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飛速的卡車發出極大的吱呀聲,駕駛司機緊張的踩盡了剎車門,眼看就要撞上馬路中間的少年人了,卻依舊無法在短時間內停下。

不遠處看著的木下彌生緊張得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她絕望得發現自己現在的速度根本夠不上那邊的現場,即使用上了靈力是自己的身體更加靈活,也依舊無法爆發出更多的力量。

她的速度很快,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停下來啊!!!」

木下彌生睜大了眼睛,她覺得時間在此刻放得極慢,自喉嚨發出的聲音尖銳得嚇人,快成殘影的四肢熱度一直在升高,泛起淺淺的微紅。

卡車的車頭和依舊騎在自行車上的少年就差了那麼幾厘米的距離,破開的空氣在卡車前方滾動,吹起黑髮少年的髮絲,露出他整個臉龐。

彩色的世界在那一瞬間變成了黑白色調,似乎蒙上了一層灰色的幕,靜止的世界內除了木下彌生,眼睛看到的地方全部都保持著那刻的動靜。黑髮少年被強氣流捲起的髮絲,睜大的眼睛,驚恐的表情都定格在那刻。與他快要接觸的卡車亦是如此,駕駛著卡車的司機咬著牙,眼角似乎要迸裂開來。

第二次將時間靜止的少女手腳發軟,忍不住顫抖著,她握緊了拳頭,繼續向前跑動,狠狠的朝著路中間的黑髮少年撲了過去。兩人帶著自行車摔在馬路邊的人行道上,片刻之後,不動的世界恢復了正常。

急速剎車的大卡車車輪與瀝青地面摩擦著,接觸的地方閃著微弱的金色火光,聲音凄厲得讓人心顫。

接下來的十幾秒內,無論是卡車司機還是被救的黑髮少年,都是一副茫然的樣子。

彌生帶著黑髮少年撲倒在人行道上,跟著一起的自行車倒在一邊,車輪滴溜溜的轉著。這麼個激烈的動作讓彌生的腿蹭掉了一層皮,現在正火辣辣的疼著。而被救的黑髮少年則是擦到了臉,左臉一片通紅。他的腿大概還被壓到了,略不自然的扭曲著。

「能站起來嗎?」彌生伸手覆上腿上受傷的地方,再挪開之時已看不出曾受傷的模樣,依舊光滑白皙,「還好嗎?」

呆愣的黑髮少年在聽到彌生的詢問之後終於回過神來,他的眼睛狹長漂亮,眼睛焦距放在了彌生臉上,微薄的嘴唇嚅動了幾下。

「……你救了我?」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畢竟在他的記憶中,卡車已經來到面前了。

木下彌生揚起不自然的笑容,她似乎有些苦惱,無法向對方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讓他們自己煩惱去吧……

「是的,」她調整了下面部的表情,率先站了起來,「你的身體還好嗎?需要喊救護車不?」

黑髮少年搖了搖頭,他試圖站起來,卻發現自己的左腳扭到了,只要一動就鑽心的疼。他本想逞強站起來的,面對救命恩人還是要鄭重的道謝,但他那蒼白的臉和自額頭流下的汗水出賣了他的現狀。

彌生嘆了口氣,蹲了下來。

「腳扭到了吧,讓我看看吧。」紅棕色長發的少女以一副「我會看病」的姿態,白皙纖細的手指拉起他的褲腿,意外的沒引起他的反感。

修長的指尖帶著絲絲涼意,接觸到紅腫微熱的腳腕上,有著淡淡的疼痛感。

「脫臼了,」彌生十分篤定的說道,其實她一點都不知道對方的腳是不是脫臼了,她明明是在睜眼說瞎話,偏偏看起來又十分有自信,「忍著點,我幫你接回去。」

彌生作勢挪動了下對方的腳腕,慢慢的將自己的靈力滲了進去,悄悄的幫對方進行治癒。一般來說,木下彌生也沒那麼好心,不過她對這個認真的黑髮少年有極高的好感度,因此做這事的時候毫不猶豫。

「……謝謝。」黑髮少年動了動腳腕,抬起頭認真的道謝,「你……」

「我要回去了,」彌生打斷了他的話,彎起了眼眸,「你趕緊回家吧,車壞了不是嗎?」她餘光看到了自己等的公車到站了,連忙小跑過去。

等到救了自己的少女轉身離開搭上公交之後,黑髮少年這才意識到,自己忘了問對方的名字。

還沒有……好好的感謝自己的救命恩人啊。

>>>

木下彌生很感謝那位不知名的運動系黑髮少年,因為他的意外,讓彌生清楚的感覺到了流通在全身的力量。這種力量不是屬於靈力附帶的,大概是體內的另一種力量體系。一旦發動之時,全身的血液都像在沸騰一樣。

總的來說,就像在發怒的狀態一樣,不過當時彌生依然保留著自己的理智。這種感覺有點新奇,彌生回到家吃完晚飯,躺在床上時一直在試著這種能力。

不過還是不行啊……

她這個逆天的停止時間的能力只出現過兩次,一次就是優子快要成為魔法少女的那一刻,她持續發動能力將丘比一口一口的咬掉。等咬完之後,時間恢復了正常,而外面的時間卻瞬間變成了幾個小時之後。

她覺得自己的能力大概不是全世界範圍,而是小部分範圍的,而且這種能力也不算真正的時間停止。

大概是什麼她不知道的力量吧……

想太多也沒什麼用,木下彌生現在沒有多餘的心情去研究自己的能力大抵是什麼東西,她最煩惱的事情還沒解決呢。

第二天依舊早早起來了,彌生做了許多食物,她昨天清楚的和那群不良說了,明天早上9點鐘在公園籃球場旁邊集合。今天也要麻煩人家,彌生也不好只是做發號司令的行為,所以用大食盒裝點食物過去。

雖然這裡面的東西大概不夠那群人吃呢。

不止是食物,彌生還真的把她沒動過的暑假作業帶過去了,要她光是等待實在是太無聊了,而離開學也沒幾天了,趕緊把這些作業寫完才行。即使是年級第一的學霸也是要做作業的呀,學校的老師還挺嚴格的呢。

連續幾天在空座町外圍的公園等待消息,空閑的時間被彌生用來寫暑假作業,偶爾被不良們看到,還有人驚嘆他們的新頭領不僅外表像個軟妹,內里還是個好學生!

感覺這世界有點幻滅啊……

籃球場依舊被那位叫做流川楓的黑髮少年獨佔著,大概是之前和流川談話的場景被彌生手下的不良們看見了,一個兩個都以為他們是熟識,紛紛表示絕對不會對他下手。彌生懶得解釋,也隨他們去了。

幾天的時間還不至於讓木下彌生和流川楓太過熟悉,但是彌生帶來的食物之類的也會分他一份。起初這少年是猶豫的接受的,後來就自然多了。他去自動販賣機那買飲料時,也會給彌生帶一份。

兩人都不是多話的人,尤其是流川楓,整一個悶葫蘆,沒有必要就不說話,而且那張帥氣的臉每每看過去都是面無表情的模樣。

——白瞎他長得這麼帥。

不過這些都與木下彌生無關,她不可能在空座町久待的,只要找到了黑崎一護具體在哪就行了。到時候她也不會再過來這個地方,畢竟空座町和並盛町還是有著明顯的距離的,她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呢。

時間很快就到了開學前的一天了,彌生有點沮喪,她沒想到找個人都那麼難,而且之前說好的來找茬的其他頭領也沒過來,心情很複雜。

而且開學了,她手下的不良們都沒那麼有空去尋找那個人了,雖然說在學校找更加快,但是彌生時間也不多了。她雖然沒有社團活動,一放學就回家買菜做飯,但是她真的空不出時間來到空座町啊。

要是有自行車或者電動車都會好一點,偏偏彌生家裡什麼交通工具也沒有。

她決定給舊頭領留個手機號碼,讓他們找到了黑崎一護之後給她打電話。

幹完這事,遣散了一干不良之後,木下彌生有氣無力的跳下常坐的樹,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回家。她想把書包背在身後,一隻修長的手輕輕的幫她拿住了。

「……我送你。」洗過臉的黑髮少年的頭髮微濕,他依舊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模樣,高大的身材微微彎下,似乎在遷就木下彌生。

「啊,那個,我搭公交車回去就行了,」木下彌生愣了會,隨後笑笑,「我家在並盛町,有點遠。」

黑髮少年沒說什麼,繼續將彌生的書包背了起來,還伸手將她的空食盒拿了起來。身後背著書包,一手拿著他的寶貝籃球,一手拎著彌生的空食盒,模樣看起來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彌生忍不住笑了出聲。

「你的車怎麼辦?」她三兩下走到了流川楓旁邊,語氣帶著輕鬆愉悅的笑意,「放在那邊沒關係嗎?」

黑髮少年斜睨了她幾眼,眉毛抖動了兩下。

「送你去車站。」

車站也就幾步路的路程,其實沒什麼送的必要,但是彌生想到之前自己曾經救過對方的事情,大概是因為他不擅長表達感謝吧,所以用這麼笨拙的方式來表現自己的謝意。

稍微有點可愛呢。

車很快就來了,彌生上車之後,抬起手朝對方揮了揮手。那少年似乎覺得這樣做有點丟臉,手插在褲袋裡沒有做同樣的動作。

車開了一小段路之後,彌生的手機響了起來,鈴聲依舊是她妹妹優子錄的那個,聲音調得比較大,嚇了彌生一跳。

來電主人是彌生手下不良們的舊頭領,今天集合的時候沒看到他,據其他人的說法,似乎是他家有些事,所以不能過來。

「你好,這裡是木下彌生……什麼,找到黑崎一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章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