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來自京城的禮物

第206章 來自京城的禮物

「皮澤,這件事你一定要給我查清楚!是誰的責任,一定要追究到底,!」韋譽恆沉聲道,「但是你記住一點,一定要依法辦事,公事公辦,不得出現冤假錯案!」

「是!您放心,我肯定不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放過一個壞人!」

皮澤身子一挺,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行,去吧。」

韋譽恆把檔案交還給他,但是皮澤卻沒有要走的意思。

「怎麼了,還有事兒?」韋譽恆納悶道。

皮澤趕緊彎下腰,低聲道:「韋書記,有個情況我得跟您彙報一下,這個何家榮吧,跟衛功勛關係很不一般,衛功勛愛人的病就是他給治好的,所以我擔心我調查過程中,衛功勛會從中作梗……」

「這個你放心,我這就批示下去,這個案子不許衛功勛插手!」韋譽恆冷冷道。

「那實在太好不過了!」皮澤興沖沖道。

京城那邊的大人物跟他許諾過了,這件差事要是辦好了,等衛功勛調任之後,局長的位子就是他的,他覬覦這個局長的位子可是許久了。

這時市公安局裡,姜隊急匆匆的走到了衛功勛的辦公室前,門都顧不上敲便開門沖了進去,急切道:「衛局,不好了,那個馬猛突然間一口咬定是受了何家榮的指使才撞死的在藏狄安!」

「放屁!」

衛功勛一聽頓時勃然大怒,啪的將手中的筆拍到桌子上。

「那小子咬死了何醫生不放,而且不知道讓誰偽造了一份何醫生給他轉賬的記錄,何醫生這下恐怕脫不了干係了,估計事情一時半會兒也查不清楚,而且這個案子已經交由皮澤主辦,我聽皮澤的手下說韋書記已經做了批示,不讓你插手,看這架勢,顯然是針對何醫生啊。」姜隊有些擔心道。

「不讓我插手?」衛功勛微微一怔,他知道韋譽恆對林羽不待見,也知道皮澤的手段,這要不讓他插手,林羽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到哪裡去。

「衛局,要不您給何醫生打個電話,讓他先出去躲一陣子吧,等我們查清楚了他再回來。」姜隊勸道。

「電話里哪能說清楚,而且小何那孩子又固執,我得親自去一趟回生堂。」衛功勛一邊說一邊穿上衣服快步往外走去。

「衛局,這麼著急,是要去哪啊?」

衛功勛剛出門口,便碰上了皮澤和他的幾個親信,皮澤手裡拿著一份文件,笑眯眯的望著衛功勛,「怎麼,是打算去給何家榮通風報信嗎?」

「皮副局,你什麼態度!跟衛局說話也敢用這種口氣?」

姜隊冷冷的沖皮澤喊了一聲,特地加重了「副局」兩個字的語氣。

「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害怕衛局犯什麼原則性錯誤。」

說著皮澤把手裡的文件遞給了衛功勛,頗有些得意道:「衛局,韋書記親自做的批示,這次案件全權交由我來處理,您不得插手。」

衛功勛沒說話,沉著臉接了過來。

「衛局,要是何家榮得了什麼風聲跑了,我可就算在你頭上了啊。」皮澤嘿嘿一笑,大手一揮,「走,我們這就去抓何家榮!」

「您這是屬於濕熱之症,我給您開一個藿香白蔻仁湯方,清利濕熱,芳化濕濁,兩劑量便能痊癒。」

回生堂內,林羽一邊跟病人解釋著,一邊低頭快速的寫著方子。

今天醫館里病人很少,只有他自己在,孫芊芊和厲振生出去置辦器械去了,上次白宗偉帶人那一鬧,很多東西都砸壞了。

這時門外突然停下一輛黑色的轎車,一個身著黑色皮衣的高挑女子從車上下來,快步朝回生堂內走來。

「韓大上校?」

林羽看到她后頗有些驚訝,「你不是回京城了嗎?」

「為了你又特地回來了。」

韓冰意味深長的挑嘴一笑,從懷裡掏出一個紅皮本拍在了休息區的桌子上,接著往椅子上一座,兩條大長腿一疊,淡淡道:「專程回來給你送個禮物。」

「禮物?」

林羽微微一怔,把方子交給眼前的病人後,便走到韓冰身旁坐下,看了眼桌上的紅皮本,只見上面寫著「中央軍情處」和「軍官證」之類的字樣。

「這是?」林羽納悶道。

「翻開看看。」韓冰沖他使了個眼色。

林羽把紅皮本拿起來一翻,只見上面印著自己的照片,清楚的寫著自己的資料,頭銜是少校,證件右下方帶著軍情處的鋼印。

「我什麼時候答應要進你們軍情處了?!」林羽微微一怔,沒有感到任何的興奮,而且還有些驚慌。

「別不識好歹,知道這個證件的作用有多大嗎,以後各種機關大院你都可以通行自如,而且就算殺了人,也沒有人敢抓你。」韓冰瞥了林羽一眼,神情間頗有些嫌棄。

不知道多少人拼了命的想要這個證件都不可得,這個傻蛋可好,白給都不要。

「謝謝你們的美意,你還是拿回去吧,我不用進出什麼機關大院,我也不殺人。」

林羽說著把證件推了回去。

「……」韓冰。

「你放心,成為我們軍情處的一員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而且我們首長說了,不會要求你去京城坐班,更不會給你頻繁的增派什麼任務,只要在我們需要你的時候你幫我們一把就行。」

韓冰耐著性子極力解釋了一番。

「還是算了吧,我就是個小醫生,做好我自己的本職工作就可以了。」林羽固執的搖了搖頭,他可不上這幫人的洋當,他們所謂的「關鍵時刻」,多半都是九死一生。

「我勸你先別急著拒絕,因為可能一會兒你就得用上它。」韓冰再次把證件推回到了林羽跟前,兩隻水靈的眼睛泛著精光,別有深意的望著他。

「一會兒就得用上?什麼意思?」林羽十分的納悶。

他話音剛落,門外便停下了三輛警車,接著皮澤帶著一幫警察急匆匆的走了進來,冷冷掃了一眼整個屋子,目光落到何家榮身上,沉聲道:「何家榮,我們懷疑你與一起命案有關,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命案?什麼命案?」

林羽眉頭一皺,自己什麼時候跟命案扯上關係了。

「別裝蒜了,藏狄安怎麼死的你心裡最清楚吧。」皮澤背著手冷聲道。

「藏狄安?他不是被那個馬爺撞死了嗎,跟我有什麼關係啊?」林羽無比疑惑道。

「馬猛都承認了,說是你指使的他!我勸你最好儘早交代,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皮澤一邊說一邊沖手下使了個眼色,「銬上!」

他身後的手下立馬衝上來給林羽銬上了手銬,拽著他就要往外走。

「等等!」

韓冰突然開口喊了一聲,接著眯起眼望著林羽說道,「怎麼樣,現在想不想接受這份禮物啊,實話告訴你,你這一進去,再想出來就難了,據我所知,人家證據都偽造好了,到時候恐怕你有口難辯。」

「你是什麼人?亂說些什麼!我們是依法辦案!」

皮澤皺著眉頭掃了韓冰一眼,內心頗有些驚詫,不知道韓冰怎麼知道證據都偽造好了。

「我是什麼人輪不著你過問。」韓冰淡淡的說了一聲,眼皮都沒抬。

「呦呵,是嗎,好大的口氣,我現在懷疑你是何家榮的幫凶,來人,把她也銬上,帶回局裡一起拷問!」皮澤冷哼一聲,吩咐道。

他兩個手下立馬朝著韓冰沖了過來,韓冰一腳踹到當前一人的膝蓋上,那人慘叫一聲,立馬跪到了地上。

另外一人伸手過來抓韓冰,韓冰身子微微一偏,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拽,一腳蹬在了他屁股上,那人立馬撲出去摔了個狗啃泥。

「就這麼點本事,還當警察呢。」韓冰眼神有些蔑視的說道。

皮澤等人愣在原地,滿臉震驚,沒想到這個女人身手竟然這麼好,坐在椅子上動都沒動,就放倒了兩人。

「算了,既然你不收那我就走了。」

韓冰懶得跟皮澤等人糾纏,欲擒故縱的抓起桌上的證書快步往外走去。

「等等!」

林羽突然開口喊住了她,皺著眉頭問道:「是不是我接受了這個證件,他們就不能帶走我了?」

雖然林羽現在還不知道是怎麼個情況,也不知道誰要整他,但是如果真如韓冰所說,對方把證據都偽造好了,那自己想脫身恐怕就難了。

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接受韓冰給的證件。

韓冰猛地站住,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微笑,轉身點頭道:「當然,我說過了,除了軍情處,誰都動不了你。」

「你們倆一唱一和哄小孩呢?!」

皮澤這時才回過神來,怒視著韓冰說道:「我告訴你!殺人償命,什麼狗屁證件也救不了他!老子今天不只要抓他,連你也要抓!」

「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

韓冰將手中的軍官證狠狠的摔在了皮澤身上,一臉寒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6章 來自京城的禮物

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