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章

奇怪的地方

轉身披上外套之後,寒冷的感覺還是沒去掉,而且還有著越來越冷的趨勢。彌生苦惱的看著窗外一片黑暗,不知道該不該把窗戶關上才好。

小憂的姐姐平澤唯學姐是不能吹空調的類型,所以她們家根本就沒裝這種電器。紅棕色長發的少女呼了一口暖氣在掌心中,慢慢的磨搓著。

「小憂泡咖啡的時間也太長了吧?」彌生嘟囔著,摸了摸冒起雞皮疙瘩的臉,心下有些驚慌,「還是去看看吧……」

她不再看外面略顯詭異的紅月,也沒關窗,轉身上前幾步握著冰冷的門把,扭動幾下。

扭不開?

她驚愕的再扭動了幾次,可是棕色的木門紋絲不動,無論彌生怎麼扯,它連聲響都不存在。

「……騙人的吧?」

在彌生努力嘗試開門的時候,從窗外飄進來的寒氣慢慢的滲了進來,等到彌生髮覺室內溫度越發低的時候,關窗已經來不及了。

她大概是被凍得受不了了,所以才動不了的吧……?

身後似乎有什麼東西逼近一般,彌生緊張得連腳趾都蜷曲起來,白皙的手指在現在看來慘白十分,心臟跳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就像要跳出胸腔一樣。

不管她承不承認,她遇到的……大概是連科學都無法解釋的事情。

「……人類……美味的人類……」

窗外的紅月開始一點點變黑,寒冷的空氣中逐漸出現了可怕的臭腥味。一股寒氣噴洒在她臉上,讓她全身的雞皮疙瘩都冒起來了。

彌生只能隱約聽到空氣中傳來的聲音,她僵硬著,頭皮發麻。

肩膀上有著看不見的東西觸摸的感覺,紅月的隱去將這黑暗中的最後一絲光掩埋,下一瞬間,平澤憂房間的燈就滅了,只能聽到被切斷的電流發出不愉快的「茲茲」聲。

此時此刻,彌生感覺到熱流在她體內流淌著,僵硬著的身體已能動彈,她手指抖動了幾下,卷長的睫毛顫抖幾下,低垂著。

「……不要害怕……」感覺到彌生身體再顫抖的未知事物不知為何終於顯現,她將另一隻只有骨頭的手搭在彌生另一個肩上,聲音空靈,卻帶著一絲貪婪的感嘆,「很快……很快你就能解脫了……」

「乖乖不動的話……會少受很多苦哦……」

骨質的雙手緊緊的按著彌生讓她無法動彈,身後未知的東西興奮的喘息著,下一刻,彌生肩膀上傳來的疼痛感遍布全身。

只剩骨頭的軀幹緊緊的束縛著僵硬著的彌生,兩排整齊的牙齒大張,飛快的咬向了彌生的脖頸。

因著肩膀上的疼痛而找回了動彈勇氣的彌生腳下用力一噔,腦袋直直的撞上了身後的骨頭。

這種時候就該感謝木下家的基因了,彌生雖然已經有15歲了,但她的身高還沒突破,嬌小的身材讓她避免了將腦袋送到身後骨頭嘴中的烏龍。

事實證明,就算是這種不科學的東西,也是會怕物理攻擊的。

彌生轉過身,喘著粗氣,碧綠色的眼眸緊緊的盯著痛得呱呱叫,正捧著下頜的骷髏,全身的肌肉緊繃。

「不知好歹……!!」骷髏骨架並不大,但是還是能看得出它是個女人的骨架,她的聲音雄雌莫辯,忽遠忽近,還莫名的刺耳,「乖乖的成為我的補品就好了啊!!」

「我拒絕!」彌生雖然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奇怪的事情,第一次看到不科學的東西,但她還是很快鎮定下來,一切事情等解決了目前的危險再考慮,「誰要成為你的補品啊笨蛋!!」

只有骨頭的女人似乎並不怎麼擅長打鬥,這讓彌生鬆了口氣。逃生的地方只有大開的窗戶,但是比起有著骨女在的這間房來說,彌生覺得外面似乎更加危險。

別問她為什麼這麼想,這大概是因為……直覺吧?

這個未成人型的骨女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招式,倒是尖叫聲十分的刺耳,彌生四處閃躲著她撲上來的撓臉攻擊,外露的皮膚在不知不覺中劃開了許多條傷痕。

「……啊,我的臉……」在看到彌生不慎受傷的臉皮,骨女的動作停了下來,她呆愣著說出讓彌生不明所以的話語,輕輕的伸出手,「……受傷了。」

骨女的呆愣讓彌生爭取到了反擊的時間,她迅速的撲到了小憂的書桌上,伸手將厚厚的詞典放在身前。

「……冷靜些,彌生,」木下家的長女頗為鎮定的喃喃自語,抓著書本的手稍稍用力,手臂泛起青筋,「慢慢來……不能急……」

她深吸了口氣,讓顫抖的身體穩定下來,移到大開的窗邊。窗外吹進的寒風帶著可怕的濕氣,彌生沒敢扭頭,就怕看到身後群魔亂舞的模樣。

「喂,笨蛋骨女,」彌生將手背到身後,嘲諷似的開口,「像你這樣弱的妖怪根本吃不到我啊。」

哇啊……似乎還不夠嘲諷啊。

不懂得毒舌藝術的少女在說完那句話之後仔細的思考著,在沉默的氛圍中再度開口:「醜女。」

……嗯,只要是性別為女的人、妖都不會喜歡這樣的詞語吧……

「醜女」這樣的字眼就像戳中了骨女的憤怒槽一樣,意外的有用——不如說,有用過頭了!!!

「不可原諒……不可原諒啊啊啊啊啊!!!」連骷髏臉都扭曲了的妖怪手指鋒利十分,尖銳的指骨發出陣陣寒光,沖向了窗檯邊的彌生。

彌生一抖,迅速的側身,然後用盡全身的力氣朝著骨女的後腦勺拍去,試圖讓她飛出窗外。

和毛利蘭學過一些空手道皮毛的少女幸運值大概還是不錯的,她簡陋的計劃成功了,而她本人也被嚇出了一身冷汗,差點臉朝下摔倒在地上。

「……太好了。」她雙腳一軟,整個人坐在地上,詞典「啪嗒」一聲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啊……要關窗才行啊……」

腦子有點當機的少女撐著牆站了起來,抬眼間,視線與窗邊一雙雙通紅的眼睛相撞。

沉默。

「……」彌生的臉扭曲著,下一秒,一聲突破天際、破壞力極強的叫喊聲環繞了整個安靜的夜晚,「咿啊啊啊啊啊——!!!!!」

>>>

在彌生痛苦的躲避房間里的妖怪之時,在客廳里泡了兩杯咖啡的平澤憂很快就捧著托盤上樓了,她的腳步聲很輕,膠質的拖鞋踩在木樓梯上,發出輕微的「吱呀」聲。

來到自己的房門前,平澤憂輕輕的推了推門,棕色的木門一下子就開了。嘛……她離開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鎖門,只是虛掩著而已。

空蕩蕩的房間里卻什麼都沒有,平澤憂露出疑惑的表情,將托盤放在用來寫作業的小桌子上。

「彌生醬……是去廁所了嗎?」桌面上,屬於木下彌生的作業紙筆都還在,平澤憂盤腿坐了下來,轉頭看了看自家的房間。

窗戶開著,外面的紅月食已經開始了,窗邊還有本散開的厚詞典,也不知道它為什麼會在那裡。

「月食要開始了啊,」平澤憂站了起來,走到窗邊,把地上的詞典撿了起來,突然像靜止了一般呆立不動,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繼續動起來,把詞典放在一般學習的桌上,「啊……先喝杯咖啡吧。」

她轉過身,看到自己小桌子上托盤中的兩杯咖啡,疑惑的歪了歪頭。

「誒……我怎麼泡了兩杯?」

小桌子上,只剩餘平澤憂自身的作業和課本,被寒風吹得「嘩嘩」作響。

>>>

空氣中有著微風刮過帶來的清涼,陽光曬在身上有輕微的熱度,背後貼緊了冰涼的地板,發出滿足的喟嘆——

夏天的感覺,應該是這樣的才對。

木下彌生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的是在她腳底下湛藍的天空,白雲像河流一樣飛著,過於荒誕的景象猶如稚子的畫作。純凈美好,甚不真實。

平躺著的身體傳來陣陣冰涼的觸感,彌生眨了眨眼睛,移開盯著腳下的視線,做起來抬起頭打量著周圍。

唔!前方好像有奇怪的東西。

……嗯,奇怪的東西。

!!!是妖怪!!

她想起自己被一群妖怪圍住快要吃掉的那個瞬間,可惜的是無論她怎麼回憶,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的。

啊……對了,她是怎樣遇到妖怪的?

這一點她也想不起來了,一翻找腦海中的記憶,就頭疼得要命,她乾脆不去回憶了。

刀鋒割切肉體發出的陣陣「刺啦」聲終於讓木下彌生回過神,她碧綠色的瞳眸終於不再散開,慢慢的聚焦於妖怪中間,手執大刀的少年身上。

那位少年從頭到尾,都白得不像正常的人類,抓著刀的修長的指甲塗上了黑色的指甲油,因為用力的原因,手背上青筋突起,卻完全看不到有紅潤的血色。白得可怕的少年,手中正揮舞著一把巨大的刀,獰笑著對周圍的鬼怪進行虐|殺。

白髮少年的眼睛是讓人害怕的冷金色,眼白部分是與常人不同的黑。他穿著一套全白的如同改良和服一樣的服裝,穿著一雙黑色的足袋,腳下踩著白色的木屐。

在飛舞的肢體肉塊間,彌生獃獃的睜大了眼睛,微張著薄唇訝異的看著對方這場毫不留情的廝殺。

直到白髮少年殺盡最後一個妖怪,毫不留情的將刀對準了她。

「哈,還剩最後一個。」他對著彌生露出嗜血的笑容,鋒利的刀尖微垂,廝殺后的鮮血輕輕的落在玻璃面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