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起死回生

第152章 起死回生

「小何!」

謝長風一把抱住林羽,見林羽臉上無色,嘴唇泛白,顯然是體力透支的表現。

「謝……謝……」

林羽有些艱難的喘著氣,想喊謝長風,但是終究沒力氣說出來,只好招招手,示意他們自己進去看。

「來,快把小何扶到排椅上!」

謝長風趕緊吩咐自己的司機把林羽扶到門外的排椅上,接著迫不及待的帶著眾人衝進了急診室。

「我的天!心跳恢復了!」

一個女醫生看到心電監測儀上穩健的波動,頓時驚叫了一聲。

眾人不由一陣嘩然,紛紛圍到了病房跟前。

只見原本沒了氣息的郭兆宗此時已經恢復了呼吸,面色也漸漸變得紅潤起來,脖子上已經被厚厚的紗布包紮了起來,看來創口已經被林羽給處理好了。

更令人驚奇的是,他此時竟然已經醒了過來!

雖然有些虛弱,但是他的眼珠一直在動,很有神,看起來意識很清醒。

「起死回生,這就是傳說中的起死回生啊!」

「神仙啊,這哪是醫生,簡直就是神仙!」

「太不可思議了,我活了大半輩子都聞所未聞啊!」

「唉,跟人一比,我都沒臉繼續當醫生嘍!」

圍觀的醫生和官員連連驚嘆,語氣中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林羽在他們心中已經不能用凡人來形容了。

「太好了!太好了!……」

謝長風緊緊攥著拳頭,眼眶中已經噙滿了淚水,臉上興奮激動與如釋重負的表情摻雜在一起,五味雜陳。

誰又懂這短短的一個小時里他承受了怎樣大壓力,一旦林羽失敗,毀掉他的前程事小,毀掉清海的前程事大啊!

他可不想背上這千古罵名!

好在,林羽以一己之力,救整個清海於為難之際!

「老公!」

此時一個尖銳的聲音傳來,接著陳佩儀不顧一切的沖了進來,一下跪到病床跟前,撲到郭兆宗身上痛哭了起來。

「老公,我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呢……你知道人家剛才有多害怕嗎……我多想用我自己的命來換你的命啊……」

陳佩儀哭哭啼啼道,說的情真意切,完敗TVB一眾老戲骨。

郭兆宗看了她一眼,接著沖助理招了招手。

助理趕緊走到他跟前,側耳傾聽。

現在郭兆宗已經能說話了,不過聲音很輕,發音有些模糊,交代了好一會兒,助理才把他的意思聽明白了,接著點點頭,快速轉身出去了。

郭兆宗沖謝長風招了招手,示意他把手伸過來。

謝長風一怔,隨後便把手伸了過去。

郭兆宗一把抓住謝長風的手,緊緊的攥住,顫抖不已,望著謝長風的眼中已經噙滿了淚水。

方才他的魂魄彌留之際,將謝長風的話全部都聽在了耳朵里,也記在了心裡,如果不是謝長風頂著巨大的壓力,力排眾議,讓林羽救治他,那他根本活不過來。

所以他對謝長風心存感激,至於林羽,那就更不用說了,那可是他郭兆宗的救命恩人啊,他一輩子都報答不完!

既然剛才謝長風說的話他聽到了,那陳佩儀說的話他自然也聽到了。

其實他早就知道陳佩儀跟他在一起是為了錢,但是他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起碼陳佩儀相處起來讓他感覺很舒服,所以這才把她扶了正。

不過他也留了一手,在結婚前進行了財產公證,好讓陳佩儀死心塌地的跟著他,服侍他,只有把他服侍好了,她才有錢花。

郭兆宗本來以為她就是有些拜金和勢力,心腸並不壞,但是死了一次他才知道,這個賤貨竟然想要他的命!

這時助理已經跑了過來,沖陳佩儀禮貌道:「陳佩儀小姐,請你離開吧,我們老闆需要休息。」

「你叫我什麼?!」

陳佩儀面色一變,語氣十分不悅。

平日里郭兆宗的手下都是尊尊敬敬的稱呼她為夫人的,現在竟然敢對她直呼其名!

「陳佩儀小姐,這已經是我對您最尊敬的稱呼了,請您出去!」助理耐著性子說道。

「你是不是不想幹了?!你竟然讓我出去?我是我老公的正牌夫人,我憑什麼出去,我現在命令你滾出去!」

陳佩儀怒不可遏道,不知道這個助理突然間發的什麼瘋,竟然敢對自己這麼說話。

「現在從法律上而言,您或許還是郭夫人,但是很快就不是了。」助理面帶微笑,「就在剛剛,我已經按照郭先生的吩咐,讓律師對您提起了離婚訴訟,如果您不同意的話,我們會進一步提起訴訟,控告您涉嫌故意殺人。」

剛才她攔著林羽不讓林羽進急診室的場景可是被很多雙眼睛捕捉了下來,如果非要控告她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你放屁!」

陳佩儀聽到這話心裡猛地一顫,滿臉驚恐的回身看向郭兆宗,顫聲道:「老公,他在胡說八道對不對?他在胡說八道!」

郭兆宗皺了皺眉頭,別過頭沒再看她。

「老公!你說話呀!」

陳佩儀激動無比,一把抓住了郭兆宗的手。

「給我把她拉出去!」

助理立馬沖一幫保鏢吩咐了一聲,保鏢們二話沒說衝過來把陳佩儀架了出去。

「老公!老公!」

陳佩儀聲嘶力竭的喊著,但是於事無補。

等她被拉到急診樓外面之後,助理也跟了出去,從口袋裡掏出一千塊錢扔給陳佩儀,冷聲道:「你的銀行卡和信用卡已經被凍結了,酒店你也不用回去了,郭先生說了,任何東西都不許你帶走,這一千塊錢已經是他最大的仁慈了,拿著走吧。」

說完助理再也沒搭理她,轉身回了急診樓,身後傳來陳佩儀撕心裂肺的吼叫聲!

現在,她徹底被打回原型了,重新從飛上枝頭的鳳凰變回到了那隻一文不值的野雞。

助理經過林羽身邊的時候,恭敬的欠了欠身子,說道:「何先生,需要喝點什麼嗎,我這就去給您買。」

對於林羽,他可是感激不已,林羽何止是救了郭兆宗一命啊,還救了他一命,跟在郭兆宗身邊他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沒了郭兆宗,他屁都不是!

林羽擺擺手,示意他不用管自己,頭靠在後面的瓷磚牆上,突然咧著嘴笑了起來,是那種很暢快很舒心的笑。

不只是因為看到陳佩儀終於得到了應有的懲罰,更因為自己救活了一條人命。

救了郭兆宗,他似乎也感覺將曾經死時的遺憾填補上了。

「笑,笑,笑,就知道傻笑,把人家救活了,把自己累死了!」

這時急診樓走道口那傳來一個動聽的聲音。

林羽轉頭一看,只見一個身材高挑,身著白大褂,踩著細高跟鞋的靚麗身影緩緩朝自己走了過來。

因為這個身影背著光,在光暈的干擾下林羽沒能看清她的面容,但是他只聽聲音也聽出來了,除了江顏,還能有誰。

「你這是拿自己的命換別人的命了嗎?」

江顏看到一臉虛弱的林羽,心疼不已,急忙快步走過來,坐到他身旁,伸出白皙的手掌替他把額頭的虛汗擦掉。

她一聽說林羽在這裡,放下手中的事情便趕了過來,此時看到林羽憔悴的模樣,她痛心不已。

這個大傻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每次救治完危重的病人後都虛弱無比,彷彿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光了一般,需要好一段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饒是這樣,他還仍舊一次次的不留餘力。

「顏姐,今天晚上給我來個全身按摩好不好。」

林羽沖她虛弱的一笑,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

「好!按死你!」江顏恨恨的瞪了他一眼。

「小何啊,怎麼樣了?」

謝長風見郭兆宗沒事之後,立馬急匆匆的跑了出來,關切的對林羽詢問道。

「沒事。」林羽搖頭笑了笑,「謝書記,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那可不行啊,小何,我已經通知了幾家電視台、報紙和新媒體平台,他們一會兒就過來了,要就這次事件,對你著重做個專訪呢。」

謝長風笑呵呵的說道,「等這個採訪做完,你可就徹底的出名了。」

旁邊的一眾醫生聽完這話不由滿臉羨慕,謝書記親自叫媒體過來採訪,這是多大的面子啊,加上此次事件的奇特性以及病人身份的特殊性,林羽想不火都難,妥妥的名利雙收!

功成名就,是多少醫生做夢都奢求不來的事情啊!

人群後面的鐘凡緊緊的握著拳頭,看向林羽的眼神彷彿能噴出火來一般,此時他這個米國醫療協會成員,在林羽面前也自覺矮了一頭。

「書記,採訪就算了,我反而還想請你幫我一個忙,不要對外公布這次事情的具體細節,更不要公布我的身份。」林羽笑道,別人想出名,他可不想,樹大招風的教訓他可是體會過的。

他說完這話謝長風不由一愣,與曾書傑互相看了一眼,顯然始料未及,他們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請求。

「哎呀,何醫生果然是高風亮節啊!」

「良心醫師啊,這才是真正的德才兼備!」

「我輩之楷模啊!」

一旁的一眾醫生聽到這話不由敬佩不已,如果換做他們,他們可沒這份心胸。

「小何啊,你說你這讓我和你謝叔怎麼報答你啊?」曾書傑嘆了口氣,歉意道。

「救人性命,我本來就不圖回報。」

林羽笑了笑,接著用手按著椅子,在江顏的攙扶下緩緩站了起來,沖謝長風笑道:「不過我還真有一事想請謝書記幫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2章 起死回生

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