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這只是一段黑歷史。

木下彌生是這麼安慰自己的,此刻她被真·救星·狒狒先生拜託鴉天狗之中,戴著眼鏡的女性妖怪帶她飛回東京。

被妖怪拎著飛在冷死人的空中實在不是一件值得享受的事,穿著單薄的彌生在高空遭受著寒氣的攻擊,連打了幾個噴嚏。

細心的鴉天狗姑娘將高度稍稍放低,彌生這才好一點,聲音顫抖的向對方道謝。

白崎依然跟在彌生身邊不緊不慢的飄著,那寬大的和服看得彌生十分羨慕,恨不得白崎將衣服脫下來披在自己身上。

好吧,這明顯不現實,先不說白崎實體化與否的問題,就算是在平常,這傢伙也不會做如此有紳士風度的事情。

於是可憐的少女木下彌生只能頂著一身雞皮疙瘩,凍得鼻子得紅了,眼眶滿是冷出來的淚。當然鼻涕也是不能少的,彌生真想把這玩意往白崎那件風度飄飄的和服上擦。

前提是她不會因此被打死。

京都離東京真的很遠,彌生從來沒覺得這之間的距離如此遙遠過,她覺得自己在空中飛了有半個世紀那麼長,長得她都快凍老了。

總之回到東京之後,彌生全身僵硬動彈不得,外露的皮膚冷得像冰塊。

「那邊還有戰事,我先離開了。」不苟言笑的鴉天狗姑娘朝彌生點點頭,很快就離開了,彌生認真的道謝之後,決定等奴良組的妖怪們處理好家務事之後再認真上門道謝。

鴉天狗姑娘將彌生放下的地方正是奴良組的大本營浮世繪町,這姑娘相當的聰明,並沒有將她帶進奴良組本部家宅,雖然那個地方彌生已經去過了……

浮世繪町和並盛町隔了一個米花町,走回去還是可以的,雖然路途遙遠,但是木下彌生一點也不在意。

起碼比京都到東京要近得多呢。

一路有白崎陪伴,漆黑的道路也沒顯得這麼可怕了,彌生許久沒試過在這麼晚出來過了。上一次主動跑出來,還是因為丘比的那單事,為了優子,她還真是像瘋了一樣。

想到丘比就想到了它那如棉絮一般的可怕口感,想想就覺得好想吐啊。

瑟瑟發抖著到達木下家,彌生剛推開自家庭院的鐵門,就聽到白崎略顯彆扭的話語。

「既然你已經到家了,我也該走了。」他這麼說道,抬起手,虛虛的揉了揉彌生的頭髮——雖然他不能真正碰到。

木下彌生立即丟掉用來撐著走路的細木棍,蒼白的指尖慌張的抓向了白崎的衣袖,手卻直接穿過他的衣物,「別!我有東西要給你看!」

「哦?就這麼捨不得我嘛?」白髮少年戲謔的笑道。彌生沒有理他,快步繞到自家庭院的側邊,自己房間窗戶的樓下。

那麼晚了,吵醒優子和秀吉不太好,門鈴響起的聲音太大了,很可能會吵到隔壁的澤田家呢。

所以她決定從窗戶爬進屋裡去。

爬窗回房這種事情,彌生極少干。她的房間在二樓,窗戶距離地面也就4米的高度。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將頭髮挽到一邊,手腳並用,順著水管爬了上去。

功夫不負有心人,彌生很快就到達了自家房間的,拉開了沒關緊的窗戶。

幸好自己今早趕著出門沒關窗啊……

>>>

「就是這個東西?」白崎湊前,冷金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看著彌生手中捧著的檀木盒子,語氣有點奇怪,「你從哪裡找來的?」

優子在澀谷幫彌生找到的包包被放回了彌生自己的房間,因此彌生能夠把盒子從裡面拿出來,將東西給白崎看。

聽到白崎的語氣,彌生不滿的鼓著臉頰,嘴唇扁了起來,「什麼啊,這種東西不是對你有用嗎?」

上一次被白崎吃掉了奶奶特意給她的傳家寶珠子,彌生就一直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反正白崎是她的救命恩人,再怎麼說,彌生也沒有立場去怪罪對方。

……雖然一切因他而起,這種事情不是不說,那是想留到最後算賬呢。

「你還真是個無藥可救的笨蛋啊,」白崎將兩手放在腦後,他直起身,用詞雖然令人氣憤,但是說話聲卻異常輕柔,「我啊……已經不需要這種東西了。」他臉部紅心不跳的說著謊話。

彌生相信了,她感覺有點可惜。難得這是免費得到的呢,是狒狒先生的謝禮來著。

對了,她還忘了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呢。

「八月十五那一天你應該沒事做吧?」精緻的少女仰著頭,眨巴著碧綠色的眼眸,如同一隻討骨頭的小狗,「一起去夏日祭吧!」

就讓這個混蛋看著她快樂的和優子玩耍,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八月十五啊……唔……這個還真的需要好好考慮呢,」白崎摸了摸下巴,他拉長了聲音,挑起半邊的眉,眼眸帶笑,「那好吧,我就答應你好了。」

白崎在面對彌生的時候,從來都不會用「本大爺」這樣的自稱。

就是語氣拽得和說了「本大爺」這樣字眼得感覺一樣,反正白崎都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

聽到白崎認真回答的那刻,彌生的眼眸「噌」一聲亮得如同夏日的煙火。

>>>

大概是因為興奮的原因吧,即使昨晚睡得很遲,木下彌生也沒有賴床。

她早早就起來晨練了,在路上依舊遇到了同樣晨練的山本武。對方參與了昨天尋找彌生的行為,在見到彌生時,棕色的眼眸彎了起來。

「早上好,彌生。」他絕口不提彌生的事情,如昨晚和優子的約定,對彌生不願說出的事情不提、不問。

「早上好,阿武。」彌生笑彎的眼眸如同夜晚的新月,碧波般的眼眸中承載著萬千星光,「今天也很早呢。」

她和山本武都不太習慣一邊跑步一邊說話,兩人都是那種對事十分認真的人。不同的是,能讓山本武認真的對待的只有他為之感興趣的東西,而彌生不管喜不喜歡,只要是要做的,她往往會全力以赴。

跑完之後清爽多了,山本武依舊像往常一樣送她回家。彌生對此事拒絕過很多遍,可惜的是這少年不知道是神經粗呢還是沒聽到,總是忽略她的回答。

嘛……算了。

「彌生,八月十五和大家一起去夏日祭吧?」

山本武的話語讓彌生推開鐵門的手一頓,她詫異的轉過頭,苦惱的撓撓臉,「但是……」

她和優子以及秀吉約好了一起去的,身為姐姐可不能食言啊。況且上次已經拒絕過對方了,這一次彌生也不想答應。

夏日祭什麼的,果然還是要和自己熟悉的人一起去才行呢。

「是和優子一起吧?」不知何時,山本武將生硬的「木下同學」改成了「優子」,就像那時強硬的喊自己「彌生」一樣,「沒關係的,人多才好玩啊。」

彌生可不覺得「人多才好玩」這樣的說法是正確的,夏日祭太多人的話,很多項目都不能及時玩到了,買個章魚燒也要排許久的隊,況且人多還容易走丟。

不過山本武加的最後一句,終於讓彌生妥協了。

他說:「優子已經答應了哦。」

「……」彌生失言,突然想起了山本武和隔壁的澤田綱吉是好朋友,而優子曾不止一次表達過自己對澤田君的好感……

她立即釋然了。

「那就一起去吧。」她輕輕側頭,綁起的馬尾辮輕輕的掃著她微濕的脖頸,紅潤的嘴唇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

>>>

木下家的三個孩子喜歡的菜式都不太一樣。

例如,優子比較喜歡英式的早餐,也就是麵包雞蛋和牛奶什麼的;而秀吉則是比較喜歡日式的早餐,也就是吃米飯。彌生自己的話,她兩種都能接受,硬要說喜歡什麼的,她大概更為偏愛中式吧,也就是包子豆漿之類的。

分開做的話也太麻煩了,彌生每次做早餐的時候都會選擇性偏向優子的愛好,其實很大原因是英式做起來最為簡單。

今天亦是如此,昨晚優子哭了一場,估計起來的時間會比較晚。彌生也沒殘忍的跑到二樓去將優子叫醒,哼著歌高興的在煎蛋。

給優子煎多一個吧,就當做犒勞優子昨天的找尋吧。

秀吉就像往常一樣早早起來了,優子似乎沒和他說彌生昨天失蹤的事情,面色如常,十分高興的和彌生打招呼。

「彌生姐姐,早上好。」

「早上好啊,秀吉,」彌生煎好蛋之後,煮著的牛奶也好了,「今天是三明治哦,過來幫忙把牛奶倒進杯子里。」

家務好手秀吉乖巧的應了一聲,開始幫忙。

幾分鐘之後,熱騰騰的牛奶被捧上了飯桌。

「昨天我和優子沒買到合適的浴衣呢,」彌生將番茄醬擺在桌上,脫掉圍裙,「今天我們三個一起去吧?」

剛放好圍裙,彌生就聽到優子下樓「啪嗒啪嗒」的腳步聲。她還沒來得及轉過身,腰就被優子抱住了。

「姐姐!」優子蹭了蹭彌生的後背,睡神立即遠離,「早上好!」

紅棕色短髮的少女元氣滿滿的說道,很快就放開彌生,拉開椅子穩妥妥的坐好。

「啊,對了,姐姐的手機給我一下。」

彌生將耳邊的碎發挽到腦後,疑惑的問道:「我手機在房間里,說起來你拿我的手機幹什麼?」

優子喝了一口熱乎乎的牛奶,嘴唇扁了起來。

「夏目的號碼。」她如實說道。

而在瞬間,彌生就明白了優子到底想做什麼。話外之意就是,「彌生姐姐失蹤太讓人擔心了下次還這樣的話就及時打電話給夏目讓他幫忙」。

簡單粗暴,彌生不得不服。

總、總之下回還是要跟優子說清楚一點呢……她根本不想麻煩夏目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5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