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每天的八月十五,都是傳統節日夏日祭舉行的日子。這一天,出行的女孩子們穿著漂亮的浴衣出行,顏色各異的浴衣上布滿的不同花紋奼紫嫣紅。顏色淺淡,如大和撫子般柔和的櫻花;美艷動人,如繡球般浪漫的紫陽花;青綠挺拔,如君子般傲然的青竹。

這幾樣便是木下一家各自選擇的浴衣花樣,依次是與櫻花氣質相符的木下彌生,說不上浪漫,但是與紫色相襯的木下優子,以及看起來很可愛,但是確實是男孩子的木下秀吉。

木下家的幾位都遺傳到了木下父母優良的基因,個個長得精緻動人。尤其是三人的骨架偏小,乍一看小巧可愛。

難怪他們認識的人中,都有變態存在呢。

如木下彌生遇到的病嬌變態青音帶人,木下優子認為的暴露狂澤田綱吉,以及未來——木下秀吉會遇到的悶聲色|狼土屋康太。

大概,他們這一家子有吸引變態的體質吧。

在這樣的時間內,硬要說不滿的地方的話,果然還是食言的白崎了。

彌生帶著雙子走在微暗的路上,他們要去廟會門口集合。澤田和他的朋友們似乎有在廟會裡擺攤,所以提前過去了。

而白崎明明和彌生說好了,八月十五的這天要過來和她一起逛廟會的,而彌生卻根本看不到人。

昨天晚上訓練完之後,她記得自己是認真提醒過他的。

穿著木屐走路並不是很習慣,幸好木下家的三位都習慣走路速度慢悠悠的,此刻適應良好。等來到廟會門口時,他們看到了內里人山人海的盛況,不由的發出感嘆聲。

「不管什麼時候來廟會,人都好多啊,」秀吉說道,眼睛望向了廟會門口的鳥居下,那裡站滿了和他們一樣等待同伴的人,「看來澤田君他們已經在廟會裡面忙碌了,姐姐,進去嗎?」

木下彌生的紅棕色長發挽起了一部分,露出白皙的脖頸,幾縷碎發散落下來,帶著別樣的美感。

她目光看見了不遠處鳥居右側,綁著兩束馬尾的黑色捲髮少女,不由的愣神。

那個女孩子……好像有哪裡不對吧?

「姐姐?」一直躲在彌生背後的優子扯了扯她的衣領,擔憂的問道。

優子她很少正式打扮呢,為了今天的廟會,她還特意喊彌生幫她卷頭髮來著。優子的頭髮不長,短短的剛好及到脖頸處。彌生也無法將優子的短髮挽起來,只好微微卷了下優子的發尾,再掛上一個裝飾用的花墜。

看起來要比之前溫婉得多的,這形象剛出來的時候,秀吉的吐槽還讓優子狠狠踢了下他的膝蓋呢。

而出到外面之後,優子意外的開始害羞起來。

「嗯,進去吧。」木下彌生笑笑,她將那位黑髮雙馬尾捲髮女孩子的不妥之處扔到腦後,帶頭穿過了鳥居。

>>>

夏日祭的廟會,人真的很多。

感嘆出這樣的話,是因為彌生已經脫離了大部隊了,現在一個熟人也找不到。她和優子秀吉一起成功找到了澤田綱吉那伙人之後,終於開始了廟會遊行。澤田家的那群大人孩子實在太鬧了,這個想要吃棉花糖,那個跑去撈金魚,還有走到遠處買面具的。

逛著逛著,他們就不見了。準確來說,是彌生自己不見了。

廟會地方雖然不算大,但是要找人還是很難的。形形色色的浴衣和橙黃色溫柔的燈光簡直要晃花她的眼了,而她也沒那麼好的心情去尋找那群吵吵鬧鬧的人。

秀吉逛廟會一般都是自己來的,他不在意身邊有沒有人;而優子的話,她有了喜歡的人,估計會更喜歡走在澤田綱吉的身邊。

這樣分析下來,還真的不如自己一個人玩呢。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一個人逛廟會,果然還是很寂寞啊……

首先,去買章魚燒吃吧。

隱形吃貨彌生在感慨了一陣之後重新振作起來,她拎著手中的裝著零錢的福袋,慢悠悠的找了一家人比較少的章魚燒攤位排起隊來。在她站定之後,左邊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

木下彌生立即轉過頭,身後是熟悉的人,即使對方換了身衣服,帶上了面具,她一樣認得出來。

「……白崎。」

這是,實體化的白崎。

「喲,久等了。」指尖依舊蒼白的少年伸出手,露出一截顏色白如雪的精壯手臂。他身上穿著墨綠色的素色和服,寬大的袖子輕輕的滑落到手肘處。

他將臉上覆著的狐狸面具往上一推,露出靛色的唇瓣。

「怎麼,被我的帥氣嚇到了嗎?」露出半邊臉的少年挑起眉,扯出譏諷般的笑容,「喂,回神啦。」他伸出修長的手指,在彌生面前晃了兩下。

挽著發的精緻少女抿了抿微紅的唇,快速的握住了對方的手。

「你可是遲到了哦,」彌生的臉表露出淺淺的怒意,話語間顯露出抱怨的意味,「快去排隊買章魚燒!」

白崎拿下臉上的面具,蓋在彌生臉上。

「在這裡等著,看好我的面具哦。」他難得溫順的說道。

而彌生在高興、愉悅、激動過來,開始思考白崎為什麼能夠實體化的問題。還有他和服的來源,再加上排隊買章魚燒——

等等他有錢嗎?!

似乎是知道彌生在想什麼,白崎微微側過身,舉起手中的黑色錢包,得意的揚著。

此刻的彌生智商回來了,她瞬間懂得了白崎那個混蛋給她看錢包得用意了。

他身上的和服、面具、錢包感情都是搶別人的啊!

>>>

其實,時間是很容易過去的。

有人相伴的彌生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丟失人口這回事,她也只是掏出手機發了條簡訊就沒管了,帶著白崎撈金魚、吃小吃,逛這裡逛那裡。

不知不覺就過了好長的時間了。

「去看煙火吧?」白崎搶來的白色狐狸面具依舊在彌生臉上,斜斜的掛在她腦袋左側。

身材還算修長的少年左手捧著一盒未吃完的章魚小丸子,右手拿著一串黑乎乎的巧克力香蕉。

「你吃這麼多東西就不怕胖嗎?」

此刻,他們前往了山頂的方向,越高的地方看煙火越有味道,彌生堅持要走到上面去霸佔好的位置。

白崎雖然是實體化著,但是他無法吃到這些東西。不管彌生感覺這些東西有多少吃,這位鬱悶的白髮少年依舊感受不到食物的美味。

他只是一個殘缺的靈體,連自己的靈魂都沒有。

彌生嘴裡叼著一個鯛魚燒,手中捧著熱乎乎的關東煮。關東煮的味道比起狐狸家的味道要差多了,但是狐狸的關東煮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吃到的,她也不在意廟會食物是否足夠美味。

她要把這堆食物帶到山頂去吃。

「我已經克制自己買少幾份了,」彌生含糊不清的回答,一口咬掉鯛魚燒的魚頭部分,慢慢的咀嚼起來,「看煙火的時候吃東西最好了。」

要知道為了吃這些小吃,木下家可是沒有做晚飯的哦?也就是說她一直餓著肚子呢。

兩人的體力還算好,他們很快就爬到了山頂。山頂的人並不多,但還是稀稀拉拉的有幾位,彌生個頭不夠高,估計人一多就會掩埋在人群中。

白崎將食物放在同一個手中,沒打一聲招呼就將彌生抱了起來。

是像抱小孩子那樣抱,也就是說,彌生直接坐在了白崎的臂彎之間,看起來一點浪漫氣息都沒有。

木下彌生先是一驚,然後碧綠色的眼眸睜得極大,似乎受到了可怕得衝擊。

而後,她脖頸以上的位置全部變成了艷麗的紅色。

「笨、笨蛋!你在幹什麼啊!」彌生捏緊手中的鯛魚燒袋子,脆脆的小吃被她捏出輕輕的「喀吧」聲,「這、這樣好丟人!」

周圍等待著煙火亮起的人們忍不住將視線投向了彌生這邊,互相討論,發出竊竊私語。

「別亂動,不然把你扔下去喲。」白崎半是威脅的說道,作勢鬆了松抱著彌生的手。

彌生嚇得發出短促的驚叫聲,伸手抱緊了白崎的脖頸。

惡劣的白髮少年嗤笑著,將彌生要吃的東西塞進她的懷裡。

「自己的東西自己拿著。」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扁著嘴,也不敢有什麼怨言。雖然她真不怕這點高度,但是突然間被白崎放下來的話,那種失重感還是十分嚇人的。

她決定乖一點,暫時聽一下白崎的話。

終於空出手來的白崎彎起的嘴角異常的柔和,他抬起手,在彌生怔住的時候拉下她的狐狸面具。

「……你又想幹什麼啊?」視線一片黑的彌生抱怨似的說道,她想把面具揭上去,白崎卻握住了她的手腕。

「不要動。」白髮少年特有的低沉嗓音十分誘人,彌生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半空中升起的各色煙火先後響起,將吵雜的一切拋在腦後,絢爛得耀眼。

白髮少年冷金色的眼眸顯露出難以看見的溫柔,他稍稍抬頭,靛色的唇瓣在白色的狐狸面具上,落下一個輕如羽毛的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