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那一箭

第二十五章 那一箭

Anne這天晚上,遲遲不能入睡。

她年紀輕輕,就成為國際生物研究會亞洲區的負責人,固然前程似錦,卻也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尤其是外興安嶺這件事,雖然普通民眾還不怎麼知曉,其實早已受到兩國領導人的高度關注。

國際生物研究會的長老院,剛剛接二連三地給她打來衛星電話,追問事件的進展。

Anne接完這些電話,自然睡意全無。

她很想找林朔聊一聊。未必需要跟這次任務有關,無論聊些什麼都好。

此刻的帳篷外一片漆黑,也很安靜。她猜測,林朔應該沒睡著。

不過,自己要是半夜摸黑鑽進一個男人的帳篷里,怎麼想都有些不妥。

可不找林朔單獨聊一下,她又心神不寧。

這種矛盾的心情困擾著她,讓她更加難以入眠。

翻來覆去了一會兒,Anne終於放棄了入睡的努力,決定去找林朔。

就在她邁出自己帳篷的時候,一縷晨曦,正好灑在了斯塔洛夫山脈的群山峻岭上。

於是,Anne就朦朦朧朧地看到了,林朔站在營地最西邊的那塊巨石上,張弓射箭那一瞬間。

她覺得哪怕窮盡自己一生,都忘不了這一幕:

這個瘦瘦高高的男人,比他手上的反曲弓追爺,還矮了一頭。

只見他右腳立地,左腳高高抬起踩著反曲弓的弓身,雙手握著弓弦,身體側著舒展開來,腰力、腿力、臂力三力合一,將反曲弓撐至滿弓的狀態。

看不清他引箭的動作,Anne只覺得他右肩微微一晃,右手已經把一枚兩米長的箭矢,平穩地架在了弓弦和弓身之間。

隨後,他就保持著這個單腳立地、腳踏弓身、全身側仰的姿勢,就跟定格了一樣,一動不動。

唯一動的,是他落地的左腳。那是一種非常輕微的方位調整,把控著箭頭的水平方向。

林朔的這套拉弓動作,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美感,Anne只覺得自己的心神,似是一下子被懾住了。

直到她觀察到林朔左腳的輕微位移,這才驚覺,遠處傳來的隆隆巨響。

隨著巨響的不斷逼近,地面也開始震動起來。

Anne還沒意識到這越來越近的巨響到底意味著什麼,就在她一錯神的工夫,那枚搭著的箭矢,就已經不見了!

林朔把那枚箭射了出去!

這枚巨大的弓箭離弦后,造成的空氣震蕩,似是超過人耳捕捉的範圍,居然無聲無息。

此時,整個營地已經被遠處的巨響和大地的震顫所驚動,大家紛紛從帳篷里跑了出來。

「怎麼回事?」魏行山的聲音在Anne身邊響起,「地震了嗎?」

遠處傳來的陣陣巨響,在林朔射出那枚箭之後,停頓了一下,隨後更大的巨響傳了過來。

不過與之前不同,這次,聲音是逐漸遠去的。

一分鐘后,這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林先生,怎麼了?」魏行山又問了一句。

林朔在石頭上站了一會兒,似是在觀察著什麼。然後他跳下了石頭,神情頗有些惋惜:「差一點。」

「差一點什麼?」

「你們下去看看就知道了。」林朔搖了搖頭,一個矮身鑽進了帳篷,「魏隊長,我要休息一會兒,你記得把我那支箭取回來。」

……

半個小時后,天光已經大亮了。

魏行山組織了兩個荷槍實彈的突擊小隊,一共十個人,打算下山看看。

其實這些雇傭兵就在營地里,要去早就能去了,不過魏行山不敢冒險。

因為隨著光線越來越充足,山下的情景越來越清晰,魏行山光從這半山腰上往下看,都嚇出了一身冷汗。

不帶上人和傢伙,魏行山是真不敢往山下走。

此時的山下,一片狼藉。

跟村莊附近被伐木工砍過一茬的人工造林不同,山下到江邊,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

這片原始森林,三五人合圍的大樹很常見,最細的樹也有碗口粗。

這裡的樹,魏行山曾經用手斧領教過,只收拾其中一棵中不溜秋的,差點沒把自己的腰給閃了。

而現在,這片原始森林,似是被開出了一條「n」字形的康庄大道。

無論粗細高矮品種,但凡是這條大道上的樹,全被壓倒了,橫七豎八地攤了一地。

更可怕的是,這個「n」字型的頭部閉合處,距離營地只有不到三百米。

以上岸的那個大傢伙的尺寸,其實也就差幾步路而已。

魏行山帶人下山後,首先抵達的,就是這個「n」字型的閉合處。

王勇在跨過一棵倒地樹木的時候,「哎呦」一聲,摔了個狗吃屎。

「什麼情況?」魏行山被嚇了一跳。

「魏隊,你等會兒,我腿軟。」王勇慘白著一張臉,癱坐在地上。

魏行山看了看自己的兵,不僅僅是王勇,其他人也是面無人色,站是站著,不過拽著槍的手指節都發白了。

魏行山氣不打一處來:「你們也算是跟著我出生入死過的。什麼場面沒見過啊?怎麼嚇成這個鳥樣?」

「魏隊,您抬舉我們了。」王勇苦著臉說道,「這種一個來回,就能在森林裡碾出一條四車道高速公路的,我們是真沒見過啊!」

「魏隊,你別只顧著說我們,你自己臉色也不太好看。」另一個雇傭兵嘀咕道。

「別廢話了。」魏行山看了一眼營地的方向,「抓點緊,把那枚箭找到。」

「魏隊,你看那邊。」王勇指了個方向,「這棵樹上有個洞。」

魏行山順著王勇的手指一看,還真是。自己個子高,這個洞因為角度的關係,看起來是扁的,不容易察覺。王勇坐在地上,倒是很醒目。

「走,過去看看。」

這是一顆樟子松,直徑接近兩米,哪怕在這片原始森林中,也算是一顆大樹了。它就長在這條「n」字型新路的邊上,就差兩三米。

這顆樟子松的樹榦上,有一個對穿的大洞,兩巴掌那麼大,從洞口暴露的木質來看,這個洞剛形成不久。

「林先生真嚇人啊。」王勇站起身來,跟著魏行山走到近處,看著這個大洞,嘖嘖稱奇,「這兒離他射箭的地方,足有五百多米了吧。這箭都到這兒了,還能把這顆樹射個透明窟窿。」

「這他媽是人嗎?」

「你今天才發現他不是人啊?」

「王勇你怎麼想我是不知道啊,反正我別說端著把弩了,就算扛著火箭筒,也不敢跟他叫板。」

「去去去,哪壺不開提哪壺。」王勇撇嘴道。

「尺寸不對吧?」另一個雇傭兵說道,「林先生的箭,只有胳膊那麼粗啊。這個洞也太大吧?」

「是啊。」王勇也想了起來。

魏行山指了指前方:「在那邊呢。」

眾人又順著魏行山的手指看過去,果然,發現了那支箭。

那支箭就釘在對面的一塊山石上,前半截已經沒入了石頭,後半截還帶著一枚兩巴掌大小的鱗片。

雇傭兵們趕緊上前,一半人負責拔,另一半用手斧鑿石頭,一個個忙得滿頭大汗,終於從石頭裡弄出了這支箭。

在仔細勘察了一番現場后,魏行山得出了結論。

這支箭無疑是命中了目標,甚至還穿透了那東西的鱗片,然後不知什麼原因,箭頭就滑過去了。

然後這支箭帶著鱗片,穿透了一顆樟子松,又砸斷了兩顆紅皮雲杉,箭頭這才射進了石頭裡。

林朔這一箭的威力,已經遠遠超出了魏行山對冷兵器的認知。

更讓魏行山覺得毛骨悚然的是,這裡居然一點血跡都沒有。

這說明,這枚箭揭了那東西的一片鱗,卻沒能傷到它的肉體,只是把它嚇退而已。

想到這裡,魏行山不禁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裡的突擊步槍。

林朔早就提醒過,魏行山當時心裡其實並不以為然。

直到現在,他生平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手裡的傢伙,到底管不管用。

……

……

……

在那一箭射出之後,林朔看上去跟個沒事人一樣。

可回到帳篷里,盤腿一坐,汗水就跟泉涌似的下來了。

林朔就這麼坐著,等全身的汗水把衣服浸透了,這才長長呼出一口氣,脫下了衣服。

把身子擦乾,又換了一件乾爽的汗衫,林朔鑽進了睡袋。

不到十秒鐘,帳篷里鼾聲大作。

等林朔再睜開眼,發現Anne就坐在自己身邊。

這個美貌的女子,正注視著自己,一臉擔憂。

「我睡了多久?」林朔晃了晃腦袋,坐起身來。

「兩個小時。」Anne問道。

「你就在這兒等了兩個小時?」

「嗯。」Anne點點頭,隨後臉上閃過一絲紅暈,又解釋道,「你守了我們好幾個晚上了,我守你一會兒也是應該的。」

一邊說著,Anne似是又覺得自己這是越描越黑,趕緊轉移了話題:「那一箭,很費精力吧?」

「嗯。」林朔應了一聲,從睡袋裡出來,穿上鞋,然後抬頭道:「我餓了,有吃的嗎?」

「我馬上去拿。」Anne莞爾一笑,站起身道。

「等會兒!」林朔神色一緊,抽動了一下鼻翼,「魏行山他們回來沒有?」

「還沒有。」

林朔的臉色忽然變得非常難看,他猛地站了起來,快步向帳篷外走去。

Anne一頭霧水,跟著林朔剛走出帳篷,看到柳青就站在外面,手裡拿著步話機。

Anne正要打招呼,卻發現柳青的神情很奇怪。

那是一種驟然遭受巨大打擊的表情,整張臉是木的,眼神渙散。

「怎麼了?」Anne問道。

「魏隊他們出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那一箭

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