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高一第二學期已然開學一個月了,如今來到了9月的末尾,天氣轉涼。早晨時分空氣還是偏冷的,彌生早早的換上了冬季校服。她比較怕冷,冬季校服更加適合她。

常人是看不到狒狒的,這位穿著寬大狩衣的妖怪先生不緊不慢的走在彌生身旁,由於身材過於高大,他常常彎起身軀,加上臉上覆上的面具,怎麼看怎麼像年過半百的老人。

「時間蠻早的,」彌生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她去到學校之後,上了一節課才假裝生病請假回家,老師根本不知道彌生的「病」是裝出來的,偏愛優等生的老師二話不說就批准了她的假條,「狒狒先生喜歡吃什麼?我們去買一些吧。」

找人幫忙兩手空空似乎不怎麼禮貌呢,彌生身上帶著的便當只有一個,這是她要吃的。而且免費的勞力狒狒先生應該也是需要吃東西的類型吧,看他家的總大將,每次見到都看到他在吃甜食。

「不用管我的,」狒狒伸手摸了摸彌生的頭,他的指甲很尖銳,鋒利得能輕易劃破彌生幼嫩的皮膚,撫摸彌生頭頂的動作卻十分的輕柔,「買自己喜歡吃的吧。」

狒狒先生總是這樣,對別人十分好,對自己卻一點也不上心。彌生雖然救過他一次,但是他這麼多天來的保護,早就抵消了那樣程度的救助了。

說實話,彌生覺得有些消受不起,她不習慣接受平白而來的好意,這幾天看到狒狒時,總是有著彆扭和尷尬的感覺。對方將她當成小輩看,彌生是知道的,她自己也很尊敬這位大妖怪,但是這和兩人相處的方式無關。

「嗯……那我們去買些水果吧?」不同水果的價格要價不同,彌生也不好意思儘是買一些便宜的,她本來想買多一些的,但是計算一下價格……不是自己能負擔得起的。

算、算了……心意到了就好,她還要為家裡雙子的伙食負責,能動用的錢並不多。

除了買一些作為禮物的水果之外,彌生在前往浮世繪町中學的路上還看到了一些小攤。她一見到關東煮就走不動路,滿腦子都是以前吃過的狐狸關東煮的味道,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喜歡吃關東煮?」一旁的狒狒輕笑出聲,彌生回過神來,臉色微紅的颳了刮臉頰。

「也不算啦……」她小聲辯解,「以前吃過狐狸家的關東煮,味道一流,現在想起來而已……」

那時候狐狸父親和彌生說過,他們擺攤的位置是不定的,去得最多的便是浮世繪町,也就是彌生現在站著的地方。浮世繪町的妖怪很多,彌生在踏入這個地區的範圍之後就感受到了蓬勃的妖氣。

狒狒先生不懂痕迹的幫她遮擋掉一部分,好讓她鼻子沒那麼難受,「以後還能遇到的。」他默默的安慰著。

木下彌生自從實力上去之後,鼻子也變得靈敏起來,而且對事物的挑剔度也越高了許多。重點是製作食物的水平也提升了不少,優子和秀吉兩人也胃口大開吃多一碗飯。

這讓彌生感到些許安慰,總覺得就算這樣也是值得的。

>>>

一個外校的人過來找人,不管在哪個學校,依然會被愛看熱鬧的學生們傳得沸沸揚揚的。尤其是找人的那位是個漂亮的女孩子,一看就是女神級別的萌妹。

有人眼尖的認出了她身上的校服是隔壁町一間十分有名的女校之後,這種熱鬧的氣氛更加濃了。

彌生覺得很無奈。

她年紀並不大,現在還能說是只有15歲,她的生日是在11月10號,比較遲。她的外表和身高怎麼看都不像一個高中生,碧綠色的眼眸怎麼看怎麼溫柔,說話聲音溫聲細語,一股大和撫子氣息。

本來就處在休息時間,在校園陰涼的地方一群一群坐著吃飯的人到處都是,彌生喊住了一位走在路上的學生,向他詢問花開院柚羅的所在班級。

「花開院……?」被喊住的人眨了眨眼睛,他在腦海里翻找著有關這個人的記憶,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不,我不認識這個人。」

連問了幾個人都不認識,彌生只好帶著狒狒跑到比較隱蔽的地方,先解決午飯問題再來考慮這個問題了。

木下彌生挑的地方有些偏,而且她仗著自己體能好爬上了一棵樹上,坐在樹枝上晃悠著腿吃午餐。狒狒先生在一旁站著,他對食物的追求不像總大將一樣,自制力還是挺高的。

等她三兩下解決午飯,喝完了買來的牛奶,剛想離開的時候,就看到有兩個人朝著這邊的樹走了過來。彌生剛想躲起來,就被狒狒制止了。

「是三代總大將,」狒狒的聲音帶著絲絲愉悅,他掀開面具,露出的嘴唇彎了起來,「三代目剛繼承奴良組不久,雖然力量還不夠強,但是有很好的天賦啊。」

既然是狒狒的熟人,那麼彌生就不必躲藏了,她跟著狒狒從樹上跳下,一手拎著書包,一手壓下飛揚的裙擺。

「狒狒!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狒狒先生口中的三代總大將是個茶色短髮,戴著眼鏡的少年,無論彌生怎麼看,這人都不像是妖怪,散發出來的氣息平穩柔和,與普通人類毫無差別。

他似乎對狒狒先生出現在浮世繪中學這件事感到十分驚訝,棕色的眼眸微微睜大。

「狒狒大人!」同棕發少年一起的少女明顯是一夥的,看到狒狒先生之後十分激動。

狒狒先生先是掀開一半的面具,朝著茶發少年微微彎腰,隨後又將面具蓋了回去。

「三代總大將,雪女,」面具之下,狒狒先生的聲音略顯沉悶,「我是陪彌生小姐過來找那位陰陽師小姑娘的。」

在自家總大將面前,狒狒先生對彌生的稱呼加上了敬稱,彌生並不怎麼在意,她的視線滑過沒什麼看頭的棕發少年,落在了他身邊的淺藍色長發的女孩子身上。

比起這位「三代總大將」,他身邊的女孩子的妖氣更加明顯,起碼彌生還是能看得到圍繞在這位女孩身邊的淺藍色妖氣的。而且散發的妖氣有著不容小覷的冰涼感,驅趕了正午的微熱。

「彌生……?」他驚訝的轉過頭,圓圓的鏡片下的棕色眼眸看起來比彌生還要大,「就是那位救了你的女孩子嗎?」

話題涉及到了自己,彌生只好習慣性的彎唇,露出溫柔的笑容。

「你們好,我是木下彌生。」

>>>

事實上,彌生和狒狒可以不那麼大費周章請假過來找花開院柚羅的,三代總大將奴良陸生是那位陰陽師姑娘的同班同學,而且他們互相知道彼此的身份,拜託一些小事完全沒問題。

但是狒狒不知道啊,他也沒想到三代總大將居然和總大將(奴良滑瓢)一樣,和陰陽師成為朋友,與二代目相比毫不遜色。

彌生自己也沒想到妖怪居然能和陰陽師成為朋友,她一直以為陰陽師看到妖怪就消滅。電視上偶爾也會演一些什麼陰陽師和妖怪相愛,或者陰陽師和妖怪是朋友的電視劇,不過彌生還真沒想到現實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有了熟人引線,一切都順理成章了。彌生滿足的見到了狒狒先生口中的陰陽師小姑娘,十分熱情的和對方打招呼,還拿出作為水果的禮物。

本來花開院柚羅是挺不好意思的,但是她看到水果的那刻眼睛就變亮了,反而用著閃亮的眼神,抓住了彌生的手,表示幫她架個小結界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成功賄賂了對方的彌生心情十分不錯,她打算今天就把花開院柚羅拐到她家去,順便讓對方嘗嘗她的手藝。其他的都不敢說,彌生現在的廚藝還真的是十分棒,味覺之類的變得挑剔了,做出來的東西就更好吃了。

可能是因為彌生和奴良那邊的人認識的原因,花開院柚羅十分爽快的答應了,並且還為了彌生推掉了下午的社團(清十字怪奇偵探團)活動,讓彌生等她下課一起去並盛町。

為了吃了……這位陰陽師小姑娘也是蠻拼的。

事情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已經沒有奴良陸生和狒狒先生什麼事。認真計較起來,木下彌生和奴良的聯繫也只是因為狒狒這個妖怪而已。既然不是妖怪,又不是什麼同學,那對奴良陸生來說,就沒有打交道的必要了。

而對狒狒先生來說,彌生是他想要保護的對象,雖然這個小姑娘本身夠厲害,但是嘛……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即使是妖怪,也是有原則的。

在一群初中生上課的時間,彌生卻無聊的在教學樓外面的樹上晃著腿。狒狒先生讓彌生小睡一下,彌生推辭了會,最終還是敵不過睡神,靠在樹上眯著眯著就睡了過去。

半個多月來,木下彌生能真正闔眼的夜晚一隻手就能數過來,眼眶下的青黑一片,惹人心疼。

>>>

未到16歲的少女卻十分早熟,十分的顧家。她帶著花開院柚羅以及不肯離開的狒狒先生一起去菜市場買菜,路上遇到了不死心的幾隻妖怪,都被狒狒先生一手刀切了。

即使狒狒先生不出手,還有隨手攜帶著木刀的木下彌生,以及將符咒和錢包的打折券放在一起的花開院柚羅。

一路做掉了幾個目標是木下彌生的小妖怪,彌生的好心情也沒能被這幾個小東西破壞掉,她甚至在市場里買了許多新鮮的食物,並且極力邀請狒狒先生也一同用餐。

狒狒雖然是個妖怪,平時也是用妖怪的模樣現身,但是他確實可以實體化,不過他很少做這樣的事。

「我就算了,」狒狒先生依舊是那帶笑的聲音,「和妖怪一起用餐,想必這位陰陽師小姑娘會不自在呢。」

「我、我沒問題的!」被人小看了的花開院柚羅反駁道,一張小巧的臉龐染上了惱怒的紅暈,臉頰也一同鼓了起來。

彌生這才想到,他們一個是陰陽師,一個是妖怪,就算相處還算良好,但他們還是天敵。

她意識到自己做了不好的事,連忙朝柚羅道歉。

可愛的小姑娘溫柔一笑,幽黑的眼眸彎了起來,「不用道歉,沒關係的,」笑著說完這句話之後,她側過身,抱怨似的說道,「反正我已經和妖怪同一桌吃過飯了,一點問題都沒有。」

彌生並不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撓撓臉沒有追問。

狒狒先生在她們談話開始之前就跑到屋頂的老位置上站著,彌生也無法說服他,只好帶著柚羅進了家門。

只是張個簡單的小結界而已,這對花開院柚羅來說並不困難,她很快就做好了。

而彌生在她忙碌的時候跑到了廚房準備晚餐,木下家的雙子回家時間總是比彌生要晚,秀吉是有社團活動,他的成績不好,已經完全放棄中考了;而優子則是每天都堅持和澤田綱吉一起接受訓練,回家的時間也比較晚。

木下彌生不打算向她的兩個弟弟妹妹解釋柚羅到底是誰,只是簡單的和他們說了是偶然遇到的朋友。柚羅也知道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妖怪的存在的,完全沒反駁這些話。

反正她當陰陽師又不追求這種無謂的崇拜,即使一直被人認為是普通人也無所謂,陰陽師認真說起來也只是在黑暗之時才會活動在這個世界的人類而已。

其他的拋開不說,木下家的晚飯真的是美味到讓人想把舌頭都吞下去啊!

「哇,姐姐,今天的晚餐超水準發揮呢!」優子一邊吃一邊朝著彌生豎起大拇指,她的臉擦破了些,被彌生強行貼上了邦迪。

晚飯過後,柚羅就告辭了。彌生將小姑娘送到了車站,回來之時,看到優子站在門外等著她,似乎有話要對她說。

「怎麼了,優子?」彌生眨了眨眼睛,開口問道。

優子猶豫了會,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疑問:「剛才那個女生……不是普通人吧?」

彌生微愣,沒想到自家妹妹這麼敏感,她只好點了點頭,模糊不清的解釋,「柚羅是有名的花開院家的陰陽師,之前受過她的幫助。」

被和自己同色的眼眸緊盯的感覺有點其妙,彌生心下一凜,擺出一副正經的表情,就差沒在臉上寫上「我沒說謊」幾個大字了。

木下優子嘆了口氣。

「我知道了,回家吧,姐姐。」

她率先轉身推開了家門,十分難得的沒有追問下去。

彌生呆立在門口一會,沉默的垂下了眼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五章

8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