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接受死亡的木下彌生,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處在次元魔女架起的結界當中,眼神朦朧迷茫。原本漂亮得似乎裝滿了一湖碧波的綠色眼眸空洞十分,幽幽一片。

她思緒也不清晰了,腦海中想到的也只是那些過往,大概是走馬燈……吧?

優子撒嬌時可愛的笑容,秀吉總是懂事得讓她心疼。爸爸媽媽在飯桌上疲憊卻溫暖的笑,隔壁家澤田阿姨正在晾衣服,小憂送給她的玩偶,蘭帥氣的將跟蹤她的變態打倒……

以及,白崎翹起嘴角,那顏色異常的冷金色眼眸,笑得囂張欠揍。

死前的回憶看起來真美好,彌生覺得自己該滿足了,可是心臟那卻傳來一陣陣討人厭的刺痛。

不管她有沒有後悔,一切都結束了。

胸前泛起了透明的漣漪,那一片畫著詭異花紋的羽毛慢慢的浮出,直至完全脫離彌生的身體。

失去羽毛支撐的肉體慢悠悠的晃動兩下,那雙漂亮的碧綠色眼眸徹底死去,再也倒映不出世界的色彩。

沒有傷痕,那一具肉體就這麼靜靜的躺倒在結界內,蒼白的臉迅速的泛起青色,看起來消瘦無比。

比起那身體,身體旁因為結界而被異世界旅行者們看到的靈魂,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凝結起一片又一片白色的骨質狀物體。

一大片白色蓋上了紅棕色長發少女的臉和額發,消散的衣物慢慢改變,紅白相交。

這是木下彌生第三次虛化,和前兩次比起來,這一次的虛化更加的完整。大概是真正脫離羽毛和肉體的壓制,這位瞬間變成只懂得吞噬的怪物巨大程度超乎所有人的想象,那磅礴的靈力毫不留情的衝出,似乎要將結界撐爆一般。

那樣的怪物絲毫沒有木下彌生的模樣,不溫柔,不理智,就如同彌生死去之前說的那樣,變成了虛的她就不再是木下彌生,而是一個只會吃人的怪物而已。

不管那群異世界的旅行者內心中有什麼樣的想法,他們都必須握緊手中的刀,給予木下彌生終結的一擊。

泛著淺淺青色的結界被大虛衝撞而亮□□點火花,靠得比較近的小狼護著自己心愛的女孩,讓她往後退了好幾步。

「公主,請小心些。」手中握著被處理過的武器刀,小狼棕色的眼睛內依舊認真無比。他想安慰流著淚的姑娘,卻說不出安慰的話來。

——那個人的確是因為羽毛而活,卻也因為羽毛而死。而這一切的源頭,則是羽毛的主人。

小櫻公主……心裡一定十分難過的吧。

結界抵擋不住大虛的大吼聲,它張開嘴,巨大的紅色圓球在嘴前凝聚,朝著擋住它前進道路的東西射去。虛閃和結界一同爆炸,將肉眼可見的青色透明牆壁炸出一個小小的圈。牆壁顫抖著蠕動,很快重新補完被打穿的部分。

「果然不簡單啊。」壹原侑子遠遠的看著四處射著結界,想要完全洞穿從中出來的大虛,感概似的說道,紅色的眼眸閃著意味不明的光。

「侑子小姐,東西已經搬過來了。」明明還需要上學,卻被壹原侑子以「有重要的事情」為由壓在店裡打工的四月一日搬來了對方想要的東西,氣喘吁吁的靠在大木箱旁。

「辛苦了,四月一日,」侑子小姐輕描淡寫的說道,眼睛依舊沒離開遠處的那片結界,「也該開始了。」

>>>

巨大的結界限制了大虛的行動,侑子小姐早在結界的左下方開了個小門,讓小狼、黑鋼以及法伊進去。他們早已商量好,消滅大虛由三人一起完成。就如侑子小姐所說的,那個怪物蘊含的力量十分巨大,想要完全滅掉,只是靠小狼一個是不行的。

三人一個接一個進入了結界,近距離看,大虛身上散發出來的壓力讓人難以承受,所幸的是它現在的注意力在結界上,似乎是與捆住它的東西扛上了,一點心思也不分給腳下的三個人類。

「喂,小鬼,」力量最強的黑鋼首先開口,他手中的刀很長,比他的人還要高,「不要猶豫,一刀解決!」

他們的戰術非常簡單,由黑鋼和法伊兩人當掩護,小狼當主攻,破壞這個怪物臉上那一片巨大的面具。

這是消滅虛的最簡單方便的方法。

小狼不是經過太多黑暗的他們,在面對木下彌生所變成的大虛之時,也會像小櫻一樣有著自責的心情的吧?

明明不是他的錯,卻總愛攬在身上,為自己找不自在。

——但是這才是小狼啊。

>>>

木下彌生與壹原侑子的交易有兩個。

一是幫助白崎,脫離一護的身體,成為一個個體;二是交還羽毛之後,讓自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她遲早要變成虛的。

而那樣的她卻不再是木下彌生這個人了,所以即使存在也是必要的。徒留下的記憶若是在日後變成傷害她在意的人的工具,那麼她的存在消失也是件極好的事。關於第一個願望所支付的代價太過沉重,沉重到彌生無法去面對。

死去的那一刻,理智全然消失,巨大的身體充斥著暴虐的靈力,腦海中只有「吃」的想法,不自覺的追尋人類的靈魂。

然後被結界擋住去路,理所當然的開始發怒。

這一邊的「木下彌生」以及異世界的客人們正敵對著,那一邊感覺到不對勁的木下優子從恍惚中醒了過來,發獃的時間讓她理清了早上那群人不對勁表情的含義,立即推開椅子站了起來。

「木下,你有什麼問題嗎?」禿頭的教師不滿的推了推眼鏡,壓抑著怒氣問道,而紅棕色短髮的少女如同做了個噩夢起來,呼吸急促得像剛跑完800米。

老師的話語拉回優子的思緒,她睜大眼睛,碧綠色的眼眸兇殘一閃即逝。

「抱歉,老師,我肚子不舒服去趟校醫室。」

沒等到那位教師的回答,木下優子立即狂奔而出,公然在走廊里跑了起來。

她的目的地是壹原侑子的次元商店。

>>>

空蕩的內心世界逐漸縮小,片片黑色侵蝕著頭頂的藍天白雲,最終變成漆黑一片,連腳下踏著的玻璃也浸入了那深沉的顏色中。

斬月被封,內心世界關閉,白崎木然的站著,手中拿著的是白色的斬月,冷金色的眼眸如往常一樣暗沉。

「白崎先生,」從天而降,整個人似乎散發著光亮的黑髮御姐赤腳點在黑色的平面上,如水般泛起淺淺漣漪,「這是最後一次了。」

內心世界已然消失,壹原侑子再怎麼厲害,這也是她最後一次到來這個地方。而她的工作也將在這一次完全結束,至於白崎能不能趕上,結束之後對那人的存在還有沒有記憶,壹原侑子完全預料不到。

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的事情她都能做到的。

「麻煩你了,」白崎難得禮貌的說道,他聲音意外的沉,聲音中如雜音一般絮亂的味道漸漸消減,「那邊已經開始了?」

「是的,」侑子小姐漫不經心的說道,「離結束還有一段時間,能趕上的。」

白髮的少年沒有應聲,頭也不抬的看著腳下亮起的魔法陣,似乎對壹原侑子的話一點也不在意。

壹原侑子也不生氣,反而發出輕笑聲。

「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商人啊。」

既然收取了代價,當然要儘力實現顧客的願望。

>>>

他並不是不生氣。

對於那個自作主張,以為這樣對所有人都好的笨蛋,白崎氣得腦袋都要燒起來了。

他們之間還有著若隱若現的聯繫,白崎隱約能感覺到那頭的靈力如燃燒般的熾熱。但是現在的他卻什麼也做不了,當然,他不會一直什麼都不做的,自己的女人當然要自己教訓,別的人要是欺負了,那可不是簡單的一句道歉能說的了。

白髮的少年並不是好人……不對,是好虛,他想做的東西能做的絕對會做,也不會因為誰而手軟。木下彌生那個蠢貨確實是個特例,大概是因為她體內有了白崎的靈力吧,白崎對她的容忍度特別的高,而且那種似乎要讓人上癮一般的好高越升越高,到了白崎無法控制的地步。

其實白崎一開始是想要殺了木下彌生,才給她靈力的。

沒有真正靈體,也沒被世界承認的白崎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將木下彌生的靈魂偷換成自己的。這樣的方法雖然耗時,卻不冒險,斬月一開始也不同意白崎這麼做。

斬月當然不會同意,白崎離開了之後,黑崎一護體內的力量便不會均衡,只會毀掉那個15歲的少年而已。

不過白崎可不是心軟的黑崎一護,他們可以說是完全相反的存在。強硬、無感情就是他的標籤,不過這種「標籤」在認識了木下彌生之後就開始變了。

白崎從未在意過這種感情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他尊崇心中的慾望,就像千萬個虛一樣,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木下彌生能和壹原侑子交易,他白崎也是可以的,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去做了。

那個面容精緻的紅棕色長發,碧綠色眼眸,嘴角總是翹著,就算面無表情看起來也像笑著的少女,即使是死,也必須死在他的手上。

因為,木下彌生的命是他白崎的,誰也不能拿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七章

9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