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連環車禍

第150章 連環車禍

「郭總!郭總!」

助理大驚失色,慌忙掏出毛巾想替郭兆宗捂住創口,但是整個玻璃杯都扎進了郭兆宗的喉嚨,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捂。

「快,打電話,叫120!」助理聲音都破音了,額頭上青筋暴起。

郭兆宗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他們整個集團就完蛋了。

「前面怎麼回事?」

後面車裡的謝長風聽到前面的巨響,不由皺著眉頭問了一聲。

司機還沒來的及回答他,突然發現前面的車竟然瞬間停住了!

幸虧他反應及時,下意識一腳踩住剎車,猛地一打方向盤,砰的一聲,車身側面撞到了前面的車上面。

謝長風身子瞬間橫竄出去,重重的砸到了車門上,半邊身子都撞麻了,胸口撲通撲通直跳,感覺心臟都要從嗓子眼兒里跳出來了。

好在後面的車與他們車距保持的比較大,及時剎住了車,沒有撞上來,否則後果更加嚴重。

想起林羽的話,謝長風面色猛地一變,不顧半邊身子的疼痛,一把拽開車門衝下了車,看到前面路段上的景象,不由驚恐的張大了嘴。

只見前面的路段已經整個癱瘓,至少十餘輛大大小小的車堆撞在了一起,好幾輛都直接撞翻了,燃燒著熊熊的烈火,隨時可能發生爆炸。

車內的人都拚命地往外爬,好多人滿臉是血,還有人坐在地上抱著昏迷的親人痛哭,景象慘不忍睹。

謝長風只感覺腦袋發木,眼前陣陣發暈,步子都邁不開了,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麼重大的交通事故。

「謝書記!你沒事吧?」

這時曾書傑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

因為他的車在後面,車速也不快,所以並沒有出事。

「謝書記!」

曾書傑見謝長風愣在原地,立馬拽了他一把。

謝長風呼哧呼哧的喘著氣,眼神木訥的望向曾書傑。

「謝書記,郭總的車是不是在你前面?」曾書傑看了眼前面的車禍現場,急切的問道。

「對,郭總在我前面!」

謝長風聽到這話猛地打了個激靈,一下回過神來了。

「壞了,他的車一定撞在裡面了!」曾書傑眉頭一皺。

「快!快!救郭總!」

謝長風大喊一聲,作勢就要往裡沖,曾書傑一把把他攔下了,急切道:「書記,你進去管什麼用啊,我已經讓人通知消防大隊了,他們馬上就來。」

「呼叫空中支援,一定要把郭總第一時間送往醫院!」謝長風突然間想起來什麼,一把抓住了曾書傑的手。

「書記,你別太過擔心,郭總那輛車是熱成型鋼板材以及阻燃纖維材料製成的,防爆防震,肯定不會有事的。」曾書傑對郭兆宗那輛車多少有些了解,倒是不怎麼擔心他。

謝長風聽到這話也鬆了口氣,看了眼前面的慘狀,厲聲道:「再給我催一次消防隊,怎麼還沒來?!」

他話說完沒多久,遠處便傳來了消防警報聲,空中也傳來了直升機的轟鳴聲。

謝長風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想起那天晚上林羽的話,不由內心一陣惡寒,喃喃道:「莫非真被小何說中了?」

曾書傑轉頭看了他一眼,說道:「不可能,他說的是郭總會出事,現在看來,郭總應該沒事,可能就是巧合吧,今天雨下的這麼大,出車禍倒也難免,往年又不是沒出現過。」

「嗯,有道理。」謝長風點點頭,這種大型車禍,清海市近幾年倒是也發生過一兩次,都是天氣狀況太惡劣造成的。

只要郭兆宗沒事就是不幸中的萬幸。

誰知他們兩個人剛說完,郭兆宗的助理突然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滿身鮮血,顫聲道:「謝書記,不……不好了,郭總出事了……」

謝長風和曾書傑兩人身子猛地一顫,二話沒說,不顧一切的往裡面跑了進去。

「厲大哥,我覺得十號能贏,看他這胯骨,發力多正啊。」

此時林羽和厲振生正在醫館里看格鬥比賽呢,倆人一邊嗑著瓜子,一邊看的津津有味。

「我不覺得,我覺得二十九號能贏,身子壯碩,耐力好,後期絕對佔優。」厲振生搖搖頭反對道。

「不信咱打賭吧?再賭一包瓜子!」林羽不服氣道。

「賭就賭,別一包,我跟你賭兩包!」厲振生大手一揮,豪氣道。

他剛說完,林羽的手機便響了,拿起來一看,竟然是老丈人打來的。

「爸,什麼事啊?」林羽趕緊接了起來。

「家榮啊,出大事了!」江敬仁慌裡慌張道,「你快打開新聞看看,果然被你說中了,今天陪郭兆宗去看地的車隊出車禍了,書記也都受傷了呢!」

林羽心裡猛地一沉,沒想到這麼大的雨都沒攔住他們。

「換上清海衛視。」林羽趕緊跟厲振生說了一聲。

「我聽說我們局長坐的那輛車撞得很厲害,他傷的不輕,要是我跟著去的話,我這條老命估計就搭上了。」電話那頭的江敬仁心有餘悸的說道,對自己這個女婿感激不已,真是奇了,簡直就是料事如神啊。

「目前事故造成的傷亡人數還在統計之中,據悉,上港富商郭兆宗也在此次車禍中遭受重傷,已經通過空中救援送往清海市人民醫院治療,具體情況還有待進一步了解……」

厲振生趕緊調到了清海衛視,新聞已經播報一會兒了,畫面上顯示的正是高速路段車禍的慘象。

林羽不由攥緊了拳頭,內心沉痛不已,這場車禍,其實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現在可好,郭兆宗自己出了事情不說,還連帶著這麼多人把命賠上了。

「唉。」厲振生也不由重重的嘆了口氣,於心不忍。

這時外面突然疾馳過來一輛黑色的轎車。

車還沒停穩,車門便打開了,謝長風跌跌撞撞的從車上跑了下來,頭髮和衣服已經被雨水濕透,落魄不已。

「小何,你得幫我,你得幫我啊!」

他進屋后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顫聲道:「我為前天晚上的事跟你道歉,只要你幫謝叔這一把,回頭你讓我怎麼給你賠罪都行。」

「哎呀,謝書記,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些,人命關天,郭總他情況如何?」林羽焦急道。

他看謝長風這焦急的神色,就知道郭兆宗一定傷的不輕。

「很嚴重,你跟我去醫院看看吧。」謝長風咕咚咽了口唾沫,見林羽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內心感激不已。

「那你告訴我,他身上有傷口嗎,失血嚴重嗎?」林羽見謝長風說不清楚,只好選了兩個角度問。

「有,脖子上大動脈被玻璃杯刺破了,失血很嚴重。」謝長風努力回憶著醫生對他說的話。

「厲大哥,把我藥盒里的白瓶拿出來!」林羽趕緊跟厲振生吩咐了一句,隨後自己把上次的龍鳳銀針盒子拿上。

接過厲振生遞來的藥瓶,林羽便快速跟著謝長風鑽進了車裡。

到了清海市人民醫院后,兩人急匆匆的趕往了急診室。

急診室里一幫外科醫生正在對郭兆宗進行搶救。

急診室外面已經圍滿了人,除了一些政府官員,其他都是郭兆宗的人,陳佩儀也在,被兩個保鏢架著,捂著臉嚎啕大哭,傷心不已。

其實她這個樣子完全是惺惺作態,郭兆宗死了,對她而言是好事一樁,作為郭兆宗的合法妻子,她有權利繼承一半的財產,而且她再也不用守著這麼個糟老頭子過日子了。

正所謂做戲要做全套。

陳佩儀看到謝長風后宛如看見了殺父仇人,衝過來一把攥住了謝長風的衣領,痛哭道:「你不是跟我保證過,不會讓我老公在清海出任何問題嗎?!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讓我怎麼活啊!」

「郭夫人,你先別著急,我把何醫生請來了,他一定能救活郭總的。」謝長風急忙安撫她道。

陳佩儀一聽林羽能將郭兆宗救活,心頭頓時一顫,抬起頭指著林羽厲聲道:「我怎麼可能讓這個混蛋救我老公?就是因為他詛咒我老公,我老公才會出事的!」

「我詛咒你老公?」林羽冷笑一聲,「分明是你長著一張克夫臉!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心裡現在應該樂開花了吧,你老公死了,你就可以繼承他的遺產,包養你的小白臉了。」

雖然陳佩儀演的挺逼真的,但是林羽一眼就把她看透了,她表面上哭的稀里嘩啦的,但是眼中根本沒有絲毫傷心的神色。

再說,有哪個傍大款的小三不是為了錢的?

更不用說這種刻薄尖酸的野雞了。

「你放屁!」

陳佩儀被林羽戳中了軟肋,頓時有些惱羞成怒,「土包子,你找死!來人,給我扇他!」

作為郭兆宗的老婆,一眾保鏢自然得聽她的吩咐,呼啦一聲圍了上來,作勢要對林羽動手。

「我看誰敢!」

謝長風昂著頭聲音冰冷,「也不看看這是在哪裡!信不信我把你們一個個都抓起來!」

他這話說的威武霸氣,這裡是清海,是他的地盤,還輪不到別人在這裡作威作福!

幾個保鏢立馬停了下來,沒敢動手,要知道,謝長風隨便吩咐一句,他們恐怕就別想出清海了。

陳佩儀被謝長風一吼,氣勢頓時降了下來,有些不甘心的看了謝長風一眼,臉一沉,冷冷道:「謝書記,我老公是在你們清海出的事,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恐怕你得負主要責任吧?」

「這個不用你說!」

謝長風轉頭望向林羽,低聲道:「小何,你要不要先進去看看?」

「等等吧。」林羽沉聲道:「先讓他們把玻璃碴子取出來,給郭總輸輸血。」

林羽話音一落,急診室的大門砰的被人推開了,一個戴著口罩的大夫急匆匆沖了出來,沖謝長風急聲道:「謝書記,不好了,病人……病人沒氣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佳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佳女婿 最佳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0章 連環車禍

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