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距離夜襲已經過去三天了,優子開始早出晚歸起來,彌生一直找不到機會和優子談心。她本來是不急的,但是被狒狒告知優子這幾天晚上都會大半夜跑出去之後,她就開始著急起來。

她甚至打算在今天晚上跟著優子一起出去,卻在最後關頭冷靜下來。

木下家的長姐對自家的妹妹管理得太多了,狒狒先生也一直在勸說讓彌生冷靜下來,思考對策。彌生聽從了,最後發現,她似乎太過喜歡干涉優子的生活了。

優子要做什麼,想做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彌生就像一個扯線玩偶師一樣,意圖掌控優子的一切。

彌生靜了下來,她發現自己心態的不對勁,心情不太好。

以前的彌生根本不會管這麼多的,她甚至不會在飯桌上問優子今天去幹了什麼。噢,現在也不會,但是現在她會暗搓搓的在暗地裡跟蹤木下優子,用的理由就是怕優子做傻事。

其實她自己也差不多……根本沒資格這麼說優子。

木下彌生頭疼的捂住了額頭。

「你的心情就像父母一樣,」看到彌生那張稚嫩的臉上出現煩惱的表情,一旁的狒狒反而輕笑起來,「想知道自己的孩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生怕他們受到危險。」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臉慢慢的紅了,又是怒又是羞。狒狒先生說得沒錯,不過情感上還是很難接受的。一會之後,彌生終於記起了狒狒先生也是做父親的人,臉上的熱氣終於平復下來。

她認真的發問。

「那我該怎麼辦?」

狒狒先生咳嗽了兩下,他可沒什麼好意見。他和猩影那孩子亦父亦友,相處和普通父子有一點差別(他參考的奴良二代目和三代目的相處),不知道這樣的教育是否適合彌生現在的情況。

他想了會,最終還是將自己的方法說了出來。

「彌生……將自己的心情和你妹妹說說看?」一個多月的相處,讓狒狒十分清楚的認識到彌生那固執的性格,她不習慣對別人打開心扉,在面對自家妹妹時,這種不習慣很可能會激起妹妹的反抗之心。

「自己的心情……」彌生沉吟了好一會,「我、我試試看吧……」

>>>

嘴上說得容易,可是真正嘗試起來的時候,卻異常的艱難。

就像彌生的內心,她多年習慣很難改變,如果不是狒狒先生一直在她身邊鼓勵著她,估計這場交談又會不歡而散吧。

「優子……其實你不用做那麼多事的,」彌生內心在掙扎,她覺得自己不說出真相會比較好,在木下家享受安靜的時光似乎更加好,可惜的是,她的狀況被優子得知,因此事情就變得複雜起來,「我沒事的。」

話語在肚子里轉一了圈,最終變成了這麼莫名其妙的短句。

木下優子那張與彌生相似的臉出現了短暫的呆愣。

「姐姐想說什麼?」短髮少女喝著溫度剛好的紅茶,這是彌生泡的,是優子喜歡的味道,「我做了什麼事嗎?」

明天就是11月1號了,剛好是彌生生日的時間,而這段時間一直在忙碌的優子也停息下來,彌生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更害怕優子會捲入更大的危險中。

彌生知道之前優子在忙碌著什麼,她雖然沒有跟蹤優子,但是偶爾抓到一些小妖怪,彌生還是會詢問的。而且狒狒先生也打聽了一些消息,說是隔壁家的人在打擂台比賽什麼的。

既然優子是旁觀的那個,彌生就丟下不管了,一直到了現在的時間。

「優子不會加入黑手黨吧?」彌生深吸了口氣,直入主題,說出的話語讓喝紅茶的優子嗆到,連忙咳嗽起來。

優子震驚的睜大了眼睛。

「姐姐——你怎麼知道的?」

「總之我是知道了……」

「一定是廢柴綱那傢伙!」

「嗚啊!優子你冷靜一點!紅茶杯要碎了!」

好不容易讓優子冷靜了下來,彌生認真的心態又被削弱了幾分,她直起的腰肢都開始彎起來,有氣無力的靠在椅子上,一下一下的用刀切割著碟子上的一小塊蛋糕。

「我只是想知道,優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彌生輕聲問道,小刀碰到瓷器的聲音十分悅耳,打破靜謐的氛圍。

優子抿著唇點了點頭,「我知道,」她倔強的反問,「那姐姐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談話到了這個地步,就快要爭鋒相對起來,彌生不想和她吵。優子看不到狒狒先生在身邊,但是她看得懂,總不能在外人面前就這樣發脾氣吧……

彌生揉了揉太陽穴,下午時分的陽光很暖,很適合睡午覺什麼的。

「優子,我早就死了。」她最終還是毫不猶豫的揭穿了這個事實,對面的優子的臉「唰」一下得慘白,「並不是你見到我死的那時候死的,」她露出溫柔的笑容,聲音輕得像根刺一樣插進優子的心中,「早就在6月中旬的時候,我就已經死了。」

優子沉默著不說話,她垂著頭,彌生看不清她的表情。

這樣的話語對14歲的少女有些殘酷,優子第一次直面死亡的是不怎麼熟悉的奶奶,那時候她才三歲,很多東西都記不太清了,只有一個模糊的印象。她和家人一起參加了奶奶的葬禮,不明白為什麼那些人都在哭,也不知道死亡到底是什麼。

直到慢慢長大,她才意識到什麼是死亡。

而這份意識需要的代價太過沉重了,甚至沒日沒夜環繞在她腦海中。睡覺的時候,清醒的時候,彌生姐姐那張蒼白無血色的臉就和現在的面容重疊在一起。

有時候,她甚至分不清這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我苟活得夠長了,」彌生放下小刀,垂下眼眸,她當然知道自己這樣說會對優子造成怎樣的心理傷害,但是她不得不這麼做,「你看,蛋糕是甜的,紅茶的味道很香。」

她指著桌上的下午茶,彎起了眼眸。

「我現在還能享受到啊……所以,已經夠了,」她站起來,繞到優子的身邊,單手覆在優子的握緊的雙手上,另一隻手拂去她落下的淚水,「不要去找次元魔女了,好嗎?」

>>>

那時候,優子和次元魔女做了交易,魔女實現優子的願望,優子給予魔女和願望同等的代價。她為此付出了10年的壽命。

人生有多少個10年可以交付?生命如此短暫,說不定下一秒就會失去,就像彌生一樣,死在最好的年華,即使付出怎樣的代價,她也不可能一直存活。

魔法能做的事情有許多,但是唯一一個不可能實現的願望,便是讓死者復活。

每一個人的心中都潛藏著這樣的願望。

那時候優子的交易是「讓彌生復活」,然後她得知了自家的姐姐已經死掉的事實。就是因為知道了這樣的事實,她那些被修改的記憶全數回來了。

人死不能復生。

可是彌生現在是活著的。

她的姐姐木下彌生活著,是因為她身上的那根羽毛。壹原侑子也和優子說了,只要失主來找回這根東西,交換之後彌生就會回到最初死亡的狀態。既然這些無法交易,優子就開始改變自己的願望。

她不僅要讓那時候的姐姐清醒過來,還要知道那些人到來這個世界的第一瞬間,阻止他們向容易心軟的姐姐索要那個重要的東西。

姐姐她什麼都知道,不管優子怎麼阻止,她都是那麼的固執。

「你死了……我們怎麼辦?」木下優子哭得一點形象都沒有,鼻涕眼淚一起流下,鼻頭通紅,「我們沒有你不行啊!」

彌生已經笑不出來了,她只好抱著優子,輕輕的拍著她的背脊。

「優子這麼優秀,一定可以的。」她平靜的說著,「就算我不在了,我還有靈魂啊。」她毫不猶豫的撒著謊,「我之前去空座町是為了找到死後也能回來的方法,即使不是人類了,也同樣能看著你們。」

撒謊的次數多了,就自然了起來。

但是彌生真的沒說錯,死神那邊的人有著一種叫做「義骸」的技術,能讓死神在人類世界生活著,就像普通人一樣。能喝香氣十足的紅茶,能吃甜而不膩的蛋糕。

但是這是屬於死神的。

她……是虛。

「姐姐沒在騙我……?」優子聞言,睜大了眼睛,「真的可以?」

「當然是真的,」彌生挑起眉,「我看起來這麼像騙人的嗎?」

「不像……」優子回答,卻總覺得哪裡怪怪的,這些事情她不知道,但是她可以去問侑子小姐,如果是真的,那將是她最後一次去那個地方了,「我知道了。」

彌生似乎看出了優子內心的小九九,咳了一聲,無奈的戳著優子的額頭。

「那麼不相信我啊,」她嘆了口氣,目光溫柔,「你可以去問侑子小姐,沒關係的。」

因為她說的是真話,根本不怕被揭穿。

木下彌生只是隱瞞了她無法享用那樣的技術,這個事實而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八章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