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哈哈,彌生要把誰送到警察局?」山本武那爽朗的聲音響起的時候,彌生正擺出一副難以看見的憤怒表情。

一看到優子和秀吉的後輩山本武,彌生的氣焰立即減弱了不少。

「阿、阿武……?」她頭疼的放下手,無措的張了張嘴,「今天很早啊……」

「嗯,想要跑長一點時間,」山本武笑眯眯的說道,眼睛轉向了趴在地上露出一半胸膛的青音帶人,好奇的問道,「這是誰?」

彌生一時半會不知道怎麼解釋,她覺得被變態跟蹤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尤其是身為當事人的自己,如果就這樣說出來的話——

好丟人!

「r……」柔弱的人造人青音帶人這時委屈的抓住了彌生運動褲的褲腳,「他是誰?」

這種語氣,感覺就像可憐的丈夫在質問晚歸的妻子一樣曖昧。彌生額角冒著青筋,恨不得一腳將對方的臉踩凹。

可惜現場有個山本武,不然彌生覺得自己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將青音帶人暴打一頓的。

「r?」山本武收斂了臉上的笑容,用著奇怪的眼神看向紫黑色短髮的少年,認真的朝彌生問道,「是這個人在糾纏著你嗎?」

「誒?」

「每天早上晨跑遇到彌生的時候,總能看到你無精打採的樣子,我一直覺得很奇怪,不過似乎沒什麼立場去問呢。」

「r……是因為他所以不理我的嗎?」在彌生和山本武談話期間,青音帶人已經從地上爬起來了,手中拿著那把熟悉的日式菜刀,一張精緻的臉黑了下來,「那我就殺了他!」

「……」彌生突然間就說不出話了,她目瞪口呆的看著青音帶人急匆匆的朝著山本武沖了上去,這才反應過來,「住手!和他沒關係!」

被突然襲擊的山本武眼神變得銳利起來,他的速度很快,對於青音帶人毫無技術性的攻擊,山本武顯然遊刃有餘,好歹是和彌生一般每天晨跑鍛煉身體的男生,連彌生都能將青音帶人制止住,他應該也是可以的。

幾秒鐘后,山本武成功的把青音帶人手中的刀打到地下,並把他壓制在地上。

「呼……好危險,」單手壓著紫黑色短髮少年的山本武終於呼出一口氣,爽朗的朝著彌生笑了,「沒事了,不用擔心我。」

「放開我!」青音帶人還在掙扎著,紫色如水晶般的眼眸顯露出憎恨和黑暗的色彩,彌生咬了咬唇,走到他的面前蹲下。

「阿武,放開他吧。」她說道,撿起地上的日式菜刀,面無表情的看著。

「誒,沒關係嗎?」雖然是這麼問著,但是山本武還是放開了青音帶人的手。可能是因為彌生就在他面前的原因,青音帶人也沒動,用著渴望的眼神伸出了手。

彌生看到那上面各種各樣的傷痕,輕輕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r……」

「你知道什麼樣的人,我最討厭嗎?」彌生輕聲說道,摩擦著青音帶人手上深深淺淺的傷痕,低垂的睫毛遮住了眼眸的色彩,「口中說著喜歡我,甚至願意為我去死的人。連自己都不珍惜的人,我會相信他是愛我的嗎?別開玩笑了,不疼愛自己的人,懂得如何疼愛別人嗎?」

她碧綠色的眼眸帶著一絲憐憫,粉色的嘴唇微張,毫不留情的說著刺耳的話語:「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樣不珍惜生命的人啊。」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沒有再把青音帶人打一頓,而是放開他的手,轉身就走,甚至沒有再給他一個眼神。

「哐當」一聲,那把日式菜刀就被扔進了垃圾桶中,發出清脆的聲音。

「抱歉,阿武,讓你看到了這樣的事……」她背對著青音帶人,面向一直看著不作聲的山本武,聲音帶著溫柔與歉意,「請繼續晨跑吧。」

臨走之時,山本武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紫黑色短髮少年,發現那人還是維持著手伸出的姿勢,眼淚流了滿面。

真可憐啊……

>>>

被人看到了不好的一面,確實會有點羞恥,彌生正是如此,偏生山本武和她的晨跑路線是一樣的,明明以前都是和他碰面而這回說路線一樣……彌生絕對不會信的。

她覺得山本武大概是怕青音帶人不死心過來攻擊她,所以才這麼說的吧……?

但是……

「那個,彌生,」比彌生高一個頭不止的少年將彌生送回家,臨走之時有些結巴的喊住了彌生,臉上帶著運動過後的微紅,「期末之後的夏日祭,你有空嗎?」

並盛町的夏日祭應該是很熱鬧的,通常時候彌生都是和優子以及秀吉一起去的,她的交友圈範圍太小了,初中開始讀的就是女校,放學回家基本上都是學校——菜市——木下家這樣的路程,根本沒多少被約的機會。

純情的少女立即就忘了之前被看到了不好一面的尷尬,臉「唰」一聲就紅了,她也不是笨蛋,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啊……抱、抱歉,」她屈指颳了刮臉頰,碧綠色的眼眸看起來溫潤如玉,「我、我已經有約了……」嗯,和優子。

黑色刺蝟頭的少年一愣,似乎有些失望,不過他很快就振作起來,依舊露出那副陽光般的笑容。

「那就沒辦法啦,」他摸了摸後腦勺,「明天見。」

「明天見。」彌生鬆了口氣,進門之前,眼睛再次看了一遍木下家附近,確認了青音帶人不在附近之後,才踏入了家門。

下一周就是考試周了,考完之後就能放兩周多的暑假,彌生在暑假的時候一般都是在家裡看書的,偶爾會和平澤憂相約出門逛街,或者和優子一起去吃好吃的甜品,在毛利蘭還沒交男朋友的時候還會佔用對方的時間學習空手道。

時間一步步的過去,讓彌生的生活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緊張的考試周過去之後,暑假來臨了。

炎熱的夏天散發著它的熱情,炙烤著大地,外面的瀝青路上滿是熱氣湧起的波浪紋。

一直在暗中保護著彌生的猩影在和彌生說過之後便離開了,似乎是因為妖怪那邊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他不得不離開前往支援,並且還告訴彌生,讓她別輕易靠近京都。

一向十分粘彌生的優子也變得心事重重起來,她每天早出晚歸,也不跟彌生說她到底去哪裡,隱蔽得很。

每次問起得時候,優子總是支支吾吾得不作回答。

彌生最後還是做了個艱難的跟蹤優子的決定。

嗯……希望優子知道之後不要覺得她的姐姐是個跟蹤狂變態才好。

>>>

跟蹤是一種技術活。

彌生第一次跟蹤別人,確實緊張得要命,她一會想著到時候被發現了怎麼和優子解釋,一會想到要是優子生氣了怎麼辦,還要想著怎麼和優子保持距離不被輕易發現,還要在能看得到她的地方。

好累……

幸好優子並沒有搭新幹線之類的交通工具,彌生覺得自己還是蠻幸運的,不用在這種時候和上班族搶地方。

沒錯,今天是暑假的第3天,優子這幾天都早早起床,早得讓彌生看出了異樣。

她家妹妹該不會是談戀愛了吧……?

隨著優子的步伐,彌生慢慢的發現她們已經遠離了並盛町,朝著空座町的方向走去。

白崎的話語就像復讀機一樣在她腦海中重複了一遍又一遍,她站在離優子頗遠的地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進去……或者是不進去,這是個嚴肅的問題。

妹控彌生思考了十幾秒鐘,看著優子漸漸遠去的背影,不知怎麼的心中生出了強烈的不安,她咬了咬牙,露出堅定的表情,還是跟了上去。

既然當初白崎並沒有殺掉她,那麼身為白崎那個內心世界主人的黑崎一護,應該也是好說話的類型吧……?

空座町的繁華程度比隔壁的幾個町要高,並且這邊的人會更多一些,減少了被優子察覺到的機會。

事實上,彌生為了跟蹤優子而不被她發現,還是在身上下了功夫的。她將長長的頭髮盤起來,在腦袋上扎了一顆鬆鬆散散的丸子頭,戴上了有些可疑的墨鏡,並且穿得不像她原本風格得潮。

嗯……完全就是一副普通潮人辣妹嘛,雖然沒有胸。

優子一路來到了空座町的某個公園,彌生躲在一棵樹后,將墨鏡微微往下拉,看著優子一直在查看手錶的行為,猜到了她似乎在等什麼人。

真的在談戀愛嗎?

彌生忍不住懷疑自己之前的猜想,但是這樣的場景和戀人約會也是有可能的,不過優子穿得太運動了,所以彌生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總該不會約在公園裡,兩人齊齊鍛煉身體吧……?

這麼無厘頭的想著,彌生看到一個穿著可愛黃|色捲髮女生跑向了優子,臉上露出微微的歉意。

由於隔得太遠,彌生根本聽不到她們的談話,直到那個白色的身影從不遠處跑了出來,跳到了黃|色捲髮女生的懷中。

丘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