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人倒霉的時候,還真是做什麼都不順利。

木下彌生搭乘了前往鄉下的車,半路車拋錨不說,還遇到了妖怪。

對,沒錯,就是在拋錨下車等待救援車輛過來的時候,她遇到了妖怪。

……可惡!

炎炎夏日,荒郊野嶺外的樹木長得特別的繁盛,知了的叫聲交織混雜,迴響在半空中。茂盛的樹葉被吹得「颯颯」作響,帶來得涼風使人心生恐懼。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一邊跑一邊挽起髮絲,呼吸「哧哧」,因為分心而格外的沉重。

可是她又不能停下來,簡直虐心又虐身。木下彌生多想回頭將追著她的妖怪們打個稀巴爛啊,撿起一根樹枝,加持靈力一個打一個準,就像打棒球一樣!

經過一番掙扎之後,彌生終於將她那頭礙事的頭髮紮起來,紮好之前又累又氣,甚至生出了「回去就剪短頭髮」的想法。扎完頭髮之後的輕鬆感如同上了天堂,讓彌生長舒了口氣。

煩心事搞定之後,木下彌生立即在下一個跳躍的時候猛的往上跳,幾個追著她的妖怪們全部撞到前面的樹榦上。

看著自己的敵人犯傻,其實也是挺高興的。彌生抑鬱的心情好了些,還有心情朝著他們吹了個口哨。

「真是一群笨蛋,」她齜牙咧嘴了好一陣,兩臂一揮,將頭頂上的一條樹枝折了下來,「抱歉啦,一會再給你接上。」

昨天和奴良組的總大將聊了挺久的,他們最後在走廊上坐著,一邊觀賞那棵盛開的櫻花樹,一邊說著關於妖怪和人類的事。

那棵櫻花樹一直在開花,從未停過,垂枝櫻的花枝柔弱的墜下,片片粉色花瓣似在飛舞,落在底下的池面上,泛起層層波瀾。

『這棵樹也有400年了,成妖的日子也快到了。』彌生記得那位年老的妖怪是這麼說的,當時她還不懂什麼意思,所以和對方聊了許多。

然後她這才知道,樹也能變成妖,它也是會疼的。

折樹枝就像斷了別人的手腳一樣,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木下彌生也不想這麼做的。

所以等打跑這群小妖怪之後,再用能力幫它接好吧。

>>>

最近用靈力用得格外的順手。

不知道為什麼,之前用身上的虛之力的時候,感覺像是被什麼阻礙著,每一次凝聚都需要集中注意力,稍不注意點,辛苦聚集的虛之力就會「嘩」一聲散掉。

而現在卻沒有這樣的煩惱了,木下彌生很容易就將力量覆蓋在樹枝上。加持了靈力的樹枝猶如鋒利的刀,輕而易舉的將妖怪破成兩半。

……不僅力量聚集的速度變快了,連威力也不一樣了。

彌生解決完那群妖怪們之後,只是沉默的站著,她之前打妖怪也只是打暈或者頂多重傷,這次一刀砍死一個,變化不要太大。

感覺有點驚悚……

她糾結了一會就恢復了正常,反正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弱肉強食。如果不砍死的話,這群妖怪一定會鍥而不捨的追著她的吧?這些可是想要吃掉她的異類啊。

所以,不能心軟。

給自己做完心理建設之後,木下彌生才拎著完好無損的樹枝回到了那棵無辜被折的樹前進行治療。

幹完所有後續,整理好頭髮衣物上的樹葉樹榦之後,才跑回之前下車的位置。

然後,她痛苦的發現,那裡一個人都沒有。

沒錯,她被剩下了!!!

痛苦得無與倫比!簡直就是被世界的大惡意糊了一臉黑泥!本來就已經夠倒霉了,沒想到終極大招還在後頭!

現在,她就想知道,她該怎麼做。是跑到站點等班車繼續去夏目家呢,還是乾脆搭車回去好了。

開什麼玩笑……去夏目家那邊可是鄉下哦!遠得快哭出來了!班車又少,也不知道該等到什麼時候!

如果是去夏目那的話,她很可能得住在木下家得老房子中,關鍵是那房子好久沒住過人了,灰塵滿天飛。能不能好好睡上一覺還真是個嚴肅的問題。

當然她可以選擇住夏目家或者是荒郊野外,但是……

夏目他好像是被收養的,這樣去打擾別人不太合適呢。而荒郊野嶺的話……她又不是野人!這個選項絕對拒絕啊!

>>>

離下一個車站,真的不知道還有多遠的路。

木下彌生走得腳都軟了,看到還是長長的一段路。瀝青路彎曲蔓延,看不到盡頭,幾乎和那頭的天空連為一體。

她現在有些後悔一刀砍死那些小妖怪了,好歹他們速度也蠻快的,大概能將她帶到下一個車站點吧。走了一段路之後,彌生覺得自己走不動了,她乾脆坐在陰涼的地方,一邊用手扇風一邊吐出熱氣。

「大樹底下好乘涼」這句話的確沒錯,彌生頭頂是一片長出來的茂盛樹葉,她抬頭看了會,擦了擦臉上的汗漬,三兩下爬了上去。森林的風都是涼的,吹走了夏日的煩躁,柔和的拂過彌生的臉龐。

昨晚沒有睡好,此刻舒服的環境讓彌生生出了絲絲睡意,她頭靠在樹榦上,閉上了眼睛。

可是閉上眼睛沒一會,木下彌生就感覺到有人在靠近,並且遮住了她眼前的光線。她猛地睜開了眼睛,癱軟的身體繃緊。

「誰?」逆光看不到來人到底是誰,彌生警惕的將身體弓了起來,單手撐著地面。

鞋子踩破乾癟的樹葉樹枝的聲音十分清脆,「咔吧」聲異常撓人。

在閉眼之前,彌生確定自己的感官沒出問題,她沒感覺到附近有能威脅到她的存在。妖怪、人,完全沒有反應。可是現實給了她一巴掌,直接將她殺完小妖怪之後的自信心踩到泥底。

「是我,狒狒。」逆光的人……不,是妖怪報上自己的名字,聲音熟悉,是彌生聽過的低沉嗓音。

「狒狒……先生?」彌生睜大眼睛,身體立即鬆懈下來,「為什麼會在這裡?」

熟悉的人總比不熟的人要好,彌生鬆了口氣,但是在外人面前,她做不出太過悠閑的樣子。畢竟木下家的長女還是要臉面的,她很快就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沾著的樹葉。

狒狒先生看到她的動作,忍不住笑了出聲。

「不用這麼拘謹的,彌生小姐,」帶著面具的妖怪修長的手指伸出,將那副面具推了上去,露出狹長的眼眸和漂亮的下巴,「你這是想去哪裡?」

「不用拘謹」么……話是這麼說的,但是木下彌生也只是笑笑,沒有理會。她聽到狒狒的問話,苦惱的嘆了口氣。

「我想去熊本縣,」彌生如實說道,熊本縣就是夏目居住的地點,也是木下老家的所在地,「但是車拋錨了,我下車被妖怪追趕,回來之後車和人都不見了……」

啊,這麼想想,自己真的實在太倒霉了。

微風吹起彌生略長的鬢髮,她曲起手指,將頭髮攏在背後。這個可愛的小姑娘根本不知道她救了的妖怪狒狒先生什麼都知道,因為他跟了她一路呢。此刻彌生正和狒狒抱怨著今天的倒霉事迹,連臉頰都鼓了起來。

在彌生的眼中,狒狒先生是十分溫柔的,所以彌生也願意和他多說會話,畢竟狒狒也幫了她許多。

>>>

好心的狒狒先生將彌生送到了最近的車站,妖怪和人是不一樣的,速度快太多了。彌生怎麼也看不到盡頭的路完全不是問題,對這些妖怪來說,不值得一提。

身材高大的妖怪用他的狩衣袖子幫彌生擋住了因為快速而颳起的大風,無形的溫柔讓人心生好感。彌生這才覺得自己當初沒有拋下受傷的妖怪自己逃跑,真是太好了。

「一般這種地方的妖怪比較多,」狒狒先生十分認真的叮囑著,他很喜歡這個救了他性命的小姑娘,現在的人類,這麼溫柔的已經很少見了,「請小心,你現在身上散發著對妖怪的吸引力,已經不像之前被擋住了。」

「之前……?」彌生有點迷糊的問道,她聽不太懂。

「之前的靈力可霸道了,」美人妖怪已經再次戴上了面具了,全身上下,只有手指是露出來的,「一直在宣布『這是我的誰也不能動』這樣的感覺……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了。」

「彌生小姐想要補全的靈魂……和那個靈力的主人有關嗎?」

木下彌生沉默著消化狒狒先生的話語,輕輕的點頭,悶悶的回了一聲含糊不清的話語:「嗯……」

她沒想到之前白崎暗中做了這麼多事,其實他說得對,如果不是白崎的保護,估計她早就被妖怪們分食千百遍了。

雖然體內的力量保她不死,但是她還是會痛的。

「難怪了……」狒狒先生沉吟著,面具擋住了他的表情,「那麼,我先離開了,彌生小姐。」

彌生目送著狒狒先生消失在森林中,抿緊了嘴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四章

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