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狂奔在大街上,速度比起以往快上許多倍,繃緊的小腿僵硬得發燙,刺人的風呼呼的刮開她的額發,吹涼她的臉頰。

一路上有認識的街坊在問她是否發生了什麼事,她分明是聽到了,卻直接忽視過去。

紅棕色短髮的少女額頭滑落的汗水早已流進衣領去了,還有一滴掛在睫毛上,她迅速的伸出手抹掉,完全沒減速。

木下優子的眼皮不安的跳動著,她的臉因為奔跑而染上了不自然的紅色,極速跳動的心臟壓得她快喘不過氣來,悶得發疼。

——想要快一點!再快一點!

她著急的往次元商店的方向跑,內心裡卻希望事情不要比她想象的還要糟糕。

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防止姐姐死亡,她根本無法接受這個失去姐姐的世界。

不……姐姐就算死了,靈魂也要跟她在一起。

木下優子從一開始就是這麼固執,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變得不像自己了。

或許這一直就是她的真面目也說不定……這樣可怕的自己,才能留住姐姐吧?

遠遠看到沒什麼異樣的次元商店,優子卻沒把心情放鬆下來。她一個加速,在進木門之後扳著木圍牆迅速轉了個彎,朝著庭院的方向走去。

她完全看不到有人在。

木下彌生不在這裡。

>>>

整一個並盛町有靈感的人,以及各種各樣的妖怪,都能感覺到那漂浮在空氣中,讓他們呼吸困難的可怕壓力。

和普通的威壓不一樣,泄露出來的靈力紅得暴虐混亂,沒有理智的攻擊所有弱小的靈感者和妖怪。

而在這樣惡劣的情況下,小狼一行人還為了承諾而戰。

戰況激烈,那罩住他們的方形結界變得破爛不堪,蠕動的青色透明界面被虛閃燒融,恢復原狀所用的時間比起一開始要慢上許多。

結界內幾人的皮膚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最嚴重的是個子最矮的少年,左手的皮膚隱隱發黑。

不過,被處理過的刀對那隻怪物的確造成了不小的影響。雖然它的癒合能力很強,卻也無法將傷口完全癒合。

再這麼下去,它很快就會狂暴的吧。

異世界來的旅客並沒有放棄,就算身上的肌肉發出不堪負重的「吱呀」聲,一旦放鬆下來就會失去握著刀的力氣……

為了承諾,必須要堅持下去。

>>>

遠處的壹原侑子慢慢的睜開她的眼睛,她的身前放著用來進入別人內心世界的道具,那一隻不響的鈴鐺在她意識恢復之後便輕輕的晃動起來。

「要來了。」她輕聲說道,看著她的四月一日呆愣的看著侑子小姐臉上略顯悲涼的表情,不明所以。

「什麼?」

穿著華麗的魔女並沒有理會四月一日呢喃般的疑問,她身上那繁複的衣袖上綉著大片的彩色蝴蝶,每一次走動,都像要飛走一般。

揮動著手臂的魔女把一塊布變成黃|色的小蝴蝶,小蝴蝶扇著翅膀,慢悠悠的停在魔女伸出的手指上。

「小狼,黑鋼,法伊,計劃有變,從結界里出來吧。」

帶著魔女傳話的蝴蝶悠閑的飛著,到達結界的時候,直接從蠕動著未癒合的結界洞中飛了進去。

侑子看時間差不多,立即在左下的地方開出同樣的小門,三位戰士不疑有他,快速的從結界中跑了出來。

沒了三人的擾亂,結界的崩潰速度愈來愈快,在不到30秒的時間內完全消失。

而在結界消失的那一刻,大虛背後的空氣被人破開,一隻蒼白的手伸出,迅速的將它帶進了那黑漆漆的世界。

一切都結束了。

「侑子小姐,這……」小狼疑惑的問道,他的眉頭緊緊的蹙著,嘴唇抿緊。

「世界上沒有偶爾,有的只是必然,」次元魔女說出她奉上一生堅信著的真理,長長的黑色卷睫毛遮住了紅色眼眸中的情緒,「先把羽毛還給小櫻吧。」

只要羽毛回歸了小櫻的身體,那麼這次交疊的幾個交易也算是完成了。

「但是……」小狼的懷裡放著小櫻的羽毛,他掏了出來,「木下小姐她……」

承諾還未完成。

「羽毛歸於原位,一切都會結束喲。」侑子小姐說出的話語總是那麼的含糊,她也沒講清楚原因,卻將方向準確的點明。

只要順著走就行了。

不過事情倒是不會那麼容易就結束,在小狼走進,就要將羽毛放回小櫻體內的時候,一個模糊的身影一閃而過,奪走了小狼手中的羽毛。

那是姍姍來遲的木下優子。

>>>

手中的白色羽毛帶給木下優子一種滾燙的錯覺,紅棕色短髮的少女手指微微顫抖著,碧綠色的眼睛帶著水霧,望向小狼一行人的眼光卻是兇殘暴虐的。

「滾開!」低沉沙啞的嗓音和之前元氣又活潑的模樣毫無相似之地,木下優子握緊羽毛,曾被姐姐修剪過的圓潤指甲狠狠的掐入手心。

她錯了。

錯得離譜。

早在一開始的時候,她就應該把這群人殺掉的!!!

都是因為她一時的心軟,所以她的姐姐才會躺在這冰冷的地上。

明媚的陽光燦爛得刺眼,照著木下彌生那張緊閉著眼睛的臉是如此的蒼白。原本帶著溫柔笑容的嘴角此刻如此的冰冷,木下優子輕輕的摸著彌生的臉,將泛著淡淡光芒的羽毛放在彌生身上。

沒有反應。

「姐……姐姐……彌生姐姐……?」

就算奪回了羽毛,木下彌生依舊是那副毫無生氣的模樣,沒有呼吸,沒有心跳,再也不會笑,再也不會在她賴床的時候喊她起床,再也不會溫柔的教訓她,再也不會牽著她的手一起去商業街吃新出的甜品……

木下彌生就這麼靜靜的躺在那裡,沒有生息。

>>>

只是暫時失去理智的人類比起由木下彌生變成的怪物更好解決,雖然下手的時候有猶豫過,但是小狼還是將哭得滿臉淚痕的少女打暈了。

少女那仇恨的目光依舊停留在小狼的腦海中,讓他久久無法回神。

手中的羽毛比起以往更要沉重,小狼不知道自己在未來還會經歷多少次這樣的情況,到底……還會難受多少次。

「不要想太多了,小鬼,」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黑鋼先生一手壓住小狼的腦袋,粗暴的揉了兩下,「去吧,還有人在等你。」

皮膚黝黑的青年側著身,露出不遠處正用擔憂的神色看著他的小櫻公主。

「謝謝,黑鋼先生。」小狼點點頭,拿著羽毛小跑過去。

這一次,羽毛順利的回到了小櫻的體內。恢復了些許記憶的淺栗色短髮少女昏睡過去,順勢倒在小狼的懷中。

混亂的一切看起來就這麼結束了,侑子也順勢收到了她應有的代價。

這幾天來拿到的東西不少,木下優子為了隱藏羽毛的位置以及得到短暫的力量,用一隻眼睛的視力作了交換。

木下彌生為了讓白崎順利的脫離黑崎一護,用了「存在」作為交換。

白崎為了讓彌生活著,交換了自己的斬魄刀。

「力量……收集得差不多了。」

不僅是木下彌生的事解決掉了,壹原侑子的那些事……也是時候該結束了。

>>>

木下優子大概是在一個小時之後醒過來的,她醒來的時候,自己不知道為什麼躺倒在這片荒地上,莫名其妙。

不過……說起來,今天好像是要上學的吧?

紅棕色短髮的少女沉重的掏出手機,她的校服上有一個秀吉做的隱蔽口袋,專門用來放鑰匙和零錢以及手機的地方。

奇怪……秀吉那傢伙好像對她從來沒有這麼細心過吧,居然還會幫她做校服口袋呢?

優子想了一會就沒想了,她頭疼的看著手機上寫著的時間,嘴角忍不住抽動起來。

呵呵噠,現在已經到了放學的時間了。

她到底怎麼跑出來的啊!要是一個不小心的話就會被管理風紀的雲雀學長揍了好么!

「算了……回家吧。」她慢悠悠的爬了起來,周圍一個人都沒有,只能聽到輕微的風聲,「就讓秀吉那個笨蛋幫我拿書包好了。」

有著碧綠色眼眸的少女眼也不眨的朝著家的方向走去,她一邊走,一邊摸著略顯酸痛的脖頸,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脖子怎麼覺得有點疼呢?

一旦追究原因,原本頭腦還算清晰的少女就覺得太陽穴在隱隱作痛,她乾脆將問題拋在腦後,看著時間給自家雙胞胎弟弟木下秀吉打了個電話。

剛彎起手指時,就發現自己的掌心有種刺痛的感覺,仔細一看,卻也沒發現自己手上有任何傷口。脖頸似乎也是這樣,摸起來也沒有腫脹的感覺。

倒是內心,有種空蕩蕩的感覺呢……

木下優子撫了撫心臟的地方,她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指,眼睛眨了一下,一滴水就落在了手背上。

「誒,下雨了嗎?」

她仰頭,卻沒有發現天空有任何想要下雨的預兆。倒是自己的眼睛好像有點濕潤啊……

優子抬手摸了摸臉頰,果不其然,摸到了一片水漬。

她莫名其妙的哭了,眼淚還止不住。

「真是的……」她發現自己的聲音似乎有些哽咽,逐漸的沙啞了起來,「怎麼就哭了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八章

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