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要快發,斗三煞

第167章 要快發,斗三煞

「不好意思,舅舅,是晚輩我有眼不識泰山,我剛才的話,您別往心裡去。」

林羽一聽頓時有些難為情,自己剛才竟然說周易協會的會長聽不懂玄學知識,想來確實有些尷尬。

「客氣了,年輕人嘛,輕狂一些也正常。」倪韶光笑呵呵的說道,回身就要繼續跟工人們談論裝修事宜。

「不過舅舅,我仍然堅持我剛才的話,這個地方不適合開店。」林羽語氣沉穩道。

他這話音一落,倪韶光面色瞬間一變,冷聲道:「你這是在質疑我?」

先前林羽不知道他身,這麼說也就罷了,現在明知道他是周易協會的會長竟然還敢這麼說,分明是在故意羞辱他嘛!

「家榮,你怎麼回事!」沈玉軒佯裝斥責了林羽一句,急忙伸手把他拽了回來。

周辰則面色鐵青,沒有說話,覺得林羽這也太沒有教養了,怎麼說倪韶光也是他舅舅,林羽怎麼能這麼對他舅舅說話呢。

不過作為朋友,他也不好多說什麼。

「舅舅,我不是在質疑你,我相信您也已經看出這出店鋪位置的特殊之處,您執意要開在這裡的話,我猜您是要斗三煞!」林羽面色凝重的說道。

他相信,以倪韶光的能力,肯定已經看出了這處店鋪位置的玄妙,只不過他沒有說穿而已。

「你竟然懂斗三煞?!」

倪韶光聽到這話不由一怔,滿臉驚訝,眼中對林羽的輕蔑也一掃而光。

要知道現在別說是林羽這種年輕人,就是很多周易協會的會員或者寺廟道觀的風水大師,也根本看不明白何為真正的三煞位。

而林羽如此年輕,竟然一眼看穿了自己這是要準備斗三煞,可見林羽的能力絕非等閑。

「要快發,斗三煞?!」

沈玉軒聽到他們的話不由神情一振,急忙問道:「舅舅,家榮,這個斗三煞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由於對風水方面十分感興趣,沈玉軒對「要快發,斗三煞」這一說法並不陌生,但是他一直懵懵懂懂的,不太明白其中具體的含義。

不過字面意思他倒是明白,就是說要想快速的發財,就要斗三煞,至於能不能斗贏,這是個問題。

「玉軒,你們說的些什麼啊?」周辰聽的暈暈乎乎的,看到舅舅的表情,便知道這是被林羽說中了啊。

不過這一套專業術語,對他這個排斥風水學的人而言,無異於在聽天書。

「噓,別說話,聽舅舅講。」沈玉軒趕緊沖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小夥子,你來講講?」倪韶光看向林羽的神色鄭重了幾分,少了一絲傲慢。

「還是您來吧。」林羽恭敬道。

「好。」

倪韶光笑了笑,背著手介紹道:「所謂這三煞,指的是劫煞、災煞、歲煞,源自於三合局與五行衝剋的道理,而這三煞位,指的就是每年三合五行局相衝的方位,這個位置每年都有變動,按風水學的說法,這三煞位不適宜動土施工、立樑上柱,否則就會驚煞動沖,引來災難。」

「舅舅,莫非剛才被家榮說中了,您這鋪面所在的位置,正是今年的三煞位?!」

周辰聽到這話面色陡然一變,這還得了,既然這個位置不適合動土施工,那舅舅怎麼還把這棟老樓買下來重新修整了一番,這不沒事找事嘛。

「那多危險啊舅舅,你不能在這裡開店了啊!」沈玉軒聽完也急了,急忙勸了倪韶光一句。

「你看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啊,只聽到了這個三煞位的兇險,但是卻忘了這個斗字,如果沒有風險的話,那何來『斗三煞』之說?」

倪韶光毫不在乎的笑了笑,「倘若一旦都成功了,那可就是財運亨通,腰纏萬貫啊。」

所謂的「要快發」就是這麼來的,鬥倒這三煞位,就能快速的積累財富,一生福祿,享用不盡。

「可是舅舅,成也就罷了,倘若失敗,那也是家破人亡,萬劫不復啊。」林羽急忙提醒了一句。

「敗?你忘了我是什麼身份了嗎?別人興許會敗,我堂堂的周易協會會長可能會敗嗎?」

倪韶光挺直了腰桿,臉上再次浮現起了滿滿的傲氣。

這些年他的飯店乾的順風順水,靠的就是他這一手精妙絕倫、能掐會算的玄學知識,對他而言,早就已經把風水研究透徹了。

而為了今年這個斗三煞,他也是準備了足足一年多,所以現在自然信心滿滿。

「舅舅,您可得三思而後行啊。」

「就是啊,舅舅,這件事說來風險還是太大了。」

沈玉軒和周辰兩人聽到林羽那句「家破人亡,萬劫不復」,嚇得臉色都綠了,急忙勸說倪韶光。

「你們這些小毛孩子懂什麼,行了,都回去吧,我這事早就準備周全了,絕對萬無一失!」倪韶光說完沒再搭理他們,也不打算跟他們一塊去吃飯了,叫著小舅子和幾個工人進了屋。

「唉。」林羽望著他的背影,輕輕地嘆了口氣。

很多人在巨大的收益面前都會忘乎所以,當局者迷,在林羽看來,倪韶光現在就是。

這斗三煞是何等的兇險啊,哪有萬無一失之說啊,否則人人都去斗三煞了。

古往今來,因為「斗三煞」家破人亡的例子數不勝數,倪韶光恐怕也要步這些人的後塵。

「家榮,你可得救救我舅舅啊。」周辰頓時急了,一把拽住了林羽的手臂。

林羽有些無奈的搖搖頭,說道:「我也沒有辦法啊,唯一的法子就是讓他不要斗,可是他不聽啊。」

「周辰,你給你外公和你媽打電話勸勸他。」沈玉軒急忙想起來,提醒了一句。

「對,我怎麼忘了這茬,我這就去打去。」

周辰一拍腦袋,急忙轉身去打電話去了。

林羽也沒阻止他,但是覺得單靠家裡人的話恐怕很難說動倪韶光,因為看倪韶光雷打不動的態度,絕對要一斗到底。

略一遲疑,他便趕緊跑進了屋裡,沖倪韶光問道:「舅舅,既然您決心『斗三煞』那我也不勸您了,不過您能不能告訴我您打算怎麼斗,我在這方面不太懂,想跟您討教討教。」

倪韶光一聽這話倒是頓時來了興趣,說道:「小夥子,你剛才沒看到我在跟這幾個工人師傅商討門頭的安裝嗎?」

林羽點點頭。

「實話告訴你,我命中這劫煞叫『夜半修梁不遇乞,雞鳴三遍萬事吉』,意思是說我半夜裝整門頭,只要不遇到乞丐,雞鳴三遍,天亮之後,就萬事大吉!至於其他的歲煞、災煞,我早已有了破解之法。」

倪韶光昂著頭,十分的自得,開玩笑,沒有這金剛鑽,他敢攬這瓷器活嗎?

「那您可曾想過,半夜要是遇上了這乞討的怎麼辦?」林羽皺著眉頭擔心道。

「小夥子,你這不是傻嗎,你見過哪有叫花子半夜起來要飯的?!」

沒等倪韶光回答,一旁的邱松笑著揶揄了林羽一句。

「不錯,這條街又沒什麼開到半夜的大排檔,怎麼可能會遇到叫花子,而且我為了以防萬一,特地把門頭的安裝時間定在了凌晨兩點,到時候別說是叫花子,就是連個人都碰不到。」

倪韶光自得的笑道。

林羽眉頭緊蹙,再沒多說什麼,沉默半晌,才說道:「那我祝舅舅能夠馬到功成,逢凶化吉!」

「借你吉言,小夥子。」倪韶光淡淡一笑,心裡頗為不屑,自己什麼時候用的著你這麼個後生提醒了。

「舅舅,這塊石頭能送給我嗎?」林羽一抬頭瞥見角落裡放著的一塊黑乎乎拳頭大小的石頭,應該是從雕塑上刻下來的,便提出要把石頭帶走。

「行行行,送給你了,快走吧!」邱松有些不耐煩地沖林羽招了招手,迫切的想打發他走。

林羽把石頭帶上后便出了店鋪,順手把石頭往旁邊一拋,石頭骨碌碌的滾到了馬路邊緣,林羽再沒管它。

「我打完電話了,一會兒我外公就給我舅舅打電話了。」周辰笑呵呵的說道,「放心吧,我外公在我們家說話很管用的。」

他話音一落,就見倪韶光拿著手機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連聲答應著,「對對,爸,是有這麼回事,您不知道,我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好好,聽您的,您別生氣,聽您的,這店我不開了,不開了,您別生氣,好嘞,好嘞。」

接著倪韶光掛了電話,不由苦笑了一下,指著周辰道:「臭小子,這下我不鬥了,你開心了?」

說完他走進屋裡,跟幾個工人說道:「行了,大家都回去吧,我這個店暫時不開了,門頭也裝了。」

周辰和沈玉軒聽到這話不由長呼了口氣,頗為興奮,但是林羽臉上卻沒有太大的反應。

倪韶光這一套騙得了周辰他們,卻騙不了他。

果不其然,當天晚上,凌晨一點鐘的時候,整條街萬籟俱寂,沒有丁點人影,一輪圓月掛在空中。

一輛黑色轎車從街口緩緩行駛而來,到店鋪前便停了下來,隨後從車裡鑽出一個人影,正是倪韶光。

他剛到沒多久,一輛載有門頭的貨車就行駛了過來,四個工人利落的從車上下來,將門頭和鉗子、電焊等工具拿了下來。

隨後邱松也打了個車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手裡拿著一個黑塑料袋,裝著一大包東西,沖倪韶光說道:「姐夫,東西都拿來了,開始嗎?」

倪韶光抬頭看了眼晴朗的夜空,點點頭,定聲道:「開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7章 要快發,斗三煞

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