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更新】

第二十二章 【更新】

彌生剛洗完澡回到房間,就看到她書桌上讓她討厭到極點的白毛長耳紅眼怪丘比,臉色立即沉了下來。

「你還來我家做什麼!」她扯下搭在肩上的毛巾,猛地朝丘比扔了過去,「離開這裡!」

軟綿綿的毛巾啪嗒一聲掉在桌面上,丘比晃了晃腦袋,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緊皺眉頭的彌生。

「為什麼要這麼抗拒我呢?」它疑惑的問道,「能夠實現一個願望不是很好嗎?」

彌生翹手,冷笑不語。

「不要讓我再說第二遍,滾出去。」

她對涉及到家人的東西沒有絲毫的好感,無論是一直闖進她家的丘比,還是試圖闖進她家的變態青音帶人,她都不喜歡,甚至厭惡著。

家人是她的底線,一旦觸及到這一方面,即使是好說話、容易心軟的彌生也會化身為護崽的暴龍,毫不留情的暴露出她殘暴的一面。

從百貨店裡買回來的木刀質量還是有保證的,彌生看了毫無動作的丘比一眼,抬起腳步朝著放著木刀的牆角走了過去。

「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的底線,看來你還沒被打怕呢,」彌生下巴維揚,嶄新的木刀揮舞時發出陣陣破空聲,「給你兩個選擇,一是自己滾出去,而是我把你殺掉裝垃圾袋裡扔出去。」

夏目那邊根本找不到任何與丘比有關的妖怪的信息,彌生自己也沒有那麼多的耐心去尋找與丘比相關的書籍,她的直覺告訴她,丘比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

像優子那樣的女孩子最容易被這些不切實際的東西蠱惑,彌生從中扮演的角色如同棒打鴛鴦的家長,不給任何他們接觸的機會。

「總有一天,你會需要我的。」丘比篤定的說道,紅色的雙眸閃了閃,身後的尾巴微微揚起,「我還會再來的。」

彌生額角的青筋終於蹦了出來,她將刀揮下,「嘭」的一聲,木刀撞擊木桌發出可怕的響聲。

「再見。」狡猾敏捷的丘比早就跳到了打開的窗檯,在彌生的下一刀落下之前,迅速的逃生。

「真讓人火大啊……」彌生氣得雙頰都鼓了起來,她撇了撇嘴,將窗戶拉上。

門外傳來優子焦急的聲音。

「姐姐,怎麼了?我在旁邊聽到了很大的響聲——」

彌生手忙腳亂的放下木刀,雙手伸出迅速將有些破裂的書桌恢復原狀,大聲回道:「沒問題,我只是不小心摔了書而已。」

嗯……至於書掉下會不會發出這樣巨大的響聲,這種東西就不要胡亂解釋的好,讓優子自己腦補去吧。

過了一陣,在彌生以為優子已經離開的時候,門外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

「姐姐……我可以進來嗎?」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有瞬間的慌亂,她伸手整理好自己的頭髮,將木刀放好,小跑前去開門。

優子手中抱著她的枕頭,□□著雙腳,面色期待的問道:「姐姐,我今晚可以和你一起睡嗎?」

彌生有瞬間的獃滯,她屈指颳了刮臉頰,無奈的點了點頭。

>>>

一起睡這樣的事,其實優子和彌生沒有少做過。

通常都是優子找借口跑到彌生房間來,然後就此霸佔著彌生的床。這麼乖巧的優子,彌生還是第一次看到。

在彌生答應之後,優子就揚起了少見的燦爛笑容,快速的跑了進去,還十分狗腿的說要幫彌生吹頭髮。

「姐姐的頭髮又長又軟的,」拿著吹風機的優子說道,吹風機的聲音快要蓋住了她的,「姐姐有捲髮的打算嗎?」

彌生輕輕的搖了搖頭。

「嗯……」一時找不到話題的優子拉長了聲音,「那姐姐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

「騙人的吧,那——」

「優子,」彌生打斷優子略顯無聊的話題,無奈的扭過頭,手掌覆上優子的手腕,「你這一周,有見過丘比嗎?」

短髮少女臉色一僵,原本熟練的動作僵硬起來,說話聲也開始磕磕絆絆的。

「沒、沒有……」她心虛的回答,抓著彌生頭髮的手微微用力,「它、它沒來找我了。」

「是這樣嗎?」彌生淡淡的回答,她也沒有逼著優子講出真話,讓優子鬆了口氣。

彌生的頭髮雖然長,但是經過吹風機一吹還是很快乾了,時間也已經不早了,彌生讓優子睡到床靠牆壁的那一邊,防止她半夜摔下去。

「睡覺吧。」

時間滴滴答答的過去了,身邊的優子呼吸逐漸變得綿長,彌生這才放下了懸著的心,閉上了眼睛。

>>>

只是一段時間沒見,那個虛幻美好的世界就開始下起了雨。

彌生睜開眼的時候,天上的雨水啪嗒啪嗒的落在她的臉上,讓她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種悲涼感。

「……下雨了。」她默默的垂下頭,長發發尾滴滴答答的落著雨滴,掉在彌生腳下的玻璃上。

一片灰暗的世界就像沉在了孤寂當中,偌大的地方只能聽到雨水落地的「嘀嗒」聲,聲音清晰頻繁。

身後響起衣服摩擦窸窸窣窣的聲音,彌生微微偏頭,白毛禽獸那如同小刺蝟一樣的短髮現在正乖巧的貼在臉上,襯著他那身蒼白的膚色,就像一個不愛運動的好學生。

「這是這個世界第一次下雨,」他的聲音很輕,比起之前活力四溢的感覺,現在的他病懨懨的,似乎打不起精神,「很奇怪啊,當它是晴天的時候,我嫌棄它過於一成不變。然而一旦開始下雨,我就開始想起晴天的時候。」

他抬起頭,冷金色的眼眸中帶著彌生第一次見過的平靜,毫無波瀾。

「我討厭這個地方。」

純白色的衣服周邊的壓邊都是黑色的,出了眼眸是金色以外,白髮少年就像是被漫畫家忘了上色的人物,缺少了真實感。

彌生那雙碧綠色的眼眸看過去時,發現對方的指甲變成了難看的黑色。

「你知道傘嗎?」彌生歪了歪腦袋,挑眉一笑,「可以擋住雨的東西哦。」

那一種落寞的表情,根本就適合出現在白髮少年身上,他應該自信、強大,而不是這樣靜靜的站著,什麼也不做。

「傘我當然知道,別把人當白痴啊,笨蛋!」

「嗯嗯,你不是白痴,你是禽獸,」彌生附和著,嘴也不停的和對方開始互損,「大爺,拿把傘出來擋雨吧,雨很冷啊。」

「我不是禽獸,我是『虛』,蠢貨。」白髮少年伸出手,一把傘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中,「拿去。」

他頭一次按照彌生的話語做事,平時都是先讓彌生滿足他的要求后才這麼客氣的,大概是天氣原因。

彌生瞬間覺得雨一直下著也不錯。

「過來一點,遮不到你。」彌生扯了扯白髮少年的衣角,側過身抬高傘,遮住了他的大半身體。

雨傘上散開一朵一朵的水花,慢慢的順著傘骨滑下,形成一片朦朧的雨簾。

白髮少年有瞬間的獃滯,那張臉愣著的時候看著確實有些蠢,彌生忍不住抿唇一笑,心情也慢慢的好了起來。

其實……能夠遇到他也不錯呢。

「為什麼這裡的會下雨?」

他悶悶不樂的瞄了彌生一眼,依然是那副頹廢無力的神色:「還不是因為一護那個廢物,心裡生出了絕望,內心世界就會下雨。」

一牽扯到這個內心世界的主人一護,彌生就想到了很早之前,自己就想開口問的一個問題。

「你和斬月先生,到底是什麼東西?」

白髮少年一直說自己是『虛』,但是根據彌生知道的定義,『虛』是人類墮落的靈魂,這和定義又不一樣了……所以感覺有點微妙。

「我說過了,我是『虛』,」他不耐煩的重複說道,軟下的髮絲滴滴答答的落著水,「斬月先生的身份,你知道又有什麼用?」

彌生被他的反問噎住了,略生氣的鼓了股臉頰。

「問問而已,又不會少一塊肉。」

「喲,那回不回答也是我的自由,」他猛地低下頭,冰涼的鼻尖碰到了彌生的,帶起一陣寒意,「你本來就不應該知道得太多。」

「……別靠那麼近好么,這位先生,」彌生身體往後一仰,姿勢奇怪的瞪了著白髮少年,「我怕我忍不住再打你幾巴掌。」

「就你那力氣,弱得像蚊子一樣,我還不放在眼裡。」

「你放心吧,總有一天我能把你的臉打腫的!」回去就鍛煉臂力,就算成為肌肉女也沒關係,絕對不能被小瞧了!

為了報仇彌生覺得自己什麼都能做!

「哈,那我等著。」白毛嗤笑一聲,頭髮上的水順著臉頰流到了他的鼻尖,順勢落在彌生的臉上。

「首先……請你拉開距離吧。」

彌生伸出手,白皙的手掌輕輕的推開他的臉。和白毛相比,彌生的皮膚雖然沒有對方白,但是比他更有人氣一些。

「我問最後一個問題。」

「是什麼?」

「你……真的沒有名字嗎?」紅棕色長發的少女眨了眨碧綠色的眼眸,纖細卷直的睫毛掛了好幾顆水滴,似乎下一秒就會落在地上。

「沒有,」白毛翹手,回答得十分迅速,「那種東西我要來做什麼。」

「為了區分啊,笨蛋,」彌生鄙視的說道,「你沒有名字,別人怎麼知道是你?難道見到你就大呼『沒有名字的男人』來了!你以為你是伏地魔嘛?wwho?」

這一次換白毛被噎住了,彌生說得好有道理,他竟無言以對。

「我來幫你起名字吧,就叫笨蛋怎麼樣?!」

「……不好。」白髮少年抬手掐住了彌生的臉頰,無情的拉扯蹂|躪著。

「痛痛痛——窩躲了(我錯了)……」彌生口齒不清的道歉,她一隻手撐傘,只有一隻左手能拍掉對方可惡的爪子,「我只是在開玩笑嘛……」

難得活躍氣氛(真的嗎?)被人無情的打斷了,彌生感覺有點心塞,她只是無聊逗逗他而已……

「我以前是有名字的,」他說道,內容讓彌生睜大了眼睛,「但是我不記得了。」

彌生覺得……這句話的信息量有點大,她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但是她現在堅持要幫白毛起個名字,以後在心裡罵他的時候就有個名字方便多了。(似乎暴露了什麼)

「我不怎麼會起名字啦,」彌生揉了揉通紅的臉頰,「把一護的全名說出來,讓我參考一下吧?」

「哼,原來是在套我話啊,」白毛若有所思的說道,不過他還是回答了,「黑崎一護。」

「嗯……黑崎啊……」彌生碧綠的大眼睛盯了白毛好一會,才露出笑容,「黑白相配,你就叫白崎吧。」

「白崎禽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更新】

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