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二章

此時的天空籠上一層薄薄的黑紗,夏季的夜晚到來速度並不慢,很快就黑了下來。在彌生不注意的時候,時間已然過去幾個小時了。

她找了好久才找到黑崎一護,直到現在才真的抓住了對方的衣袖,不讓他離開。

按理說木下彌生處於的人類狀態無法觸碰到死神狀態的黑崎一護,但是彌生手上覆著一層肉眼無法看見的紅色虛之力,這才讓黑崎一護停下離開的腳步。

橘色短髮、身穿黑色和服的少年訝異的轉過頭,他對於把自己喊住的陌生人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尤其是這個女生身上靈壓的感覺……

而在這時,橘發少年腰間掛著的如同骷髏頭一般的牌子死命的叫了起來。彌生被這突然的聲音嚇了下,手一抖就放開了扯著黑崎一護的袖子。

拿著斬月的少年的模樣和記憶中的那人長相一樣,但是氣質方面截然相反,現下正手忙腳亂的拎著牌子按掉。

木下彌生沒在意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她抿著唇,揪著黑崎一護的領子,臉猛得湊近。

「……抱歉,我只佔用你一點時間,」她輕聲說道,動作像在找茬,又像在搭訕,偏偏表情又十分的認真,「我沒有惡意的!」

純情少年踉蹌了幾下,他的臉在身體穩定一個姿勢之後就「唰」一聲紅透了,和白崎那個強吻了別人還一點感覺都沒有的流氓不同。

彌生覺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些什麼。

「等——」「嗶嗶嗶——」黑崎一護的話語和突然響起的代理死神證混雜在一起,原本羞澀的少年在瞬間恢復成正經的模樣,他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行為奇怪的人類少女木下彌生的手指剛觸碰到那個骷髏頭一般的牌子,它響起的聲音就更大了。

這牌子……該不會是有什麼特別的用處吧?像是警報什麼的……

眼前的橘發少年看起來就像急著離開一樣,彌生心下一急,覆著虛之力的拳頭猛然的打上了對方的腹部。

她昨天和今天一直都在思考著到底如何才能讓白崎從黑崎一護的內心世界里出來,她本來沒什麼頭緒的,而現在因為著急,所以用了最可怕的手段。

木下彌生決定把黑崎一護打一頓再說,覆上的虛之力是出自他內心裡的虛白崎的,彌生就不信那傢伙沒有感覺,無論怎麼樣,她都想見見那個不辭而別的混蛋。

好吧,即使那並不是白崎的錯。

被彌生出其不意的動作擊到的黑崎一護腰部猛地彎下,手中的刀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哐當」聲。

「咳——」遭到襲擊的少年連話都說不出,矮個子的少女伸出的拳頭剛好打到了他的胃部,讓他忍不住捂著疼痛的地方乾嘔起來。

面容認真的少女渾身上下散發出讓人不愉快的氣息,如虛般的靈壓慢慢的包圍在她身體周圍,泛著淺淡的火紅色。她對自己的行為似乎毫無感覺,臉上看不出有內疚的成份,一擊得手之後,赤手空拳的少女乘勝追擊,再次伸出拳頭貼上了黑崎的臉。

一頓犀利的暴打!

漸漸的,黑崎一護也開始反擊起來,他的戰鬥技巧不夠靈活,但是在實戰方面要比彌生好得多了,很快就忍著受傷地方火辣的痛苦躲開了那火紅色的拳頭。

他沒機會去拿那邊的刀,沒有刀的話,黑崎一護的近戰能力也就比人類要好一些。和被白崎虐了兩個月的彌生比起來,還是差了那麼一點。當然,要是黑崎拿刀的話,估計彌生沒近身就被他砍倒了。

這麼打了一陣之後,黑崎終於適應了近身戰鬥的節奏,他閃身躲了彌生好幾個連續攻擊,眉頭皺得緊緊的。

「你到底是什麼人?」他似乎是有點生氣,彌生的虛之力讓黑崎身體內的靈力開始變得浮躁不安起來,他的語氣更加不好了。本來很有禮貌的少年被彌生逼成這樣,沒爆粗已經很善良了。

彌生一聲不吭繼續擊打,卻已經很難打到黑崎一護了,她心下有些焦急,剛準備發狠用更多的靈力之時,就感覺到背後有人突然靠近,以及熟悉的刀鋒劃破空氣的聲音。

木下彌生來不及回頭,她就地停住蹲下,右手撐著水泥地面,伸出右腳往上一抬,剛好架住了來勢洶洶的刀刃。

「反應不錯。」來人是一個頂著金色沙宣頭,看起來一臉反派的男人,他身上穿著高中校服,可是那張臉怎麼看都不像上高中的人。

「別來妨礙我!」彌生氣急,左手一同撐在地上,兩條腿交換攻擊,成功的讓金髮沙宣頭後退了幾步。

「平子!」一旁臉略腫的黑崎一護果然是和來人是認識的,不過他的語氣依舊不怎麼好,「你怎麼會在這裡!」

「別這麼驚訝嘛,」金髮男人彎起嘴唇,露出一拍潔白的牙齒,「我只是順著『虛』的靈壓過來的而已啊。」

他這麼說著,眼神落在了警惕著兩人而沒有下一步動作的彌生身上。

沉默不語的彌生早就有了被對方識破真相的準備了,只不過突然間殺出的這個人不在意料之中,而且很遺憾的是她並沒有將白崎那傢伙逼出來。她身上的靈力比黑崎的要少上許多,攻擊雖然奏效,但是就那點靈力,果然還是很難擾亂黑崎身上的磁場。

平子的話讓黑崎一怔,他想起了自己身上那個莫名其妙響了兩次的代理證,心下一凜。

「我並不是過來消滅死神的,」彌生乾脆在默認了自己是虛的事情,當然現在還是人類狀態,「我只是……有話要對黑崎……不,是黑崎的另一面說。」

她用著隱晦的說法含糊的說著,碧綠色的眼眸依舊緊緊的盯著黑崎一護。

咋一聽就像在找爛借口搭訕一般,如果不是被狠狠揍了一番,身上被打的地方還在隱隱作痛的話,黑崎一護大概也會這麼認為的,可惜的是這個莫名其妙的女孩子是個奇怪的暴力女,長得再漂亮也不正常。

平子幾乎在瞬間就知道了木下彌生要找的人到底是誰,但是他可沒那樣的好心去幫助看起來像是敵人一樣的虛,鋒利的刀刃微揚,在淺淡的燈光之下泛著微微亮光。

「這可不行啊,這位『虛』小姐,」平子依舊是那副弔兒郎當的表情動作,他扯了扯嘴角,睜著那雙看似無力的死魚眼,「他的另一面要是出來了,麻煩的可是我啊。」

金髮男人堵住了彌生未曾出口的反對聲,兩人似乎將黑崎放在一邊,完全忽視了可憐的少年的想法。

他們一個拿著刀,一個空著手,就這樣在黑崎一護面前打了起來。

>>>

夜漸漸的深了,夏日的夜晚總有鳥和蟬互相交織鳴叫著,淡淡的薄霧籠罩在這個安靜的地方,多多少少隔絕了互相鬥毆而產生的聲音。

對方抱著淡淡的殺意,看起來就像在單方面毆打木下彌生。

金髮男人平子十分的強,木下彌生這樣的半吊子人類在他面前根本不夠看,況且還有著彌生沒有的武器,一面倒的情況出現也是很正常的。

黑崎一護既沒有立即跑開,也沒有阻止兩個人的打鬥,他抽空跑到一邊去將自己的武器拿起來,扭頭看著這邊的狀況,似乎想離開。

他內心覺得這兩人都是神經病,突然打起來什麼的又不是他的錯。平子就算了,是今天那個奇怪的轉校生,而另一個陌生的長發女孩子就更加奇怪了,當面喊出了他的名字,禮貌的說了兩句話之後就開始動手。

被打到的地方不算太疼,卻還殘留著莫名的火辣辣的感覺。

認真對打的兩人用餘光看出了黑崎一護離開的意圖,兩人十分爽快的停下了手下的動作,立即飛奔過去一左一右將黑崎包圍起來。

黑崎一護臉一僵,眼角開始抽搐。

「你們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啊!」

「你先別走,等我把她解決掉再說。」平子冷靜的說道,下一秒他又開始揮刀砍上了木下彌生。彌生的能力雖然好用,在受傷之後能夠立即治癒,但是卻經不起這麼頻繁的攻擊,現下臉色蒼白。

她的靈力本身就不是很多,大部分都用在了黑崎身上,現在感覺很不好受,流傳在身體里的靈力為了修復身體而所剩無幾,再挨幾下,她估計就要真的死在這裡了。

要是有武器在手,怎麼說彌生還是能撐得久一些的。雖然這樣也沒用,畢竟實力差擺在那裡,不是說縮短就縮短的。

反光的利刃朝著彌生狠狠揮下,她毫不猶豫的伸出手,打算用左手的手掌支撐著最開始的攻擊,好讓她找機會趕緊逃跑。她已經放棄了,反正已經知道了黑崎一護就讀的高中,而且她也被死神發現了異常,豁出去也沒關係。

面色蒼白的少女這麼想著,她柔軟的掌心還沒碰到那刀刃,刀的主人就一臉詫異的扭過頭,接著震驚的睜大了眼眸。

彌生順著對方的視線看了過去,原本只是在附近觀戰的黑崎一護不知何時走到了平子身邊,他背對著彌生,手中的巨大刀刃卡住了下劈的利刃。

「喂,誰允許你對我的女人下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二章

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