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上岸

第二十四章 上岸

為了避免跟村民的不必要衝突,半個小時之後,臨時營地開始搬遷。

魏行山拿出了地圖,向林朔請教:

「林先生,您看,咱在哪兒紮營比較好啊?」

林朔指了指地圖上的賈林達:「你們最好回去。」

「您別開玩笑。這事兒八字都還沒一撇,您讓我們怎麼回去啊?」魏行山說道。

「再待下去,會死人的。」林朔說道,「今天上午的事兒,聽說了嗎?」

「聽說了。」魏行山點點頭,隨後正色說道,「林先生,這一路我也看出來了,你這人嘴硬心軟,咱們兄弟的命,你看得挺重。不過啊,我們這趟來,拿得是這份錢,幹得是這份活,也請你理解。」

林朔抬頭看了看魏行山,心裡暗嘆一聲,點了點地圖上的一個山頭:「這裡還可以。」

這個山頭,就是林朔之前觀察黑水龍王的地方,是這裡方圓百里最高的地點,視野極佳。

山上有山泉水,兩公里之外就是無名江,水源也不用愁。

「那就這兒吧。」魏行山咧嘴笑了笑,「其實我跟您說實話吧,之前哥兒幾個心裡是有些不安,因為我們不知道面對的是什麼。可今天上午楊博士他們從江邊回來之後,把黑水龍王跟我們一說,我們反而心裡有底了。不就是一條大蛇嘛。再大,它也是條蛇啊。對我們來說,動物這東西,大其實不可怕,越大還越好瞄呢!」

林朔搖了搖頭:「我們這次的目標,不是黑水龍王。」

「啊?」

「具體的原因,你去問Anne小姐。」林朔懶得解釋,繼續說道,「我們這次的目標,比黑水龍王厲害。而且據我說知,槍彈的效果很一般。」

……

營地的搬遷過程並不複雜,因為中國方面提供的橡皮艇,前天到了。

這次一百八十二人失蹤,有一大半是中國公民。中國方面的態度很明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同時,外興安嶺靠近國境線,地理位置敏感,俄羅斯軍方不便行動,只能委託國際生物研究會這個第三方來處理此事。俄羅斯除了結算費用外,還提供裝備援助。

可是外興安嶺距離俄羅斯中心局域實在太遠,運輸極為不便,直到國際生物研究會已經派人進入事發地點了,裝備清單上還有一大半沒到位。

中國方面在了解事件進展之後,提出除了武器之外,其他裝備物資由中國提供。

前天俄羅斯上午剛剛同意這個方案,到了前天晚上,中國的五艘橡皮艇就到位了,停靠在賈林達的碼頭上,上面載滿了各類物資。

這些變動,已經在山裡的林朔一行人並不知曉。魏行山昨天天沒亮接到通知,趕緊派一支小分隊去賈林達,把這五艘橡皮艇開了回來。

橡皮艇抵達附近水域的時候,林朔他們正在被龍王使者忽悠著。

之後,魏行山他們用一天的時間搭建起了臨時營地,只睡了一宿,就被村民們拿著獵槍圍上了。

沒辦法,事已至此,只能搬家。

好在新舊兩個營地,都靠近水邊,而且水路貫通,有這五艘橡皮艇幫助運輸,省了不少事。

這天天黑之前,新營地就初具規模了。

山頂風太大,新營地的選址,還是在半山腰,就在一條小溪邊,依山傍水。

雖然照明設備已經有了,不過天一黑,大家還是習慣性地生起了篝火。

除了幾個值夜警戒的,大多數人圍坐在篝火邊上。

充足的物資保障,帶來了高漲的士氣。大伙兒一邊烤火,一邊吃著用鐵鍋煮出來的大米飯,別提多開心了。

林朔、Anne、何子鴻、魏行山、柳青這五個人,晚飯後沒在篝火邊待著,而是鑽進了帳篷,商量接下來的事情。

楊拓沒有參與,他今天早上摔斷了腿,上午心情亢奮不覺得疼,下午開始臉色就不太好了,這會兒吃了葯,已經睡著了。

「事情現在有些難辦啊。」帳篷里,何子鴻率先開口道,「我們這次來,是解決黑龍江北岸的奇異生靈問題,可現在,據林先生推斷,這裡居然有兩頭奇異生靈。一條黑水龍王,一條鉤蛇。而造成那一百八十二人失蹤的奇異生靈鉤蛇,我們居然沒有任何新的線索。」

「繼續向村民們打聽情況,我看是不可能了。」魏行山撓了撓頭,「今天沒打起來就算不錯了。」

「是啊,沒有當地群眾的支持,這事情舉步維艱啊。」何子鴻接了一句,看了一眼林朔,嘴皮子動了動沒開口,最終還把目光投向了Anne,「Anne小姐,你有什麼想法嗎?」

Anne抬起頭來說,說道,「目前我們在現場看到的是黑水龍王。根據林先生描述,鉤蛇的體型,只會比黑水龍王更大。這麼大的一頭奇異生靈,既然在此地出現,怎麼會沒有目擊者呢?這點讓我很困惑。」

「對啊。」柳青這時候眼睛一亮,說道,「這不會是場騙局吧?」

「這……」何子鴻沉吟道,「可那枚鉤蛇鱗片,還有林先生在現場聞到的鉤蛇氣味,又怎麼解釋呢?」

「可能是人為布置的。」柳青說道,隨後看向林先生,「林先生,您聞到的氣味,有沒有可能被人動手腳?」

林朔思考了一陣,說道:「鉤蛇在現場留下的氣味非常微弱,我只能隱約感覺到,所以不排除是人為布置的可能性。但那枚鉤蛇鱗片,我仔細確認過,氣味很新鮮,離開活體不足一個月,這點不會錯。所以我確定,鉤蛇還活著。」

「但是不是就在這裡呢?」柳青反問道,隨後似是想通了什麼,「不會是有人借我們的手,要除掉黑水龍王?」

「不對。」Anne搖了搖頭,「如果鉤蛇不在這裡,黑水龍王的傷,就無法解釋了。」

「沒錯。」林朔點頭道,「龍王使者把這個情報透露給我,不是沒有原因的。這條黑水龍王,氣息里都是血腥味,顯然受了不輕的內傷。除了跟它體型差不多的鉤蛇,我想不到還有其他可能。」

眾人一時之間陷入了沉默。

「對了。」何子鴻似是想到了什麼,問道,「林先生,根據你的了解,鉤蛇有沒有能力,讓一百八十二人同時失蹤呢?」

林朔搖了搖頭,猶豫了一下,說道:「不能確定。」

其實林朔想說的是「不能」,不過他想起六年前的雷雨夜,順勢在「不能」之後加了兩個字。

鉤蛇的能力,《九州異物載上》早已經寫得明明白白:肉身之強悍,天下無雙。

可六年前,它展現了另一種全新的能力,這種能力詭異絕倫,讓人無法置信。

林朔已經想到了對付鉤蛇的辦法,但他不想跟別人解釋,所以只能這麼說。

「哎呀,疑點重重啊。」何子鴻感慨道。

「要不把黑水龍王先幹掉算了。」魏行山說道,「這麼大的傢伙,遲早是個禍害。」

「不行。」何子鴻搖了搖頭,「這世上的奇異生靈有好有壞,是要區別對待的。我們國際生物研究會,從不濫殺無辜。」

「而且,要殺它也不容易。」Anne說道,「先不說它實力怎麼樣,我們現在怎麼找它呢?」

「它只要不上岸,誰都找不到它。」林朔搖了搖頭,「鉤蛇也一樣。」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呢?」魏行山問道。

「再等等看吧。」林朔淡淡說道。

……

夜深人靜的時候,林朔在自己的帳篷里坐著。

他所在的帳篷,在營地的最西邊,也是營地里最靠近無名江的地方。

林朔現在已經明確,無論黑水龍王還是鉤蛇,都是依靠這裡的江河活動的。

所以,如果晚上出現什麼意外,源頭必然在水裡。

自己守在這裡,是最好的應對辦法。

小八今晚不在,這隻鳥說是去打探情報,是真是假估計只有它自己清楚。

也不知怎麼了,今晚的林朔,感到有些疲倦,坐著坐著,腦袋就有些昏昏沉沉。

朦朦朧朧中,他看到了一張女人的臉。

這張女人臉,看起來既陌生又熟悉,既年輕又蒼老。

這張臉鐫刻在林朔記憶的最深處,他出生以後,第一次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這張臉。

他叫不出她的名字,但卻清楚她是誰。

她深情地注視著林朔,眼中噙著淚。

「媽媽……」林朔呢喃著醒了過來,發現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林朔用袖口擦著淚水,還來不及回想夢中的那張臉龐,心中卻警兆驟生!

他身邊的追爺,那把巨型的反曲弓,弓弦正在不斷顫動,發出「嗡嗡」的示警聲。

然後,一股熟悉的腥味,鑽進了林朔的鼻子。

鉤蛇!

林朔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他以最快的速度拿起追爺,又從箭袋裡抽出一枚箭,三兩步竄到帳篷外!

篝火早就滅了,月亮已經下山,眼下,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分,外面伸手不見五指。

林朔身後的營地,依然一片寂靜,而他身前的夜幕,卻厚重似鐵。

而就在前方兩公裡外,那條無名江畔,江邊的樹木開始倒下。

樹木倒下的巨響不斷傳來,離營地越來越近!

那條鉤蛇,居然上岸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上岸

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