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章

彌生的老家離她現在住的地方不遠,搭電車去到那個小鎮也只需要兩個小時,到站后需要步行一段時間才真正到達小鎮。

夏季的森林有著清新的味道,彌生來到那條小路上時,正是正午時分,陽光燦爛的時候。蟬叫聲十分有力,整個小鎮透露著生機勃勃的氣息。

在彌生小的時候,她曾在奶奶家住過一段時間。記憶中的奶奶的模樣已經記不清了,彌生只能想起她溫柔的笑容,她總喜歡摸著彌生不長不短的頭髮,和她說她根本聽不懂的話語。

那些話彌生都不記得了。

瀝青路右邊的叢林發出窸窸窣窣的響聲,獨自一人走在鄉間小路上的彌生有些警惕的停下腳步,緊張的注視著那堆不斷抖動的草叢。

「誰在那裡?」

沒有人回答彌生的問話,草叢很快就停止抖動了,彌生鬆了口氣,結果在下一瞬間,一個身穿白色襯衫的少年從草叢中抱頭滾了出來,淺栗色的短髮上還插了幾根碧綠的草葉。

他踉蹌的站起來,扭頭看了彌生好幾眼。

「站住,把名字還給我——」森林中響起了奇怪的低沉嗓音,接著,一個身形巨大的妖怪像一棵球一樣滾了出來,不知道是撞到了什麼東西,瞬間越過了少年的頭頂朝著另一邊的森林飛了過去。

彌生和那名淺栗色短髮少年目送著那個妖怪撞上一棵樹榦。

「妖怪?」紅棕色長發的少女低喃的說著,似乎有些反應不過來。

她的運氣的確不怎麼好,剛來到這小鎮就遇到了妖怪……

有些暈頭的妖怪很快就站了起來,體型大得是彌生的好幾倍,它似乎被激怒了,嘴巴張得老大。

「我要吃掉你們!」

等、等等啊!關她什麼事啊?!

躺槍的彌生覺得自己實在是太無辜了,可惜妖怪並不會因為她什麼都沒做而放棄襲擊。比起彌生的生疏,那個淺栗色短髮的少年逃跑的動作更敏捷,他在妖怪撲向彌生的時候沖了過來,拉起彌生的手腕拚命的跑了起來。

「等一下——」

「先逃跑吧!」

對待窮追不捨的妖怪,光是逃跑是沒用的,彌生和淺栗色短髮的少年跑了好長的一段路,還是沒能將那隻堅持到底的妖怪甩掉,她的忍耐度快到極點了。

都是妖怪的錯,不然她也不會這麼倒霉啊!

森林中的樹枝很多,彌生乾脆將自己的包扔到了淺栗色短髮少年的手中,撿起較粗的樹榦對著那隻體型笨重的妖怪狠狠的砸了下去。

「走開!」

曾經和關東塞空手道冠軍好友毛利蘭學過一些打鬥皮毛的少女爆發出連她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力氣,一擊就將妖怪打得哭著跑開了。

淺栗色短髮的少年體型纖細,他的皮膚很白,修長的手指抱緊了彌生的包,和髮絲同色的瞳孔閃閃發光。

這是看起來很溫柔的美少年,他正用熱烈的眼神盯著彌生,發出詠嘆似的感概。

「好厲害。」

幹掉那個妖怪之後,彌生喘著粗氣,抓著粗樹枝的手□□癟的樹皮磨出了刺痛感,她看了看自己通紅的雙手,隨手將它扔在樹下。

恢復正常的彌生扯了扯嘴角,看向了一直望著她的少年,友好的伸出了手。

「我的包,」她拿過自己的包,將它斜背在身上,「我的名字叫木下彌生,你呢?」

「我是……夏目貴志。」

這位與她一樣能看得到妖怪的少年睫毛抖了兩下,嘴角彎起溫柔的弧度。

>>>

共患難會產生不一樣的友情,這樣的事實其實是對的,起碼落在彌生和夏目身上還算行得通。兩人都能看到妖怪,身邊也沒有能看到妖怪的同伴。

兩人一拍即合,氣場相符,聊起來時一點都不尷尬,更不會冷場——雖然話題都是圍繞在妖怪身上。

即使兩人的經歷差別很大,但是緣分這種東西,並不是用嘴就能說清的。

而且對木下彌生來說,她剛踏入能看到妖怪的範疇,很多事情都不像夏目這樣了解,很可能會踏入錯路。

「嗯……木下桑是昨天開始才看得到妖怪的嗎?」夏目貴志身材纖細,皮膚的白皙度和彌生看起來差不多,看起來是個柔弱的美少年,「其實我也不太清楚這些事情啊。」

「啊……這樣啊,」本身對男性不會溫柔的彌生難得露出溫柔的笑意,「嘛,肚子餓了,前面有家店鋪哦,夏目桑要一起去嗎?」

搭車用了這麼長時間,還在走到小鎮的路途中擊退了一個妖怪,彌生的胃部已經開始抗議了,她歪了歪頭,問道。

「不,非常感謝你的邀請,」夏目嘴唇微抿,十分有禮的拒絕,「我是時候回去了。」

「……請等一下,」彌生飛快的從自己的包中拿出手機,「雖然這樣的請求很失禮……不過,夏目桑方便告訴我你家的電話嗎?」

她看到夏目貴志迷茫的神色,再加了一句話:「夏目桑說自己並不清楚妖怪之類的事情,但是對我來說,你就是前輩……可以嗎?」

木下彌生作為剛看到妖怪的新手,心裡忐忑不安是必然的。能夠這麼快就遇到了和現在的她情況相似的少年,即使是對方性別讓她不會深交,不過……總比自己一個人要好吧?

「……好吧。」夏目貴志猶豫了片刻,才答應了彌生的請求,這讓彌生鬆了口氣。

得到夏目家的電話讓彌生忐忑不安的心輕鬆了許多,夏目桑能夠安全的或者,好歹也會有一些什麼特殊的擊退妖怪的技巧。彌生不覺得就憑半吊子的自己能夠打敗所有的妖怪,所以電話不管她以後打不打,有個保障都好。

說不定她以後還會來到老家尋找關於她「體內的力量」的相關信息呢。

>>>

從七辻屋出來,彌生還在回味著這家鄉下小鎮食物的味道。饅頭鬆軟,吃起來甜而不膩,炸饅頭的外皮脆而不焦,內里香氣十足。

隱形吃貨木下彌生覺得自己可以在走之前再吃一份炸饅頭。

木下家的老家已經放了挺長的一段時間了,木下奶奶只有彌生爸爸一個兒子,所以在奶奶去世之後,這間老屋也沒有打理,而彌生爸爸則因為捨不得,所以並沒有將房子賣掉。

老屋從外面看起來,和周邊的並沒什麼區別,房頂是磚紅色的瓷瓦。老房子周圍還有長滿了野草的菜園,晾衣桿也老化了,泛起被腐蝕的黑色。

木下彌生站在老房子的門前,心下說不出是什麼感受,伸出手拉開紙門。

「打擾了。」她有禮貌的說道,也不管門裡到底有沒有人。紙門上有一層薄薄的灰,拉開的時候,裡面的灰塵因為微風而飄動起來。

木下老家房子里的地板上有著淺淺的灰色塵面,彌生猶豫了下,還是沒脫下鞋子直接走了進去。

裡面的傢具都被白色的棉布蓋了起來,窗戶關得緊緊的,陽光只能從那細小的縫中鑽進來,灑在灰色的地板上。

這些地方沒有彌生想要的資料,彌生看到那些不知面目的傢具時,也只是有些感慨而已。

時光流逝,逝者已矣。

奶奶的房間在二樓,房門依舊是日式的紙門,彌生朝著房間鞠了個躬,才拉開門走了進去。

「小彌生……也長大了呀。」在彌生四周查看的時候,一股帶著熟悉感嘆的空靈聲音從她背後響起。

說沒被嚇到絕對是假的,但是……

木下彌生驚愕的轉過頭,看到的是半透明的奶奶穿著她死前穿上的白色和服,花白的頭髮梳得一絲不苟,臉上掛著溫柔的笑容,懷念似的盯著彌生的臉。

「奶、奶奶?!」彌生嘴唇張得很大,她碧綠色的眼眸幾乎瞪大成圓形。轉身的瞬間過於用力,讓她差點摔倒在地上。

「哦呀哦呀,小彌生能看到奶奶嗎?」奶奶有些驚奇的睜大了眼睛,仔細的看了看15歲的彌生。

當初木下奶奶去世的時候,彌生才8歲,這也已經過去了7年了。

「太好了——」

「奶奶不是……去世了嗎?」彌生有些艱難的站直身體,抿了抿唇,「為什麼……」

「誒,因為奶奶想要見到長大的小彌生結婚生孩子呢,」奶奶笑著說道,在彌生臉紅的嘟囔聲中摸了摸手腕上的紅繩,那根紅色的繩鏈上還有一個暗紅色的妖異珠子,「既然小彌生能夠看到奶奶的話……可以幫奶奶把這條手鏈拿下來嗎?」

彌生被奶奶莫名其妙的委託拉回了思緒,迷茫的眨了眨眼睛,碧綠色的眸子中滿是不解:「為什麼?」

「我這個老太婆是時候離開了啊……」奶奶懷念似的揉搓了兩下那串紅繩,「但是啊……這東西束縛我太久了。那個死老頭在下面也等了很久了吧,如果是現在的小彌生的話,一定可以幫到奶奶的啊。」

「啊……?」

「小彌生身上的力量,是連我這個老太婆也會覺得想要的存在啊,」奶奶感概似的說道,「這個東西一定可以保護小彌生的。」

「奶奶……」彌生被自家奶奶話語間巨大的信息量沖得腦袋都快暈了,她撓了撓頭,嘆息似的問道,「我體內的力量……到底是什麼?」

木下奶奶呆愣了下,接著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

「那奶奶手上的東西……?」

「哦呀哦呀,人老了就是不中用,差點把最重要的說明給忘了,」木下奶奶低下頭,不再年輕的面容卻依稀看得出年輕時的美人影子,「這個東西是木下家的家傳,它叫做『定魂珠』,至於用途……」

她苦笑著指了指自身:「大概是讓死去的靈魂凝聚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