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越接近11月,彌生的心情就越急躁,她的生日在11月1號,過了之後就是16歲了。她的國家十分有趣,明明16歲就可以結婚了,但是成年禮卻在20歲。而彌生已經預料到自己不會過那樣的節日了,她能過16歲生日,已經很滿足了。

況且她的事情還沒做完,也不知道空座町的戰鬥會持續多久,要是異世界來討要她體內那份力量的人在這期間過來的話,她該怎麼辦呢?

木下彌生並不知道,未來的事情還說不定。不過在這期間,還是清楚一下隔壁澤田家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作為木下家的長姐,彌生覺得自己有資格為自己的後輩著想,尤其是這個後輩是她妹妹,更加需要管了。彌生可不想在自己死時還在操心優子的事,也不願在優子在日後走上歪路。

彌生已經固執的認為澤田家從事的行業不為人知,而且是對優子的前途產生影響的行業,看今天晚上的事就知道了。那個爆炸頭小鬼身上的炸藥味可不輕,連這麼小的孩子身上都藏著這麼危險的東西。

優子……應該不會這麼傻,背著她走上了歪路吧?

躺在床上的少女翻來覆去睡不著,最終,她還是掀開了薄被,換了一身方便行動的運動服。

她決定翻牆到隔壁澤田家,夜襲澤田綱吉……呸呸,不是夜襲,只是夜間交談而已,想必那樣的少年不擅長說謊,在她的威嚴(暴力)之下,應該會和她吐露真相的。

這麼任性的想好之後,彌生打開了自己房間的窗戶,直接跳了下去。

>>>

夜晚的並盛十分安靜,這裡的住戶一般都是良民,就算不是良民也早就被煞神雲雀恭彌教訓過一番了。那位愛校的據說和彌生同齡的少年將並盛町划作自己的地盤,一看到非法的事件當即打擊不給任何人解釋的機會。

那些受過他教訓的人們全部學乖了,夜晚出去溜達的人也少了許多,一個個當起了作息正常的普通人。

正是這樣的環境,讓攀爬跳躍的彌生更加的小心了,她不知道那位體術厲害的里包恩先生耳朵有多靈敏,只能小心為上。

如果是平常時候,這麼點小距離,這麼點高牆,對彌生來說都不是事,但是要保持最大限度的安靜,難度就加深了很多。

有時候彌生也會聽到優子抱怨,說隔壁的廢柴綱又熬夜遲到了。

可想而知……那是個怎樣的男孩子。

很有可能在通宵打遊戲呢。

嘛……彌生不太喜歡熬夜的人,優子和秀吉都被她教導得作息良好,不過她管不著澤田綱吉的事,說實話,雖然做了這麼多年的鄰居,不過因為彌生的形象和澤田廢柴形象差太遠了,而且年級也差了兩年,兩人基本沒什麼話題。

熟悉程度也只是點頭之交而已,因此彌生做起夜襲的事情,根本就沒有絲毫的內疚感。在她現在的心裡,優子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事情靠邊站吧。

給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之後,彌生快速的到達了澤田綱吉家的庭院,她的氣息收得很穩,呼吸也漸漸的和空氣融合在一起,一般人無法察覺到她。

雖然和澤田綱吉不熟,但是他的房間具體在哪裡,彌生還是知道的。她繞到了澤田房間之下,幾個跳躍就到了窗戶旁。

窗戶鎖上了,彌生猶豫了一番,最終還是沒選擇將窗戶破壞掉。她最近花的錢有點多……賠一扇窗的玻璃還是能賠的,但是她不想這麼做。

於是她伸手敲了敲窗戶,窗戶上拉著窗帘,擋住了從裡面射出來的幽幽光芒。之前在下面看不清,一旦持平,彌生就十二分的肯定澤田綱吉絕對沒睡,即使沒在打遊戲,也一定是在看動畫,或者躲在被窩裡看漫畫。

敲了窗戶幾分鐘之後,窗帘終於被慢悠悠的拉了開來,露出澤田綱吉那張受到驚嚇的臉。

可憐的少年人被窗外那雙綠油油的眼眸嚇得後退了幾步,他仔細一看,才發覺這雙眼眸的主人,是隔壁木下家的姐姐木下彌生的。

還好不是什麼妖怪之類的……

澤田綱吉首先鬆了口氣,隨後一顆心又起伏起來。

不、不對啊!木下姐姐來他這敲窗戶幹什麼啊!

>>>

現在大概是在晚上11點,彌生出來的時候沒有看鐘,她現在來到了隔壁澤田家澤田綱吉的房間,正和對方相對無言的坐在地板上。

首先,澤田綱吉開始弱弱的提問,「那個……木下姐姐,你過來——」

「因為我有疑問,」彌生打斷澤田綱吉斷斷續續的話語,正經的回答,眼睛掃了眼四周,卻沒發現里包恩的存在,「里包恩先生呢?」

彌生對強者一般都會使用敬稱,等混熟了……混熟了之後另外算,就像對白崎一樣,從一開始彌生就尊敬不起來。

因為那是一個無藥可救的逗比,不說也罷。

「額,」澤田綱吉擦了擦臉上的汗,他這一年來改變了許多,在面對強勢的隔壁家姐姐時,還是忍不住縮手縮腳的,「不、不知道。」

——撒謊。

木下彌生一眼就能看出來,她沒揭穿,而是幽幽的嘆了口氣。

「看你這樣子,你應該也知道你們組織做的那些事吧?」她開始不懂裝懂,說出的話語隱約的表現出自己對澤田他們做的事情摸得一清二楚,其實她什麼都不知道。

其實彌生這般有恃無恐,很大原因是外頭有個守護神一樣的狒狒先生在。作為彌生信任的妖怪先生,狒狒對彌生真的非常好,十分照顧她。

畢竟狒狒先生還是能人類化的,面對這群沒什麼特異功能的人類,即使只有彌生一個也能將他們打敗。

哦,這個念頭在很久之後才被彌生推翻,那時候她才意識到,普通人類也是很可怕的。

現在先不說,回到了空氣冷凝的澤田綱吉的房間,他回答的聲音更加斷斷續續起來,音量也慢慢增加。

真是……說謊的樣子一眼就能看出來了。

彌生莫名的對澤田綱吉增加了一絲好感,她嚴肅的面容鬆懈下來,彎起唇露出一個乾淨的笑容。

「騙你的,」她笑眯眯的說道,碧綠色的眼眸盛滿了愉悅的閃光,「我只想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那雙長睫毛覆蓋下的瞳眸認真的看著澤田綱吉的眼睛,眼神不似一般人,卻又不過分犀利。

澤田綱吉緊張得手心冒汗,心臟瘋狂的跳動起來。

>>>

澤田綱吉以及他的老爸澤田家光,是義大利黑手黨彭格列的成員。

本來這些事情澤田綱吉不應該說出來的,但是對面木下彌生的眼神太過可怕了,而且她的出發點是為了優子,在硬與軟的交替下,澤田綱吉很快就敗下陣來。

最近的事情很多,關於彭格列的,關於繼承者的,像木下姐姐這樣隱藏得很深得高手來說,很容易就能調查清楚。澤田綱吉得掙扎只是無畏,他直覺木下姐姐不是壞人,被脅迫的說出了真相。

「……優子也是你們的成員嗎?」木下姐姐的聲音很輕,她意外的沒發怒,而是異常鎮定的繼續發問。

澤田綱吉根本不知道,木下彌生的腦袋都快炸了,她腦海中的東西在拚命的翻騰著,攪得現下得心情就像火山爆發一樣。可是她要強忍著這樣的心情,繼續從澤田的口中套出更多的信息。

「不,她不是,」澤田綱吉立馬說道,他撓了撓頭,棕色溫暖的眼眸帶著濃烈的愧疚,「雖然她什麼都知道……但是她沒打算加入我們。」

他說的是真的,木下優子和他們混在一起,只是和里包恩做了個交易而已,那個交易是什麼,澤田綱吉完全不知道。

「真的……?」彌生的怒氣就像氣球一樣,一下子就漏掉了,她獃獃的反問,摸不著頭腦,「是優子自己說的?」

「就是這樣。」

彌生以為優子又在她不注意的時候儘是選些麻煩的事情鑽進去,沒想到現在優子也知道自己想走的是怎樣的路。她清楚的記得優子想要學習強勁的體術,是為了彌生自己。

優子知道的未必比彌生少,可是她什麼都不說,在壹原侑子那用什麼交換了彌生的清醒,木下彌生從來沒去過問。

她鬆了口氣,卻開始惆悵起來。

「那個……木下姐姐還有什麼要問的嗎?」澤田小心翼翼的問道,棕色的刺蝟頭跟著他的輕微移動而抖動起來。

「啊,沒有了,」彌生擺擺手,站了起來,朝著澤田綱吉鞠了個躬,「抱歉,綱吉君——呃,我可以這麼叫你嗎?」澤田綱吉受寵若驚的點頭,「這麼晚打擾你了,我先離開了。」

她繼續爬窗,一腳踏上了窗檯,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轉過頭,認真的告誡澤田綱吉。

「綱吉君,不要太晚睡啊,」她的語氣就像一個普通大姐姐在教訓不懂事的小孩子,「遊戲漫畫什麼的可以明天玩,但是睡眠時間可不會因為你的玩耍而增加的哦?」

彌生說的是澤田綱吉每天早上風風火火跑去上學的事。

澤田綱吉尷尬的乾笑應聲,目送著彌生離開的背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8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