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回到家之後,彌生忐忑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路上也沒遇到那個變態,生活不要太美好。

彌生和優子回來的時間有些早,秀吉還沒做好晚飯,彌生決定在這段空閑的時間做些甜點送給隔壁的澤田家。最近他們家來了許多客人,每天都吵吵鬧鬧的。據說澤田叔叔也工作回來了,再不去拜訪一下,其實也挺不好意思的。

將甜點推進烤爐里之後,彌生洗乾淨手,走到庭院那邊收衣服,收完衣服剛好到了吃飯的時間。

本來這樣的家務活不應該出現什麼意外的……但是彌生在收衣服的時候,死活找不到昨天她晾的內衣。

「怎麼會呢……」她苦惱的看著乾乾淨淨的晾衣桿,手裡抱著一堆衣物,「奇怪,我明明記得昨天有曬的。」

彌生撓撓頭,決定問問優子是不是收錯了內衣。

將衣物分別放好在優子和秀吉的衣櫥后,彌生回到廚房將烤好的甜點拿了出來,放在飯桌上。

在彌生做甜點的時候,優子說有東西忘了買,所以她出門到附近的超市將漏掉的東西買上了。

聽到家門被鑰匙扭開發出的「啪嗒」聲,彌生嘴角勾起溫柔的笑意,將手上的手套脫掉。

「姐姐,我回來了!」優子的聲音依然活力十足,彌生只聽到「噔噔」的腳步聲,不久之後,愛撒嬌的優子便從後背抱住了她的腰。

彌生好笑的轉過頭,食指點點她的額頭。

「不要撒嬌了哦,快幫秀吉把飯菜端出去。」

「姐姐身上的味道超棒的,」優子說出如同痴漢一般的話語,笑嘻嘻的放開手後退了兩步,「秀吉,我來幫你了!」

廚房內穿出秀吉無奈的聲音:「姐姐不要偷吃啊……」

「嘿嘿,吃一點沒關係的!」

香氣十足的咖喱和其他菜式捧上飯桌,彌生將甜點移到一邊,方便優子放下托盤。

吃飯時,優子和彌生簡單說了下隔壁的澤田綱吉的一些事情,她最近對澤田君挺關注的,彌生都有些懷疑她是不是喜歡上澤田君了。

「優子,你最近很關心澤田君哦,」彌生打趣道,「這樣吧,我剛做了些甜點,一會你帶一些過去給澤田家吧?」

「誰、誰會喜歡那個廢柴啊!」優子臉一下就被紅了,「姐姐不要亂猜啦!」

「嗯……」彌生意味深長的看著自家的小妹妹,「我有說你喜歡他嗎?」

雖然優子的智商挺高的,但是在情商方面讓人著急,一下子就不打自招了,彌生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她好。

「的確呢,優子姐姐一直都挺關注呃——」秀吉放下碗筷開口說話,說到一半就停住了,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坐在秀吉對面的優子笑得一臉兇殘。

「秀吉,吃飯啊——」

「……是、是……」

彌生假裝自己沒看到優子在欺負秀吉,輕輕的咳了一聲,開始轉移話題:「對了,優子,你是不是收錯了我的內衣?」

「沒——」

「噗——」

「……」

「木下秀吉,你死定了!居然把湯噴在我臉上!」優子瞪了秀吉一臉,放下碗筷跑去洗臉。

木下彌生覺得自己不應該在飯桌上提到這個話題的……說起來秀吉也是個14歲的男孩子了,不過他一直長得很像女孩子,彌生都快忘了那是自家弟弟而不是妹妹了。

聽到內衣這樣的詞會臉紅緊張也很正常吧,但是秀吉似乎有點反應過度啊……

「……秀吉,是你拿了我的內衣嗎?」趁著優子不在,彌生艱難的問道,話語間帶了些小心翼翼。

「不是!老朽才不會做這麼變態的事情啊!」

秀吉似乎有些羞惱,臉紅紅的,看起來是有點生氣。

「啊……抱歉……」彌生鬆了口氣,開始對秀吉道歉,身邊的人已經冷靜下來了,拿紙巾擦了擦嘴。

「到底是怎麼回事?彌生姐姐的內、內衣突然間就不見了嗎?」

秀吉的話被整理好出來的優子聽到了,一向兇殘的少女快步跑了過來,難以置信的反問道:「什麼?!姐姐的內衣被人偷了?!」

「一定是隔壁的廢柴綱乾的好事!」沒等彌生說多少關於這件事的消息,優子立即就認定了兇手是隔壁的澤田君,一臉咬牙切齒的兇狠樣,「他最近行為很變態啊,之前穿著內褲就跑到學校去和笹川告白就算了!最近還時常在學校裸奔,簡直不要臉!」

「……優子,你冷靜下!不要去廚房拿菜刀啊!」

>>>

內衣案件無疾而終,受害人彌生感覺渾身難受,一天不知道她的內衣在哪,她一天都無法安穩的睡覺。關鍵是這附近也沒出現過什麼變態事件啊,就算現在出現了,受害的人不可能只是她一個吧?

除非變態是沖著她來的。

這麼一想的話,彌生就猜到了一個可能,頓時心下發毛,簡直都要睡不著了。

她像神經病一樣緊張兮兮的檢查自己的房間,沒有發現任何被入侵的痕迹之後,忐忑不安的開始檢查屋子。

「嗯……那個變態應該不會跑進我家吧?」彌生自己都不太確定了,她站在窗邊,皺起眉頭,隨後伸出手拉起窗帘,「做點準備應該不會錯的。」

這麼想著的彌生沒有任何睡意,她看了看鬧鐘上的時間,換上一身便服,輕手輕腳的離開了木下家。

首先去買一把武器。彌生最近用刀的次數比較多,而且百貨店裡應該會有木刀賣,所以木刀成為了她的首選。

百貨店裡賣的木刀價格確實有點高,不過彌生還是咬咬牙買了下來,在店主帶著笑眯眯的表情準備幫她裝好木刀時,她拒絕了。

「不用包裝了,在直接這樣拿著就好。」夜晚回家也不太安全,就當拿著這個防身吧。

剩下一筆包裝費的店主更加開心了,在彌生離開的時候還諂媚的歡迎她下次再來,說再買木刀的話能夠打9.8折。

彌生撇撇嘴。9.8折還不如不打折算個整數的好呢,而且她的能力能夠讓她用這把刀好一段時間,就算壞掉了她也能即使修好。

事實證明,不包裝木刀其實是蠻正確的選擇。夜晚的並盛的確是沒有什麼鬧事的混混黑社會之類的,但是架不住「煞神」管不了與妖怪相關的事啊。彌生回家的路上都不知道打飛過多少個不長眼撞過來的妖怪了。一刀一個,一個賽一個準。

簡直就像練刀術在刷怪一樣,莫名的有點爽呢。

而讓彌生不爽的事情到底還是發生了,她出門的時候還沒看到門口的變態,結果回來的時候,那位看似柔弱的美少年正無助的縮在她家圍牆前,對她露出討好的笑容。

「r……我殺了很多個那種妖怪哦。」他蒼紫色的唇在月亮的照耀下顯得有些妖異,紫水晶般的眼眸溫柔十分,像一隻小狗一樣。

「……」手握木刀的彌生嘴角一抽,往後退了好幾步,「你怎麼找到我家的?」

她覺得她已經夠小心謹慎的了,這兩天上學提心弔膽的,為了避開變態而特地繞了原路,沒道理被人跟蹤了還不知道吧?

「誒,因為……」他委屈的歪了歪頭,紫黑色的短髮灑在肩上,「r有兩個妹妹,不是嗎?」

等、等等!他說了兩個妹妹吧?!是兩個妹妹吧?!但是秀吉是個男生啊!

一瞬間放錯了重點的彌生開始在腦中抓狂了,但是她很快就冷靜下來,碧綠色的眼眸中冒出可怕的凶光。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她猛地伸出手,扯住青音帶人的脖子上的繃帶,「回答我!」

臉色有些發紫的少年絲毫不在意自己被粗魯對待,而是露出溫柔笑容:「我怎麼會對r的妹妹們做什麼不好的事呢?」

青音帶人伸出纖細的雙手,在快要觸碰到彌生手腕的時候猛地臉朝下,跪倒在地上。

「別碰我,」彌生的聲音帶著壓抑的憤怒,她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對方沉屍東京灣,「變態!」

「咳咳——」青音帶人彎著腰咳了幾下,很快他就抬起頭來,眼中依舊帶著病態的迷戀,「無論r對我做什麼都可以哦。」

他嘴角彎起一個快要破碎的笑容:「就算是殺死我,也是可以的啊。」

「因為,您是我的r啊。」

「誰愛當你的r誰當去,總之你離我家遠一點!」彌生頗為暴躁的說道,她聲音越來越大,直到附近的狗吠聲響起,她才將音量降了下去,「我不是你的r!」

「自從您救了我之後,我認定的r就只有您一人,」青音帶人委屈的說道,「如果r不喜歡我,那就殺了我吧。」

「你——!!」

彌生手中的木刀抓了鬆鬆了抓,好幾次都想直接對著他揮下算了,但是腦海中又想起了對方的話。

人造人。

到底是哪個變態科學家做出這樣的變態啊!快來回收讓他正常點好不好?!

「r想做什麼都沒關係,」他居然露出羞澀的笑容,可怕得讓彌生差點手抖扔掉木刀,「我都會喜歡的。」

彌生覺得自己的忍耐槽要爆掉了,為了讓自己更好的活著,她做了個讓自己感覺到萬分痛快的決定。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客氣了,」她最終還是冷笑了出聲,鞋子下的腳趾卻蜷曲起來,「不要以為我不敢做。」

「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混蛋!」

紅棕色長發的少女抿緊了嘴唇,握緊了手中的木刀,快速的抬起,朝著半跪在地上的少年揮了過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