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極其溫柔的吻一碰即離,動作很輕,如同羽毛觸碰的感覺,慢慢的撓著木下彌生的內心。

她的臉猛的爆紅,比起當初白崎強吻她那會還要紅,似乎能看到熱氣在頭頂蒸發的情況。

「你你你你你你——」她話語卡在喉嚨里,卡了半天都吐不出來,而罪魁禍首則是在面具全數碎裂掉之後消失不見,留下了一臉茫然的黑崎一護。

他剛回過神,就看到這個將她暴打了一頓的女孩子滿臉通紅的舉著右手,伸出手指一臉羞惱,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木下彌生還沒能冷靜下來,她咬著紅潤的下唇,握緊拳頭,用盡全身力氣朝著黑崎一護的肚子打了上去!

黑崎一護何其無辜,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這樣挨了一通暴打。隔著一個屋頂看著這兩人互動的平子「噗」的一聲笑了出聲,惡劣程度比起突然對他進行暴打的女孩子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平子笑過之後,開始阻止無故打人的木下彌生,鋒利的刀鋒朝著兩人揮了下去。

「你這傢伙——!!」黑崎手忙腳亂的架著刀卸掉攻擊,而在這時,木下彌生已然恢復正常,她看向黑崎一護的最後一眼飽含深意,又警惕了可能會襲擊她的平子一番,這才迅速的消失在茫茫霧色中。

凹凸起伏的屋頂確實能隱藏木下彌生的去向,平子沒有追上去,而是對上他從一開始的唯一目標。

「喂喂喂,別東張西望的啊,」金髮的男人嘴角帶笑,眼神卻依舊犀利,「這樣可不行啊!」

他驀地伸出腳,狠狠的將黑崎一護踢了下去!

>>>

和那兩個死神糾纏了這麼久,天早就黑了下來。彌生在密密麻麻的房子間奔跑,生怕那個金髮的男人追上來繼續砍她兩刀。

好在還有個黑崎一護當豬隊友,彌生總算脫離了他倆的視線範圍,現在在一個隱蔽的小巷子思考著到底怎麼樣的借口才能堵住優子的嘴。

她回去的時間太晚了,晚飯時間早就過了。而彌生為了尋找黑崎一護將手機調成靜音狀態,現在拿出來一看——

15個未接電話,20封未讀郵件。

彌生估摸著優子早就狂暴了,秀吉大概還能攔著她一會,現在嘛……

她猶豫著要不要打電話給優子,還沒糾結完呢,電話就突然響了起來,刺耳的聲音劃破了靜謐的空氣。

「姐姐姐姐姐姐——」電話鈴聲一如既往的兇殘,彌生手忙腳亂的按下接聽鍵,小心翼翼的將電話朝外,捂住一隻耳朵。

「姐姐!!!你在哪裡!!!」驚心動魄的吼聲似乎裝了擴音器,可怕到震飛了電線杆上停留的小鳥。彌生等優子喊完這句話之後,才敢把耳朵湊上去。

啊啊,小時候的優子明明很可愛的……她到底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了。彌生在心裡腹誹著,話語可不敢真的說出口,畢竟優子生氣起來還是很可怕的。

「我在搭公交,」彌生睜眼說瞎話,眼睛亂轉著,聲音平穩,一點都不心虛,「因為有事耽誤了,抱歉,現在在回家的路上了。」

優子似乎還想說什麼,深吸了一口氣,連電話這頭都能聽見她誇張的吸氣聲。

彌生再次把電話朝外,單手捂著一隻耳朵。

「到底什麼事讓你一直不聽電話?!連郵件也不回?!」

這下彌生才感到了心虛,她沒有說話,一開口肯定會暴露的,她總不能說自己就是為了防止優子的電話攻擊才把手機調成靜音的吧……這麼一想,她還真是個壞姐姐呢。

不過優子最近似乎很喜歡掌控彌生的行蹤,如果不是因為彌生不同意她不去上學,估計她很有可能會全天跟著彌生。

優子連睡覺的時間都想擠到彌生的房間來,這讓彌生苦不堪言。這股粘人的勁真是太可怕了,彌生根本受不了。

她本來就不喜歡這種黏糊糊的人,可能是因為青音帶人的那件事,讓彌生對過多的身體接觸產生厭惡感。

妹妹就算了……平時都已經夠粘人的了,現在變本加厲,視線緊盯著彌生不放,意圖掌控她度過的每一秒。一旦彌生脫離了優子能夠看到的範圍,優子就會立即狂暴不止,難以平復。

木下彌生總覺得她妹妹似乎有哪裡不對,可惜的是優子保守秘密的能力太強了,無論彌生怎麼詢問,優子也不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小心把手機調成靜音了……」彌生微弱的辯解聲被優子的怒吼聲壓了下去,只能無奈的聽著優子的數落,偶爾輕輕的應和一聲。

最終優子的氣都消了,心平氣和的讓彌生趕緊回來,之後才掛了電話。

而彌生則是加快了前往車站的步伐,她在路上看到一個和黑崎一護穿了樣式差不多的黑色和服的人,眼神匆匆的掠過,記住了對方的爆炸頭特徵,繼續朝著車站走去。

>>>

平靜的生活下掩埋著各種各樣的漩渦風暴,漸漸的朝著木下家接近。起初彌生還並不怎麼在意,但是她最近的靈力用得太過順手了,偶爾還會從身體泄露開來,連帶著身上的另一股甜膩膩的力量一起。

引來得小妖怪多得是,可是最近連一些級別高得妖怪也會跟過來,每一次彌生都會把他們引到室外解決掉。

如今,木下彌生重複著夜晚不能安睡的狀況,可惜和她對練的人再也不會在她生命消逝之際手下留情,更不會指點她哪裡做得不對了。

這些妖怪對著彌生流下了垂涎的口水,恨不得當場就將她撕裂開來,好品嘗她身上那股誘人的力量。

連外泄的可怕靈力也難以阻擋他們心中的慾望,雖然說前來偷襲的妖怪們實力並不算太強,彌生還能靠著人類的身軀解決掉。日子長了,木下彌生的戰鬥技巧也直線上升。

白崎總是說彌生是個難教的廢物,事實上,彌生的戰鬥天賦完全不差,連真妖怪狒狒先生也會對彌生可怕的進步感到心驚,只不過白崎是個變態,天生兇殘,彌生追不上也是正常的。

當然,這也有可能是因為彌生身上流著白崎的靈力也說不定呢。

為了不讓救命恩人突然間死去,最近沒什麼事做的狒狒當起了彌生暗地裡的保鏢。原本這事是他的兒子猩影的工作,後來就被狒狒收了回去。

彌生當然是知道的,最後連優子都知道了。優子不放心彌生自己一個人,對有妖怪保護她的這件事算是放心了,又開始重複了跟著隔壁家澤田綱吉一起訓練的生活。

可是彌生不放心……她最近感覺到澤田家似乎有哪裡不對,莫名其妙的人越來越多了,總是拿著鞭炮在玩的少年(獄寺隼人)和小孩(藍波),做黑暗料理很在行的御姐(碧洋琪),偶爾到來的看起來一股黑道老大味道的金髮風騷外國人(迪諾)……

她覺得優子跟著這些人怎麼看怎麼不靠譜,但是優子那倔強的樣是絕對說服不了的,兩姐妹同出一轍的固執,對自己認定的事情很難改變想法。

「這些妖怪好煩人啊……」彌生小聲嘀咕著,今天晚上的景色很好,天上繁星點點,溫柔的風颳走了空氣中妖氣的腥味,水露的味道更加清新。

現在的夜晚的確和以前彌生度過的夜晚差不多,都打打打、殺殺殺的,不過那時候彌生訓練的是靈魂,現在訓練的是肉體,肉體不休息,就很容易有黑眼圈出現。

木下彌生便是如此,她的眼眶下青黑一片,每每上課之時,都會偷偷摸摸的眯上兩眼。

其實她更想直接把頭埋到桌子上,好好睡上一覺,就算睡到脖子扭到也無所謂。

「彌生,去陰陽師小姑娘那求個結界吧?」狒狒先生的面具依舊十分詭異,他不習慣把面具拉上去,總是蓋下來。這位妖怪先生用著有趣的語氣和彌生說過,帶面具是為了避免別人被他的帥氣帥哭。

彌生則是打從內心裡吐槽狒狒先生那張比女生還漂亮的臉,估計他很可能是被追求者搞到厭煩,才帶上這麼一副面具。

雖然狒狒先生年紀都好幾百了,但是架不住臉還是嫩的——這世上不止人類以貌取人,連妖怪也會。

「去浮世繪町?」她詢問道,狒狒先生輕輕的點頭,語氣帶著絲絲愉悅。

「那是花開院家的小姑娘,總大將見過她,對她的評價很高呢。」狒狒在無聊的時候總會帶著酒和甜品去奴良組找總大將奴良滑瓢喝一杯。人類世界步上了現代的步伐后,有實力的妖怪就開始減少了,神明也所剩無幾,終於變成了人類統治世界的年代。

從400年前存留至今的花開院家還是挺有實力的,那個花開院的小姑娘正好在浮世繪初中上學歷練,三觀也很正,對於需要幫助的人絕對不會拒絕。

當然,在請求幫助之後可以適當的對那個小姑娘進行金錢或者食物感謝,她會接受的。

彌生幾經猶豫,最終還是接受了狒狒先生的建議。她個人想睡個好覺,又不想夜晚的時候被妖怪襲擊,希望那個花開院的小姑娘能夠幫助她在木下家架起防止妖怪騷擾的結界。

這個結界維持的時間不用太長,在彌生死之前能夠保護木下家的雙子就可以了。

建議一旦被取用,彌生就開始計劃起到浮世繪町的事情。她並不打算在周末的時候滿浮世繪町找人,而是打算在明天請假到浮世繪初中堵人。

而且在上學的時間,優子就不會有太多的心思放在逃課的彌生身上。彌生此刻十分慶幸自己和優子以及秀吉不同學校,才無法讓優子發覺異狀。

現在彌生出門根本不敢不帶武器,她的體術雖然還不錯,不過還是用武器的時候更為順手。她之前去百貨商店買了一把木刀,木刀附上靈力使用對驅趕妖怪作用很大。而且背把木刀去上學的人也不是沒有的,劍道社還是有自己買木刀訓練的人的。

一切準備完畢之後,彌生和狒狒先生踏上了前往浮世繪町的步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