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功敗垂成

第168章 功敗垂成

他話音一落,便伸手把小舅子手裡的塑料袋接了過來,從裡面掏出一面銅鏡、幾枚銅錢和一把供香。

隨後他拿著銅鏡走到店鋪門口,選好了角度,將它固定住,對準了街對口的牆腳,接著他捻起三枚銅錢,仔細驗了驗,見全是乾隆年間的,這才將三枚銅錢分別按在東南、西北、西南三個方位,接著將供香往銅錢中間的錢眼一插,點燃,只見那供香不藉助任何外力,便直挺挺的立住了,紋絲不動。

「姐夫,厲害啊。」邱松不由豎了個大拇指,討好道。

這些年他跟在他姐夫後面沒少沾油水,所以他對這個姐夫可是心悅誠服,雖然明知道斗三煞有風險,但他還是奮不顧身的跟著來了,他認為,憑姐夫的能力,絕不會有絲毫差池。

「行了,開始裝吧!」

倪韶光看了眼燒的正旺的供香,不由鬆了口氣,吩咐工人們裝門頭。

今晚月光極好,根本不用開燈,工人們便直接在門口兩側架起兩個梯子,接著兩個工人分別扛著門頭兩側的杠子踩著梯子緩步攀了上去,另外兩個工人一左一右牢牢扶住梯子。

倪韶光心頭提到嗓子眼兒了,時不時地抬頭看一眼黑漆漆的天邊,手心滿是冷汗。

饒是他早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此刻還是緊張不已,迫切的希望快點把門頭裝上。

他之所以抬頭看天邊,是在估測時辰,所謂的雞叫三遍是古代的一種計時方法,放在現在這個季節,也就是早上五點左右,到時候天基本上就放亮了。

他們必須在天方亮之前把門頭裝好。

好在這幾個工人幹活很麻利,總共用了不到一個小時,門頭基本就裝好了,只要把兩段長出的杠子鋸掉磨平就好了。

「倪老闆,幫忙把手持切割機拿來吧。」扶梯子的工人有些倒不開手,急忙沖倪韶光喊了聲。

「好。」倪韶光急忙答應一聲,急忙往車子跑去,跑到路邊的時候,突然踩到了一塊石頭上,腳下一崴,一屁股摔到了地上。

「哎呦。」

倪韶光嘶嘶吸了口冷氣,活動了下腳踝,疼痛無比,轉頭一看,發現踩到的是一塊拳頭大小的黑石頭,正是林羽白天要走的那塊石頭。

「這個小兔崽子,要了去又扔了,還扔在我門口,有沒有點教養,就算不想要了,也得遠點扔吧!」倪韶光頗有些惱火的嘟囔了一句。

「姐夫,我來拿吧!」

邱松趕緊跑下台階,從車上把切割機拿了下來,插好電,捋順線,攀了兩層梯子,伸手把切割機遞向上面的工人,工人剛要伸手去接,這時街對面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大晚上的你們不睡覺,幹嘛呢,把人都吵醒了。」

眾人轉頭一看,發現街對面竟然不知何時來了個衣衫襤褸的叫花子,正睡眼惺忪的拿手擦著眼。

倪韶光看到這個叫花子後身子猛地一顫,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頓時萬念俱灰。

邱松看到這個叫花子后也嚇了一跳,手一軟,手裡的切割機一下落了下來,不知道怎麼的就觸碰到了開關,切割機嗡的響起,正中他胸口。

「啊!」

邱松慘叫一聲,胸前鮮血四濺,猛地摔到地上沒了聲響。

幾個工人也被這一幕嚇的一哆嗦,其中一個梯子上的工人腳下一抖,身子猛然摔了下來,砰的一聲悶響,隨後他捂著肋骨翻滾著哀嚎了起來。

「邱松!」

倪韶光驚呼一聲,身子嚇得直哆嗦,面色慘白,雙眼無比驚恐的看著這一幕,再次看了眼地上的黑石頭,心裡咯噔一下,如果不是這塊石頭,死的,那將是他!

叫花子一看自己惹了禍,慌忙轉身跑到遠處的銀行屋檐下,捲起鋪蓋跑了。

「命……命啊……」

倪韶光神情獃滯的望著遠方,喃喃自語。

天剛蒙蒙亮的時候,林羽便醒了,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想起昨天跟倪韶光說過的斗三煞的事情,心就不由懸了起來。

「叮鈴鈴……」

此時他的手機突然響了,一看是周辰的,他立馬接了起來。

「家榮,不好了,我舅舅出事了!」電話那頭的周辰驚慌無比。

林羽一個激靈翻起身,隨後穿上衣服便快速的跑了出去。

等他趕到倪韶光的鋪面后,死去的邱松和受傷的工人都已經送去了醫院。

店鋪前面停了兩輛警車,兩個警察在對倪韶光和其他工人做著筆錄。

因為這件事是意外,倪韶光也答應了賠償,所以警察問完之後便走了。

「小先生,救我啊!救我啊!」

倪韶光看到林羽后眼前一亮,快步走到跟前,恭恭敬敬的給林羽鞠了一躬,聲音哽咽。

「舅舅,使不得使不得。」林羽慌忙將他扶起來。

「小先生,我悔啊,悔我眼拙,不識高人啊!」倪韶光眼淚頓時撲簌簌的落了下來。

周辰看到舅舅這樣子十分驚訝,舅舅不是知道斗三煞有風險嗎,林羽只是提了個醒,又沒做什麼,為何舅舅會對林羽如此恭敬呢。

「要不是您出手,死的,恐怕就是我了。」倪韶光眼淚流的更厲害了,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悲痛,雖然他沒事,但是小舅子可是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舅舅,怎麼回事啊?」

周辰好奇的問了一聲,隨後倪韶光把昨夜的事情跟周辰講了一遍,周辰臉色瞬間一變,后怕無比,一把抓住了林羽的手,眼眶泛紅,激動道:「家榮,謝謝你,謝謝你!」

為自己昨天對林羽的誤解悔恨不已。

「周辰,說什麼呢,我們不是好哥們嘛。」林羽拍拍他的手。

「小先生,您可得救我啊,現在斗煞已敗,我往後的運勢恐怕是要一落千丈了,我自己倒是無所謂,就怕禍及家人啊!」倪韶光雙眼淚涔涔的,悔的腸子都青了。

林羽四下一看,隨後跟周辰說道:「你去幫我買一些稻、黍、稷、麥、菽之類的五穀,再去回生堂取點虎骨,讓厲大哥幫忙磨碎。」

「哎。」周辰答應一聲,就走了。

等他回來后,林羽已經從小店裡買來了兩疊燒紙,在倪韶光放銅錢的三個方位點了起來,隨後將五穀和磨好的虎骨粉灑進燒紙堆里。

只見那五穀和虎骨粉進了火中,瞬間便沒了影子,而且燒紙也以極快的速度燃盡,最後竟然連灰燼都沒剩下。

「舅舅,沒問題了,凶煞已化,你和家人以後都不會有事的,你要想繼續在這裡開店的話,也可以,但是得在門口刻上兩個石獅子,至於能不能賺到錢,就不一定了。」林羽笑道。

「我還開個屁啊,我這就把它低價轉出去。」

倪韶光罵了一聲,長出了一口氣,隨後面色一正,恭敬道:「小先生,這次多謝您了,玉軒先前跟我說想介紹你加入清海市周易協會,我當時還猶豫,現在想來,我真是太自不量力了,您要是來了,我這個會長必然得讓給您當!」

林羽輕輕笑了笑,說道:「舅舅,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對這個暫時不感興趣,我本職是個醫生。」

「小先生,我們這可是正規組織啊,還可以領國家津貼的。」倪韶光急忙勸說道。

「不必了,謝謝。」林羽客氣的拒絕了。

最後倪韶光叫來沈玉軒,請林羽他們三人吃了一頓飯,臨走的時候把自己的名片遞給了林羽,讓他有事隨時找自己。

林羽本來覺得沒必要留倪韶光聯繫方式的,但是想到玄清子,想到韓冰的那句「放長線釣大魚」,他頓時改了主意,說不定哪天倪韶光就能幫上自己的大忙,便把名片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下午林羽回到回生堂幫孫芊芊分擔了下工作量,等到傍晚的時候,薛沁突然給他打來了電話,語氣頗為興奮:「家榮,我們這個月的銷售額再創新高,晚上我組織大家團建,你能一起過來嗎?」

「好啊。」

林羽一口答應了下來,公司團建過好幾次了,他還從沒一起參與過呢,這次再不參加就實在說不過去了,估計大家都忘了還有他這麼個老闆了。

薛沁下班后開著她那輛保時捷跑車來接了林羽。

今天的薛沁打扮的格外漂亮,上身黑色弔帶衫,露著精緻的鎖骨和一抹白嫩的隆起,深邃的事業線隱約可見,下身皮質短裙配蕾絲花邊長筒網襪,踩著一雙黑色尖頭高跟鞋,性感魅惑。

就連孫芊芊都看的不由咕咚咽了口唾沫,拿細長的手指戳了林羽一下,說道:「何老師,千萬別犯錯誤哈,不要對不起江顏姐姐和葉老師。」

「……?」林羽有些無語。

不要對不起江顏姐姐也就罷了,怎麼還扯上葉老師了?

上車之後,林羽情不自禁的在薛沁蕾絲網襪和短裙中間露出的白嫩大腿上掃了一眼,心裡不由有些燥熱,他平日里見慣了薛沁穿職業裝,現在冷不丁的見她穿這種休閑性感的裝束,倒覺得別有一番風情,被撩撥的有些心動。

薛沁包下了一家五星級酒店的大廳,請整個公司的人吃飯,席間林羽象徵性的給大家敬了杯酒。

吃完飯後薛沁就招呼著大夥去了早就預定好的酒吧。

因為很多員工有家有室,還有些不喜歡這種場合,所以最後去的總共也就三分之一的人。

不過饒是這三分之一的人,也滿滿登登的佔據了小半個酒吧。

薛沁和林羽還有幾個高管坐在了一起,薛沁坐在林羽旁邊,因為位置擁擠,薛沁的屁股緊緊的挨著林羽,白皙的胳膊時不時的蹭到林羽身上,給林羽弄得面色發燙,格外拘謹。

林羽陪著大家玩了會兒遊戲,喝了會兒酒,江顏便給他發來了消息,是一些衣服的圖片,詢問他哪件衣服好看,準備購買,林羽便耐心的給她評判了起來。

本來玩的很開心的薛沁看到這一幕,不由內心一酸,林羽臉上溫柔的笑容,似乎從來沒有對她露出來過。

「來,乾杯!」

人心情越差的時候,喝酒也就越多,薛沁也不例外,沒一會兒,她就有些醉眼迷離了。

這時遠處吧台上一直注意她的一個男子見時機差不多了,便朝她走了過來,將煙盒裡的煙往外抽了兩根,一短一長,俯身向薛沁說道:「美女,能給我點個火嗎?」

這是酒吧的一個暗語,意思是詢問是否能一夜情,如果女士選了長的煙,意思就是答應,選了短的,就是拒絕。

男子說完自信的一笑,他對自己的外表很有自信,很多女生說他長的像吳彥祖,只要他主動出擊,幾乎很少有女生能拒絕的了他。

薛沁瞥了眼男子,皺了皺眉頭,要是在往常,她都是直接拒絕的,但是看了眼旁邊一臉甜蜜的跟江顏聊天的林羽,她心裡說不出的壓抑,索性咧嘴一笑,用塗著紅色指甲油的細長手指把男子手裡的煙推了回去,眨眨眼笑道:「可以啊,不過得讓我見識見識你的本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8章 功敗垂成

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