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等車果然等了將近一個小時,彌生一直在無聊的晃著手機,思考著去到夏目那之後到底要問他什麼事情。她有給夏目打電話說過今天要過去的,所以最後還是沒能放他鴿子。

只是可能回家的時間要晚一點吧,彌生給優子發了條信息,說明自己要去哪裡。優子並沒有第一時間回復,她現在這種時間應該和澤田綱吉一起接受隔壁里包恩老師的訓練吧。

一開始彌生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的,隔壁的澤田家突然就變得這麼熱鬧起來,澤田阿姨還給她兒子請了個家庭教師。這也沒什麼,關鍵是家庭教師是個孩子,看起來大概只有5歲吧。

但是那個孩子超厲害的,無論是武力還是知識都十分過人,所以彌生一直認為對方一定是一個內心年齡和外表不符的妖怪。她也沒感覺到那妖怪身上散發出來的惡意,看他平常也是挺乖的。

所以彌生就隨他去了,優子跟著厲害的人訓練也是好的,免得再長大一點,優子就像她一樣遇到變態了。

在木下彌生的眼中,自家的妹妹可是十分可愛,完全不輸給自己的存在。她直接無視了優子在熟人面前會暴露本性的行為,果斷認為自家妹妹未來一定會有很多追求者。

事實證明,這個未來存在於和優子長得一模一樣的木下秀吉身上……

好吧,多餘的事情就不多想了,總之木下彌生踏上了前往熊本縣的車,但是一上車……她就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車上的人……怎麼都是一副垂頭緊張的模樣?

夏日的炎熱被擋在車外,車內開著的空調有點低,讓彌生瞬間起了雞皮疙瘩。原本應該是悠閑慵懶的旅人此刻居然沒有一人是在睡覺的,彌生有點詫異,投過幣之後,才看到司機大叔握著方向盤的手在抖動著。

「……」彌生大概知道了為什麼是這樣了,她提高了警惕,沒有輕舉妄動。

果不其然,背後突然觸碰到了一個圓形的僵硬冰冷的東西。

彌生冷靜的掃了車內的旅人一眼,發現他們中有幾個不像其他人那樣垂著頭的,反而興緻勃勃的抬起了頭。

她不太確定這幾個人是否全部都是共犯,畢竟就憑著表情來看……咳,很有可能這裡存在著像白崎一樣的傲氣的存在呢。

不過,姑且將所有抬頭的人都擋住同夥看,呆會要是誤傷了再道歉吧。

「小姑娘,手舉起來。」身後的聲音陰沉沙啞,彌生想到她剛進車門經過的那個座位上坐著的戴著鴨舌帽一聲不吭的青年,默默的舉起雙手。

身後的人滿意的說了聲「很好」,舉著槍將彌生推著走到一個空位,這時有幾個抬頭的人坐直了身體,吹了幾聲口哨。

「哇哦,是個小美人哦,」說話的人是個年紀不算大的紅髮青年,他臉湊前,仔細的觀察著木下彌生的臉,露出下流的笑容,「啊啊,真是倒霉的美人呢。」

「沒想到劫個車也能看到美人呢,賺到了。」吹口哨的人這麼說道,彌生看不到到底是誰在說話,因為湊過來的人擋住了彌生的視線。

「別多事。」推著彌生的人暗罵了一聲,聲音陰冷,「乖乖的坐好,不然一槍蹦了你。」

身後的男人十分的暴躁,彌生的肩膀被他捏得生疼,也只是蹙著眉沒說話。

臉湊前的青年有著一頭漂亮的紅色長發,他無辜的聳聳肩,後退了幾步,讓開了位置。這時,身後的人直接將彌生按下,警告似的揚了揚手槍。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意外的冷靜,不過車內的劫車者並不怎麼在意,他們看起來不像是搶劫的人,對於車內的人質也沒什麼威脅的動作。連之前的調戲也只是口頭說幾句話之後就沒後續了。

拿槍威脅彌生的人也只是讓她坐下之後就回去前排了,這讓彌生覺得十分詫異,關鍵是……既然不對她做什麼,那他們為什麼要讓她上車?

真是……

「喂,你的名字?」剛才說話的青年迅速坐了過來,笑嘻嘻的看著木下彌生。他的頭髮碎碎的,但是很長,軟軟的搭在後腦勺上。

彌生瞥了他一眼,高冷不說話。

「別這麼冷淡嘛,」青年抱怨似的說道,「告訴我的話,我可以讓他們放你下去哦。」

剛才彌生大概掃了一下,車上大概有6個劫車的人,5個在後面懶散的坐著(包括她隔壁的青年),前面拿槍的似乎是領頭的,他大概是負責指路的吧。彌生剛掃了眼路標,發現車輛並不是朝著熊本縣走的,只能說她太倒霉了,現在上了賊車不止,連熊本縣都去不成了。

而後的十幾分鐘內,隔壁的紅髮青年一直喋喋不休的說著話,車內的人居然沒一個人嫌棄他吵的。彌生被他的聲音鬧得心煩,差點一巴掌揮了過去。

這種聒噪得男人最討厭了!說的話全是沒營養的東西!

「閉嘴!」彌生低聲說道,怒氣沖沖。

簡單的一句話在安靜的車內泛起了漣漪,本身在玩手機的劫車者互望了幾眼,隨後有人開口:「自己一個人在說什麼呢,小姑娘,這是不可以的哦。」

彌生不解的皺起了眉,她看著依舊含笑的紅髮青年,突然像想到了什麼似的睜大了眼睛。

>>>

倒霉的事真的會一樁接著一樁來。起初是車拋錨,她下車被妖怪追,殺了妖怪回去發現車不在了,然後遇到狒狒先生送她到最近的車站,好不容易搭上了車,結果是上了一部危機重重的車。本來她是想找機會幹掉車上的劫車者的,卻痛苦的發現,身邊一直在調戲她的人,並不是人類。

是的,隔壁的紅髮青年是個妖怪。

……為什麼一個妖怪居然會在人類的公車上,她已經不想計較和吐槽了。

槽多無口。

她心煩意亂,現在只能睜大眼睛瞪著還在滔滔不絕的話嘮妖怪,真的很想一個拳頭揮上去讓他閉嘴算了。

連白崎都沒這麼話嘮好么!

「啊呀,為什麼不說話呢?」紅髮妖怪苦惱的扁起嘴,他歪著頭,碎碎的髮絲落在鎖骨上,紅白色調十分誘人。

木下彌生現在只想拿個東西塞住他的嘴!她快狂暴了,她根本沒想到自己會倒霉到這種地步,身邊一把趁手的武器也沒有!

她決定之後一定要隨手攜帶刀具,一把水果刀也是可以的。

嗯……雖然這麼做凶暴了點。

她現在還在思考到底要怎樣才能讓這部車駛向熊本縣,路標顯示她已經遠離自己的目標路線了。車內的劫車者沒有什麼大問題,問題是其他乘客的安全。

況且她身上的虛之力用來對付人類太過大驚小怪了,很容易一個攻擊就將普通人類打個魂飛魄散。

似乎是看出了彌生的煩惱,紅髮青年眯著眼笑得十分可愛。

「要我幫忙嘛美人?」他挑起眉,紫色的眼眸流轉著耀眼的光芒,「絕對不會讓你煩惱的哦。」

彌生根本就不信這妖怪的話,誰知道這種妖怪是不是吃人為生的,若是所謂的「幫忙」就是將車內的人殺掉的話,彌生自己可背負不起人命。

無論什麼時候,她都背負不起這麼沉重的東西,畢竟她沒有成為殺人犯幫凶的念頭嘛。

不管自己什麼時候會死掉,變成禍害世界的虛,至少現在要堅持自己的底線,不能躍過去。

>>>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皮膚很白,少女特有的香味和柔嫩的肌膚簡直是妖怪的最愛,更何況是那股濃郁的力量散發的香甜味道,更讓她加了不少分。

總而言之,隔壁的美人就像一塊會移動的肉,全身散發著「快來吃掉我」這樣的感覺。紅髮妖怪眼睛越來越亮,幾乎想就地吃掉她算了。

可是不行啊……車後面追著的人他可惹不起。

紅髮妖怪撇撇嘴,只好收起了使用暴力的心思,改用花言巧語哄騙小女孩。誰知道這美人不為所動,簡直像塊僵硬的石頭,對他的話語不僅沒動心,還十分的厭煩。

顏值異常高的美青年妖怪鬱悶得要命,他之前控制劫車頭領命令司機停車讓美人上車,打的就是這個主意,沒想到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位擅長說花言巧語的妖怪從木下彌生搭坐第一班車經過這個山頭的時候就盯上她了,車拋錨也是他所為。當然,那群小妖怪不自量力追趕他的獵物他也不是很生氣。本來嘛,這樣也可以當作英雄救美的橋段來的,沒想到美人本身是朵帶刺的玫瑰。

……而且身邊還有個惹人生厭的暴力猴子,那猴子到現在還在追著這部車,速度一點都沒減慢。

啊啊,甩不掉的牛皮糖真讓人討厭啊。

紅髮妖怪這麼想著,表面上還是帶著可愛的笑容當面具,遮住了內心的所有想法。

直到他看到美人姑娘站了起來,對他不屑的冷笑斜睨之後,直接用身上可怕的靈力覆蓋了整個車輛。

他嘴邊的笑容立即僵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五章

6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