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六章

木下奶奶看著手腕上那串紅繩時的眼神十分溫柔,充滿了難以言喻的愛意。可是就算是這樣讓人輕鬆的場景,也無法讓彌生笑出來。

她連彎起嘴唇都做不到。

「凝聚……靈魂?」她輕輕的重複奶奶的話語,只一瞬間就抓住了所有的重點,「……拿走了的話,奶奶會死掉的吧?」

這樣的事實對15歲的女孩子來說,過於殘忍。即使面前的是早就已經死去的人類的靈魂,可是那不是別人,那是彌生的奶奶。

會摸著她的頭,說「小彌生今天也很有元氣哦」這樣話語的奶奶。

當初奶奶去世之前,彌生一家人都曾在醫院探望過這個年老的婦人,她對彌生表現出十二分的愛意,即使即將因為疾病死去,也不曾放棄過嘴角溫柔的笑意。

奶奶的掌心很溫暖,也很溫柔。

「小彌生,奶奶早就已經死了啊。」

「可是……」彌生垂著腦袋,碧綠色的眼眸望著腳下的地板,視線逐漸朦朧,「啪嗒」的聲音就像某種預兆,滴滴透明的液體如雨一般衝散小部分的灰塵,「我——」

做不到。

做不到讓奶奶重新回歸死亡啊。

木下彌生一直都覺得死亡這種事情,離她很遙遠。當初奶奶走的時候是笑著的,只有8歲的彌生還不懂得「去世」到底是怎麼樣的概念。

可是她現在懂了。

所以……做不到啊。

哭紅了鼻子的彌生只聽到奶奶無奈的嘆息聲,她那雙無法接觸實物的手虛虛的放在彌生的腦袋上,做出撫摸的動作:「小彌生還是這麼愛哭呀……」

老人的聲音如記憶那般溫柔可人,滿是皺紋的臉綻開可愛的笑意。

「……才沒有,」彌生抹了抹眼淚,聲音帶了些可愛的鼻音,「我一點都不愛哭。」

只不過是……很高興能夠再次看到奶奶而已。

「我要怎麼做?」彌生抬起頭,眼角還帶著未拭乾的淚漬,「告訴我吧,奶奶。」

「誒,小彌生果然是好孩子呢。」

>>>

斜陽懶洋洋的暈染著大地,彌生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發現時間快到4點了,最後一班車在5點,走之前她還可以去七辻屋吃一次那美味的饅頭。

走之前她看到了從隔壁房子二樓開著窗戶,眺望遠景的夏目。彌生總算露出頗為好看的笑容,朝對方揮了揮手。

「夏目桑——」少女特有的柔和嗓音婉轉成調,十分動聽。

夏目貴志聽到聲音之後低下頭,剛好看到笑容燦爛的少女傻呼呼的揮著手的模樣。

「木下桑?」夏目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請稍等一下,我這就下來!」

少年立即轉身出門下樓,看到對方有些急匆匆的模樣,彌生覺得自己心中徘徊著的烏雲散去了不少,這位有著淺栗色短髮的少年就算只是站在她面前不說話,也能給她彎唇笑著的勇氣。

治癒系的少年真是太好了……啊,不好,腦海中居然出現了優子那些不良畫集里的人物!刪掉刪掉!

彌生拍了拍臉,身上鵝黃色的衣裙隨著她的動作左右搖擺著,看起來可愛極了。

不愧是能夠招惹變態的女神啊。

夏目很快就穿好鞋子跑到外面來了,他的動作很快,因此在到達彌生面前時,氣喘吁吁,臉上還流了幾滴汗水。

彌生笑眯眯的從包包中拿出出行必備的紙巾,遞給了夏目。

「擦一擦汗吧,夏目桑太急了。」

「啊……謝謝。」夏目也不矯情的接過,紙巾上有著清香的味道,和夏天的感覺很像,他擦過汗之後,氣息也平穩了下來,「木下桑要走了嗎?」

「誒……是的,」她輕輕的攏了攏耳邊的碎發,手腕紅繩上的暗紅色珠子閃著妖異的光芒,「在那之前……我想請夏目桑去七辻屋試試那裡的饅頭哦。」

她沒等到夏目拒絕,而是用她那雙碧綠色如玉般的眼睛看向了夏目:「可以嗎……?我只是想和夏目桑成為朋友啊。」

人家女孩子都這麼說了,如果再拒絕的話,那就太不上道了。

夏目只好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我可不敢讓女生請客啊,那我請木下桑如何?」

木下彌生有一瞬間的呆愣,入眼的是夏目貴志那張精緻的臉,不知怎麼的耳根有點紅了。

「誒,誒……這也是可以的。」

作為一個正是成型時間段在女子初中上課的少女確實很少接觸到男性——家裡的秀吉和隔壁家的澤田綱吉除外——夏目貴志大概是彌生遇到的較為正常,並且讓她覺得相性很合的同齡人吧?

七辻屋家的饅頭的確很美味,彌生吃飽之後恨不得打包幾分拿給應該差不多回到家中的雙胞胎,可惜的是這裡離並盛町有兩個鐘的車程,拿回去軟了,味道絕對沒有現在好呢。

她覺得自己可以改天帶他們過來吃……不過該用什麼理由呢?

這麼一想,彌生心中就升起一股不明不白的失落感。

吃完之後也差不多5點了,夏目將彌生送到了小鎮外久經失修的老車站。夏季的小鎮有著涼涼的風,帶著樹林中的青草味。

「那……下次再見了,夏目桑。」彌生上車之前,轉頭笑道,「下一次就該我請你了哦。」

「嗯。」淺栗色短髮的少年有著栗色的瞳孔,無論怎麼看都溫暖得像太陽一樣,「路上小心,木下桑。」

小鎮通往城區的公交車有些老舊,彌生一直轉過頭,透過模糊的玻璃窗望著夏目的身影,直到車拐角看不到為止。

「夏目桑……真是好人呢。」彌生低聲說道,從包中拿出自己掛著鏈墜的手機,給優子發了條晚歸的信息。

>>>

原本兩個鐘的車程硬生生的拖到了9點鐘,彌生無奈的給優子打了一通電話說了一下這邊的狀況,年老失修的公交車在半路拋錨了,因為路太過遙遠,因此來交接車內乘客的車很晚才到達。

一天的好心情都被倒霉的拋錨車弄壞了,彌生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才將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直到她在回家路上看到了一家妖怪開的店。

狐狸家的關東煮。

傳說中狐狸家的關東煮十分美味,有幸遇到的人如果不大膽去嘗試的話,一定會扼腕嘆息的。

為了吃,彌生也是蠻拼的。她就掙扎了一會,聞到了美味關東煮味道的胃部就開始抗議起來。

擺攤的人是一對狐狸父子,他們兩個妖怪的臉上都帶著特定的詭笑,跟家族遺傳似的。不過就算是普通狐狸……它們的笑容仔細看了也會讓人覺得可怕呢。

「老闆先生,來一碗關東煮吧。」彌生最後還是在狐狸家的攤子前的小凳子上坐了下來,夜晚的燈光泛著青白的顏色,環境如同恐怖片中的場景。

「哎呀,居然是人類的客人啊,」狐狸父子中的爸爸驚愕的轉過頭,有些驚奇的感嘆,「還是個人類的美人呢。」

「父親,不要把客人嚇跑了,」狐狸兒子依然頭也不回的開始工作,「如果你還在望著人家小姑娘不幹活的話,我回去就告訴母親說你——」

「好了好了,就你多嘴,」狐狸爸爸不滿的朝著兒子嘟囔了幾句,隨後十分輕柔的對著彌生問道,「要加辣椒醬嗎?」

「啊……請適量的加一些吧。」狐狸父子的對話讓彌生輕鬆了下來,她總算沒那麼拘謹了,隨手將包包放在膝蓋上,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抱歉……請問你們收人類的紙幣嗎?」

「都收都收,無論是什麼物種的錢幣我們都收哦,」狐狸爸爸爽朗的笑著,快速的搶過自家兒子手中端著的紙碗,無視兒子的瞪視,「請慢用。」

狐狸爸爸說完這句話之後就繼續和狐狸兒子忙碌起來,彌生猜想他們應該是剛開始擺攤,客人們還沒被香味吸引過來。

不過彌生可不會停留太久,她很快就吃完了碗里分量並不算多的關東煮,連湯底都沒放過。

意猶未盡的紅棕色長發少女舔了舔嘴角,抬起頭問道:「請問可以打包嗎?」

「可以哦,我們家的關東煮就算放久了也很好吃的!」

「父親,不要再調戲別人了好嗎?」

「什麼啊,我才沒有呢。」

「『你父親無論在說什麼都像在調戲人啊『,這可是母親說的。」

即使在小吵小鬧中,敬業的狐狸父子也很快將彌生想要的三份關東煮打包好了——吃貨彌生表示她回家還要再吃一份這種美味的食物。

付了錢之後,彌生一手提著包,一手拎著三份狐狸爸爸故意加大的特大份關東煮,十分不舍的開口問道。

「叔叔,你們一直都在這裡擺攤嗎?」

「不是哦,我們擺攤的地點是隨機的,不過如果你想吃關東煮的話,可以來浮世繪町找我們,那是我們經常去的地方,而且對人類來說也很安全。」回答她的是狐狸兒子,對方眯起的眼睛看起來比他父親要可愛得多了,說話的時候耳朵還時不時的抖動著,似乎有些害羞。

「誒……好吧。」彌生有點失望,浮世繪町和並盛町隔了一個米花町,如果不是有什麼事情的話,她基本不會去浮世繪町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