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風骨

第151章 風骨

「什麼?!」

謝長風身子陡然一顫,只感覺眼前一黑,踉蹌一下,差點摔倒。

「書記!」曾書傑趕緊一把扶住了他,心中也是沉痛不已,他知道,郭兆宗這一死,對清海將是一次沉痛的打擊。

來清海投資竟然遭遇不測身亡,這個消息一傳出去,試問還有幾個人敢再來清海投資?

「謝書記,我們已經儘力了……」

這時清海市人民醫院外科主任、清海市神經外科資深專家組組長向培帶著其他醫生急急忙忙的走了出來,滿臉愧色,有些張口結舌。

「哎呀,老公啊,我對不起你啊!」

陳佩儀聽到這話心中狂喜,但是立馬裝出一副悲痛的樣子凄厲的嚎叫了一聲,隨後放聲大哭,「要是我當初攔住你,不讓你來清海就好了,也不至於把命白白的送掉啊!」

為了表現傷心欲絕的樣子,陳佩儀一下癱坐到了地上,趴在冰冷的地面上啞聲慟哭,痛不欲生。

「剛斷氣嗎?」

林羽冷冷的瞥了眼這個心機婊,立馬沖向培問道。

「嗯。」

向培嘆了口氣,他不認識林羽,只是隨口應了聲,轉頭向謝長風解釋道:「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了,無奈病人送來的太晚了,創口情況又太過複雜,實在難以救治,就算是米國醫療協會最頂尖的外科醫生來了也無濟於事。」

「對,謝書記,我是米國醫療協會的成員,創傷太過嚴重,就是我們協會裡最頂級的外科醫生也無能為力。」後面的鐘凡也趕緊說了一聲。

都這種情況了,他還不忘搶風頭,交代一下自己米國醫療協會成員的身份。

在看到林羽后,他眼裡不由閃過一絲狠戾的精光,上次林羽逼著他和他朋友在原石市場吃廢料的仇他還急著呢。

「如果是剛剛咽氣的話,我可以試一試,應該還有希望。」

林羽見他們說話自己插不上嘴,便硬生生的打斷了他們。

聞言眾人不由一怔,紛紛將目光投向林羽。

這裡是外科,很多人對林羽並不熟悉,不由有些詫異,這個年輕人是在說夢話嗎?人都斷氣了,還怎麼救活?

不過見他站在書記身邊,也沒有敢多說什麼。

「你是?」向培掃了林羽一眼,微微皺了皺眉頭。

「小何,你能治?」謝長風聞言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急聲道:「快,你快去!」

林羽點點頭,拿著醫療盒就要往急診室里沖。

「不行!我不能讓你碰我丈夫!」

原本趴在地上痛哭的陳佩儀聽到這話立馬爬了起來,一把拽住林羽,隨後閃身擋在了林羽的跟前,面目猙獰的吼道:「就是你這個混蛋咒死了我丈夫,現在他已經死了,你還想讓他不得安寧,休想!」

其實她不相信林羽能救活郭兆宗,畢竟向培剛才都說了,郭兆宗已經斷氣了。

但是怎麼說人也是剛死,萬一是假性死亡也說不準,所以她不能冒一點風險,必須儘可能的拖延時間,讓郭兆宗死透。

「郭夫人,你別激動,你聽我說,何醫生醫術過人,讓他試一試,或許還有希望。」謝長風急忙過來解釋道。

他不知道陳佩儀內心是怎麼想的,所以極力安撫她的情緒。

誰知他越這麼說,陳佩儀的情緒就越激動,兩隻手死死地把住急診室的門把手,嘶聲道:「只要有我在,他就別想碰我老公一根手指頭!」

「你再不讓開,我就不客氣了!」林羽冷冷呵斥了一聲,眼神冰冷,氣勢懾人。

陳佩儀被林羽這一聲呵斥的渾身猛地打了個哆嗦,心慌不已,頓時沒了剛才的氣勢,掃看了眼眾人,她立馬來了主意,委屈不已的哭著道:「這麼多人,難道就沒一個給我做主的嗎?我讓大傢伙說說,人死能復生嗎?他說他能救活我丈夫,是在質疑人民醫院醫生的醫術呢,還是在質疑大傢伙的智商。」

不得不說陳佩儀的智商和情商確實很高,簡簡單單的兩句話,就把眾人拉到了她的陣營,也正是因為她這出眾的雙商,才斬殺了無數與她競爭的妖艷貨,成功上位。

「是啊,人死怎麼可能會復生呢,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簡直不把我們放在眼裡,我們醫術就算再不濟,也不至於連死活都分不清吧?」

「就是,什麼人啊,就算你醫術再高,也不用這麼侮辱我們吧!」

「這種素質的人也能成為醫生,我真是呵呵了!」

圍觀的眾人情緒瞬間被扇動了起來,尤其是一幫外科醫生,情緒格外激動,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不管聽說過「何家榮」還是沒聽說過的,都口徑一致,集體對他進行討伐。

人群中的鐘凡笑的格外得意,終於嘗到了報復的快感。

「都給我住嘴!」

謝長風憤怒的吼了一聲。

雖然他也不相信林羽能夠做到起死回生,但現如今這是唯一的辦法,只能冒險讓林羽試一試了。

「謝書記,你可要三思啊。」

這時曾書傑突然湊過來附在謝長風的耳朵旁低聲道:「現在人死了,跟沒死之前的搶救是有本質區別的啊,如果這種情況你堅持讓小何給他醫治,一旦失敗,你和小何可就被推到風口浪尖上了啊,侮辱死者,這個帽子可大可小啊,尤其是你和郭兆宗身份的特殊性,一經傳播,恐怕會在整個華夏引發巨大的輿論聲討!」

曾書傑心懷忐忑的闡述著其中利害。

他之所以只說失敗的後果,沒有說成功會怎麼樣,是因為在他認為,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謝長風緊緊的握住了拳頭,面色沉重,顯然在做著最後的思想鬥爭,是啊,如果失敗,一旦形成輿論效應,那由此帶來的後果可是如山崩海嘯一般強烈啊,或許他苦苦奮鬥了幾十年的仕途也將徹底毀於一旦。

「謝書記!」

林羽見謝長風還在猶豫,急的頭上都冒汗了,他有機會在半個小時之內救活郭兆宗,但是一旦超時,那就是大羅神仙下凡也沒救了。

謝長風看了眼林羽,緊蹙的眉頭剎那間舒緩下來,臉上的沉重也換成了坦然,挺直了胸膛,朗聲道:「我已經懷疑過小何一次了,我絕不會再懷疑他第二次,都給我記住了,這是我謝長風讓小何醫治的,是我一個人的決定,與小何,與其他政府人員都無關,如若失敗,一切後果,由我謝長風一人承擔!」

他這番話說的鏗鏘有力,堅定不移,滿身正氣,他的身影彷彿也在這一瞬間變得偉岸無比。

原本氣勢洶洶的一幫醫生在聽到謝長風這話后也頓時沉默了下來。

風骨,這就是所謂的風骨!

將黎民百姓、將家國天下一人擔在肩上的風骨!

林羽望著謝長風堅定的面容,不由眼眶溫熱,內心肅然起敬。

他從來就沒看錯過謝長風,從來沒有!

「小何,去吧,別有壓力,萬事由我給你擋著,無論成敗,我謝長風,永遠記著你這份恩情。」謝長風望著林羽,聲音不大,但是沉穩無比。

林羽用力的點點頭,轉身往急診室沖。

「我不讓你進!」

陳佩儀此時還死死地擋在急診室門口呢,見林羽過來了,立馬抱著門把手,死死地用身子擋住。

「啪!」

林羽沒有絲毫的廢話,反手就是一巴掌,陳佩儀還沒反應過來什麼事,身子已經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腰幾乎都要摔斷了。

她臉上閃過一絲痛苦,立馬放聲大哭了起來,「天啊,打人了,還有沒有王法了!」

但是周圍的眾人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沒有絲毫的同情與憐憫,他們都不是傻子,也都看出了端倪,這個女人要死要活的不讓林羽救她丈夫,肯定有貓膩。

林羽衝進急診室后便看到了郭兆宗屍體上漂浮的白色幽魂,只見他正在努力的往自己的肉身上靠,但是沒有絲毫的作用,宛如當初林羽死時的場景。

林羽不由一驚,慌忙把門鎖上,接著快步走到郭兆宗屍體跟前,在他脈搏上試了試,確實已經沒有了脈搏,而且肢體也已經變得冷了下來。

「確實死了。」林羽喃喃的說了一聲,瞬間便釋懷了,終於不再怪罪當初給他診治的那個主治醫生了,從身體特徵來判斷,確實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何醫生,我還沒死啊,我在這呢!」

郭兆宗的魂魄立馬飄到了林羽的跟前,語氣急切的說道。

郭兆宗此時意識到了自己只是個魂魄,也知道林羽聽不到他的聲音,但是跟林羽當初死的時候一樣,明知道別人聽不見,還是忍不住的想喊,畢竟他不甘心就這麼死了。

想起林羽先前警告他的話,郭兆宗心裡實在悔恨不已。

「行了,知道了。」

林羽被他喊得有些不耐煩了,淡淡的說了一聲。

郭兆宗的魂魄猛然一顫,驚聲道:「何醫生,你能聽到我說話?!」

「嗯,你聽我的,或許我有辦法救活你。」

林羽遲疑了一下,打算試一下自己曾經借體重生時用的還魂術,但是他心裡有些忐忑,這個還魂術用在自己身上或許管用,但是用在外人身上,還真說不準。

「好,好,您怎麼說我怎麼做。」郭兆宗急忙答應。

此時他的魂魄已經變得越來越淡,情況十分不樂觀,林羽也來不及多做思考,急忙道:「躺下!」

等郭兆宗躺下后,他先用當初給老丈人治腿的藥粉敷在郭兆宗脖子上的創口處,隨後雙手緊緊的按住他的喉嚨,剎那間,他全身的碧綠色靈力陡然間運轉起來,以極快的速度順著林羽的雙手湧向郭兆宗的脖間。

「都進去這麼久了,不會出什麼意外吧?」

急診室外面的眾人等的有些焦急了。

曾書傑來回的走著,十分不安,林羽進去這麼久了,連個動靜都沒有。

「你們等著吧!我已經找了律師了,我一定把你們都告垮!是你們害死我老公的!」

此時半邊臉腫成豬頭的陳佩儀一邊打電話,一邊指著謝長風等人怒罵。

「出來了!」

聽到門上的動靜,眾人不由神色一振。

門打開后,一臉虛脫的林羽踉蹌著走了出來,剛要張嘴說話,身子頓時一歪,摔到了眾人的懷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1章 風骨

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