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好久不見

第二十六章 好久不見

林朔的嗅覺遠比常人敏銳,這讓他有時候看起來能未卜先知。

可這種能力,也是有局限性的。

如果某個東西在水裡,氣味散發不出來,林朔沒法知道。

另外,如果風向不配合,氣味因子傳不過來,他也沒什麼辦法。

之所以選這個山頭作為新的營地,是因為這裡在晚上,風會從江邊刮過來。

這樣就算夜晚看不見,林朔也能通過嗅覺獲悉江邊的情況。

另外這座山和無名江之間,兩公里寬的原始森林,也可以作為一道天然屏障。

無論是鉤蛇,還是黑水龍王,爬過來肯定會發出很大的動靜。

那天搬營地的時候,魏行山把地圖拿出來,林朔那看似不經意的一指,其實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可他沒有想到,事情的變化,居然會讓人如此猝不及防:

先是那條一直藏得很好,已經開始被人懷疑是否存在的鉤蛇,忽然上岸了,還對林朔所在的營地進行了一場突襲。

另外就是,魏行山帶著雇傭兵們下山,把林朔的箭找回來了,王勇卻沒能回來。

等林朔聞到這血腥味時,已經來不及了。

……

王勇的屍體,此刻就擺在營地正中央的空地上。

他死得很慘,腦袋的上半部分沒了。

魏行山親自把他扛回來,在營地里安置好他的屍體后,渾身浴血地看著林朔。

這漢子沒有說話,眼裡卻帶著一絲哀求。

林朔重重一點頭。

魏行山見林朔答應了,扭頭走進了自己的帳篷,等他再出來,手裡已經拎著那把***M95反器材***。

隨後這兩個男人一言不發,殺氣騰騰地走出了營地。

其他雇傭兵剛要跟上去,卻被柳青堵在了門口。

「對方是狙擊手。」柳青沉著臉說道,「你們這樣冒然下去,就是活靶子!」

這些雇傭兵都是上過戰場的,自然也都看出來了,這種能一下掀掉半個腦袋的,十有八九是狙擊手所為。

只是為戰友報仇的衝動,讓他們紅了眼。

現在被柳青一提醒,理智終究佔據了上風。他們清楚,一個身在暗處的狙擊手,在這種叢林地形中,等同於一個能夠隨意收割人命的死神。

「怎麼會這樣?」Anne問道,「這裡怎麼會有狙擊手?」

「不知道。」柳青扭過頭,和那群雇傭兵們一起,看著那兩個男人的背影,「等他們回來吧。」

……

林朔和魏行山兩人,如同兩頭猛虎下山,在山下的原始森林中一路狂奔。

林朔此刻心中鬱結難消。

魏行山這行人下山,一是為了勘察情況,二是為了收回他的箭支。

林朔認為那條鉤蛇已經被擊退,魏行山他們不會有什麼危險。

結果沒料到,這裡附近居然還隱藏著一個狙擊手。

他是誰?

他要為什麼要對雇傭兵出手?

自己之前為什麼聞不到他的氣味?

不知道。

這一切都不知道。

這種超出掌控的局面,讓林朔非常鬱悶。

「林先生,保持移動,不能停下來。」魏行山此刻提醒道,「我們離事發地已經很近了。」

「嗯。」林朔應了一聲,隨後他抽動了一下鼻翼,從這裡的諸多氣味信息中,辨識出了一絲無煙**的氣味,極其微弱,但對他來說足夠了。

林朔馬上看向了西北方向:「在對面山上。」

「槍聲好像也是那邊傳出來的。」連續的奔跑讓魏行山喘著粗氣,「裝了***,動靜很小。」

「走,去看看。」

兩人向西北方向進發,魏行山忽然問了一句:「林先生,你到底能不能檔子彈?」

「我又不是神仙。」林朔說道,「現在的槍,真等到子彈出膛了,這世上沒人能硬接。」

「哦。」

「不過在子彈出膛之前,我能做的事情很多。」林朔又補充了一句,隨後問道,「你問這個幹什麼?」

「林先生你不要誤會。狙擊手有種常用的戰術,開一槍,然後換一個地方,瞄著自己原先開槍的位置。」魏行山說道,「而且這山上也未必只有一個狙擊手,否則我早帶弟兄們過去干他了。」

「只有一個狙擊手,而且他已經不在附近了。」林朔說道。

「確定?」

「確定。」林朔點點頭,「是個亞洲人,體味確實很輕,不過這個距離,已經瞞不過我了。他應該有蛙人裝備,現在已經入水了。」

一邊說著,兩人已經穿過了那片原始密林,跑上了山。

這座山頭,距離林朔他們的營地兩公里多一些,並不高,就靠近江邊。

兩人來到半山腰,林朔在一棵樹下停下腳步。

「就是這兒了。」林朔指了指樹旁邊的灌木叢,這片灌木明顯有被壓過的痕迹。

「操他娘的。」魏行山看了看四周,紅著眼罵了一句,「讓這小子給跑了。早知道我當時就該衝上來的!」

「謹慎是對的。」林朔說道,「這人能一槍要了王勇的命,如果你敢衝上來,我想他不介意再多開一槍。」

魏行山一拳砸了旁邊的樹上,重重地「哎」了一聲。

把手裡的***往旁邊一扔,這個巨漢背對著林朔,慢慢蹲了下來,肩膀不斷顫動著。

他沒有哭出聲,只是這種壓抑著的悲慟,更能讓人動容。

王勇,就死在他面前。

林朔沒有打擾他,而是繼續分辨著這裡的氣味構成。

每個人都有他獨有的體味。這些體味有些來自身體本身,有些來自生活習慣。

這個狙擊手,是一個體味很淡的人,除了亞洲人天生體味淡之外,他全身大部分皮膚,都被包裹在一套進行過表面處理的蛙人裝備里。

在這裡潛伏的時候,蛙人裝備的表面受到了一些輕微的磨損,所以這裡殘留著極其細微的化學纖維味道。

他的口鼻,戴著一種特殊的口罩。

而他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應該是噴了某種無味的止汗劑,幾乎沒有體味。

要不是開了一槍,身體沾染了硝煙味,林朔還真的很難通過氣味找到他的蹤跡。

不過現在,他已經下水,潛行到遠處再往森林裡一紮,林朔也拿他沒辦法。

這個人如此縝密的氣味管理能力,讓林朔覺得自己好像被針對了。

因為按理說,再稱職的狙擊手,也不會對自己的氣味管理那麼嚴苛。

隨後林朔想起來,王勇之前說過,曾經有過被人盯著的感覺。

可當自己回到臨時營地,卻沒察覺出什麼來。魏行山帶人排查了一天,也沒發現什麼異常。

看來,王勇的感覺是對的,可他現在已經死了。

這次外興安嶺之行,林朔預料到會有傷亡,但沒想到第一個死亡案例,居然是被人用***打死的。

這裡的事情,變得更加複雜了。

不過眼下,狙擊手已經跑了,自己和魏行山出來找人,自然承擔著風險,時間久了營地里的人肯定會擔心。

林朔上前兩步,拍了拍魏行山的肩膀,意思是這裡差不多了,回去再說。

魏行山吸了一口氣,站了起來。

然後兩人不約而同地愣了一下。

魏行山蹲的地方,就在樹旁邊。隨著他站起來,林朔的目光上移,忽然發現樹上居然刻著字。

魏行山也看到了,他擦了擦淚水,然後一下子虎目圓睜。

這行字刻在樹的側面,之前兩人正面上山,注意力很快就集中在旁邊的灌木叢上了,沒看到。

另外兩人也下意識地認為,既然是狙擊手,那肯定會在離開前清理現場,不會留下什麼明顯的痕迹,沒料到樹上還會留字。

這顆樟子松上,歪歪斜斜地刻著七個漢字:

「魏行山,好久不見。」

林朔看清了這七個字,說道:「看來,他認識你。」

魏行山在震驚之後,神色又變得複雜起來,他沉默了一會,這才說道:「我們回去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禁區獵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禁區獵人 禁區獵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好久不見

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