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班門弄斧

第166章 班門弄斧

「顏姐,顏姐,快來,進屋!」

林羽一回家就迫不及待的叫著江顏進屋。

「你把清眉送回家去了啊?」江顏趕緊起身跟了進去,關上了門。

此時江敬仁老兩口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李素琴見林羽兩口子進了屋,抬頭看了眼表,說道:「這才九點多,澡也不洗就進屋,咱這女婿也太心急了吧?」

「哎呀,年輕人嘛,這清眉剛走,他們分居了這麼多天,難免需求旺盛些。」江敬仁嘿嘿的笑了笑,一副過來人的語氣。

「可是顏兒不是說家榮身體不行嗎?」李素琴皺了皺眉頭,「別再傷了身體。」

「噓,小點聲,顏兒不是說了,讓咱別當著家榮的面兒說這些話。」江敬仁趕緊沖擺擺手,「要是讓家榮聽到了,該多傷心啊。」

如果林羽在這肯定會當場吐血,為了不讓爸媽催著自己生孩子,江顏故意編了個瞎話,說林羽那方面好像不行,還說他自己正在調製藥劑慢慢調理呢。

老兩口為了不傷林羽的自尊心,所以一直沒急著催他們倆要孩子。

不過他們相信,以林羽的醫術,用不了多久就能把身體補好。

「你急急火火的幹嘛啊,我問你,把清眉送回去了嗎?」江顏見林羽火燒火燎的樣子,有些不解。

「送回去了,那能不送回去嘛,來,我給你看個東西。」

林羽坐到床上,趕緊沖江顏招招手,臉上浮現出一絲迫切的神情。

「我不看。」

江顏一看林羽頗具猥瑣的神情,臉上頓時一紅,以為林羽要給他看愛情動作小視頻之類的東西,立馬低聲罵了聲,「變態。」

「哎呀,顏姐,你想哪去了。」

林羽直接起身一把把她拽坐到自己身邊,將楚雲薇發來的照片給她看了眼。

「這誰啊?」

江顏看到手機上的照片,頓時有些驚訝,抬頭看了林羽一眼,準確的說是看了何家榮一眼,詫異道:「這人跟你看起來怎麼這麼像啊,估計你老了就長這模樣。」

「那不能,我指定比他帥多了。」林羽甩了下頭,自通道。

「得了吧,你從哪弄得這張照片啊?」江顏說著看了眼發件人,楚雲薇。

她面色瞬間一沉,冷聲道:「說吧,楚雲薇又是哪個狐狸精?!」

「你別瞎想,顏姐,這是我的一位病人,京城的。」林羽急忙解釋了一句,「她之所以發我這張照片,估計也是覺得這人跟我長得像吧。」

「莫非這人是你的親生父親?」江顏皺著眉頭問道。

「我猜她發給我也是這個意思,但是估計她也不確定,否則她肯定就明說了。」

林羽思考了一下說道。

「不過這也說不準,天底下長得像的人多了,也不能單純長得像就說他是你的父親。」江顏提醒了他一句。

「我知道,一張照片根本說明不了什麼,等回頭我問問楚雲薇照片上這人的身份再說吧。」林羽點點頭,「如果他也是京城人士的話,那就以後再說吧,等什麼時候有時間了,就專門去趟京城,短時間內應該是不可能了,我還得忙著把醫館拓建拓建呢。」

「嗯。」

江顏聽完這話才放心的點點頭,隨後補充了一句,「到時候我陪著你。」

「好。」林羽笑著點點頭,接著一把攬住她的腰,將臉湊到了她跟前。

「討厭。」江顏面色一紅,急忙一把把他推開,問道:「怎麼樣,給大美女當男朋友的滋味如何啊?是不是比跟我在一起要好?」

她說話的語氣中頗有些一些醋意。

「別提了,累死了。」

林羽說完直接躺到了床上,今晚上應付完了劉昌盛又應付常聰,確實有些給他累到了。

「胡說,陪美女出門還累啊?」江顏翻了白眼。

「你躺下嘛,來,我細細的講給你聽。」林羽抬起頭,沖床尾的江顏眨巴眨巴眼,示意她過來躺下,同時伸直了胳膊,讓她枕著自己的胳膊。

「我不想聽。」江顏搖搖頭。

「可有意思了,來嘛,顏姐。」林羽語氣頗有些誘惑道。

江顏猶豫了一下,這才一捋裙子,坐到床上,輕輕的躺在了林羽並不算粗壯的臂彎里,如瀑的黑髮順滑的鋪灑在床上。

林羽側過頭在她秀髮上輕輕嗅了一口,香氣沁人心脾。

「我給你講啊……」

隨後林羽便把晚宴期間發生的事情講給了江顏聽,聽到劉昌盛一邊給林羽打電話,一邊讓林羽掛電話那段,饒是性格冷淡的她也忍不住捂嘴笑了起來,低聲罵了聲「壞蛋」。

這天晚上,林羽跟江顏聊到了很晚,因為這是江顏第一次枕在自己的臂彎里,所以林羽一直沒捨得抽出來,以至於最後胳膊都麻了。

提起葉清眉,江顏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有些同情道:「清眉也是夠可憐的,家人沒了,喜歡的人也沒了,偌大的世界也沒有她的容身之地,要是她願意的話,我倒是真希望她能跟我們一起生活。」

林羽聽到這話心頭一顫,強忍著內心的興奮道:「不太好吧,顏姐。」

「有什麼不好的。」江顏頗有些不在乎的說道,「不過可惜咱家小了點,沒地方住。」

「有地方住也不行啊,憑空多了個女人,多影響咱倆之間的感情啊。」林羽笑嘻嘻的說道。

其實他內心也是希望能跟葉清眉生活在一起,也方便自己照顧她。

「切,人家清眉心裡只有林羽好不好,對你根本就不感興趣,要是她真看上你了,我就把你讓給她!」江顏白了林羽一眼,半認真半開玩笑道。

「那不行,你才是我原配。」林羽趕緊用麻嗖嗖的手攬住了她的肩。

「那我做大,清眉做小,好不好?」江顏吐氣如蘭的望著林羽問道。

「好,這個主意好。」林羽很是滿足的點點頭,想想那種兩女共侍一夫的畫面就興奮無比。

「好你個大頭鬼!」

江顏立馬拿手在他腰上掐了一把,隨後便傳來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

第二天一早沈玉軒和周辰倆人就來接了林羽,說要帶他去見一個人,一會兒一起吃飯。

「見誰啊?」林羽好奇的問道。

「我舅舅。」周辰笑了笑說道。

「見你舅舅幹嘛啊?」林羽頗有些意外。

「到了你就知道了。」沈玉軒嘿嘿笑了笑。

車子最後在老城區一條馬路邊緣停下,隨後沈玉軒和周辰帶著林羽去了街口一家裝修一新的店鋪,店裡空無一物,門頭也未裝上,看來是剛修葺好沒多久。

門店前站著幾個中年男子,其中兩人穿著西服,一高一矮,看起來有些老闆的派頭。

另外幾人則穿著樸素,大多為勞動服,應該是裝修鋪面的工人。

幾個人圍在一起指著店鋪上方門口的空置處商量著什麼,看來是在討論修建門頭的事情。

「舅!叔!」周辰興沖沖的跟一高一矮兩個西服男子打了個招呼。

接著他給林羽介紹了一下,高個西服男叫倪韶光,是他舅舅,矮個西服男叫邱松,是他舅舅的小舅子。

「舅舅,叔叔。」林羽趕緊跟兩人打了個招呼。

兩人應了聲,說讓他們稍等,接著轉頭跟幾個工人繼續說起了門頭的事情。

「周辰,這店鋪是你舅舅的?」林羽看了眼新修建的三層小樓,忍不住問了一句。

「對,我舅舅是開飯店的,連鎖的,這已經是他第八家分店了。」周辰笑道。

林羽點點頭,往後退了一步,向著兩邊的街道看了一眼,接著看了眼樓頂,隨後快步走到倪韶光跟前,說道:「舅舅,您不能在這裡開店。」

「嗯?為什麼?」

倪韶光和眾人一聽頓時有些納悶的回身看向林羽。

「因為這個地方風水不好。」林羽認真的解釋道。

「哦?哈哈哈……」

誰知林羽剛說完,倪韶光突然仰著頭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他身旁的邱松也不禁搖頭笑了笑。

就連沈玉軒和周辰也都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他。

「怎麼了,你們不信?」

林羽看到眾人的反應,不由有些意外,就算倪韶光和邱松不信,周辰和沈玉軒總不至於不信吧,上次沈玉軒家的事可是他給破解的啊。

「不是不信,是……」

沈玉軒剛要開口說話,倪韶光突然招招手打斷了他,微笑的打量林羽一眼,說道:「我聽玉軒說過,小夥子也懂風水是吧?」

「略懂一二。」林羽急忙謙虛的點點頭,心頭還在納悶,不明白他為什麼笑,是在嗤笑自己嗎?

這也就是周辰的舅舅,否則換做別人,他早甩手走人了。

「那你來說說,這個地方的風水不好在哪裡?」倪韶光背著手,臉上掛著笑說道。

林羽抬頭掃了鋪面一眼,說道:「其實要從風水方面說起來,這個鋪面的位置不只不差,甚至可以說是極好,大門朝南,前廳寬敞明亮,為旺財之相,而且地處水龍交匯處,為三角窗,人車行經,容易發財,同時水龍因地勢原因略有彎曲,九曲之地,呈環抱妝,為雙合水,聚財斂財,實為吉地。」

「玉軒,什麼是水龍啊?」周辰有些迷惑的問了沈玉軒一句。

林羽這番話說的比較專業,沈玉軒倒是能聽懂,但是周辰卻是一頭霧水。

「就是馬路。」沈玉軒跟他解釋了一句。

「奧,馬路就馬路唄,還水龍。」周辰不由嘟囔了一句。

「小夥子,你在風水方面倒確實有些研究。」

倪韶光背著手,臉上沒有太大的反應,因為如果林羽連這點東西都看不出來,那他就不配說自己懂風水,這些東西,但凡對風水有研究的人都能說出來。

「既然你說這是塊吉地,那為什麼不讓我在這裡開飯館啊?」倪韶光眯起眼笑著問道。

「這涉及到了一些玄學方面的知識,一時半會說不清楚,總之,這塊地雖然看起來是吉地,但是暗藏凶兆,就算我具體說出來,您也不懂,反正您聽我的,不要在這裡開店。」

林羽解釋道,他這話倒沒有自誇的成分,只是覺得自己說了也沒用,他們壓根聽不懂,就好比剛才自己說個水龍周辰都不懂。

「我不懂?小夥子,你這可真是魯班門前賣大斧了啊。」倪韶光笑呵呵的說道,不覺挺了挺胸膛,頗有些倨傲。

林羽聽到他這話不由一怔,不明白他何出此言。

「家榮,丟人了,都怪我剛才路上故意賣關子,沒告訴你。」沈玉軒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林羽皺了皺眉頭,不由一頭霧水。

「家榮,實話告訴你吧,我舅舅除了是飯店老闆,還有一個身份,就是清海市周易協會的會長,號稱清海玄學第一人,你覺得他選的地方,能有錯嗎?」周辰趕緊給林羽解釋了一下。

倪韶光笑眯眯道:「小夥子,現在知道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6章 班門弄斧

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