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靜謐的氛圍被木下彌生驚喜的高呼聲打破,車內的乘客們紛紛將視線投向了那邊差點跳起來的少女。彌生見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重新坐了下來。

她實在是太高興,電話那頭的人似乎被她的興奮給嚇到了,一時半會沒繼續說話。

「你繼續說,你在哪找到的黑崎一護?」她頗為冷靜的說道,一手撫上胸口,心臟的跳動過快,讓她喘氣有些困難。

最後的時刻來到的喜訊,帶給人的感覺簡直就是雙倍的,彌生恨不得現在就從行駛著的公交車上跳下去,不過她還是穩下了心思,安靜的聽著電話那頭的話語。

「並不是找到這個人啦,是我的朋友,」舊頭領不良聲音有絲絲沙啞,是少年人特有的變聲期的嗓音,「他說他知道那個叫做『黑崎一護』的人,是空座高中一年級的學生。」

饒是只有這些資料,彌生也已經很高興了,她甚至在思考著明天的請假,直接去空座高中堵人算了。

不過大概是不行的……她作為年級第一,在開學當天有個演講,先不說她根本沒準備,再來的是要是沒什麼大理由,她的班主任應該不會讓她請假的。畢竟這可是事關顏面的,開學的第一天總要做得轟轟烈烈。

這麼一來,她就要靠著這群臨時手下幫她堵住人了。

思考了會,彌生終於下定了決心。

「啊,我知道了,」她乾脆利落的說道,「那麼,拜託你們最後一件事。」

>>>

光是找到人還不行的。

木下彌生心不在焉的寫完演講稿之後,撐著下巴甩著筆頭。她在思考著見到黑崎一護之後應該做些什麼,關鍵是要怎麼做才能見到白崎那傢伙。彌生一直知道白崎是黑崎一護內心的衍生品,可是怎麼進去黑崎的內心,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難道要直接跟黑崎一護說「請把你內心的虛喊出來我有話要對他說」嗎?等等這感覺就像在找茬好么?木下彌生雖然在必要的時候會使用暴力,不過她本來就從未贏過白崎,估計黑崎她一樣贏不了。

而且……

黑崎一護居然是和她一樣的高一生。

白崎那張臉怎麼看都不像是高一的好么……長得也太老成了吧!

彌生默默的在內心裡吐槽了下白崎的長相,一邊想著明天要如何做,一邊洗漱準備睡覺。演講稿什麼的當然要脫稿,但是木下彌生的記憶力好,而且那東西本身就是她寫出來了,因此不需要背也是可以的,所謂的稿子只是交給老師檢查的東西而已。

一覺睡到天亮,直到晨練之後,在做早餐之時,木下彌生還是沒能想到應該如何將白崎引出來。她並不怕那個笨蛋躲著不見啦,畢竟白崎也不是那種扭捏的人。「次元魔女」也說過了,他們兩者之間的聯繫斷掉並不是他們之間任何一方的問題。

櫻丘高中的開學典禮一向都弄得轟轟烈烈的,不過這一次沒有了各個社團的表演,這讓彌生輕鬆了許多。第一天也只是大掃除和領書本,彌生並不是班長,她做完自己分內的事情之後就可以走了。

彌生走得有點急,她拒絕了同桌平澤憂一同去商業街吃冰的邀請,拎著沉重的書包就往車站的方向走。

車站的人並不算多,大概是因為剛開學的緣故,許多同學看起來都心不在焉的,顯然還沒能從放假的放鬆心情中恢復過來。前往空座町的車並不算少,畢竟這附近的最繁華的大概就是空座町了,賣的東西品種也會更多些。

上車的人有點多,彌生站了一路,一到空座高中的站,立即飛奔過去。

穿著別的校服走在一群同樣制服的人當中顯得十分顯眼,彌生一路收穫了無數個視線,還有膽大的人想跑過來搭訕,都被彌生一個眼神趕跑了。

面容精緻的少女眉頭忍不住蹙了起來,她有些焦急,唇色由於奔跑而顯得有些蒼白,她拎著書包,在空座高中的門口停下來。

「大姐頭!」剛站穩腳步,就有較為熟悉的聲音喊住了她,彌生側著身體,看向了發聲處,「這邊!」

彌生詫異的眨了眨眼睛,對臨時手下的行為感到絲絲怪異,但是她還是小跑著過去。

「我不是讓你們——」彌生詢問的聲音在看到躺了一地的不良手下們之後就斷裂開來,她睜大眼眸,看著小巷中捂著身上傷口呻|吟的少年們,臉色變得黑漆漆一片,「怎麼回事?」

她昨天晚上已經和舊頭領說好了,只是暫時的拖住黑崎一護的腳步而已,只要等到她到了空座高中之後,一切都沒有他們的事了。

現在這情況看來,似乎是被揍得很慘啊。

彌生的心情由晴轉陰,那張可愛的臉龐變得面無表情起來。

唯一沒受傷的就只有把她喊過來的不良……不對,這傢伙的嘴角有淡淡的淤青,看來也是被揍過,他似乎也很無奈,撓著腦袋,說話的聲音含糊:「對不起啊大姐頭,沒有拖住他。不過黑崎那傢伙的幫手實在太厲害了,壯得跟外國人一樣。而且那裡面還有個超厲害的女孩子——」

他偷偷看了眼彌生,默默的將讚歎的話語吞回去,「總之我們只撐了5分鐘就全滅了……」

這句話說出來實在有些丟人,這位不良尷尬的撇著頭,手指輕輕的揉了揉鼻子。

大姐頭木下彌生嘆了口氣,她沒想到自己的臨時手下以為自己想找黑崎一護是要打架的,說起來這都是她的錯呢。做了這麼久的好學生,彌生此刻有種淡淡的心虛感。

她無法追究這群不良的錯,本身他們幫她找到黑崎一護,已經夠彌生感謝的了。

不良們對自己大姐頭不追究過錯感到十分的感激,他們都不知道被誰調|教成這抖|m的德性,一個兩個抬起頭,眼角似乎含著淚光。木下彌生更加心虛,她聽完他們七嘴八舌的說完有關黑崎一護的形象特徵之後,喊他們回家休養好,就轉身離開了。

雖然不知道黑崎住在哪……不過現在就碰碰運氣吧,等時間差不多再回家,她今早就和優子以及秀吉說好了,今晚會遲些回家,所以剩下大概幾個小時的時間讓她尋人。

如果找不到,那就等明天請假,親自過來堵人。

>>>

彌生其實是很少出家門的,她更多時候是在學校——菜市場——家裡,三點一線循環生活著。可惜的是一場意外打破了她平靜的生活,起初她為這樣的改變感到害怕,漸漸的就開始習慣了。

事實上,距離那樣的事情已經過去兩個月半,說短不短,說長不長。幾乎每一天都有不同的事情發生,彌生嘴裡是抱怨著的,實際上她內心還是抱著絲絲期待的。

每一個人心中都有著想要打破平靜生活的期望,彌生亦是如此。極少有花樣少年人不喜歡忐忑起伏的刺激生活,這種反叛的心思存在每一個少年人的心中。

習慣成自然……大概是因為,「一旦接受了這種設定,還蠻帶感的」這樣的內心想法。

對於空座町並不熟悉的木下彌生像只無頭蒼蠅一樣亂轉著,不良們說的關於黑崎一護的特徵大概就那麼幾個,其中最明顯的就是那頭囂張的橘色頭髮。用不良們的話來說,就是「看到那樣的發色就想揍他」。

可惜的是,彌生也沒能找到有著這樣特徵的人。

時間也差不多,在她準備踏上回家的公交車之時,附近捲起了讓人難受的低氣壓。木下彌生幾乎在瞬間就清楚的知道這種低氣壓到底是什麼。

她想到了黑崎一護是「死神」,有虛存在的地方,他很可能會出現。

彌生抿緊了嘴唇,選擇了留在原地等待著。

十幾秒之後,天空撕開一條深深的裂縫,看不見這種現象的人們依舊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殊不知危險已經悄然而至。彌生猶豫了片刻,還是攥緊拳頭,沒有救人的打算。

說實話,她要是亂用靈力的話,估計下一個被消滅的就是她了。而且她並不認為只學習了兩個月戰鬥技巧的她能用人類的身體打敗那樣體型巨大的虛,不說她沒有武器,由於身體受限,她使用的靈力也不夠多,無法解決掉那樣的威脅。

果不其然,等了一小會之後,彌生就看到頭頂飛出一個拿著熟悉大刀的橘發少年,穿著黑色的奇怪衣服,自上而下將虛砍成了兩半。

……嗯,威力巨大,和白崎有得一拼了。

彌生呆愣了會,立即跑了過去。這樣的情況完全是彌生更想看到的,她覺得自己體內的力量很有可能將白崎那傢伙引出來,心下有些興奮。

砍掉了虛的少年沒有第一時間離開,他落地的地方人並不多,彌生很快的就追上去,咬著牙在對方不注意的時候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袖。

「終於找到你了,黑崎一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一章

7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