楚雲璽走了,劉夢輝千恩萬謝的把他們送走後,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是老徐打來的,他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電話接通后,老徐上來就迫不及待的興奮道:「劉局,我聽人說你親自帶人去抓那小子了?怎麼樣,那把劍搜出來了吧,那可是個寶貝啊!」

「我搜你媽!徐老蔫,你他媽的別讓老子逮到你,抓到你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劉夢輝憤怒的嘶吼道。

得虧楚雲璽和林羽沒跟他計較,要是跟他計較,他整個仕途都得搭進去。

劉夢輝罵完直接掛了電話,沖刑警隊大隊長喊道:「傳令下去,全西城搜捕徐老蔫!抓到后給我往死里整!」

「你那把劍到底是真的假的?」

接林羽往家走的時候楚雲璽假裝不經意的問道,暗暗下了決心,如果林羽承認是真的,他立馬舉報他!

「假的。」林羽才不上他的當呢,他剛才就看出來了,這楚大少恨不得自己被抓進去關個十年八年。

楚錫聯所住的是一處比較老舊的小區,每一戶都是獨門獨院,這是部隊高級將領統一分配的住宅,楚錫聯平日里都在部隊里,很少回來,今天是特地回來接待林羽的。

一到楚家,就見楚錫聯和殷戰已經等在了門口,楚雲璽撇了撇嘴,頗有些不屑,這何家榮何德何能,還得父親親自出來迎接。

「楚伯父,您好。」林羽也有些受寵若驚,不禁有些尷尬,這第一次來人家楚家,竟然是空著手來的。

「快請,快請。」楚錫聯笑呵呵道。

楚雲璽和楚雲薇的母親長相十分出眾,與楚雲薇有些相像,舉止端莊,說話談吐間帶有濃濃的書卷氣質,一看就是大戶人家出身,對林羽十分客氣,吃飯的時候一直給林羽夾菜。

「楚小姐怎麼不在啊?」林羽見只有他們四人吃飯,不由納悶的問了一句。

「奧,雲薇去她爺爺那邊了。」楚錫聯笑道,「放心吧,小何,我答應你的事,一定做到,我已經跟張家那邊說過了,暫時先把婚期推遲推遲。」

張家?

林羽微微一怔,終於知道楚錫聯為什麼急著催楚雲薇結婚了。

楚張兩大世家要是聯姻了,那京城恐怕再也沒有任何家族能跟他們抗衡了。

「聽說你跟何家的那個何瑾祺起過衝突?」楚錫聯饒有興緻的問道。

「不錯,那天在酒吧打了起來。」林羽笑了笑,也沒隱瞞。

「呵呵,這個老三性格可是十分頑劣啊,以後你要是進了何家,他可能少不了給你使絆子。」楚錫聯呵呵的笑道,「不過何家大爺的兒子何瑾瑜倒是通情達理,是個人才。」

「爸,您這話說的太早了吧,他是不是何家的種還不一定呢。」楚錫聯掃了林羽一眼,冷哼道。

他可不希望林羽攀上何家這棵大樹,要不然林羽這個混蛋以後更不把他放在眼裡了。

「可惜,何家二爺不在京城,半年前去了滇緬邊境一直沒回來,這親子鑒定恐怕一時半會兒也做不了了。」楚錫聯皺著眉頭說道,突然間想起了這茬。

林羽聽到他這話,終於知道楚雲薇那天為什麼說自己來了京城也無法跟何家二爺做親子鑒定了,原來何家二爺根本不在京城。

「沒事,爸,現在跟爺爺也能做鑒定,只不過費用高些,所以平常醫院不多見。」楚雲璽說道。

「那太好了!」

楚錫聯興奮道,「小何,你做好準備了嗎?你要是做好準備了,過幾天我親自帶你去何家給何家老太太祝壽!」

「這麼快?」

林羽不由脫口而出,內心有些緊張,這才來京城沒兩天呢,竟然就要直接去何家?

不過這都是遲早的事,儘早弄清何家榮是不是何家的人也好,能儘早了卻了自己一樁心事,想到這裡他便一口答應了下來。

今天這頓飯林羽吃的倒也收穫頗多,從楚錫聯口中弄清楚了何家的家庭結構。

何家老爺子名叫何慶武,是跟著主席打過天下的人物,地位可想而知,大兒子何自欽,國安局一把手,二兒子何自臻,少將軍銜,具體職位為國家一級機密,三兒子何自珩,中宣部要員。

可以說何家三個兒子,個頂個都是能撐起半邊天的人物,所以何家才被稱為京城第一大世家,而何老爺子還有兩個女兒,女婿身份也都不俗,皆是政府要員。

至於何家第三代,最傑出的就是何自欽的大兒子何瑾瑜了,年紀輕輕已經擔任司法部紀檢組副組長,前途無量。

但是跟同等年紀已經出類拔萃的楚雲璽和張奕鴻相比,還是遜色了幾分。

何自欽除了這個兒子,還有個大女兒,何自珩則只有一個兒子,而何自臻自從「兒子」被淹死後,便再沒有生過一兒半女,看樣子準備與妻子相伴終老。

得知何家的情況后,林羽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如果家榮兄真是何家的孩子,那此後權勢名利自己可以說是唾手可得,甚至憑自己的能力,把楚雲璽和張奕鴻踩在腳下也不在話下,到時候管他楚張兩家聯不聯姻,照樣我何家最大!

但同時他又知道,名門水極深,不是那麼好混的,若這趟渾水趟進去,恐怕以後的日子,就沒有現在這麼輕鬆了。

不過管他的,到時候走一步看一步吧,畢竟何家榮是不是何家的種,還不一定呢。

三日後便是何家老太太的壽辰。

今年遵照老太太的囑託,何家一切從簡,雖然還是在酒店舉辦壽宴,但是只邀請了自己家的親戚,其他人員,一概不請。

這麼多年不管是老太太還是老爺子,每次一過生日都是鬧哄哄的一大幫人,要麼是這個兒子的朋友,要麼是那個兒子的下屬,給她敬酒敬的頭都暈了,老太太徹底受夠了,所以今年要求只請親戚,人少了許多,也終於可以清靜清靜了。

整個宴會廳裝扮得十分喜慶,大紅地毯鋪地,印著金黃色的「福」字和「壽」字。

桌布椅套也全都是紅綢布料,綉著壽桃和南極老人的畫像,福氣滿滿。

何慶武和老太太都是一身火紅色的唐裝,並肩坐在先頭圓桌的首席。

兩個白髮老人看起來精神翟碩,鶴髮童顏,慈祥中又不失威嚴,但是與眾人聊天的過程中,何慶武總是會時不時的打上一個瞌睡。

老太太都會立馬把他戳醒,何慶武笑呵呵的對眾人說道:「不行了,老了,精神跟不上了。」

門口外面何自欽正帶著三弟、兒子和侄兒接待參加壽宴的一眾親戚。

「無聊。」何瑾祺靠在牆邊百無聊賴的打了個哈欠。

「逆子,我踹死你!」何自珩怒氣沖沖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閉嘴。

「怎麼樣,人都來齊了吧?」何自欽問了聲坐在一旁寫禮薄的何瑾瑜。

「全都來齊了。」何瑾瑜點點頭。

「走,開席!」

何自欽招呼一聲,帶著他們往大廳里走去。

「何局長!還差一個呢!」

這時宴會廳大門外突然傳來一個高亢的聲音,接著就見一聲黑色中山裝的楚錫聯快步走了進來,跟在他身後的還有楚雲璽、殷戰和何家榮。

「楚錫聯?!」

何自欽看到楚錫聯后眉頭猛然一皺,冷聲道:「我們好像沒邀請你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3章 何老夫人的壽宴

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