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三章

直到最後一個妖怪消散在空氣中,這位拎著大刀前端的白布,將刀甩成圓弧的少年終於正眼看向呆坐著的彌生。

「哈,還剩最後一個。」對方露出一個嗜血的笑容,將黑色的大刀指向了坐著的少女,「斬月先生,殺了也沒關係嗎?她似乎只是個人類的靈魂哦。」

他扭頭看向了側旁,彌生順著他的眼光看過去,見到一個戴著遮陽鏡的鬍渣大叔單腳站在一柄長刀的刀柄上,那把刀正穩穩的插在地上的玻璃中。

「……」對方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眼神略帶憂鬱的看著木下彌生,身穿白色睡裙,披著小外套的少女驚恐的站了起來,咬了咬嘴唇,轉身逃跑。

不跑還等著對方過來砍死她么!

「……殺了吧。」大叔輕聲說道。

話音剛落,白髮少年嘴角彎起,露出殺氣四溢的笑容,當機立斷轉頭追向了正在逃跑的木下彌生。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用盡全力奔跑著,她顧不上詢問為什麼她走著的路是普通大廈的牆面,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能在牆面上如履平地。總之——沒有時間問了,身後的少年追上來的速度十分快,彌生還能聽到刀鋒揮舞時發出的「嗡嗡」聲。

冰涼的刀割開背脊之時,有瞬間的麻痹,過後,皮膚和肌肉崩裂而產生的的劇痛讓彌生睜大了眼眸。

她踉蹌著撲倒在冰涼的玻璃上,臉色煞白。被割開的傷口流出鮮紅的液體,染紅了彌生身上白色的睡裙。

痛——!!

腦袋裡嗡嗡作響,眼前的景象晃悠起來,少女掙扎著,咬著蒼色的唇,顫抖著想要站起來繼續逃跑。

她沒有發出慘叫聲,而是喃喃的開口,碧綠色的眼眸差點失去了焦距。

「絕對……不能就這樣死掉……」

她還沒能看到優子找到男朋友,沒看到秀吉站在更耀眼的舞台上——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稍微陪你玩一下吧。」白髮少年的聲音從彌生背後傳來,帶著興奮的扭曲感,讓人心生恐懼。

>>>

滿臉血漬的少女驚恐的睜大了眼眸,碧綠色的瞳孔倒映著與她對立的白髮少年的身影,張開的唇吐不出多餘的話語。

她的喉嚨被凝固的血塊哽住,難受得要命,內臟收到的傷害讓她持續留血,從胃部上涌的液體一直在推攘著血塊,「噗」的一聲,爭先恐後地從口中噴出。

手中拿著巨大黑刀的少年腳步頓下,在離彌生5步之遙的地方,輕鬆愉快的扯著刀柄的白布輕輕晃動,甩成圓弧形。

這是他的攻擊方式,明明是屬於近戰的刀具,在他手中倒變成了遠程工具。白髮少年已經不知多少次利用刀柄的白布將刀扔出,刺入彌生的身體。

和逗弄玩具一樣,他既沒有一刀解決彌生完事的心,也沒有放過她的意思。

口腔湧出的液體滿是可怕的鐵腥味,彌生腳一軟,癱倒在地上,夾雜著血塊的液體毫不留情的灑在玻璃面上。

「什麼啊,已經不行了嗎?」高傲的少年撇了撇嘴,揚起的笑容是那般的惡劣,「再堅持久一點嘛。」

木下彌生沉默不語,她抬手擦掉嘴邊的血漬,整張臉弄得更花了。

「鏘」的一聲,白髮少年將他手中的刀扔出,直直的插|入彌生腳下的水泥中,他乾脆攤開兩隻手,興奮的笑著。

「刀給你玩啊,」他如同瘋子一般張開雙臂,冷金色的眼眸激動的顫抖著,「來攻擊我吧。」

「傷到我的話,就不殺你了哦。」

失血過多讓彌生手腳發軟,但是她的眼眸還是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亮了,滿是血漬的雙手伸向身邊的刀,然後緊緊握住。

「我一定……不會死的!」她終於開口了,聲音沙啞,毫無少女的柔軟,肅殺得如同即將奔赴戰場的戰士,「絕對——!!」

>>>

雖然說出了少年漫畫一般熱血的台詞,但是實力差距這種東西,並不是說說而已。

至少對於木下彌生和實力深不可測的白髮少年來說,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結局早已預料到的戰鬥。

準確來說,這不能說是戰鬥吧。

「太弱了,」在彌生看來,眼前似乎在發羊癲瘋的少年嘴角越拉越大,他露出靛色的口舌,在彌生攻擊的那一瞬間再次扯著她的衣領,拳頭毫不留情的揍上她的腹部,「你就只有這點能耐嗎,廢物!」

手中的巨型黑刀立即脫離彌生的手掉落在地,而彌生自身則是被巨大的衝擊推著在玻璃與水泥間翻滾了好幾圈。

這已經……重複了多少次了?

彌生已經不記得了,她感覺到身體「吱呀」著的抗議聲,感覺到體內的血液似乎快要流光了,感受到內心的不甘——

不甘心。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憑什麼她就得被人殺死在這裡啊!

「開什麼玩笑啊——我才不要死啊!!」

被血糊了一臉的少女不怕死的站起來,迅速的跑動撿起一旁的黑刀:「你這個笨蛋去死啊!」

嗯……她已經豁出去了。

木下彌生是一個樂觀的人,偶爾會有點呆,但是智商絕對不會低,當然……情商也還有得救,至於身高和胸部嘛……就不要說了,那是木下家的女性心中永遠的痛。

她的性格讓她不會輕易的在逆境中低頭,而是選擇奮鬥到最後一刻,坦白的說,這個女孩子之所以能夠得到「學園女神」的稱號,很大部分是得益於她那樣耀眼的性格。

不怕輸,不放棄,就像太陽一樣,影響了附近的人。

彌生如同莽夫一樣沖了上去,被揍翻,再站起來衝上去,再被揍翻。這樣的過程虧得他們兩個能重複那麼多次,連白髮少年也不嫌煩,那雙冷金色的眼眸反而越來越亮了。

到了最後,彌生都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鮮血了,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流了這麼多血還沒掛掉根本就不正常,她覺得,自己本身就不應該這麼死掉。

那次拐角觸碰到的羽毛她已經不記得了,但是羽毛自身卻沒入了彌生的體內,忠實的履行著她不死的願望——

只要羽毛在她體內一天,她就不會輕易的死去。

「夠了——」一直注視著他們兩個之間戰鬥的大叔不再單腳站在刀柄上,而是雙腳踏地緩緩靠近,發出清脆的「嗒嗒」聲,「已經足夠了。」

鬍渣大叔的話語就像一個信號一樣,讓白髮少年停了下來,不過彌生已經自絕屏蔽掉了外界的部分聲音,依舊大喊著沖向了停下動作的少年。

白髮少年挑眉,眉宇間並沒有剛才打鬥時的惡劣,平靜而柔和。

「笨蛋,」習得空手接白刃技巧的少年掌心直直的撞上巨型黑刀,穩噹噹的讓彌生的動作停了下來,「就算你贏了吧,哈。」

「……啊?」滿臉血污的紅棕色長發的少女聽到「贏」的字眼,不住掙扎的動作立即停了下來,迷茫的鬆開手。

少年熟練的將黑刀收回,緊握在手中。

「要回去嗎?」不知何時到達兩人身邊的鬍渣大叔輕聲問道,被太陽鏡遮住了大部分的表情。

「不,難道有這麼奇怪的人類出現,我可不想一個人啊,」白髮少年把黑刀插|入身邊的水泥上,乾脆利落地坐了下來,曲起右腿,饒有興趣的盯著依然有著警戒心的少女,「而且……這個女人身上的味道,我是非常感興趣的啊。」

「……」木下彌生覺得背後有股寒氣,讓她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更加警惕的遠離兩個瘋子。

對彌生來說,這兩人絕對是貨真價實的瘋子,簡直就是和她上輩子有仇的神經病!雖然她根本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麼一個奇怪的地方,但是被人追著打殺根本不會是她的錯好嗎?!

誰、誰要和他們坐在一起啊!

「誒,不要離這麼遠嘛,」白髮少年苦惱的歪了歪頭,看起來就像個精緻乖巧的好少年,但是下一秒嘴角露出的詭笑出賣了他的臉,「別擔心啊,我和斬月先生都不會殺你了。」

「啊,當然了,這是暫時的。」

「我拒絕,」彌生覺得自己身體受到的傷害絕對不允許自己和敵人靠得太近,沒砍死對方大概已經算得上很有自制力了,當然能不能砍死另當別論,「誰要和你坐在一起啊,笨蛋。」

沒錯,武力值這麼高的人絕對是個笨蛋啊,就算不是笨蛋也得變成笨蛋!至少在口頭上絕對不能輸!

「抱歉,他說的都是事實,」斬月大叔站在白髮少年身旁,不規則黑衣的下擺隨風飄動,莫名的有種帥氣感,「那麼,請告訴我們,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木下彌生一愣,開始思考這個被自己放在一邊的問題。

是了……她是怎麼來到這個地方的呢?而且……

「進來?為什麼這麼說……?」常年霸佔學年第一的學霸木下彌生抓住了對方話語間的重點,疑惑的反問。

「什麼啊,你居然不知道嗎?」單膝曲起,坐姿隨意的少年露出頗為爽朗的笑容,「嘛,那我就告訴你吧。」

「這裡可是,一護的內心世界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