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坑爹的兒子

第204章 坑爹的兒子

「你鼻子趴了不要緊,何先生沒事就行,何先生呢?」郭兆宗沉聲道。

「何……哎呀,何先生好像也被打了,他們在店裡吵起來了!」傑米轉頭一看,發現厲振生和白宗偉等人起了爭執,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故意把事情說的嚴重了一些。

「什麼?!這還得了,我這就趕過去!」

郭兆宗立馬掛了電話,急忙道:「韋書,回生堂那邊出事了,何先生被人打了,您得抓緊陪我去一趟,公安局局長在哪,麻煩您先讓他派人過去。」

「在,在,郭總,我在呢。」

衛功勛急忙跑了出來,聽到林羽被打了,他自然也急了,急忙道:「我這就派特警隊的人去回生堂!」

說著他就準備開始打電話。

「衛局,別急,先別急。」韋譽恆急忙喊住了他,慌忙道,「先問清楚情況。」

他心裡有些狐疑,擔心是不是食葯監督局的人跟何家榮起了衝突,但是不應該啊,他只是說過去檢查啊,其目的主要是把何家榮拖住啊,這咋還鼻子被打趴了店又被砸了的,這是土匪嗎?

「還問什麼情況啊,再去晚一點,何先生可能性命都不保了!」郭兆宗急切道,回聲催促衛功勛道,「衛局,快快,先派人去保護好何先生的安全。」

「好好,我這就安排人!」衛功勛趕緊跑到了一邊,跟特警隊那邊吩咐了一聲,讓他們抓緊時間去回生堂。

韋譽恆此時一把抓過白城鄴的手,把他拽到了一邊,冷聲道:「是你讓你的手下去回生堂鬧事的?」

「沒有,絕對沒有,天地良心,我只是讓他們過去例行檢查一下,把何家榮拖住就行了,我還特地囑咐過,盡量別跟何家榮起衝突呢!」

白城鄴急切道,顯然他根本沒有想到會是他那個寶貝兒子搗的鬼。

「那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呢?」韋譽恆緊皺著眉頭,十分納悶。

「說不定是何家榮得罪什麼人,人家故意過去鬧事了吧?」白城鄴也有些狐疑。

「過去看看吧,只要不是你的人就好說。」韋譽恆點點頭,接著招呼著白城鄴一起跟過去看看。

隨後韋譽恆吩咐了幾個管事的守在工地,便和其他人都跟著韋譽恆和郭兆宗一起趕往了回生堂。

路上的時候韋譽恆冷哼了一聲,「這個何家榮好大的臉面,沒想到還得我親自去拜會他!」

此時回生堂內正亂的不可開交,因為白宗偉等人把藥房攪了個天翻地覆,厲振生勃然大怒,撕著白宗偉的領子要讓他把地上的藥材全部撿起來。

而老徐等人則死死地抱著厲振生的胳膊,不讓他動手,但是厲振生的身板實在太壯碩了,他們幾個人身子幾乎都要掛在他身上了,才勉強把他拉住。

「你他媽敢打我?!」白宗偉見老徐他們把厲振生拽住了,這才鬆了口氣,把領口從厲振生手中拽脫出來,指著厲振生道:「你他媽敢打我?信不信老子叫特警隊來把你滅了!」

說著他就直接撥通了110,說道:「喂,110嗎,我們是食葯監督局的,這裡有人賣假藥還打人,你們派人過來抓人。」

說完地之後他啪的掛了電話,指著林羽和厲振生道:「你倆等著進局子吧!」

這時回生堂外面「吱嘎」幾聲急促的剎車聲響,接著從車上利落的跳下來數十名黑衣黑盔,端著特種步槍的武警,半彎著身子,潮水般朝著回生堂聚集了過來。

「你們來了,快,他們打人呢!」

傑米見到武警后流下了感動的淚水,急忙朝著屋子裡指了指。

一幫武警立馬衝進了屋裡,大喝一聲,「住手!」

屋子裡的眾人頓時一怔,不過白宗偉卻面色一喜,驚訝道:「我靠,這麼快?!還真給我派了武警……」

他話未說完,一個武警隊員飛速衝過來步槍一甩,一槍托砸到了他臉上,白宗偉一屁股摔到了地上,只感覺眼前陣陣發黑,眼冒金星,左半邊臉瞬間腫了起來,麻木的都感覺不到疼了。

「放開他!」

其他武警立馬端槍對準了老徐等人,他們在來之前了解過厲振生和何家榮的外貌特徵,所以知道自己要對付的人是誰。

老徐等人看到黑洞洞的槍口頓時嚇得一個趔趄,差點癱到地上,一個個臉色煞白。

「雙手抱頭!蹲下!」

老徐等人趕緊用手抱住頭,老老實實的蹲到了地上。

「你們是不有病?!是老子報的警!你們要抓的人是他!」

白宗偉回過神來后摸著腫痛的左臉對著一幫武警大喊大叫。

剛才打他的武警再次衝過來,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白宗偉立馬慘叫一聲,捂住前胸,臉色漲得通紅,感覺氣都喘不上來了。

「對,打!使勁打!給他把鼻子都打趴下!」

門外的傑米看到這一幕立馬捂著鼻子激動的喊了起來。

「雙手抱頭蹲起來!」

武警立馬將槍口對準了白宗偉,白宗偉一個激靈爬了起來,立馬雙手抱住頭蹲了起來,哪還顧得上疼啊。

林羽看到這一幕頗有些驚訝,不知道這幫武警怎麼突然間趕了過來,他和厲振生都沒有報警啊。

這時外面停下了數量黑色的轎車,接著便傳來了「砰砰」的關門聲,隨後一幫身著黑色西服的男子快速的朝回生堂裡面走了過來,正是郭兆宗和韋譽恆等人。

「何先生,何先生你沒事吧!」

郭兆宗率先衝進來屋裡,見林羽好端端的做坐在那裡,他這才長舒了一口氣,如果林羽要是出個好歹,他以後可怎麼過啊。

韋譽恆等人跟進來后,看到蹲在地上的食葯監督局人員和白宗偉后,面色陡然一變。

尤其是韋譽恆,臉色剎那間變得煞白,狠狠的瞪了白城鄴一眼,恨不得一個耳光扇死他。

白城鄴看到這一幕後也是滿臉震驚,等他看到自己兒子的身影后,身子猛地一顫,立馬明白過來了是怎麼回事,二話沒說,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照著他白宗偉臉上就是一腳,怒聲喝道:「你這個逆子,我打死你!」

說著他一把摸起了桌上的一個水杯,按著朝白宗偉頭上、身上狠狠的打了起來。

「爸,爸,饒命啊,饒命啊!」

白宗偉一邊抱著頭一邊慘叫。

「奧,感情是他的兒子啊。」郭兆宗這時才回過神來,沖韋譽恆冷冷道,「韋大領導,你就是這麼縱容自己手下的人為所欲為嗎?」

韋譽恆緊緊的咬著牙,臉色陰沉,狠狠的瞪了白城鄴一眼,冷聲道:「行了,別打了!還不快讓你兒子給何醫生道歉!」

雖然韋譽恆很不服氣,但是沒辦法,現在為了消減郭兆宗的怒氣,只能讓白家父子給何家榮道歉了。

不過這白家父子也是一對蠢貨,自己把事情交代的那麼明白,結果他們能作到這種田地。

「道歉?道歉就行了嗎,剛才何先生承擔了多大的風險啊!一不小心可能連性命都沒了!」

郭兆宗怒氣沖衝到,剛才一聽到傑米說林羽被打,給他嚇得心都要跳出來了,現在看到回生堂裡面的一片狼藉,他更是怒上加怒!

「郭總,沒那麼誇張,他們沒打我。」林羽急忙解釋道。

「有,怎麼沒有!何先生!你太善良了!都這會了,還替他們隱瞞!」

傑米趕緊沖了進來,指著自己的鼻子含淚沖眾人控訴道:「你們看看,看看我的鼻子,這還叫鼻子嗎?我這幾下是替何先生挨的,這要不是我擋在前面,現在的我,就是何先生的下場!」

說完這番話傑米忍不住痛哭了起來,他為了保養這張臉,平日里可沒少花錢,這下可好,以後能不能恢復還是個問題。

「傑米,好樣的,你放心,回去我一定給你加薪!」郭兆宗聽完頗為感動,看到沒有,這就是他培養出的員工,關鍵時刻能夠為了老闆挺身而出。

韋譽恆的臉則陰沉無比,沉聲道:「郭總,您放心,我回去一定好好懲罰他們!」

「懲罰?請問您要怎麼懲罰他們?罵兩句就了事嗎?」郭兆宗沉著臉冷聲道,「我要求你立馬把白城鄴撤職!以解何先生的心頭之恨!」

聽到他這話,眾人面色不由一變,這麼大的官,哪能說撤就撤啊。

白城鄴聽到這話身子也是猛然一抖,也顧不上打他兒子了,急忙起身說道:「韋書,我知錯了,希望您網開一面,畢竟這件事是……是……」

「行了!」

韋譽恆冷冷的打斷了他,他知道白城鄴是在暗示這件事一開始是他吩咐的。

「郭總,算了,讓他們把藥材和東西賠給我們就行了,其他的我們不追究。」這時林羽趕緊起身替白城鄴說了句好話,雖然白城鄴教子無方,但是遠不至於被撤職。

「不行,何先生,你要是對他們這麼縱容,以後恐怕誰都敢騎在你脖子上拉屎了!」郭兆宗寸步不讓,說話間冷冷的掃了周圍的一眾官員一眼,顯然是想幫林羽立威。

「郭總,請您手下留情吧,白局長這次雖然有錯,但是主要責任也不在他,是他兒子和這幫手下拿著雞毛當令箭。」曾書傑也趕緊出面幫忙說了一句好話,其實他知道,白城鄴這人踏實本分,盡忠盡職,算是個好官。

「曾市說的對,這是你們清海內部政務的事,我確實沒有權利參與,我和何先生一樣,都是小老百姓,受人欺負也只能隱忍,不過我雖然無權參與你們內部的事,但是我有權管理我自己的項目吧?萬娛影視城的項目我看還是先停停吧!」郭兆宗語氣不緊不慢,卻有股捨我其誰的霸氣。

「啊?郭總,您這不會是想要撤資吧?!」

曾書傑頓時急了,當初他和謝長風拉到郭兆宗這條大魚,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啊,自然捨不得項目就這麼樣流產,趕緊回身拽了把韋譽恆,急聲道:「韋書,大局為重啊,我看還是先答應下來吧。」

韋譽恆見事情糊弄不過去了,只好咬咬牙答應了下來,「好,郭總,我答應你!白城鄴管理不嚴,讓自己的手下做出這等禍事,暫停其一切職務!」

說話間他同時給白城鄴使了個眼神,示意讓他暫時受點委屈。

白城鄴面色一白,雖然心有不甘,但是也沒說話。

不過他們都沒料到的時候,此時躺在地上撞死的白宗偉頓時激動了起來,猛地衝過來一把抱住了韋譽恆的腿,哭著喊道:「韋叔,您不能撤我爸的職啊,派人來查何家榮不是您的意思嗎?您怎麼把責任都推到他身上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4章 坑爹的兒子

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