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立起結界之後,夜晚的騷擾果真少了,偶爾一些較為高級的妖怪前來襲擊的時候,狒狒先生總是替彌生處理得乾乾淨淨的。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平時也太過無聊了,那些妖怪也只能充當他的玩具讓他鬆鬆筋骨。

……年紀這麼大的妖怪玩什麼玩具呢。

木下彌生在內心默默的吐槽,她最近能睡上好覺,這多虧了花開院柚羅和狒狒先生。柚羅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就是有時候看起來有點呆,彌生偶爾也會去浮世繪町逛逛,探望一下這位樂於助人的小姑娘。

其實去浮世繪町,最關鍵是這地方是狐狸父子開的關東煮攤位最常來的。彌生雖然沒遇到,不過她還是蠻開心的,除了狐狸家的關東煮之外,良太貓家的甜品也很好吃。

彌生除了享受人生之外,也會盡量打聽一下空座町的戰況。在她找到了黑崎一護之後,空座町的戰爭也就慢慢開始了。她沒那麼大的勇氣跑進去,裡面的死神和虛大多都比彌生要厲害。

畢竟她現在只是個人類,而靈體一出竅就會變成無感情無記憶的虛。她可不想早早就結束了在人類世界的生活,她不該在這時候失去性命。

空座町的戰鬥也只是偶爾發生而已,但是這個偶爾是不分時間地點的。彌生一邊聽著店面中的小妖怪的討論話語,一邊漫不經心的吃幾顆紅豆丸子。

她現在在良太貓的店鋪中,狒狒先生和她一起過來的。這邊地方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有什麼事情都能快速掌握。

想不到妖怪和人類一樣的八卦呢……

不過這些都與她無關了,她只是想知道戰鬥什麼時候結束,差不多時間,她就可以去空座町了。反正上一次去已經被那個金髮妹妹頭髮現了不妥的地方,現在他們的外部鬥爭讓他們管不上彌生的事。等到戰鬥結束,一切也就說不定了。

「狒狒先生,我一直都想知道,只有空座町有負責的死神嗎?」彌生突然想起自己一直想問的問題,明亮的雙眸望向了戴著面具的妖怪。

妖怪狒狒先生兩鬢上的白色緞帶和黑髮交織在一起,他攏住了往前飛的長發,「不,一般來說,每個地區都有一個負責的死神。」

他輕描淡寫的說道:「只不過,浮世繪町這邊是我們奴良組的地盤,不需要死神對我們的地方指手畫腳,而你們並盛町……」他聲音停頓了下,似乎在組織語言,「也有知道死神和虛這種東西的人類組織,他們拒絕死神的監視。」

彌生剛拿起筷子夾了一顆丸子,聽完狒狒先生的話語之後,驚訝的鬆開了手,白色的丸子在桌上彈跳了兩下,滾動起來。

「……什麼意思?」她訝異的放下筷子,眉頭皺了起來。

並盛町,有什麼人類組織居然知道死神和虛?彌生根本不知道這回事,她的身邊事情也算是多了,敏感度也隨之上升,卻似乎依舊習慣性忽略某些事。

例如隔壁的澤田家的事情。

>>>

10月中旬的天氣已然變冷了,街上的女孩子穿得也比以往要多。吹來的風微冷,彌生呼出一口濁氣,攏了攏身上的薄外套。

前天澤田綱吉的生日剛過,木下一家有幸受到邀請去替他慶祝生日。當時彌生就感覺到澤田家的不對勁了,但是彌生自己沒去計較。優子那時笑得很開心,和一干人等也相處得很好。

所以彌生也不太想干預優子的生活。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她覺得澤田一家的人可能知道些什麼,如果能得知關於靈魂這一部分的東西那就更好了。

剛好,澤田家的那位神出鬼沒的父親澤田家光叔叔在澤田綱吉生日的前一天回來了。彌生在澤田生日當天瞄了幾眼那位叔叔,發現對方不像是普通人,雖然氣勢之類的有收斂,不過彌生很輕易的就能聞到他身上的火藥味和血腥味。

現在聯想起來,倒是對澤田家參與的組織有一定的認識了。彌生十分肯定隔壁澤田家與組織有關,畢竟並盛町最古怪的人類絕對非他們莫屬,除了那位並盛煞神雲雀恭彌之外。

得知的線索實在太少了,彌生也不願意冒險去接觸那群人,而她現在最擔心的則是深陷其中的優子,她不知道優子對澤田家的組織知道多少,能不能及時抽身。

前幾天剛結束了並盛的襲擊事件,連那位煞神也被人送進了醫院,吵得沸沸揚揚的,連彌生這樣忙著跑到浮世繪町的人也耳有所聞。

剛回到家就聞到了飯菜的香味,是秀吉準備的晚飯。彌生最近回家晚,晚飯都是秀吉來搞定的。自從秀吉和彌生坦白了想去文月學院上學的事情之後,彌生就不大愛管他的學習情況了。

文月學院離家不近也不遠,這學校打出了新型教學方式的招牌,對一切敢於嘗試的學生表示歡迎,成績什麼的也不重要。

所以秀吉還是能上這樣的高中的……

「我回來了,」依舊是打開家門的第一句話,彌生單手扶著牆壁,另一隻手熟練的脫掉鞋子,換上了室內拖鞋,「優子還沒回來嗎?」

狒狒先生像往常一樣跑到屋頂去幫彌生守護整個木下家,暗地裡處理了許多不自量力的妖怪。彌生也想過讓狒狒先生晚上在客房睡的,但是他說不習慣睡在西洋床上。

「優子姐姐在澤田家。」秀吉頭也不回的說道,翻炒菜式的手法異常的熟練。

自家的弟弟秀吉什麼都好,就是長得太過女人了,明明已經過了15歲生日了,依舊一副秀氣女孩子的模樣。彌生覺得很有可能是因為雙子是早產兒的原因,她的生日和雙子的生日相差不到一年,體格看起來也差不多。

「都快到飯點了,」她拎起自己的書包,抬頭看了眼掛在大廳上的鐘,「我一會過去把她叫回來,你一個人可以嗎?」彌生問的是做飯的事。

秀吉連忙應了聲。

>>>

澤田一家即使在夜晚也十分的熱鬧,小孩子的歡笑聲與少年人的惱怒聲混雜在一起,讓人頭疼。

彌生站在澤田家院子外的鐵門外,剛推開未上鎖的鐵門,迎面而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

她睜大眼睛,身體比思緒行動得更快,手下一揮就將那東西打到了天上去。

「轟隆——」襲擊彌生的東西似乎是什麼炸藥類的東西,爆炸聲很大,大得裡面玩耍的人,除了那位依舊在哭泣的小鬼之外,全部呆愣在地。

他們不是被聲音嚇到的,而是被彌生的快速反應給嚇到了。

「姐、姐姐!」最先回過神來的是優子,她懷中摁著不住哭泣的爆炸頭小鬼,一臉驚愕。她懷裡的小鬼則是不甘心的掙扎著,哭泣聲「嗚嗚嗚」響起,混雜不清。

見彌生把視線放在她手中的小孩子身上,優子下意識更用力的按著,又在彌生皺眉的那一刻扯起難看的乾笑,一把拎著流著鼻涕眼淚的小孩,扔到了澤田綱吉身上。

可憐的澤田綱吉手忙腳亂的接住,手捂上了小孩子的嘴巴。

「……你們在玩什麼,」彌生僵硬著一張臉,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她抬頭看著有些灰濛濛的上空,「剛才那個……是炸彈?」

她對兵器之類的不熟悉,只得模糊的給出一個疑問。

是不是炸彈其實沒什麼所謂……但是那樣的東西,絕對是會威脅到普通人類的東西吧?

「不不不不!不是不是!」優子還沒回答,澤田綱吉就解釋起來了,「那、那只是煙花!對,就是煙花!新型的!」

優子也立即附和起來,彌生面無表情的看著澤田家庭院一圈,目光與一旁cos花盆的小孩子對上。這個小孩子她記得是里包恩,之前彌生一直以為他是個妖怪,但是這個想法被狒狒先生推翻了。

這只是個中了詛咒的可憐人類,估計那些身法什麼的都是他在漫長的時間內學來的。

彌生將里包恩當作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孩子,從來沒想過這個小孩子其實是一個老男人變成的,她的思維畢竟還沒突破天際,沒能想到這一方面。

「哦,這樣啊,」彌生乾巴巴的回答,一副不信任的模樣,不過她沒追問,頂多半夜的時候不睡覺,跑到澤田綱吉那追問一番就夠了,現在還是留點面子給優子吧,「優子,回家吃飯了。」

聽到彌生話語的優子鬆了一口氣,她身邊的澤田綱吉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張嘴的那一刻,優子快速的踩了他一腳。

「是~姐姐我們現在就回家吧!」她笑容甜美,看不出一絲異樣,小跑著到彌生身邊,親熱的挽住彌生的手臂。

彌生猶豫著側著身,那邊的澤田君還在痛苦的叫呱呱,抱著可憐的腳跳動著。

「澤田君……沒事吧?」她問道,隨後用不贊同的眼神看了優子幾眼,「你可不能這麼欺負人啊。」

優子調皮的吐吐舌頭,乖巧的應了聲。

她欺負澤田綱吉的時間多著呢,現在這種時候和姐姐頂嘴根本沒必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

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