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存在」對於一個人來說,是十分重要的東西。支出的代價就是將這人的過去、現在以及未來全部剝奪,只剩下裝著一個人記憶的空殼。

用「存在」來交換「存在」。

白崎得到了行走在這個世界的權利,不需要藉助黑崎一護的身體,也不用和任何人結下契約得到短小的實體化時間,他現在就是一個名為「白崎」的虛。

將木下彌生帶進了虛圈之後,白崎被她折騰得氣喘吁吁。新生的虛精力十足,破壞力又強大,毫不猶豫的張大嘴巴吐出一個又一個虛閃,將附近的山丘夷為平地。

「嘖。」白崎略顯輕鬆的表情到後來就變成了苦瓜臉,眉頭緊緊的皺起來,細薄的唇抿起,臉拉得老長。

這並不是白崎第一次見到木下彌生虛化了,只不過那一次還算是人形,這一回直接變成全身包裹著白色盔甲般的大虛。體積也變大了不少,要制止她的動作所花費的力氣可不是說著玩的。

同樣是失去理智的情形,木下彌生的實力卻翻了一番,白崎打著打著,就紅了眼按著彌生開始真正的毆打。

被揍得沒力氣反駁的非理智·木下彌生·虛最終被打怕了,沒再試圖挑戰比自己強的人的威嚴。

只不過……就算消停了,變回了類人型戴著面具的虛,她卻也不是以前的木下彌生了。

>>>

虛圈的生活很單調。

漆黑的天空,上面掛著的彎彎的月亮,一片荒蕪的地表,飛揚的沙塵,光禿禿的樹丫。記得自己曾經是人類的彌生虛乖巧的跟在前方穿著白色死霸裝的白崎,面具中外露的碧綠色眼眸染上漆黑的色彩,變得更加深沉。

她擁有著人類時的記憶,在感情上卻如新生般懵懂。

「走快點。」白崎冷著臉說道,他望著前方一片荒漠,心情更惡劣了。

後面的那個女人並不是他認識的那個,但是嚴格上來說,卻又是他喜歡的那位。

擁有木下彌生的記憶,擁有木下彌生的過去,擁有木下彌生的名字,就是沒繼承那位笑得溫柔可人的女孩子那讓人溫暖的感情。

這不是木下彌生。

正是意識到這一點,白崎現在才會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她。失去木下彌生一部分的「木下彌生」並不完整,可以說是新生的另一個存在。他本來早該知道到這一點,但是卻還是在事實發生之時露出驚愕的表情。

「木下彌生」尊崇弱肉強食的原則,對能夠將自己按在地上暴打的強者的命令一絲不苟的執行者,對方身上有著和她相似的味道,他不由的想起之前的一幕——

「父親。」被教訓了一頓的彌生虛十分乖巧的站著,手肘兩邊為戰鬥而張開的鋒利翅膀片層層收起,並且心甘情願的說出這樣一句讓白崎差點吐血的話。

「誰是你父親啊!」少白頭人形虛氣急敗壞的大喊,蒼白的脖頸上蹦出一條條青筋,「不要亂喊啊!」

由愛人變成父親誰想要啊!

彌生虛迷茫的抬頭,與那雙冷金色的眼眸對視不過0.1秒,立即垂下眼睫毛,望著地面表示自己的無害。

她不懂為什麼白崎會是這個反應,但是按照她自己看來,白崎的確是自己這身靈力的源頭,是創造彌生虛的強者,稱他為父親……哪裡不對嗎?

——這當然不對啦!

並不是所有虛都沒有感情的。

越強大的虛,就越會按照自己的行為做事,就像黑崎一護曾經對上的第六十刃,那個藍毛的傢伙擁有突出的「暴躁」情緒,並且還會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動,喜歡怎麼做就怎麼做。

第四十刃,雖然一直表現得像個沒有感情的樣子,卻自帶「毒舌」屬性,對於弱者一屑不顧,在臨死前海留下了讓人莫名其妙的笑容。

雖然機會渺茫,但是白崎打算讓彌生虛繼續進化,希望她能恢復曾經擁有的感情。

之所以說機會渺茫……則是因為進化需要吃掉其他虛,把它們當作自己的養分。當然,繼承的不止是虛的力量,還有虛的負面記憶,甚至是感情。

這樣一面,作為純粹的「木下彌生」受到外部記憶的衝擊,會變成怎麼樣的性格基本是預料不到的。

可是現在這副死樣子……喊白崎「父親」……

誰接受得了啊!

所以他現在,正在找能下去地下「大虛之森」的路。

>>>

大虛之森在虛圈的地下,但是並不是打穿了地面就能下去的,白崎好不容易找到能下去的流沙空地,冷著臉拎著彌生虛的衣領穿過了白色的沙子。

在不斷下落的昏暗環境中,一棵棵高大的樹木穿透了整個地底,將自己的枝椏放在虛圈地表上。

看不出年齡的樹木沒有一片葉子,乾癟得只剩下外長的樹榦。枯枝般的樹椏在下落的衝擊之下,發出清脆的斷裂聲。

彌生虛那雙漂亮的綠眸在如夜的地底微微發亮,她遠遠眺望著不遠處一個個高大雄壯的大虛們,面無表情。

「將你看到的,除了我之外的虛吃光。」白崎在落地的第一時間就發出這樣的命令,他伸出手,黑色指甲的蒼白手指一揮,急速形成的攻擊在瞬間將撲上來的虛消滅。

冷金色眼眸的白髮少年居高臨下的看著彌生虛,身上的白色死霸裝和膚色相襯,幾乎要融為一體。

作為彌生虛的力量之源,即使在一開始她曾經不自量力的挑戰過白崎,卻也無法反抗他的命令。而且作為一個剛脫離肉體的虛,她的起|點比平常的虛要高,卻也需要不斷的提升自己。

她的意識在追求著力量。

類人形的亞卡丘斯彌生臉上的面具將她的頭部完整的包裹起來,外露的碧綠色眼睛和以前一樣漂亮。那一頭長到腰部的紅棕色長發柔順貼服的散在肩部,手肘兩側的骨片一層層的散開,骨質的細長雙腳如鳥爪,白色的爪子緊緊的抓著地面。

她的虛洞在左肩的位置,透過虛洞,能隱約看到她背後張揚的紅色羽毛一樣的衣服,囂張的纏繞著她的腰部和腳踝。

為了力量,她需要不停的吞噬同類,將那些虛的靈力吸收,變成自己的力量,直至突破現在的自己,成為更高級的存在。

在大虛之森中,和彌生虛實力相當的亞卡丘斯少之又少,附近基本上都是些普通虛和沒有意識的大虛,想要進化的話,則需要吞噬大量的虛之力。

白崎選了一棵較高的樹,在樹木的分枝上靜靜的看著下面的廝殺。

那一張有著尖銳針刺的面具遮擋了彌生虛的面容,白崎在毆打她的時候刻意避過了那張面具。如果在彌生虛自己沒能打破虛和死神之間界限,在破面之前面具被毀壞,那麼彌生虛的實力就會止步現在的程度,再也不會增長。

而且靈力的流失還會讓她變成其他形態。

>>>

虛圈沒有時間可言,而大虛之森更加,連照明的月亮也沒有。可即使如此,彌生虛需要進化的時間也不會短,這絕對是一個長期的戰鬥。

當然,讓白崎乖乖在一旁呆著看是不可能的。

「彌生……去現世吧。」白崎知道只是單純的進化,木下彌生恢復以前那副樣子機會渺茫,如果去現世看看那些她認識的人,機會可能會更高些。

彌生虛變得很少話,不斷吸收其他虛的靈力,糅雜融合,也只是讓她內心更加茫然而已。

說到底,虛這種生物,擁有虛洞就是感情缺失的證明。

只不過,聽到「現世」一詞,彌生虛的動作稍慢,幾個跳躍間,就到了白崎站著的那根樹枝上。

「……我不想去。」彌生虛隔著面具說出的話語和以前相比,更加粗糙,厚重的白色面具遮擋了所有表情。

她明確的表示自己不想去現世的意願。

白崎詫異的挑起眉。

「為什麼?」

幾乎所有的虛都喜歡去現世,在現世能找到好吃的人類靈魂,如果吃到了有靈力的人類或者死神,那麼自身實力就會更上一層。

即使變成了虛,體型依舊嬌小的少女之靈扶著樹榦的手微微用力,那尖銳的黑色指甲刺破了乾癟得樹木。

「我不知道,」彌生虛自己也覺得奇怪,內心裡不知怎的充斥著拒絕前往現世的念頭,「但是……」

記憶中,她的本體木下彌生曾微笑著對魔女說出,自己為什麼不想變成虛的原因。

『如果我還留下存活的機會,那樣我做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變成沒有感情的怪物,吃掉自己生前最在乎的人,一想到這種可能性,我就覺得自己罪無可恕。』

說出那樣話語的少女,到底帶著怎麼樣的表情呢?

那一定是……十分痛苦的吧,她的聲音,聽起來就像在哭泣一樣,整個世界都開始顫抖。

『所以……我必須死掉。』

但是,現在的「木下彌生」被白崎橫插一腳救了下來。

彌生虛的回答並沒有冒犯到白崎,他的嘴角弧度反而往上揚了幾分,暗夜中的冷金色眼眸微微發亮,「隨便你。」

「謝謝,父親大人。」

「不要叫我父親!」一聽到這個稱呼白崎頭都大了,「直接喊我的名字。」

彌生虛猶豫了下,「白崎……大人?」

白崎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蒼白的臉在昏暗的環境看不太清楚,嘴角彎起的弧度更奇怪。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麼我就幫你一下吧,」頭髮幾乎和皮膚一樣白的少年伸手,撐在彌生虛背後的樹榦上,另一隻手輕輕的附在彌生虛的面具上,「張嘴。」

洶湧的靈力直接衝進了彌生虛張開的嘴中,紅色如火般照亮了整個空間。

他將身上一部分靈力塞進彌生虛的體內,加速她的進化。

本性殘暴、好戰的少年,只是想看到自己喜歡的人能夠對他再次露出溫柔的笑顏。乾淨的碧綠色眼眸裝滿他的倒影,就像那時候在夢境中,如羽毛般幸福又輕柔的眼瞼吻,以及那句說出來,卻還沒來得急用行動證明的話語。

不過不需要擔心,未來的時間,還有很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九章

9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