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逞強的後果是很嚴重的。

「看,你的袖子破了。」說出這麼一句話之後,臉色蒼白的紅棕色長發少女嘴唇大張,暗紅色的鮮血夾雜著血塊噴洒在她面前的水泥面上。

在戰鬥過程中因為大意而被劃破衣角的白髮少年偏頭,他那身寬大的白色死霸裝的左手袖子破開了一個細細的小口。

「你是笨蛋嗎?」從戰鬥模式脫離出來得少年看似毫不在意的說道,他右手還拽著黑刀刀柄上的長白布,手指微動,大刀就被他回收了,「嘛,對你來說已經做得很好了。」

腹部傳來痙攣一般的痛意,彌生忍不住將兩隻破爛的手掌覆在傷口之上,彎起了腰。

即使如此,她依然用著強硬的話語反駁。

「你才是笨蛋!」滿是傷口的手掌摩擦著衣物,帶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痛癢,「不管怎麼樣,都算我贏了。」

「嘭——」

「這樣可不算贏了我啊,」白髮流氓的聲音帶著莫名的笑意,並且越來越近,「不過我玩得挺開心的,就讓你這麼認為吧。」

黑影遮住了彌生眼前的光,她抬起頭,看到白髮流氓居高臨下的動作,眉頭蹙了起來。

「把你知道的告訴我。」她忍受這麼大的痛苦可不是為了和他這麼正常的扯皮的好嗎?快將一切告訴她讓她好早點回去睡個好覺啊!

不遠處插|在水泥上的黑刀閃著點點亮光,朝下的刀鋒還殘留著彌生的血液,靜靜的往下流淌著。

「用不著這麼著急。」白髮少年猛地彎下腰,雙手按著彌生的肩膀,蒼白的臉突然靠近。

「不、不是吧……」彌生驚恐的睜大眼睛,仰著的頭沒來得及低下去,浸著血漬的雙唇就被刁住了,「混——」

混蛋啊啊啊啊啊!!!!

第三次啊啊啊啊!!!!

彌生的腦袋再一次炸開來了,可怕的熱氣順著通紅的臉頰一直延伸到脖頸,耳根紅得似乎要滴出血來。她反射性的想抬起手,但是肩膀卻被對方按住了,這才知道白毛禽獸按著她肩膀的意圖到底是什麼。

禽獸!!!

白毛禽獸的舌頭不安分的往裡鑽,冰涼柔軟得像個果凍。他也不在乎彌生嘴裡的血塊,輕輕的掃了掃彌生的上腔,突然動作一頓,舌頭慢慢的退了出來。

「嘖,果然是笨蛋,才幾天就招惹了怨氣,」白毛禽獸的嘴角沾染了彌生的血,泛著紅色的靛色舌尖輕輕的掃了掃蒼白的唇,「沒辦法,就當免費服務吧。」

「你唔——」

憤怒的吐出幾個音節,彌生的嘴又被堵住了,剛散去不久的紅色又回歸到彌生臉上,而且有愈來愈紅的趨勢。

這個禽獸!!!

>>>

結束以後,彌生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腦袋對準白毛禽獸的下巴撞了上去,掙脫的右手握拳猛地伸出,用可怕的速度揍上了白毛的腹部。

「你這個禽獸!」依然是紅著臉的彌生擦了擦紅腫的嘴唇,呼吸不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啊?!」

被無辜(哈?)揍了一拳的白毛禽獸擦了擦沾血的嘴角,彌生的力度就跟撓癢似的,對白毛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他挑了挑眉,翹手環胸。

「哈,我當然知道我在做什麼啊,」他撇了撇嘴,露出頗為嫌棄的表情,「我是在好心救你,笨蛋。」

「什、什麼?」

「自己看啊,蠢材,你身上的傷不都好了么。」

這麼一說好像是啊……

彌生茫然的攤開雙手,白皙的掌心只餘下未乾的血漬,握緊時並沒有血肉翻滾的痛感,連腹部的傷也好了,無論怎麼樣的大動作都可以完成。

「到底……怎麼回事?」

她腦子裡「嗡」了一聲,感覺之前自己的推想似乎都有些錯誤了。她一直以為突然出現的能力和「虛」有關,包括自己能修復傷口和物品的能力,甚至是在危險時來到這裡的能力。

「你的體內分為兩種力量,」白毛禽獸難得有耐心的解釋起來,「一種是對虛和妖怪都頗具吸引力的未知力量,一種是我的靈力。」

彌生認真的聽著。

「第一種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斬月先生知道的比我更多;第二種就是『虛』的靈力,也就是我的靈力。你身上能夠治癒傷口的力量應該是根據我的力量轉化而成的,遇到危險時把你帶來這個地方的是第二種力量。」

「那……我沒遇到危險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白毛禽獸挑眉笑道:「你忘了么,我在你身上留下我的靈力,那種力量足夠被你體內的力量判斷為危險,所以當你失去意識或者在睡夢中之時,會被它帶到這裡。」

「……」原來眼前這個禽獸才是一切的罪魁禍首,可以申請打死他嗎?

「不過我沒想到你居然能拿到那個,」白毛禽獸微揚起下巴,纖長的手指指向彌生左手上的那條紅繩,「雖然對你來說確實沒什麼用,不過它夾在兩種力量之間,偶爾也會擾亂兩種力量的氣場。」

彌生覺得自己有些危險,身體裝著三種力量的她真的不會爆體而亡嗎?還有……之前這個禽獸說的怨氣又是怎麼一回事?

有問題就及時提出的彌生果斷是個好學的好孩子,她想到的是怨靈未來放置在她身上的怨氣,但是這又牽扯到其他問題了。

未來曾經說過,她的力量「不足」,不能讓彌生直接變成她的小夥伴,那時候還露出了頗為可惜的表情。

「哦,你說怨氣?」白毛禽獸將插|在水泥上的黑刀拉了起來,習慣性的扯著白布將刀甩成圓形,讓彌生忍不住後退了幾步防止被誤傷。最重要的是這個沒節操的傢伙很可能心血來潮就把刀扔過來了,彌生暫時還沒有再被那把刀刺一次腹部的打算。

「有什麼問題嗎?」

「不,沒什麼問題,」他露出略帶嘲諷意味的笑容,「只是你太笨了而已。」

「……」被這個禽獸罵笨總覺得好不爽呢,還不如說她的笨蛋更讓她好受點……不對,她根本不笨好嗎?!

「總而言之我的靈力可是幫你了大忙啊,」他繼續笑道,「作為報酬,你只是過來陪我打一場不是很划算嗎?」

「這哪裡是打一場啊……」彌生吐槽,「分明是玩命吧。」

「隨便你怎麼想,」他聳了聳肩,「嘛,時間差不多了,你也該回去了。再見。」

「等——」

鮮血灘上的少女已經消失不見了,白髮少年嗤笑一聲,頭也不回的將刀扔到了背後。

突然出現的鬍渣大叔將黑刀接住,沉默了一陣才開口:「你說得太多了。」

「有什麼關係嗎?」白髮少年轉身,眉宇間的戾氣盡數平復下去,似乎有些無奈的撇撇嘴,「我做的事情,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嗎?斬月先生。」

>>>

早飯時間,優子提出了想下午和彌生一起去市中心一家新開甜品店吃甜品的請求。據說是因為周三,所以那家甜品店推出了一款新式宇治金時,在並盛的女孩子中傳得很廣。

彌生想著自己最近除了答應小林奈奈學姐當聲樂交流會主持人,似乎沒什麼要緊的事。而且主持人不像話劇社那群人要準備歌舞劇、聲樂社排練大型樂曲一樣忙碌,只需要在周末去學校排練一次就夠了。

況且她擔心丘比那隻小妖怪會在她不注意的時候跟在優子後面讓優子簽訂什麼「魔法契約」之類的。

所以她爽快的答應了。

一天很快就結束了,怨靈未來也沒再出現在彌生面前,彌生身上白毛禽獸那霸道的靈力讓她遠離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她還是活得蠻滋潤的。

吃完甜品之後,優子和彌生兩人晃悠悠的走在回家的路上。並盛的治安還是很不錯的,因為有並盛「煞神」雲雀恭彌以及他的風紀委員們,小混混之類的都不敢在這邊造次。

只是回家路上出現了一個小插曲,彌生在外面人多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自己看到的人到底哪些才是活得,但是和優子單獨走的時候,卻看得清清楚楚的。

畢竟注意到,和沒注意到是兩種不同的態度,就像彌生看到的那個背對著她和優子,面對牆在不住啜泣的女生,而優子則會在她停下時詢問「怎麼了」一樣。

「姐姐?」看到自家姐姐一直盯著什麼也沒有的牆面,優子忍不住扯了扯彌生的衣角,疑惑的問道,「那麼有什麼嗎?」

「不……什麼也沒有,」她抿了抿唇,空出的手颳了刮臉頰,讓自己保持鎮定,「我只是在發獃而已。」

「你能看得到我……」面對著牆壁的女生幽幽的說道,轉過身來,露出的臉有半邊爛掉了,彌生心一跳,動作就僵硬起來了。

她被嚇到了。

「啊,快點回家吧,秀吉應該做好飯了,」彌生冷靜下來,面色不改的笑道,「今天似乎是咖喱呢。」

「你為什麼不理我……」

「誒,姐姐知道?」優子沒看出什麼不對的地方,而是笑著應和。

「你明明能看到我啊……」

「當然了,因為那是我跟他說好的啊。」

「嗚嗚嗚嗚……」

「……」彌生最後還是忍不住停下了腳步,臉色有些難看。

「姐姐,怎麼了,不舒服嗎?」優子擔憂的問道。

「什麼也沒有。」她繼續彎起嘴角,笑得尤其燦爛,「優子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在考慮明天要做什麼菜而已。」

「嗯……這樣啊。」優子若有所思,回頭看了一眼空空的牆壁。

一路上那個鬼都在吵鬧著,彌生快速的轉頭,朝著背後的女鬼露出可怕的獰笑。

『再跟過來,我就吃了你。』

稍微感謝一下白毛禽獸給她的「虛」的靈力吧,雖然不知道「虛」到底是什麼,但是有一點,彌生還是很清楚的。

「虛」以人類靈魂為食,雖然不知道白毛為什麼不吃了她,但是用他的力量來威脅弱一點的鬼還是可以的。

女鬼一看到彌生兇殘的表情立即全身一抖轉身就逃了,彌生鬆了口氣,終於將那個女鬼嚇跑了。

「……姐姐?」

「誒,沒事了,走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 [綜]一片羽毛引發的血案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21.25%