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灰暗的天空依舊在空蕩的世界下著雨。

彌生那句「白崎禽獸」出現之後,白髮少年嗤笑一聲,挑著眉兩手一伸拉住了紅棕色長發少女的臉頰。

「哈,你說誰是禽獸?」他惡劣的笑著,臉離得彌生很近。舉著傘的少女痛苦的發出可憐的「嗚嗚」聲,左手用力搭在白髮少年的手腕上。

「抗搜(放手)……」扯開的兩頰讓她口齒不清,碧綠色的眼眸快速的凝起一層薄薄的水霧,朦朧得如同隔了一層雨簾。

如此可憐兮兮,難得一見,不欺負久一點都不好意思了。

他正是這麼想的,逗弄彌生的時候心情逐漸的好了起來,天氣帶給他的不適感被沖走了大半。

「白崎嗎?聽起來還不錯,」白髮少年終於挪開自己的手,直起腰,伸手拿過彌生手中的傘,「喂,彌生。」

名為白崎的少年難得正經的喊著彌生的名字,認真的看著她,冷金色的眼眸十分平靜。

「不要去找黑崎一護,知道嗎?」

彌生揉著自己通紅臉頰的手一頓,卷長的睫毛抖動兩下,她抬起頭,也是認真的問道:「為什麼?」

白崎難得的抿起了嘴唇,他微微偏過頭。

「總之,不要去找他。我可不想……」他轉過頭,冷漠的說道,「在那個時候替你收屍啊。」

「什麼……意思?」

「你的靈力是我給的,」他勾唇笑了,「我是『虛』,他是『死神』,而你——」

「一隻渾身上下散發著『虛』的味道的人類,你覺得『虛』的天敵『死神,遇到你會做什麼呢?」

彌生睜大了眼睛。

>>>

人類總有各種各樣的好奇心,許多人都聽到別人的勸告「不能這麼做」時,總會有一種叛逆的心。

「不能這麼做」偏想著「為什麼不能這麼做」,因此「想要這樣做」。當然,彌生當初在聽完「不能去到黑崎一護」時,確實出現了「想去找他」這樣的心思。

但是彌生覺得自己能夠信任白崎。

雖然那個禽獸傲嬌、好鬥、並且還是個自帶話嘮屬性的戰鬥狂,但是無疑彌生是信任他的。當初見面的時候很不愉快,但是在接下來相處的時間中,白崎曾給鍋她一些幫助。

有時候彌生煩惱中現實中的事情,總會和他抱怨訴說。

……雖然得到得不是好意見而是被罵「廢物」「蠢材」之類得話語……

彌生不知道他們兩個這樣相處下去會發生什麼事,她的知識面並沒有延伸到那些不科學的地方,一切都是從別人口中得知的。除了和她保持著電話聯繫的夏目貴志,彌生只能從一些妖怪口中得知那個世界的事情。

例如那個保護了她一周的妖怪猩影。

得知猩影在她周圍不動聲色的跟了她一周,彌生就知道自己阻止是沒用的了,無論怎麼說,這位固執的妖怪少年為了報恩真的替她剷除了周圍能夠威脅她的存在。例如那個說不纏著她其實一直都在找機會往她身上扔怨氣好讓她死了之後變成怨靈的未來……

反正不要被優子或者秀吉看到就行了,彌生的忍耐力還是有的。

重複著每天簡單的生活,彌生終於在數次告誡了優子不準看18r的bl小說,卻在家裡的客廳發現了那幾本漫畫雜誌之後爆發了。

「木下優子,來庭院,」她將優子的不良書籍捆成一團,在優子痛哭流涕的抱大|腿攻勢之下,微笑著喊出了幫手秀吉,「秀吉,把這堆東西拿到後院燒點。」

「姐姐,不要啊!!!」

「秀吉——快點!」

木下家的長女對這種事情說一不二,十分堅定,而且她早就告訴過優子了,這種東西不能多看,更不能放在客廳里看被她發現,不然就是被燒掉的下場。

她終於意識到自己太寵優子了,讓優子在家中變得無法無天起來。

話語權在彌生這裡,無論優子怎麼打滾撒潑都沒用,她只能和彌生以及秀吉一起看著沒入火堆的不良書籍。

「嗚嗚……姐姐是笨蛋!壞蛋!」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房間里還有哦,優子。」被罵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彌生皮笑肉不笑的扭頭,額角帶著顯而易見的青筋。

優子的眼淚立即停了下來,撅嘴扭頭,一副還在賭氣的模樣。

「啊啦啊啦,你們在燒東西啊,」火堆旁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她穿著一身純|色樸素的和服,頭髮很長,黑髮如絲綢一般披在腦後,「你們怎麼了,吵架了?」

那是一位樣貌精緻的女人,她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讓彌生不由的想到了隔壁的澤田奈奈阿姨,一時間頓住了。

「啊……是打擾到你了嗎?」彌生撓撓頭,無奈的看著一直偏著頭,直到她說話才扭頭看著她的優子,秀吉已經進屋子裡了,現場就剩她們三人,「抱歉,我們很快就燒完了。」

「不會不會,我只是過來看看而已。」對方笑著搖了搖頭。

「夫人看起來很面生……是附近剛搬來的人嗎?」彌生有些好奇的問道,她最近也沒收到什麼有別人搬到附近的消息。

黑髮女人低垂著眼眸,只是笑著,沒有說話。

「姐姐……?」蹲在地上的優子扯了扯彌生的衣角,話語中帶著淡淡的哭腔,「你在……和誰說話?」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一怔,嘴唇變得煞白,她猛地轉頭看回黑髮女人,碧綠色的眼眸睜得極大。

「抱歉……因為很久沒有看到過能看到我的人類了……」黑髮女人抬起袖子,細長的眉微微的皺了起來,「對不起……我這就離開。」

木下家的庭院有個後門,有事偶爾會開門,這一回彌生燒了優子的不良書籍,開著門打算將那些灰燼整理丟到後面的垃圾箱中。所以當那個黑髮女人出現時,彌生以為她是從後面進來的。

這一周的生活過得太過平淡,讓她忘記了謹慎的必要性。

……太大意了。

「姐姐?」制服衣角被緊緊的扯著,彌生握緊了拳頭,隨後對優子露出燦爛的笑容。

「沒什麼,」她摸了摸優子的腦袋,「姐姐剛才和經過咱們家的一個面生夫人說話而已。」

她指著開了一半的後門,從優子的角度看,的確什麼也看不到。

「你回家吧,我把這些灰處理掉。」

「……嗯。」

>>>

彌生知道優子很聰明,她不知道優子究竟知道了多少關於她的事情,但是在飯桌上的時候,優子又擺出了一副和平常無差別的笑臉,似乎把彌生燒掉她書籍的事情也忘掉了一樣。

「姐姐,快吃飯啦,要涼了哦!」優子手中拿著筷條,看向彌生的時候嘴唇還是有些微微翹|起,看起來像是受了委屈還在鬥氣中的小孩子。

「嗯嗯,我知道。」她想太多了吧……優子看不見那種東西,也不會相信這世界上有妖怪幽靈之類的,她家的優子可是十分相信科學的。

晚飯過後,彌生收衣物的時候,又看到了那個黑色長發的幽靈定定的站在她家庭院中,黑珍珠一般的眼眸純凈漂亮。

「……你怎麼又來了。」彌生的動作頓了頓,她低聲的問道,收衣物的動作慢了許多。

「我很快就會離開的,」黑髮幽靈這麼說道,聲音帶著一些感慨,「能夠和活著的人類說話,真好呢。」

彌生攏了攏懷中的衣物,嘴唇抿了起來。

「請你趕快離開吧,」她微微側過身,低垂著眼帘,嘴唇微動,「你剛才也知道了,我妹妹並不知道這些事情。」

夕陽的風有些涼意,拂過臉頰時,帶走了空氣中的悶熱。

「我……不想讓他們知道這些。」

光怪陸離的世界,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的。

彌生也不喜歡。

「那個,其實我來是想要和你說一件事的,」黑髮女人苦笑著說道,「我在這附近悠逛的時候總能看到一個漂亮的少年跟蹤你。那個孩子的精神似乎有些問題,請你小心一些吧。」

「嗯,我知道的。」

「那,有緣再見。」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看著對方遠去的背影,微張著嘴唇,似乎想說些什麼。

「……謝謝。」

她低聲說道,抱著衣物的手握成拳頭。

>>>

那個黑髮女人口中的少年絕對是青音帶人無疑,彌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處理這個人造人。她一直拖著拖著,也只是每天把他打一頓丟垃圾桶里,根本不知道怎麼辦。

直到她晨跑的時候遇到了他。

平時都是在黃昏時候在家門口看到這個變|態的,但是今天彌生一出門,就看到了蜷縮在她家門口抱著腿一副可憐兮兮模樣的青音帶人。他的身上布滿了夜晚沾上的水汽,有些濕噠噠的感覺。

咋一看就像只剛洗過澡的小狗一樣。

但是彌生的臉卻沉了下來。

「怎麼又是你。」

「r!早上好!」被開門的聲音吵醒的少年眨了眨眼睛,十分興奮的撲了上去。

彌生面無表情的抬起腳,踩到了他的臉上。

「我不是和你說過了么,不準出現在我家附近!」

「嗚嗚……」腳下的人發出可憐的嗚嗚聲,彌生憤怒的抿著唇,扯著他的衣領把他拖了出去。

「你再這樣,我就把你送到警察局去!」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放開青音帶人的風衣,居高臨下的翹著手說道。

「哈哈,彌生要將誰送到警察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2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