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能夠不傷人卻制止他人行為的方法,木下彌生沒想到多少。她無視了耳邊聒噪的聲音,思考著將頭領制住拿他當人質,喝止司機停車的可能性。但是她對車上的犯人們理解不深,不知道這是不是個好辦法。如果其他人都像頭領一樣拿著槍,那麼只要他們反過來拿無辜的旅人威脅她,她也沒辦法不管。

所以這個方法說是簡單,卻也魯莽,要考慮的東西也太多了。

想來想去,大概只有用靈力車才會停下來了吧……所以,她就這麼做了。

木下彌生離開座位,站了起來,隔壁的紅髮妖怪依舊說著讓她厭惡的話語,她只好回頭給他個不屑的眼神和冷笑聲作回應。要說這場劫車沒有這妖怪的手筆,彌生絕對是不信的。

她身上的靈力依舊是白崎強行灌進來的虛之力,這些紅色的可怕力量早就在彌生體內生根發芽,成為她的一部分。用奴良總大將的話來說,就是這種力量和彌生本身隱藏的靈力混雜一起,直接滲入了靈魂。

於是她成為了虛,而體內另一種不知名力量讓她的身體不死,推遲了虛化的時間。而體內的那顆據說有幾百年歷史的「定魂珠」則是讓彌生身體和靈魂貼合,維持現狀。

不然按照她當初夏日祭與白崎斷開聯繫,靈魂出體變虛的那會,她早就成為禍害世界人類的害蟲了。

從身上湧出的紅色靈力快速的攀上了整部車輛,木下彌生用著可怕的靈力籠罩整個空間,甚至包裹了整部車輛。隔壁的紅髮青年立即睜大了眼睛,翻身躍離了彌生三米遠。

>>>

狒狒從那個救命恩人小姑娘上車的那刻就意識到自己被同類坑了,那部車上散發出的淡淡的妖氣味道,他一開始沒怎麼在意。為了不讓小姑娘發覺自己在跟蹤保護著她,他跟著的位置不遠不近。

而後不久,那部車湧出了可怕的靈力,猙獰的紅色虛之力覆蓋了整部車,硬生生的讓車輛停了下來。由於動作過於突然,而車速過快,這部車差點直接翻下山崖。

可憐後面追著的狒狒先生提心弔膽,生怕那小姑娘就這樣葬身崖底變成虛。

死了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後變成虛。

……那才是最麻煩的地方。

結果那部車也只是晃動了兩下,車緊貼著公路邊的銀色欄杆,將它撞得扭曲。

狒狒送了口氣,加快腳步追了上去。

他決定要將車內那個不知天高地厚,在他手下搶人的妖怪狠狠的打一頓!

>>>

其實一般靈力是不會對普通人類產生什麼影響的,當然,這種影響說的是「壓力」和「恐懼」,因為感覺不到,所以沒有擁有靈力的人的煩惱。

只不過虛之力是不一樣的,因為這種力量能將人類的靈魂吞噬,所以一般會引起人內心的恐慌,「心悸」之類的東西大概就是因此引起的。木下彌生的靈力和一般的虛不一樣,她身上的虛之力源自瓦史托德級大虛,靈力給人的壓力會更強。

這種力量作用在妖怪身上,肯定要比作用在人類身上的作用好。不過彌生不在意這個,她的重點並不是嚇唬人什麼的,而是強行讓車停下來。

目的她是達到了,但是在車拚命晃動飄移的時候,木下彌生的確嚇得臉都白了,好在車只是沿著欄杆一路滑過,沒有摔下山崖。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摸了把汗,差點嚇得心臟都跳出來。雖然她已經死過兩次了,但是那些都是記憶中的事情,此刻再遭遇這麼一回,事實證明她確實還是太過魯莽了。

啊……差一點就死掉了。

除了木下彌生,車上的其他人以及紅髮妖怪也露出這樣的表情。不同的是,人類只是怕掉下山崖死無全屍,而紅髮妖怪卻是對美人姑娘那時候散發出來的可怕靈力感到害怕。

這種力量根本不是他這個級別能吃的,估計他要是真把這美人吃了,自己也會和這個美麗的世界說拜拜了。

意識到自己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的紅髮青年擦了把冷汗,他趁著那位可怕的美人姑娘不注意的時候,直接打破了車窗翻跳出去。

彌生看到了他的動作,她沒有制止的必要。不過看不到妖怪的其他人都被突然破裂的玻璃窗嚇了一跳,臉色更不好了。

車內一片混亂,已經沒有人在意彌生是不是第一個站起來的了。領頭劫車的人直接揪著可憐的司機破口大罵,還拿出了他那把手槍恐嚇般的放在司機的太陽穴上。

剛鬆了口氣的彌生精神立即緊繃起來,經過剛才的事,她現在已經不敢魯莽亂來了,只能緊張的看著對方的動作,只要他有上膛*的動作,彌生絕對什麼都不管直接撲上去。

按照她現在的速度來說,能在他開槍之前撲上去,當然這需要彌生自己不眨眼的盯著對方的手部動作做出預測。實際上她還是個人類,速度再怎麼快也不像靈魂狀態的自己。

令人安慰的是領頭劫車者並沒開槍,他只是警告威脅了司機一番之後,就放開了司機的衣領。

就在這時,這部本身就懸在懸崖邊的公車晃動了兩下,彌生猛地扭頭,看向了右邊車窗的方向。

車內有人在低聲嗚咽啜泣著,不過此刻除了彌生之外的所有人,內心都是十分不安的。

撞車的人不是別人,而是彌生熟悉的妖怪。

那是掀開了面具一臉焦急的狒狒先生。

>>>

普通人都是看不到妖怪的,所以……有狒狒先生在,實在是太方便了。

木下彌生是這麼想著的,事實也是如此,本來彌生不適合做的事情由狒狒先生做完全沒問題,而且狒狒先生是彌生所熟悉的人,所以更加沒問題了。

然後……一切就十分順理成章了。

報警啊,處理後續啊什麼的,彌生想要去熊本縣,就只能這麼等著了。她想到那部公車是讓她給弄壞的,在面對司機的時候總有點心虛呢……

好在一切都是狒狒先生解決的,所以彌生並不算顯眼。在外人看來,那群劫車犯就是莫名其妙的倒下而已。

「彌生小姐……不是要去熊本縣嗎?」狒狒先生受到了驚嚇,沒想到自家小恩人出門一趟能遇到這麼多事,那個對她有企圖的妖怪早早逃跑了,不過狒狒已經記住那妖怪妖氣的味道了,所以沒問題。

下次見到一定要抓來打!

彌生苦笑的聳肩,目光看到明明沒多大外傷,卻無法運作的公車,稍稍移開了視線,「但是交通工具也沒有了,我哪都去不了。」

她可是人類哦,再怎麼堅持鍛煉,也不會像非人類那樣不在乎這點路程的。

現在的話,她身邊剛好有個非人類的存在。

木下彌生用著渴望的眼光看著隔壁身材高大的狒狒先生,只是看著,並沒有說話。

但是狒狒完全懂得彌生想要表達的意思。

狒狒先生無奈的嘆氣,他伸手拉下面具,輕柔的將彌生抱起。

「我送你過去吧。」

「謝謝你!狒狒先生!」彌生雖然知道對方十分心軟,但是聽到這樣話語她還是很高興的,一天的壞心情很快就變好了,眼睛也眯了起來。

妖怪先生抱彌生的動作就像抱女兒一樣,讓她坐在臂彎之間。起初彌生有些不好意思,慢慢的就習慣了。而且她還想到了白崎做的同樣動作,默默的將兩者作為對比。

雖然這麼說很不好……但是,木下彌生果然還是比較喜歡白崎身上的味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