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在木下彌生看來,白崎那個混蛋只是伸手拉下她頭上的狐狸面具后,握著她的手腕不知道做了什麼事。

她完全感覺不到隔著面具的那個輕柔的吻。

因此親過之後,白崎一臉自然的任由彌生拉開面具,抱怨似的對他剛才莫名其妙的行為作出評價。

「你這是不想讓我看到第一彈煙花嗎?」

黑夜中的煙火一閃即逝,只將最美的那刻綻放在高空中。餘下的灰燼隕落如星,各色星火散落各地,猶如千萬個流星劃破長空。

星火之下,挽著發的妙齡少女,白皙精緻的臉龐泛著淡淡的紅暈,嬌艷如同帶著水露的玫瑰。

白髮少年彎唇一笑,眉眼彎彎。

「誰知道呢。」

輕鬆的語調似乎是從來沒有過的,白崎挑起一邊的眉,恣意的抬手彈了彈彌生的額頭。

「再不看煙花就要沒了哦,」他好心提醒,「啊,對了,你的巧克力香蕉要融了。」

「什麼!我的食物!都怪你啊,幹嘛全部塞進我手裡!」

彌生慌張的拿起巧克力香蕉,長長的一條黑色彎圓柱上的巧克力逐漸融化,滴滴答答的落在裝袋裡。

她仰頭看著煙火,舔了舔外層的巧克力,輕輕的咬下。

夏日祭的煙花持續的時間不算太長,彌生慢慢吃完帶到山頂的食物之後,絢爛的花火漸漸停息。半空中只剩下亮光的餘輝,亮如晝日的半空恢復了原有的漆黑。

停駐的行人也開始散去,不緊不慢的遠離,似乎在回味著煙火的絢麗。

彌生從白崎手臂間跳下,從小福袋中拿出紙巾,抹抹沾著食物碎屑的唇。

「走吧。」

白崎慢悠悠的跟在彌生身後,兩人都應景的穿上了浴衣,即使是想走得快一些也沒有辦法。而且人流過大,走得太快容易走散。

尤其是木下彌生長得實在太嬌小了,身上印著的粉色櫻花條紋浴衣並不顯眼,若是離得太遠,很容易就會和她走丟呢。

熙熙攘攘的人多得是,白崎單手拿著彌生吃完食物后殘留的竹籤、紙袋等垃圾,眉頭皺起。

「喂,別離我太遠。」白崎說道,他伸出空著的手,拉著彌生的衣領不讓她走得太快。

突然被人扯住了衣領,彌生有點不高興。她的臉拉得有點長,板著臉的臉上顯露出刻意的兇巴巴表情。

「別突然拉著我的衣服啊,」她臉頰鼓起來,不滿的抱怨,「我差點撞到人了。」

白髮少年那張蒼白的臉突然靠近,他「嘖」了一聲,彎下腰把彌生抱了起來。

這次是正經的公主抱。

「真是麻煩的女人。」

有著精緻臉龐的少女臉立即變紅了,她那雙水汪汪的碧綠色眼眸似乎裝著一池湖水,盈滿著燦燦星光。

「誰、誰要你抱啦!」

把容易走丟的小個子抱著走的確方便多了,白崎三兩步走到一旁路邊的垃圾桶邊,扔掉手中的垃圾之後,順著人流一直走著。

當然,彌生是個臉皮薄的,畢竟人多的地方,情侶雖然也多,但是像他們這麼顯眼的還真的沒有。

雖然這兩位沒未成為情侶。

>>>

煙火放完了,夏日祭也就到了尾聲了。

木下優子被澤田綱吉的那群朋友以及寄居在他家的小孩子吵得頭都大了,別說在廟會中好好玩耍了,連安靜的看煙火都成問題。

心好累……她就是想擁有短暫的二人世界時間也不行嘛?

可惜到了最後,她依舊沒有這樣的機會。順便一說,在場的女孩子除了她還有和澤田綱吉同班的笹川京子以及綠中的一個女孩子三浦春。

笹川就算了,這種溫柔的女孩子和姐姐是同一個類型的治癒系,優子對她生不起氣來;而三浦春這個一直吵著要當阿綱妻子的女人,簡直神煩的要命。關鍵是她還會對廢柴綱那傢伙動手動腳啊!

優子恨得牙痒痒的,偏生阿綱又不主動拒絕,所以一晚上,優子和三浦春的爭吵聲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直到她在下山的階梯處看到了順著人流一起走著的姐姐木下彌生。

她家美麗可人的溫柔賢淑的彌生姐姐正被一個白髮的混蛋抱在懷裡,以優子極好的視力能看到姐姐嘴角上掛著的溫柔笑容,恬淡的帶著絲絲甜蜜的幸福感。

木下優子立即就炸了。

「我只是一晚沒跟著姐姐而已!那個混蛋到底從哪裡出來的?!」她根本就沒見過那樣子的人,白毛的混蛋什麼的,她根本就沒聽自家的姐姐提起過啊!木下優子覺得自己的肺都要沸騰起來了,她氣勢洶洶的挽起袖子,拎著窄小的下擺就這麼走了過去。

連澤田綱吉也攔不住。

在優子心中,自家純潔美好的姐姐絕對是被人騙了的,不然也不會跟陌生人在一起。很有可能被人渣看上,然後被人渣的花言巧語給騙了!姐姐她就是懸崖上的花枝,應該無人敢去採摘才對!

不,應該是任何人都配不上!

擼著袖子的優子看起來猙獰得要上去干架,澤田綱吉則是苦著一張臉無奈的跟了上去。

>>>

「彌生姐姐!」

還未走到下山的階梯前,彌生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她掰著白崎的肩膀,略微直起腰肢,視線越過白崎的肩膀,看到了自家臉色不愉的妹妹。

白髮少年定住不動,抱著彌生的手往上移,托住了她的腰部。

「優、優子?」彌生驚詫的驚呼,在瞄到優子身後跟著的一串人之後,用力的掙紮起來,「先放手!」她猛然收回視線低下頭,抱著白崎脖頸的一隻手往下,握著白崎蒼白的手腕拉開。

「嘖。」白崎咂咂嘴,臉色恢復了以往的不耐。他鬆開手,任由彌生跳了下來,雙手環胸,就這樣看著她小跑到她妹妹面前。

女孩子湊在一起特別多話說,當然,木下家的兩姐妹除了說分開之後的事外,還討論了下白崎。

對於優子來說,這種一看就知道不是好學生的少白頭簡直就應該被人道毀滅。他和自家的姐姐一點都不搭,站在一起就像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或者是美女和野獸。

敢和她搶姐姐的人都得死!

「姐姐離開就是為了那個不良少年嗎?」優子很不開心,非常的不開心,她不高興的時候喜歡欺負別人,例如澤田綱吉或者木下秀吉什麼的。在面對彌生的時候,這種不高興就像得不到糖不滿的幼童一樣——只是在撒嬌而已。

彌生無話可說,她也無法告訴優子,『這只是一個偶爾出現的連人類都算不上的靈魂』,並且這傢伙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這種事情解釋起來太麻煩了,根本無法說清楚。

好好的二人世界變成了一群人一起走,白崎依舊是跟在彌生身邊,不過中間隔了一個死要搗亂的優子,這讓白崎大爺非常不爽,於是他那張本身就長得凶的臉看起來更凶了。

而優子一直在彌生耳邊正大光明的說著白崎的壞話,從白崎的頭髮眼睛一直數落到行為穿著,根本不知道聽力十分好的白崎大爺完全聽得見。

通往山下的階梯寬大不夠,一次只能容兩人並排走著。因此越接近階梯處,人流就越多,連白崎也無法緊跟在彌生身後。

彌生護著優子,讓妹妹不被人群沖走,白崎就算了,那傢伙就算不見了,也能找回來。

這種熙熙攘攘的時候,被別人踩到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

彌生還沒反應過來,而不小心踩到了彌生的女孩子就已經開始道歉了。

「啊,對不起……」

挽著發的紅棕色長發少女一邊笑著說「沒關係」,一邊抬起頭。踩到她的女孩子是個很可愛的女生,黑色的長捲髮紮成兩個馬尾辮,此刻正睜著墨藍色的眼眸一臉真誠的道歉。

這個女孩子……是之前在鳥居下面看到的那個吧?

彌生這麼想著,站直了身體。優子抱著她的左臂,一臉擔憂。

「真的沒問題嗎?」

「姐姐可沒有這麼嬌弱哦。」

兩人繼續順著人流離開,而白崎也已經從人群中擠了過來,蒼白的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

他只是板著臉一言不發,表情平淡得嚇人。

三人並排走著,彌生處在中間,優子和白崎在兩邊。準備下樓梯的時候,彌生感覺自己被踩過的那隻腳突然就痛了起來,眉頭皺緊,臉色有點難看。

昏暗中,無論是優子還是白崎都沒有察覺到彌生的異樣。三人被推搡著往前走著,彌生也無法停下來看自己的腳的情況。她的左腳才剛踏穩,伸出的右腳腳下一松,整個人往側邊撲了下去。

右腳的木屐……繩子斷掉了。

「姐姐!」優子趕忙伸出手,開什麼玩笑,她姐姐倒下的方向可是階梯側邊的,要是前面還好,還能讓前面的人擋一擋,好讓她及時拉住。

可惜的是,即使優子之前有多用力的拉緊了自家姐姐的手臂,現在卻根本拉不穩。

她只是扯住了彌生左邊的袖子,卻見原本結實的浴衣「撕拉」一聲裂了開來,眼睜睜的看著彌生倒下。

被優子數落了一晚的白崎此刻如英雄一般伸長手臂摟住了彌生的腹部,十分及時。

彌生身下是一塊尖銳的石頭,若是按照這樣的勢頭倒下,腹部絕對會開一個大口的。

突然站著的三人被身後的人流抱怨著,一秒之後,白崎側著的身體就被人撞上了。

「啊……對不起。」

依舊是彌生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她眨了眨眼睛,想著聲音的主人是之前踩到她木屐的女孩子。

而後,彌生感覺到摟著自己的力量兀自消失,她雙眼視線所看到的那隻蒼白的手臂,像靈子一般慢慢散開,不復實體。

本就懸在半空的少女髮絲散了開來,紅棕色柔軟的頭髮落在她白皙的脖頸上,又因她猛然墜下而飛舞起來。

木下彌生看著越來越近的地面,睜大了眼眸。

「不要!!!彌生姐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6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