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欲加之罪

第205章 欲加之罪

眾人面色齊齊猛然一變,竟然是韋譽恆下的命令?!

郭兆宗面色也陡然一變,怒氣沖沖的瞪著韋譽恆質問道:「請您正面回答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放你娘的屁!」

韋譽恆也是勃然大怒,白城鄴怎麼養了這麼個蠢貨兒子,他抬腳一腳把白宗偉踹到了一邊,冷聲道:「你別血口噴人,我是讓你爸對全市的私人診所進行檢查,什麼時候說過單獨檢查回生堂了?!而且我們說的只是簡單的例行檢查,誰讓你打砸人家的門店了?!」

韋譽恆怎麼說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物,見事情發展到了這種地步,自然知道否認帶來的後果可能更嚴重,所以他索性直接承認了,而且承認的極其有水平,簡簡單單幾句話,便四兩撥千斤般把矛頭從自己身上撥開了。

隨後他冷聲沖老徐他們冷喝道:「你們說,是不是他以公謀私,利用你們對付何醫生?!」

「對,對,就是他挑唆我們的!」

老徐立馬借坡下驢,將責任全部推脫到了白宗偉身上,「他說讓我們來何醫生這裡搗亂,我一開始拒絕了,但是他拿白局長的名義威脅我們,我們不得不配合他!」

「對啊,領導,我們也是被逼的!」

「是啊,他是局長公子,我們不敢不聽啊!」

「我們都是迫不得已啊,您可得給我們做主啊!」

其他幾個制服人員也立馬跟著附和了起來,逮到機會也趕緊把自己撇的一乾二淨。

反正現在白城鄴都要被撤職了,他們也不害怕得罪白家父子。

「你們血口噴人!」

白宗偉幾乎都要氣瘋了,是他慫恿的他們不假,但是明明是他們收了自己的煙答應的。

一頭怒火的白宗偉猛地竄了起來,伸著手就要去掐老徐,但是他還沒到跟前,一個武警利落的一個箭步衝過來,一槍把子砸到了他頭上,他哼都沒哼一聲便暈死了過去。

「帶走!」韋譽恆趕緊沖一旁的武警人員使了個眼色,立馬有兩人衝過來把死狗般的白宗偉拖了出去。

「韋……」

白城鄴心裡一顫,怎麼說白宗偉也是自己的兒子啊,他心裡難免心疼。

「住嘴!白城鄴,你教子無方,我以後再好好找你算賬!把他一起帶走!」韋譽恆沉著臉吩咐了一聲,不動聲色的沖白城鄴使了個眼色,自己生了個蠢逼兒子,還有臉跟自己求情。

「韋大領導果然鐵面無私,雷霆手段啊!」

郭兆宗頗有些譏諷的說道,像他這種人精,哪能看不出韋譽恆是在自己面前演戲,這件事就算不全然是他指使的,也多多少少跟他有些關係。

「郭總,不好意思,是我的疏忽,對下面的人管理不當,我跟何醫生道個歉。」

韋譽恆實在沒有想到郭兆宗竟然如此捧何家榮,為了防止他撤資,韋譽恆只好轉身跟林羽道了個歉,「何先生,這次實在是對不住您了!」

他堂堂一個市裡一把手給一個小醫生道歉,這個面子給的確實已經可以了,郭兆宗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您客氣了,這件事與您無關。」林羽趕緊笑呵呵的擺了擺手,他也沒想到韋譽恆竟然會給自己道歉,但是在他看來,這似乎並不是件好事。

「韋大領導,何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的好朋友,希望您以後能多關照關照他。」郭兆宗特地跟韋譽恆點了一句,表明自己跟何家榮關係不一般。

「當然,當然,我是一方父母官,凡是清海的公民,我每個都會照顧到的。」韋譽恆笑呵呵的說了一些不痛不癢的場面話。

「郭總,我們現在可以去參加動工儀式了嗎?」曾書傑見事情解決了,趕緊提到了正事,他是真正的心繫清海,害怕夜長夢多,所以迫不及待的催促了一句。

說話間他沖林羽使了個眼色,意思讓他幫幫忙。

林羽笑了笑,說道:「是啊,郭總,正事要緊,我們還是先去完成動工儀式吧。」

「那這屋子……」

「屋子我來收拾就行。」厲振生趕緊應了一句。

「放心,郭總,政府會按規定賠償給何醫生的。」曾書傑急忙擔保道。

「好,那何先生,您先請。」郭兆宗一欠身子,趕緊沖林羽做了個請的姿勢。

他這話一出口,眾人面色又是一變,韋譽恆和曾書傑都在,照理說應該讓郭兆宗和他們先走啊,結果郭兆宗竟然如此恭敬地讓林羽先走,這是把他看得比書記還重要啊!

不過這幾天這種情況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他們也算是習以為常了。

不過韋譽恆的臉色卻是十分的難看,沉著臉一言未發。

「不敢不敢,郭總,您和韋書、曾市先請!」林羽趕緊擺擺手,做了個請的姿勢。

「何醫生,既然郭總都發話里,您就別推辭了,請吧!」

韋譽恆語氣頗有些陰冷的說了一聲。

林羽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只好邁步走了出去。

這個郭兆宗啊,心底里是為了自己好,但是他不知道,他越是這麼對自己,韋譽恆對自己的意見就越大。

接下來的動工儀式舉行的很順利,韋譽恆和郭兆宗輪番做了講話,後來剪綵的時候林羽特地站到了郭兆宗的左手邊,將最中間的位置讓給了韋譽恆和郭兆宗。

剪完彩之後曾書傑心裡這才鬆了口氣,把林羽拉到了一邊,笑道:「小何啊,剛才的事別往心裡去啊,雖然我跟韋譽恆不是特別熟悉,但是我知道他是個好官,不是特意針對你的。」

林羽搖頭苦笑了一下,其實這件事是不是針對他,他自己也不知道,畢竟有白大少這個仇人跟著插了一腳,但是他心裡清楚地是,韋譽恆對他不待見,但是為什麼不待見,他卻不知道。

「他應該是對你不太了解,回頭我多跟他介紹介紹你。」曾書傑拍了拍林羽的肩膀,安慰了他幾句。

動工儀式結束後過了兩天,郭兆宗就要走了,雖然他很想多跟林羽待兩天,但是畢竟上港那邊需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

臨走前他拉著林羽的手囑咐道:「何先生,如果遇到了什麼困難,一定要給我打電話啊。」

「會的。」林羽笑了笑,接著取過五斤丈母娘親手做的粉蒸肉遞給他,笑呵呵道:「路上吃。」

一旁的傑米臉上的肌肉再次跳了跳,結果扯到了骨折的鼻子,給他疼的立馬吸了口冷氣。

郭兆宗走後林羽的日子便安穩了下來,白天坐診看病,晚上則跟江顏四處去傢具城看傢具和家電,準備儘早入住新房子。

韋譽恆雖然對林羽內心意見很大,但是他是非分明,並沒有特意去找林羽麻煩,但是同樣的,林羽想從他這裡討到什麼便利,也是不可能的。

現在郭兆宗已經走了,他絕對不會再遷就林羽。

這天他正在辦公室辦公,葛晉突然過來敲了敲門,接著推門進來彙報道:「韋書,公安局的副局長皮澤求見,說有重要的情況要跟您彙報。」

「重要情況?什麼重要情況?」

韋譽恆皺了皺眉頭,他這會兒正忙著呢,能不見就不見。

「據他說是關於何家榮的。」葛晉連忙如實彙報道。

「何家榮的?」

韋譽恆略一沉吟,接著招招手,示意葛晉讓他進來。

很快,一個身形橢圓的男子快速的跟著葛晉走了進來,看到韋譽恆后立馬點點頭,客氣道:「韋書,您好。」

「你好。」韋譽恆打量了他一眼,皺著眉頭道,「你這身材,怎麼抓賊啊?」

相比較衛功勛的硬朗健壯,皮澤的身材確實有些走樣了。

「呵呵,我不抓賊,我早就退居二線了。」皮澤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說吧,有什麼事要彙報啊,聽說是關於何家榮的?」

「不錯,韋書,我這邊有個檔案,您要不要看看?」

得到韋譽恆的允許,皮澤趕緊拿著檔案走到了韋譽恆跟前,放在桌上,往前一推,頗有些憤憤道:「我聽說那天萬娛影視城動工儀式時您親自給何家榮道了歉?這簡直就是荒謬,他何家榮也敢接受,真是不是好歹!」

「這是我跟他的事,與你無關,錯就是錯,對就是對,是我的責任,我不會推脫。」韋譽恆淡淡道,眼皮都沒抬。

「韋書果然深明大義啊!」

皮澤沖韋譽恆豎了豎大拇指。

「行了,別拍馬屁了,你給我看的這是什麼東西?」韋譽恆皺著眉頭問了一句。

皮澤趕緊繞到韋譽恆身邊,指著檔案說道:「您看,這是前段時間我們市發生的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清海市人面醫院的院長藏狄安在租住的小區門口被人用車撞死,當時都上了新聞,您應該也聽說過吧?」

「對,我剛來的時候是聽說過,據說是從京城調過來的是吧?犯罪嫌疑人抓到了嗎?」

「抓到了,前幾天剛剛抓到,您看,這個人叫馬猛,是個大混子,道上人都叫他馬爺,經營著一家KTV,當時就是他駕車把藏狄安撞死的。」皮澤解釋道。

「那這跟何家榮有什麼關係?」韋譽恆皺眉道。

「怎麼沒關係,根據我們的調查,馬猛跟藏狄安的衝突僅限於賭博的時候打架,而且還是馬猛把藏狄安打了,論理說他不至於把藏狄安殺了啊?殺人動機不夠充分。」皮澤小心的說道,「隨後經過我們進一步的調查,發現藏狄安生前起過最大衝突的人是何家榮!」

「何家榮?」韋譽恆眉頭緊蹙,「你的意思是何家榮指使的馬猛撞死的藏狄安?」

「不錯!」皮澤點點頭,肯定道,「這一點,馬某已經交代了。」

他說話的時候語氣很穩,臉不紅心不跳,因為京城來的大人物已經跟他交代過了,讓他這麼說就行,其他的,已經都打點好了。

「馬猛已經交代了?」韋譽恆面色微微一怔,「你確定沒有搞錯?」

「確定!」

皮澤用力的點點頭。

「好!好!好你個何家榮,當真是膽大妄為!謝長風走了,我看誰再包庇你!」

韋譽恆將手裡的檔案狠狠的摔在了桌上,火冒三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5章 欲加之罪

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