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七章

和狐狸父子告別之後,彌生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不過她今天運氣實在不算好,遇到的妖怪也似乎有點多呢……

畢竟以前沒見過妖怪,一天能看到2-3個也算多吧?

回家拐角的那個電線杆下,一個長著黑色狗耳朵的少年穿著一身正經的西裝,蹲坐在一個紙箱內。

彌生不由多看了好幾眼,一開始以為自己遇到了變態,結果仔細看了看,發現對方身後長了一條毛絨絨的尾巴。

……妖怪。

不過這妖怪對她沒什麼興趣,看到她停下腳步時也只是用那雙紅色的眼眸回望,紅色的瞳仁裝滿了冷漠,和他清冷的外表十分相配。

紙箱旁邊的字體是「請收養我吧」,但是這個妖怪的表情和請求的語氣完全不一樣啊……

擺出這樣的姿態真的想讓別人收養嗎?難道普通人看到的是他的動物形態?

彌生有點好奇,不過她還是沒上前去問。

因為感覺那個少年似乎有點難以相處呢……

拎著的關東煮還泛著熱騰騰的熱氣,彌生想了想,還是將其中一份拎了出來,放到少年的面前。

「送給你。」

這樣……應該可以吧?

彌生對著黑髮少年露出溫柔的笑容,轉身離開。

這樣的話……應該不算冒犯吧?

看著他的模樣,也有點可憐兮兮的感覺呢,讓彌生忍不住心軟了一回。其實也是因為今天的發生的事情有點多,所以她才這麼大方啦。

希望下次還能在回家路上遇到狐狸父子好吃的關東煮小攤啊。

>>>

回家的路程並不遠,經歷過吃狐狸家的關東煮——給可憐的妖怪一份關東煮這樣的過程,彌生手中拎著剩餘的兩份特大份關東煮盒子,打開了自家紅棕色的木門。

「我回來了。」

聲音響起的瞬間,彌生感覺到自家的地板正響起「嗒嗒」的響聲,還沒來得及換好鞋子呢,就看到優子和秀吉趿拉著拖鞋出現在她的面前。

「歡迎回來,(彌生)姐姐。」雙胞胎相似的嗓音一同響起,和彌生一樣有著隱形吃貨屬性的優子立即就聞到了姐姐手中食物的味道,睜大了那雙和彌生相似的碧綠色眼眸。

「姐姐帶了什麼回來?」

「啊,關東煮哦,」彌生笑著將白色的塑料袋遞了過去,「路上看到的,很好吃哦。」

她彎下腰,脫掉腳上的靴子,突然說道:「啊,對了,一份辣的一份不辣,秀吉可以放心吃呢。」

木下秀吉很愛護自己的嗓子,因此在聽到彌生說的話時,鬆了口氣。

「謝謝,彌生姐姐。」

換好拖鞋之後,彌生才拎起自己的包走到了客廳,客廳里的環境早已經恢復原狀了,連之前有些碎裂的茶几也恢復原狀。

嗯……這完全得益於彌生昨晚收拾客廳時發現的新技能。

大概是「體內的力量」導致的緣故,彌生能夠使用體內的能量將物品修理好,茶几就是因為她的能力所以才變回原狀的,連那上面之前磕絆過的划痕都消失不見了。

……希望優子和秀吉不要在意太多吧,按照他倆現在的情況看來,應該是沒發現才對。

茶几上擺滿了優子愛看的小說雜誌,彌生稍微瞄了兩眼,覺得有些頭疼了。

自家妹妹木下優子什麼都好,成績好,運動神經好,但是她的愛好真的很奇怪,一個女生喜歡看bl向小說雜誌就算了……她還專門挑選18r的來看。

就算是彌生也管不了,優子在這方面實在太霸道了。

「哇啊——秀吉你這個笨蛋!」在彌生無奈的時候,優子一邊吃著關東煮一邊看電視,餘光瞄到了秀吉之後驚叫了起來,「不要把我的書拿來墊關東煮啊!」

「咦……抱歉,」秀吉禮貌的道歉,隨後開口抱怨,「還不是因為姐姐你亂放書籍,我都沒地方——痛痛痛!!!」

「有膽再說一遍?」

「對不起!手要斷了——!!」

家裡再次上演了雙子姐姐欺負雙子弟弟的戲碼,彌生無奈的上前,將優子的雜誌通通收拾好放到一邊。

「優子,先吃完再看。」

「……好吧。」

彌生滿意的點點頭,在上樓之前突然轉過頭,碧綠色的眼眸狀似凝實的盯著優子的後背:「對了,如果再被我看到你看18r漫畫,我會把它們拿到後院去燒掉哦。」

「我知道啦。」優子略帶敷衍似的說道,彌生一向很寵她,很多時候的威脅也只是說說而已。

不過這次彌生不覺得自己做不到呢,那種讓妹妹誤入歧途的東西不燒,她簡直無法當一個好姐姐啊。

感謝和彌生談了一下午家常的木下奶奶。

>>>

一個並不算愉快的周末過去了,彌生早早起床,繞著附近街道晨跑鍛煉體力。一大早起來,她又遇到了山本武。

山本武家就在澤田家附近,他家的壽司很好吃,彌生帶著優子去山本家的壽司店時偶爾會看到他在幫他老爸切魚片之類的。

這個爽朗的少年長得很高,看起來根本就不像一個只是在讀國二的學生,性格也不像……感覺挺成熟的。

「啊對了,」擁有紳士風度的少年一直堅持將彌生送回了家,說是順路什麼的,在臨走之前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拍了拍後腦勺,「你是兩個木下的姐姐吧,請轉告一下,讓他們不要在晚上去並盛中學哦!」

彌生一愣,露出奇怪的眼神:「為什麼?」

刺蝟頭少年「哈哈哈」的笑了兩聲:「據說學校晚上鬧鬼呢。」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看著山本武遠去的背影,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太協調。

不過算了……追究這麼多可不行啊,「好奇心會殺死貓」這樣的諺語她還是知道的。

晨跑過後神清氣爽,彌生做好了早飯,再裝好了便當之後,咬著沾著果醬的麵包和優子秀吉道別後出門了。她今天因為晨跑的原因,來不及在家裡吃早飯,所以提前走了。

前往學校的路上依然清靜得嚇人,但是彌生早已經習慣了,不過在轉角過後,她看到了略為熟悉的人影。

三個穿著北高校服的男生正背對著彌生,一個在前,兩個在後,似乎在說著什麼話語。

「叮咚——系統提示,勇者忠邦血量減一。」黃|色頭髮的少年用著類似於機器人的語調開口說話,彌生看不到他們的表情。

前面的高中生……該不會是在玩遊戲吧?

彌生抿了抿唇,調了調角度,剛好看到走到最前面的黑髮男生手中揮舞著一條粗木棍。

「叮咚——系統提示,勇者忠邦血量減一。」黃|色頭髮的少年再次重複。

黃髮少年的身邊是一個茶發少年,三人拎著同款式的書包,氣氛相當詭異。

也不算是詭異啦,只是彌生對這種事情知道得太少了,她身邊好友不多,毛利蘭住在米花町,平澤憂雖然能每天見到,但是她和彌生一樣都會忙家務,沒什麼空餘時間一起像普通女孩子一樣逛街遊玩。

能夠湊到一起玩的時間,少得可憐。

所以彌生並不理解三個男高中生莫名其妙的行為。

「為什麼我的血量一直在掉——」前方的黑髮少年惱怒的轉過身,立即看到了他們身後的彌生,「哐當」一聲,手中的粗木棍立即掉在地上。

清秀的少年睜大眼睛,臉「唰」一聲從脖子紅到腦門。

「怎麼了,忠邦——」剩下的兩少年同他一樣回過頭,在看到彌生時,表情就像被雷劈了一樣,臉上露出一片可怕的陰影。

彌生咳了一聲,露出略為僵硬的笑容。

「……早上好。」

這種不小心撞破了別人的羞恥play的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

路上尷尬的一幕被彌生拋在腦後了,北高的幾個男生到底會不會難受一天她管不著,總之她回到學校的時間剛剛好,一坐下就響鈴了。

「今天彌生醬也很準時呢,」同桌平澤憂笑了笑,從自己的課桌中拿出一個可愛的q版人偶,大小剛好適合掛在手機上,「昨天和姐姐逛街的時候看到了很適合彌生醬的東西,很可愛吧?」

因為木下家裡櫻丘高中並不算近,所以每一回彌生都是堪堪踏著遲到的風險到達課室的,班裡的人都對她佩服不已,老師對她也很無奈,只不過她自己也不算遲到,而且成績穩坐學年第一,所以也不好說她。

平澤憂送給彌生的人偶看起來應該是個小學生,它穿著一條樣式可愛的校裙,頭頂戴著黃色的安全帽,臉被遮住了,只能看到它圓圓的下巴。

「誒,的確很可愛啊。」彌生睜大眼睛盯著小人偶,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這個人偶那張彎起的嘴笑得有些詭異啊。

大概是她的錯覺吧。

彌生將人偶收好,放在自己的課桌內,掏出國文課本開始認真聽講,實際上的思緒早已經飛到窗外和櫻花樹上的鳥兒齊齊把歌唱了。

身為學霸的少女雖然能把國文課學好,但是她本身真的不怎麼喜歡這門課程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