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四章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輕輕的攏了攏耳邊的碎發后,才顫抖著嘴唇發出個破碎的單音。

「誒?」

那位可怕的少白頭說的話她每個字都能聽懂,但是組合在一起就把她給弄懵了,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

「一護的……內心世界?」她默默的重複了一遍這句話,腦中思緒飛一般的轉動著。

「一護」大概是某個人的名字,反正不可能是「草莓」嘛,至於「內心世界」啊……內心世界,等等!

該不會是她想到那樣子吧?!

木下彌生迅速抬頭,眼睛灼灼的盯著前方的白髮少年,不可置信的張了張嘴。

這兩人該不會是這個叫做「一護」的人想象出來的內心聖鬥士(咦?)吧……

「是哦,」白髮少年再次開口,他身邊的鬍渣大叔斬月似乎在思考什麼東西,一直用憂鬱的眼神看著她不說話,「我說你啊,是人類吧?」

彌生點了點頭,有些不解:「能和我說一下……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如果這裡真的是某個人的內心世界的話,那麼自己被聖鬥士(喂)追殺應該也算合理吧?那麼問題就來了,她到底是怎麼進入這個人的內心世界的呢?

總不會說夢遊進來的吧……不對,難道她現在就是在夢境中嗎?

這也不太對啊,她之前明明在——誒,在家裡看月食,然後遇到了一群妖怪想要拿她當補品,最後的印象還停留在一眾妖怪齊齊撲上來的場景。

好奇怪啊……

彌生皺起眉頭,雙手交叉在胸前。她覺得自己好像忘掉了什麼重要的東西,感覺記憶稍微有些連接不上來。

不過目前的狀態讓她無法想太多,一直盯著她不說話的斬月大叔開口,聲音依舊低沉略帶沙啞:「你體內的力量為了保護你,將你帶到了這裡。我帶你離開這裡,人類的小姑娘。」

「啊咧啊咧,這麼快就決定了嗎,斬月先生?」白髮少年放下曲起的右腿,雙手背到腦後,筆直的躺下,冷金色的眼眸略帶戲謔,「這可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哦?」

斬月大叔眼眸轉動,面無表情的斜睨著白髮少年:「我相信一護。」

「哈,那個傢伙啊,」白髮少年快速的翻跳起來,站直了身體,「我可不相信他啊。」

他看向了默不作聲的彌生,露出一個頗為詭異的笑容:「我只相信我自己!」

「你——住手!」

白髮少年用著迅猛的速度瞬間來到了彌生面前,雙手伸出搭在彌生的肩上,冷金色的眼眸閃著興奮的亮光。

「……」彌生完全不知道這兩人之間的對話是怎麼回事,碧綠色的瞳孔在對方靠近的瞬間猛縮,直到嘴唇碰到了極為冰涼的東西。

……………………

!!!!!!!

溫熱的嘴唇接觸到對方冰涼的皮膚,彌生睜大眼睛,綠眸顯露出不知所措的情緒,她的腦袋變得一片空白,運轉良好的思維在瞬間消散,以至於她都忘了自己現在應該做什麼。

她被人強吻了。

被人強吻了……

被!強!吻!了!

一個毫無曖昧氣息的吻,卻並不嚴肅,彌生覺得自己臉都要炸開了,在對方冰涼的舌頭伸出時,耳根發熱雙腳發軟。帶著涼意的舌頭在她的口腔中攪動,帶起一陣陣寒顫。

親密接觸的地方,一股溫熱的暖流從彌生口中傳遍四肢,讓她身體的力氣漸漸恢復。

…………有個鬼用啊!!!

彌生終於反應過來了,她抬起腳重重的踩在白髮少年的腳上,雙手用力想要將他推開並且把對面這個登徒浪子的臉扇腫,讓他輕易把少女的初吻拿走!這個禽獸!!!!

「完成。」白髮少年終於挪開了自己的嘴唇,單手摟住彌生的腰,另一隻手在她揮掌的瞬間握住了她的手腕。

彌生反應迅速的抬起另一隻手貼上對方那張不要臉的痞子臉。

「啪——」手掌和臉頰觸碰的聲音響徹在這個安靜的世界,彌生抿著唇滿眼怒火,「流氓!」

被打了的少年毫不在意,挑眉望了彌生一眼,轉頭看著面無表情的斬月:「你不敢做的事情我來做,怎麼樣,斬月先生?」

「你這個笨蛋!關斬月先生什麼事啊?!」彌生再次揮出一巴掌揍上了白髮少年的臉,可惜無論她用多大的力氣都不能讓他的臉露出紅腫的顏色,反而自己的手腕都快斷了,「放開我,我要回去!」

她根本就不想和對方撕扯太多,吻什麼的就當被狗咬了算了!反正這裡也只是內心世界而已——

只要能回去,初吻什麼的算什麼。

木下彌生可不會覺得自己還會出現在這個可怕的地方,遇到可怕的人啊。

「……一護才是這個世界的王,」斬月垂眸,觀看著如流水般飛速變化著的白雲,輕柔的聲音根本聽不出任何情緒,「這樣……是不對的。」

他再次抬起頭,嘆息一聲:「我送你回去……你不要再來了。」

白髮少年懷裡溫熱的身體瞬間消失不見,只留下白色死霸裝上殘留的餘溫。

「呀咧呀咧,走了啊,」他垂下雙手,狀似落寞的低垂著睫毛,「不過……她一定回來再來的。」

冷金色瞳眸的少年露出一個相當詭異的微笑,側頭看著若有所思的斬月:「我在她的身下,留下了我的印記啊。」

「是吧,斬月先生?」

「你回去吧,」斬月輕輕的說道,白髮少年的身體瞬間消散,「人類啊……」

>>>

木下彌生醒來的時候,天色還是暗沉的。

木下家如同被颶風攻擊過一般,許多東西都不在它們應在的位置,彌生自身則是面朝下躺在地上,身上的白色睡衣爛得不成人形,上面還有著點點凝固的血漬。

但是她身上卻沒有任何傷口,一點划痕都沒有,皮膚依然白皙亮澤。

如果不是客廳的混亂場景,彌生絕對會認為不久前發生的事情是幻覺的!

……可惡!

從「一護的內心世界」回到現實世界只是眨眼間的時間,彌生沒有心情去擺放好凌亂的傢具,而是翻了個身,然後盤腿在原地坐了起來。

沒辦法啊,連家裡那玫紅色的沙發也翻了個跟斗,根本不能坐啊。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抬頭看了下牆上歪著的鐘錶,發現現在時間是晚上8點,從家裡凌亂程度來看,優子和秀吉根本就沒回家,月食她記得也過了,所以今天應該是周六了。

這樣的認知讓她鬆了口氣,就怕被優子和秀吉知道家裡變成這模樣了,屆時她有口也說不清了。

總不能說「因為紅月食太坑爹了她打開窗引誘了妖怪進來差點被妖怪吃掉然後穿到『一護的內心世界』再被送了出來」這樣的話吧……別說優子和秀吉了,如果不是親身經歷過這坑爹的事情,彌生自己都不會相信。

那麼,問題就來了。

先不說自己為什麼在突然間變成了妖怪間的香餑餑,還引起它們分食自己、讓自己變成「補品」這樣的事情,那就先想想她到底是怎麼到達「一護的內心世界」的吧。

彌生調動腦海中的記憶,將斬月大叔和白崎的話語快速的過了一遍,終於找到了有用的信息。

『你體內的力量為了保護你,將你帶到了這裡。』

她對自己的記憶十分有信心,所以很確定這是原句,當初在那裡沒有開口詢問斬月先生為什麼會知道這些事情,她「體內的力量」到底是什麼個玩意,完全是因為少白頭那個笨蛋!

……不,不能想起他的臉。

彌生深吸了口氣,平復下自己有些暴躁的心情,揉了揉亂糟糟的頭髮。

「體內的力量」將彌生帶到了「一護的內心世界」,是為了「保護她」,所以才在最初看到一群妖魔鬼怪被少白頭斬殺的場景,雖然挺坑的……但是彌生覺得還是挺感激的。那麼,這樣一來,她被妖怪盯上就有解釋了。

回到最初的問題,她在紅月食的時候被妖怪襲擊,並且在那個時候能看見妖怪(要知道她從小到大都沒這項技能),很大可能是因為紅月食的陰氣和她「體內的力量」。也就是說,「體內的力量」,很有可能是她被襲擊的重要理由。

…………

那麼,問題又來了。

她「體內的力量」,到底是什麼?

彌生感覺這份力量絕對不會一直存在於她的體內,之所以這麼想,那是因為紅月食次數這麼多,每一回她都沒真正看到過紅月食,但是只有這一次,她被妖怪襲擊了。

這份「體內的力量」,很有可能是外來的,而且在彌生不知情的情況下變成了彌生「體內的力量」。

啊……頭好暈。

彌生攏了攏耳邊的碎發,有些浮躁的颳了刮臉頰,苦惱的皺起眉頭。

無論她怎麼翻找腦海中的記憶,她也不曾找到關於「體內的力量」的相關信息。彌生每一天都過得相當普通(並不),沒道理會接觸到這種奇異的力量啊……

不,等等!

說到奇異的力量……

彌生磨搓著下巴,若有所思。她想起了自己曾在小時候和奶奶一起在鄉下住過,雖然她早就不記得了……

剛好明天是周末,她今晚先睡個好覺,明天就出發吧。

決定好行程的彌生站了起來,目光接觸到客廳亂糟糟的環境,無奈的扶額。

……首先,把客廳恢復原狀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